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34章 枭雄如狼阉如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4章 枭雄如狼阉如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却听孙旭又道:“你二人习得绝艺后,也可相互制衡,二人好自为之。”

    林平之急忙叩首道:“恩公,既报了林家大仇,又为我觅得良师秘技,林平之愿终身侍候恩公。”说完又在地上叩了几下。

    孙旭承了他这一礼:“说什么大恩,只要日后你行走江湖多行善事,不堕了我的名号便是。”林平之还要再言,却不想孙旭跟风清扬告了个别,也不听三人授艺,直接下去修养去了。

    令狐冲见他走得远了,便问风清扬:“太师叔,这位国舅爷当真如此厉害吗?”他二人在洞中,听不真切,只听到风清扬似有认输之意,却不知后来的言语。

    风清扬凝视他片刻,微微一笑道:“不群的弟子之中,居然有如此多管闲事、不肯专心学剑的小子。”

    令狐冲脸上一红,忙躬身道:“弟子知错了。”

    风清扬却道:“没错没错,心思活络,是块上好的璞玉,不枉我在孙先生面前耍心思。”又看了看默不作声,只是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林平之,道:“你二人现下的境界,不应该知道这些,学好我教的便成了。日后若有机缘,自会知晓个中玄机。”说完教起二人来。

    孙旭在华山又呆了几天,令狐冲二人也学剑完毕,正要告辞时,却见陆大有领着一个西厂的番子匆匆忙忙闯了进来:“国舅爷,此人说有机密之事禀告。”

    那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捧上一卷文书,上有国舅爷亲启的字样,还封这西厂的火漆印泥。

    孙旭接过文书看着,上面写着“国舅爷见字如晤,东厂古今福不愿束手待毙,先遣人杀了万贵妃......”看到这里他脸色一变,他虽与万贵妃不是真姐弟,可是这些时日承她照顾,也是有些恩情的。那边的番子看他神情有异,却是立马运力于掌,狠狠地击在了孙旭的腹部,华山众人逢此变故,都吃了一惊,要赶上去救援时,已来不及了。

    不想孙旭却轻笑一声:“如此伎俩,也敢在我面前卖弄么?”

    那人只道这孙旭在强撑,也不答话,竭尽全身之力,将掌力不绝的推过来,嘴角还带狞笑。

    岳不群惊呼道:“大阴阳手乐厚?你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居然如此下作,偷袭也就罢了,还易容变脸,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乐厚大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得意:“岳不群,自古成者为王,我等行事一向如此。这国舅爷挡了道,只能出此下策。只要毙了这人,我等依然横行江湖,快活一世,岂不比事事受制于人来的好?岳掌门,你也是一方人物,难道真的甘做朝廷鹰犬吗?”

    岳不群听了他这话,心里有些意动。

    他自然不想事事受制,可是形势比人强,朝廷强势不说,那边的国舅爷又是一名绝顶的人物,自己不得不服而已,若是这国舅爷真的被乐厚毙于掌下,那便另当别论了。

    可是昨日一见国舅爷与风师叔比试,那诸般风采,虽说风师叔技高一筹,可是他是何等样的人物?二十五年前就已名动江湖,几无敌手,这孙旭年岁不过二十,便是不敌,也不是轻易待毙之辈。他本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当然不肯在事实揭晓前表露想法,便默不作声。

    这时,却听孙旭叹了口气,那乐厚听后冷笑道:“你现在叹气已经晚了,连日来你辱我嵩山多次,今日便要用你性命重振我派声威!”

    孙旭却道:“你们要杀个人,为何不打听再来?”

    乐厚闻言,见他如此淡然,心知不妥,小腹乃是武者丹田所在,自己这番施为,寻常人早就丹田碎裂,想着掌上又加了一把力,可是不知怎地,手掌及处却似空气一般,惊呼:“这是为何?”

    这个问题怎会有人回他,只觉一股巨力从手掌处袭来,立时大叫一声,倒飞而出两丈远,众人上前一看,早已气绝身亡了。

    岳不群上前赔礼道:“乐厚大阴阳手果然名不虚传,我等救援时已然不及,不期国舅爷技高一筹,这乐厚自取其祸。”

    孙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岳掌门如此表露心迹,那今后便是自己人了。”顿了顿,看着京师的方向:“那乐厚虽然是诳我,想趁我不备取我性命,可信中所言‘不日东厂要覆灭西厂’却未必是假。既然他们已经动手了,我也得早回京师。岳掌门日前既然受朝廷官禄,便要为朝廷分忧啊。”

    岳不群闻言有些犹豫,他虽然受了那官职,可是想的却是尽量做到朝廷江湖两不得罪,便拱手道:“国舅爷容秉,在下区区百户之职,本就是微末小吏,没有上官差遣,怎敢擅入京师重地?况且华山剑气刚刚合并,门务繁多,不群一时难以抽身,这进京之事,能否......”

    孙旭笑道:“岳掌门何必怕什么师出无名,且看此物。”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块令牌,正是那日成化皇帝在孙旭给皇长子治病之后给的那面金牌,虽然不必什么圣旨尚方宝剑,但是提调几个人物进京还是可以的。

    岳不群虽然是江湖人士,但是他华山多有产业,便是门派没有完全登记造册之时,也常常与官府打交道,自然知道这面令牌意味着什么。

    孙旭见他还有些踌躇,便冷笑道:“岳掌门,从今而后,不要再想着左右逢源,若是两面投机,恐怕下场更惨!”

    这一番话,听得岳不群冷汗直冒。

    他怎会在这位爷面前首鼠两端,嵩山两大太保送命人家连手都不曾出。得罪江湖人物不过是日后的事情,而得罪了这位爷,华山顷刻就会烟消云散。便是又风师叔坐镇又如何?人家显然没有怕他。

    反倒是风师叔言语间多有恭敬。便是后来令狐冲二人学艺回来,也捎来风清扬的口信,若是他们听风清扬的,便一切唯孙旭马首是瞻。自己刚才犹豫,不过是几十年行走江湖,标榜仁义惯了才顺口而出。哪敢真的与这国舅爷做对?

    随即,安排夫人宁中则暂代掌门,剑宗三人协理门派事务,自己带着林平之随孙旭径直赶往京师。

    三人一路疾驰,有孙旭的腰牌在前,遇驿站便换好马,昼夜兼程,两日的功夫便到了京师。却不去昭德宫,不去自己的府邸,直朝西厂而去。

    到那门外,却不见门口有人把手,自然知道今日来的正是时候。

    再往里走,已听到雨化田与古今福二人对话。

    雨化田道:“咱们都是为皇爷分忧,你为何如此肆意妄为?”

    古今福冷笑一声:“你们西厂设立才多久?有三个月吗?你凭什么替皇爷分忧?咱家肆意妄为?你们查案子查到了咱家头上,咱家难道要等到你们来把咱家千刀万剐吗?”

    雨化田道:“那桩案子又不是你主使,你何必如此维护?”

    却听不到古今福答话了。雨化田又问道:“左冷禅,本督主自问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带着你那十几个太保来我西厂?不怕抄家灭门吗?”

    岳不群一听,他不知什么案子,什么始末原由,只是想不到左冷禅居然带着余下的嵩山好手也来西厂凑热闹,当即看向孙旭,却见他面色淡然,不曾波动,只是悠闲地往里走着。岳不群不懂他心思,明明那边都要打起来了,为何国舅爷却如此闲庭信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