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20章 强敌熄却心中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章 强敌熄却心中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马进良听了雨化田的命令,快步上前的同时抽剑在手,径直砍向古义全,那古义全不求伤敌,只为自保,一副防守的打法,可是两人兵器相交之时,便高下立判。

    马进良左手剑只轻轻一刺一挑,那古义全的兵刃便已脱手,右手剑紧随其后,只奔古义全咽喉,动作衔接紧密不给对方一点反应机会。

    只在这时,两道锐利的破空声伴随着两道白点从门外射进来。只听“叮”的一声脆鸣,随后“噗”的一声闷响,马进良不仅右手剑脱手,身形也晃了晃,再细看时,马进良后背和刚才所站之处均有一粒石子。

    马进良轻咳一声,强行将体内有些紊乱的气息压了下去,不顾后背伤势,便又提剑要杀向古义全。

    此时,门口进来一人,服饰与雨化田无异,身后跟着几个东厂番子,脸色有些难看地冲了进来。

    古义全看到马进良被石子弹开武器,便瞅准了个机会便往门口跑,不知怎的,路过雨化田身边时,雨化田居然没有阻挡。

    跑到门口那人跟前,赶忙跪下,“叔父,您来的好及时啊!你若再晚来一会儿,古家就绝后了啊!呜呜呜......”他毕竟是个泼皮,平日里仗势惯了,今日骤逢大变,心志失手,居然就这么嗷嗷痛哭起来。

    听他所言,那人便是东厂提督太监古今福了。

    他扶起古义全,正要训斥他几句,将此事遮掩过去,却看见马进良居然不依不饶追了过来。敢在自己面前杀自己的侄子?当下凝聚内力,左手往外一推,身形不动,掌力竟然宛若实质。

    几尺外的马进良躲避不及,硬挨了这一掌,当下内息翻涌。好在他毕竟是个硬气的人,生生将这一口气血咽下了,却止步不再往前。

    古今福怒目凝视马进良,“本督主念你是雨公公手下的人,先出招时便留了几分力道,不想你这小辈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本督主面前放肆!”

    马进良虽然受了伤,可依然傲气十足,“在下隶属西厂,听从西厂督主调遣。督主让我杀谁,我便杀谁。哪管那人是什么人的侄子、亲戚的。”

    孙旭正在那抽空翻阅雨化田送来的秘籍,听了此话,差点没笑出声。这马进良如此会说话,难怪雨化田后来那么宠爱他,时时刻刻带在身边了。这番话,没有一句阿谀奉承之语,却字字都在拍马屁。

    果然,雨化田听了这话,立马就眉开眼笑,可他还是没有作声,静观事态。

    古今福见堂上的孙旭与雨化田都不说话,就等着看自己如何处理此事,有些怒意,也不上去跟二人见礼答话。又看看身前的马进良,心思一动,准备拿他立威,怒声道,“放肆,如此以下犯上,你的主子不管,我来替他管!”凝气与掌,欺身而上,朝着马进良的天灵盖就拍了下去。

    马进良见自家督主刚才一直不搭腔,心下暗暗叫苦,又见古今福那双枯手拍过来,自己是根本无法抵敌,便认了命闭目待死,却不想不知被谁往后一拉。只听到“砰”一声,睁开双目时,却见东西两厂的督主都站在了这便,看那架势是方才两人对了一掌。

    古今福双目微凝,郑重地道,“想不到雨公公也是一位高手。想必这些年在御马监没有偷闲。”

    雨化田微微一笑,“彼此彼此,古督主的内力也已外放,我也有些见猎心喜。”

    当下二人便要在此比个高下。却听一声,“要打的话,不要在这里,我这人见不得折腾。”却是孙旭开口。

    雨化田本就是万贵妃一手提拔的,自然对孙旭言听计从,“国舅爷喜欢清静,那奴才便给国舅爷这治所弄些花草树木。”又扭过头去吩咐,“今日起,国舅爷这治所周围的几个房屋全部给我迁了出去,别坏了国舅爷的雅兴。”

    古今福见这二人一唱一和,知道二人已是排除自己在外的盟友,便撕破了脸皮,又有什么好话,“好好好,你们居然将国之重器如此儿戏,我回去定要在皇爷面前参你们!”

    雨化田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素闻这古今福城府极深,怎么今日却跟他那泼皮侄子有些相像了?

    古今福刚撂下狠话就要带着侄子走,却听到孙旭又道,“来我这里放肆完,不惩治一番就要走么?”

    古今福脸色难看无比,可对方是万贵妃的表弟,皇上御笔亲封的千户,哪能无视?便拱手道:“是我家教不严,纵容侄子藐视上官,我这便去锦衣卫官署免去他的百户之职。”

    古义全听了这话,对他这反应甚是不满,又高声道,“叔父,怎的怕了他们?我......”

    古今福立马恼羞成怒,今日若不是你,哪有这许多变故!

    他知道皇帝成立西厂就是信不过东厂和锦衣卫,所以要再成立这个独立的办事机构。东西两厂本就敌对,可他从来没想过今日便和西厂开战。当下就要骂这不成器的侄子时,却听比自己刚才弹射石子时更微弱的破空声朝着自己这边来,连忙凝气护体。

    可这声音怎的如此奇怪?忙再看向那破空之物的轨迹时,脸色大变,又添了几分护体的力道,待那股力道消散后,暗道,“此人功力竟然如此深厚?我尚且要依仗外物为媒,这人居然能凝气成形,以气伤人,这力道不比实物差啊!久在宫廷,武林中何时出了这般人物?便是当年的剑圣风清扬也做不到罢?不知是哪路人物。”当下又警惕地看向四周。

    这时,堂上孙旭的声音响起,“方才古公公有句话我很赞同,既然自己不愿意管教,那我便替他管教咯。”

    听在旁人耳中,觉得这声音虚无缥缈,似从云端传来。可古今全听了这话,才知晓那出手之人便是堂上的孙国舅,心下骇然,连忙回头看自己的侄子,却看到身侧的古义全七孔流血,已全无生机了。愤怒之下,双手紧握,回头怒视孙旭,“好个国舅爷,你欺人太甚!”

    话说一半时,他已欺身上前。众人只觉他那身形连同那身袍服化作天边云彩般,飘向堂内,可是临近孙旭时,那团云彩却又如见到烈日般烟消云散了。再看时,却见那古今福衣衫褴褛地躺在地上,口吐鲜血,双目惊恐,

    “你!你竟然是先天高手!”

    院中诸人,无不骇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