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4章 功名利禄先科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章 功名利禄先科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此炫富之人,若按常理来说,必定是不学无术。若是平常,此人不会花钱买官,便会科举舞弊。

    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府尹老爷居然是位大才,道德文章一流,加之他本身就富甲一方,治理一方时不会考虑太多。这让那些朝中大员都钦赞不已。

    先皇在位时,孙斌曾经在翰林院任编纂一职。

    曾提点过他的老贤相有次回乡时路过金华,见府衙诸般政务井井有条,百姓各安其位,金华之盛冠绝江州。经这般眼见目睹,老贤相爱才心切,甚至有意要举荐当时尚为右尹的孙斌进京为官,但是却被孙斌推辞了。

    “贤相,为官一人,造福一方。治理地方,下官尚有政绩可循;而中枢机要,下官自知才疏学浅,诸位阁老贤臣济济一堂,下官岂敢尸位素餐?况且,不管在朝在边,不都是为国效力么?又有何分别?”

    这一番话说的老贤相频频点头,直称赞这位府尹,“祖上银浊铜臭不忘扶危济困,右尹慈厚爱民更知施仁避苛。”

    孙斌不仅官声好,在士林中也颇有几分名气。他初入翰林时便以《乞天子罢洪税疏》而名噪一时。

    武朝方圆何止千里,如此辽阔的疆域,不免水流纵横。

    北方一马平川,大江大河虽有,却不会汛涝成灾。而南方的平原耕地却被河流纵横冲刷成上百个区域。虽在河流的冲刷下,当地产生了肥沃的良田,加之南方气候适宜播种,稻谷基本能一年两熟。有的地方甚至能达到一年三熟。可也是因为这大大小小的河流,南方自古以来便承受这水患的袭扰。

    因而,朝廷年年都要出钱修堤坝,治洪涝。曾经朝廷财力有限,便加派了一项洪税。

    先皇在位第二十年时,改道归流,万川归海,水患终于有所控制。

    洪患既然平息,那洪税便也无从收起了。

    于是次年,尚在翰林院的孙斌上疏,请求不再征缴洪税,朝野有识之士纷纷响应。文武二相鼎立支持,天子贤明从善如流,下诏不再征收洪税。孙斌因此也声名大噪。

    可本有望入阁拜相的他,却最终被某些因他而损了利益的人排挤出了京城,外放到金华做了个府丞。

    武朝官制,官吏有别,郡县之丞皆为吏员。孙斌以进士之名,翰林之资,外放后作为一个吏员,绝对是屈辱。

    孙斌虽然恼恨官场黑暗,但是又觉得回乡做官也不失为一件乐事,也就不再计较。

    直到先帝三十年时,全国大考,老贤相慧眼识人,这才将他从吏员中划归官职,坐了金华的右尹,才有了后来老贤相路过金华之事。

    孙氏既有资财,又有官声,地方上又有助力,加上孙斌并无野心,于是于公,现官至府尹,自觉心满意足。

    而后的新帝所作所为让他失望,便再也不想再参与朝堂,只想守着故土,保一方平安;于私,他只想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

    每每看到自己的儿子那令人心折的气质,他都担心,万一自己入土,没人庇佑,孙旭能否平安的过下去。甚至于他曾几次都想将孙旭的名改成平,以去孙旭的向上之气。

    然而改名之事最终还是作罢,这才有了他不惜重金建尚心苑,以期孙旭能够修身养性。

    正因如此,在金华府,乃至整个江州,都有着“做工十年不如清扫心苑”的说法。

    那边两个丫鬟听闻自己仅是罚了月钱,虽然暗暗肉疼,但是心下也是庆幸,“总比那倒霉的厨子强。这位姑娘可不好惹啊。”连忙谢了恩,出院找于管家去了。

    看那两个丫鬟逃命似的离开,孙旭不禁苦笑,“阿食,你也太严苛了些,她们并没有过错。”

    阿食微微转过身面向孙旭,脸上却是换了一副模样,早已不复刚才处罚丫鬟时的清冷,“公子无错!”是的,主人无错,那么便是下人错了!

    听了这话,孙旭无奈。

    他虽然有平等的概念,但是由俭入奢易,十几年的锦衣玉食饭来张口,他已不是地球上的孙旭了,他是武朝金华府府尹的公子!所以虽然心下有那么一丢丢的不适应,但他知道,来到这个世界,就得依这个世界的规矩来办事。他还没有藐视规矩的能力。

    索性他也不再争论这些,端正身子,问道,“事情如何?”

    阿食恭恭敬敬地回道,“奉公子的命令,阿食已去过关东诸省,遍访六省四十一府一百三十五县,均没有一个叫燕赤霞的捕快。

    而从京师那边传来了消息,新帝似乎已经和护国法丈决定了要在今年废黜太子,改立全王为储君。废太子将徙往北疆光州。”

    孙旭闻言,晃了晃头,从袖中拿出一张地图来,“不妙啊,如果废黜太子,将他赐死的话,可能这天下凭着武朝三百年的积威,在新帝驾崩后应该还能有个十年太平。加上朝臣辅佐,十年后全王亲政,或许还能挽救武朝。

    可这新帝也是优柔寡断,一个也不想舍弃。江山、亲情、爱子他都想要,结果就是什么都得不到。

    太子迁往光州,他的岳父可是枢密副使程破石,是都督灵光余三州军事的.......如此一来,战火难免。”

    “可是公子,即便太子和程破石拥三州之地,可是朝廷依有余下十八州之地。去除三州人马,朝廷还有十二卫布防边关,十万禁军拱卫京师。若是加上府县的杂军和临时募兵,怎么看太子他们都是以卵击石啊。”阿食微微抬头,抿了抿嘴,开口道。

    孙旭看到她这表情,心下一暖,招了招手,便把阿食拉近怀中,二人就这么依偎着。

    “阿食啊,以后你要学会跳出世间常理来看问题。”

    孙旭握起阿食的手,指向了地图的某个位置,“你看这里。”

    阿食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公子的意思是,北方蛮族也会趁势而起?”

    “是啊,北方蛮族自二十五年前为老枢密使一战击溃,斩首八万。

    蛮族虽然不敢正视武朝,但心中恨意可想而知的。

    随后的几年,蛮族陷入内乱不假,可是一旦我武朝有事,他们必定会联合起来,寇边掳民。这是蛮族的习性。”

    阿食却不管这些,像猫儿似的往孙旭的怀里凑了凑,“阿食不怕,到时候大不了带着公子和几位姐姐,还有老爷夫人他们隐居山林,阿食会保护公子的!”说罢,抬起小脸,看向孙旭的眼神中充满坚毅。

    孙旭一听,哈哈大笑,“傻丫头,事情还没有坏到那样的地步,我也只是猜想。而且,纵然新帝身体不佳,可也不会在近几年就驾崩。这几年足够我们应对以后的事情了。”边说边忍不住轻轻地在阿食额头上吻了一下。

    阿食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了下去,连忙岔开话题,“公子,为何今日又不思饮食了?”

    孙旭顿时俊脸一红。

    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是因为去别的时空开后宫开得连功力都耗掉了吧。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马上就要乡试了,连夜看书,可能是累的吧。”

    阿食怒道,“这些下人果然惫懒,还敢抵赖,但凡公子疲乏,用阿食的四维调和汤加减,必能神采奕奕。此方百试不爽,她们却哄我尽心伺候,真是该罚。”

    说着便起身打算去找人算账,但手却被孙旭拉住。

    “阿食,不必了,刚才你已经罚过了,她们也不容易的。”

    看着孙旭脸上的神色,阿食一滞,“好吧,那就听公子的。公子乡试是在本月十八,还有几日就要乡试了,今日阿食回来了,必不会亏了公子的脾胃!阿食这便去厨房给公子准备膳食。”

    得到孙旭的肯定后,她便往苑里的厨房方向去了,尚未走远时,听后边传来一句,“阿食,去了之后不要发脾气。”

    阿食回过身,怏怏地对孙旭笑了一下,“阿食晓得了。”然后赶紧去厨房了。

    不管自己的话她有没有听进去,孙旭已经拿出另一份帛书看了起来。

    只见起首写着“诸天穿梭备忘录”。

    念及这世界的动荡越来越近,他得准备今后开始真正的历练了!不然,到时候大劫来临,自己即便不成兰若寺边丢弃的枯骨,也将成枉死城中被拘的游魂。

    而自己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赶紧提升功力。届时,有了册封阴兵的能力,好歹也能有些自保之力。而且,他似乎感觉到,这方天地并不如他一开始想像的那么简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