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25章 余沧海你的事犯了(四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章 余沧海你的事犯了(四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刘正风如今已不为武林正道所容,那还管什么尊严面子,保全自己余下的家人才是最要紧的,那嵩山派摆明了是要将自己斩尽杀绝。不只是因为他结交魔教,更是用他这事震慑群雄。

    武林人士们看刘正风不顾尊严,才见这少年便跪倒在地,无不耻笑。

    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自封英雄豪杰,对常人根本不屑一顾,哪里知道亲人被绑是什么滋味。若不是今日有异,刘府阖府上下不免一空,刘正风是知道嵩山派的手段的,为了救人,尊严算得了什么?

    泰山的天门道长见刘正风如此低三下四,便厉声呵斥:“刘正风,衡山历任祖师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你不仅勾结魔教,如今还全无气节,对一个毛头小子就低三下四的,成何体统?”

    刘正风闻言,却是一脸的不屑,出声讽刺道:“天门道长,在下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你说的这些可落不到我头上!”话锋一转,“倒是诸位英雄豪杰,眼见老弱妇孺为强人胁迫,却无一人施以援手,你们又有什么资格以侠义道自居?”说话间已不用师兄相称了。

    天门道人的师父当年命丧魔教一名女长老之手,是以他对魔教恨之入骨。方才他听说这刘正风勾结魔教长老,刘正风也亲口承认,他本就性烈如火,怎么肯帮刘家?这下被刘正风一问,也不知该说什么。那就连定逸师太、岳不群也一脸的尴尬。

    “好了好了,我们今天来可不是看你们惩奸除恶的。”

    孙旭可不管他们,有些不耐地上去扶起刘正风,又派了几队人马护送刘府众人各归本家。

    这时,那救了曲非烟的老者也起身上前,躬身行礼:“老奴见过国舅爷。”又嘱托曲非烟跪下,给孙旭见了个大礼。

    孙旭啼笑皆非道:“万公公,你这是慷他人之慨啊,你自己喜欢这小孩儿,干嘛给我见礼?莫不是想让我给她个红包?”说完转向曲非烟,“小姑娘家的,别老是没事就摇唇鼓舌。以后遇到事情,若是实力不济,就当没看见赶紧走;若是能力足够,就上去打了再说。这个江湖,始终是靠实力说话的。”顿了顿,从袖中掏出一卷帛书,“这个给你了,好好看看。”

    这边众人才知道这老者居然是少年派来打前站的,那陆柏不悦,高声道:“不知阁下何人?为何要管这江湖事?”

    孙旭双目一凝,说了声:“闭嘴!”

    众人只觉这声音如同初春暖阳,十分好听,可下一秒只听嵩山派诸人叫道:“陆师兄!”“陆师叔!”。再看向陆柏时,却见他眼睛瞪大,七孔流血,已是活不成了。

    众人方才还有些小看这国舅爷,只道这位不过是靠裙带关系,来耀武扬威的。可看这陆柏的下场,方才知道这位爷是位不世出的高手。

    陆柏虽不敢说是当世一流高手,可也是大名鼎鼎的嵩山十三太保之一,居然仅被一声呵斥就给弄得七窍流血而死。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受伤的只有陆柏一人。这便是最顶级的狮子吼怕是也做不到。当下众人都颤巍巍地看向那少年。

    定逸师太是个嫉恶如仇的人,见孙旭不问始末原由便杀了一人,有些气道:“这位大人好大的威风,陆柏不过问了句话,大人愿答便答,不愿答便算了,如何要无端杀人?”

    那边刘正风还不待孙旭回话,先行回了定逸师太:“嵩山派杀我家人便是有端咯?这陆柏刚才可是扬言要杀了钦派官员的,诸位不会没有听到吧?”

    定逸师太大囧,她是个有是非的人,事实在前,她哪能指黑为白?方才刘正风长子与夫人顷刻之间便送了命,让她这个出家人如何忍心?可刚要出手时,却被后来一系列的变故拦住了。

    孙旭哦了一声:“原来这些人还要杀官造反?”头一偏,招呼身后几人,“将这几人与我拿了,但有反抗,以谋逆罪论处。”

    当下从身后闪出几人,一人赫然便是那日在卫所被古今福重伤的马进良,双手持剑;另一人手持长剑,剑柄上还带着一串银穗;还有一人手握钢刀,余下几人都是各持兵刃,蓄势待发。

    众人见他神色不似玩笑,便有些犹豫要不要帮这嵩山派。不帮,自己日后在江湖上难免落个畏惧朝廷鹰犬,不顾江湖同道的恶名;帮的话却是要犯了谋逆之罪。看这几人架势,必定是近些时日来那威震天下的西厂,他们对待敌人罗织罪名,无所不用其极,连东厂在他们面前都显得无比善良。

    岳不群与定逸师太、天门道人略一商量,拱手道:“丁师兄,你不要逞能,还是听这位大人的话,束手就擒,以待来日!便是进京告御状小弟也可为之,今日官家势大,陆师兄三思!”

    虽然话说的漂亮,可言下之意便是,今日之事,我们可不管了。毕竟他华山势单力薄,而恒山不过一群尼姑,泰山更不济了,作为历代君王封禅之地,自然是朝廷的盟友。至于其他的人,见五岳自己的人都散了架,谁还愿做这出头鸟?

    丁勉见自己等人势单力孤,陆柏被人一声斥责便夺了性命,早就吓破了胆。费彬的实力又未恢复,此时打起来,显然是十死无生,当下咬咬牙,便让自己人弃了兵器。

    孙旭见此,满意的点点头,又挥了挥手,几个首领都收了兵刃各归本位。

    “刘参将,你夫人长子被杀,我心中同情,现在你可以手刃凶手,为他们报仇了。”言毕便有一名锦衣卫递过来一柄长剑,刘正风怔怔的接过来,心中翻过无数的念头,若是动了手,以后便再也不能在江湖混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可是即便不动手,今天已经和嵩山派势同水火......

    嵩山派众人无不大骇,此人当真如此恶毒,不仅要嵩山衡山两派势同水火,还要让这刘正风纳投名状。只是不敢开口言语,紧紧盯着刘正风,静待他的选择。

    孙旭见他思索,也不管他,又向堂上众人道:“哪一个是余沧海?”

    余沧海听到这位小官爷喊自己的名字,心道自己于他无冤无仇,应该不是寻自己晦气的,便走出来道:“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孙旭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挥了挥手,那马进良便手拿一卷文书道:“余沧海,你的事情犯了,连杀数十条人命,罪大恶极,皇爷御笔钦批,就地正法,以警世人。”又凝视他身后的人,“青城派诸人,有罪的论罪,无罪的查验正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