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33章 风清扬兮食仙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3章 风清扬兮食仙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令狐冲被留下,此时闻言有些懵了,不解其意。

    风太师叔举世无敌,方才见二人比拼,孙旭每出一招都被风清扬以绝妙之法破解,为何风太师叔此时会如此说话?风清扬见他这般反应,也不想跟小辈多解释什么,只是将他与林平之二人打发进思过洞中。

    孙旭这才道:“不然不然,这独孤九剑旨在料敌机先,方才我使尽各种武艺,均被风老破解,独孤之名当真不凡。”

    风清扬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对自己的名号还有绝学一清二楚之事毫不奇怪,便道:“先生何必如此恭谦?九剑虽然精妙,可依然是剑招;即便到了那‘无招胜有招’的地步,也不过是人的剑招。先生已经到了天人合一之境。随手一招已非凡人范畴,九剑自然不如。方才先生若是认真,老朽哪能撑过百招?”

    孙旭笑道:“什么天人合一,什么仙人之体,还差得远呢。”话锋一转:“风老可知当年的五绝之首王重阳?”

    风清扬闻言一滞,一脸虔诚之色:“自然知道,王祖乃是华山祖师爷的授业恩师。王祖当年力压群雄,武艺超绝,乃是我辈武人偶像。”他虽是当世绝顶的人物,可是王祖是自己的祖师,自然以其为楷模,却不知孙旭为何提到重阳祖师。

    孙旭道:“想同时期其他的并肩高手,不过以自身名号冠之,或为邪、毒,或为帝、丐,可王重阳为何被称为神通?风老可知个中缘由?”

    不仅风清扬,便是被赶到洞中的林平令狐冲之也有些意动,知道今日所聆之秘惊世骇俗,二人对视一眼竖起耳朵。

    孙旭道:“今日几人都道我参破玄关,岂不知参破玄关何等艰辛?人有生老病死,物有强弱兴衰,此乃天道规则,自然之理。而凡人修行,期冀长生万年,这便是逆天,逆天而行,岂是易事?”

    风清扬一点就透,恍然大悟:“既然不易,那修炼有成,自然与凡人不同,能常人所不能。”随即问道:“先生所言,与王老祖何干?”

    孙旭道:“你华山既然为郝大通后人,自然知道你华山一脉源自全真,全真祖师王重阳号称神通,依仗的便是那门《先天功》,此法生生不息,大成之日自身武学便会达到深不可测的境界,任督二脉打通在常人眼中便是高手,可是在先天功大成者眼中,不过孩童罢了。”

    风清扬思及华山内功,又想起师傅给自己讲过的陈年旧事,知道孙旭所言非虚,便问道:“莫非世间真有长生秘术?凡人真能登临仙界?先生提及《先天功》还有重阳祖师,莫非祖师真的飞升仙界了吗?”

    话一出口顿觉不妥,又道:“王老祖寿终正寝乃是众所周知;况且既有长生秘术,《先天功》又是正统法门,王老祖怎会寿终正寝,连灵堂也被欧阳锋一顿搅和?而自己门人弟子又无一人会那专克欧阳锋的《先天功》,以致后来种种不堪?”

    孙旭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你道为何世人追求长生而不得?不过是一分资质二分努力三分法门四分机缘罢了,若是四者皆备,成仙不过咫尺。可是人命终究有定数,若是在寿终之前不能超脱自我,便是那秦始皇汉武帝那般雄才大略的帝王,广有四海,方士无数,却只是一场梦而已。

    王重阳虽然《先天功》有成,可并未脱离**凡胎,自然寿终正寝。而那《先天功》非凡人范畴,自然不能人人习得,全真七子虽然有些威名,却远不到能练《先天功》的地步,以至于后人一代不如一代,哪知天道玄妙?只是那段智兴略有些机缘,能习得《先天功》皮毛。”

    风清扬道:“先生所说之事,我亦闻之。今日先生神功大成,盼日后若有事情,请念华山微薄之情,略抬贵手。”他功力深厚,今日思过崖上种种,对他而言一览无余。

    孙旭知道风清扬不放心自己,怕自己搅乱江湖,为非作歹,便道:“风老且放宽心,再办完几件事,我便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哪有许多功夫与江湖中人为难?”

    风清扬闻言大惊:“先生莫非已窥天道奥秘?不日便要飞升仙界么?”

    他刚来时只觉孙旭周身并无内力,只道他是和自己一般,武学达到返璞归真之境;后来二人相斗,孙旭凝气为刃,他也不过觉得孙旭是练气有成,不滞外物;这时听这等秘辛,孙旭这等人物,自然不屑于在这个问题上说谎,而他跟自己说这么多,莫非是.......

    孙旭摇了摇头,说道:“还早还早,只是马上要离开这里了。”双眼直视风清扬:“不知风老可有位列仙班享食仙禄之念!

    风清扬闻言如遭雷击,他知道孙旭此生飞升有望,可没想到他居然要带自己也去仙界,二人素昧平生,今日不过初见而已,当下身子晃了两晃,有些颤抖地问:“先生说什么?莫不是老朽年老体衰,耳朵听错了么?”

    孙旭笑道:“风老没有听错,若是有朝一日,能助风老入仙籍,不知风老会不会拒绝。”

    风清扬兀自不信道:“先生莫不是说胡话?况且世间风流人物几许为何单选老朽?”

    “风老信也好,不信也罢,且待来日便知端的。至于为何选风老,可能是顺眼吧。”

    风清扬被这段对话被颠覆了自己的认知,思考良久道:“谁不想成仙做祖,但有那日,老朽岂有在此间等死之理?”又看向孙旭道:“先生究竟是什么人?”

    他知道孙旭已远超过他,可孙旭种种所为虽有神异之之处,却没有超脱凡人理解,并没有仙人那种移山倒海腾云驾雾的本事,他现在虽然气机飘渺,现在自己只要凝神聚气,依然能勉强锁定他,他自己都不是仙人,怎么渡化别人入仙籍?

    知道风清扬在疑惑什么,个中缘由,此间不是个好所在,孙旭自然不会详解,还是那话,到他成仙之日,他自然会明白孙旭所言非虚了。只是轻轻摇头道:“缘分到时,我自然让风老知晓。”

    这时孙旭叫来令狐冲林平之二人,跟风清扬说:“我本意是想让风老传剑与林平之一人,以期这剑法不至失传,可是风老似乎看破我心思,留下令狐冲。也罢,令狐冲啊令狐冲,我虽然搅乱了你的人生,可是你不为病痛折磨,不被邪道所累,想必定能快活一世笑傲江湖。”

    令狐冲闻言,不解其意,什么病痛缠身,什么邪道所累,只当这国舅爷累次受自己言语相戏,出言反驳而已。可太师叔在前,似有授艺之意,便不敢顶嘴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