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1章 左尹老爷万千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章 左尹老爷万千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孙旭穿越了。

    那天他在地摊上一时兴起买了一枚不起眼的小印章,回家后捏着这枚印章观察时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等他醒来之后,已经变成了一个被人抱在怀中的婴孩。

    “恭喜夫人,是位小少爷。”耳边传来的声音让他心下大定,最起码没有让自己投胎变性。

    接着他挤了挤眼睛,努力睁开一丝缝,想看看这个世界。只见入目之处尽是古色古香的家具摆饰,床榻、桌椅似乎都是紫檀木所制。整个屋子散发着一股奇特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床榻旁边立着几个古装丫鬟打扮的女子,几人认真地伺候着躺在床上的妇人。那妇人现下脸色苍白,神情萎靡,应该就是自己现世的母亲了。

    正要细细打量时,自己却被刚才说话的那中年妇女抱出了屋。只听她出了屋门便欢喜道,“贺左尹老爷万千之喜!夫人、公子,母子平安!”

    这边话音刚落,却见一男子早将头伸过来急切地注视着自己。似乎觉得看不真切,不顾婴儿身上尚未来得及清洗的血污,就将“孙旭”抱了过去,仔仔细细地又看了几遍,尤其是那两腿之间的小象。

    如果他真是婴儿当然没有感觉,可他是带着二十五岁灵魂穿越过来的啊,这宛若实质的目光可真是让人难受不已。

    好在,男子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而这时,孙旭也开始打量起这位现世的父亲。他约有四十岁上下,头戴进贤冠,三柳长髯,一副儒生打扮。

    “看来自己确是穿越了。似乎穿越的起点还不算低?不过,刚才那个产婆喊的左尹老爷是什么鬼?”孙旭心里暗暗嘀咕。

    穿越前作为一个历史发烧友的他,可没少研究历史,据他所知,尹分左右为战国时楚国特有,譬如鸿门宴上项羽的叔叔,后来大汉朝的射阳侯项伯便是左尹。

    而老爷一词最早始于南宋,清代李慈铭写的越缦堂日记记载“老爷之名,实起南宋,而《元史》始见之”,这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连穿越这么不靠谱的事情都发生了,还有啥不可能的?

    他本就是个心情豁达的人,眼见这边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连身体都无法控制,索性闭上眼睛,准备安心睡一觉。

    那男子看完他后,两眼微红,喃喃道,“谢天谢地,我孙家有后了。”说着就抱着孩子跪了下去,连磕了几个头。

    “老爷,您可以进来了。”

    不等孙左尹感慨完,一丫鬟从屋内走出,恭敬地朝男子施了一礼。

    男子闻言,立马抱着孩子就进了房,快步来到了床前。见自己的夫人已无大碍只是还有些虚弱,便高兴地将怀中婴儿递了过去。

    “多谢夫人,使我孙家香火得续!”

    女子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意,虚弱地道,“老爷哪里的话,女人家相夫育儿,本是自然之理,延续香火,哪里当得起一个谢字?”说着低头看向孩子,满目爱意。

    那边丫鬟下人很快就端来了热水。专门负责清洗婴儿血污的老婆子试了一下水温,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满是血污的婴儿放入温水之中。婴儿一入温水,身上的血污就散去了一些。

    随着产婆在一旁不断擦拭,孙旭觉得自己身上腻乎乎的感觉越来越淡。身上舒服了,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待几个产婆将婴儿收拾干净后,眉开眼笑地领过孙府管事给每人约定好的赏钱,言语中毫不吝夸赞,“老身接生了这么多年,过手的婴儿没有三百也有两百八,不曾有一个似左尹公子这般不哭一声。老人们常说,一言不发,百药不抓。郡丞公子将来一定长命百岁!”

    孙左尹听了这话,越发的开心了,又喊来管事让他再给产婆一份赏钱,讨个彩头。产婆当即乐得脸上笑开了花,赶紧又说了一些吉祥话,这才千恩万谢地走了。

    孙左尹见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又回到床边,斜过身子,和夫人一起看着怀中的孩子。

    “今日有了这孩子,总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了交代。”

    忽的,孙左尹注意到了儿子的左手。

    刚才婴儿被清洗干净再裹好襁褓抱来后,他只顾着高兴了,婴儿的小拳头又一直紧握不曾松开,也就没注意。而这会儿,因孙旭已沉沉入睡,精神完全放松,手掌便失了力,使得孙左尹这才能看到爱子手中似乎握着一物。掰开一看,却是一方玉印,于是拿过来打量了一番。

    只见印约半寸见方,高一寸有余,通体浅灰,外形无甚特别,印文处以不常用的篆体刻着“天地人”三字。

    夫妻二人见了,面面相觑。

    “孙某也算博览群书,这握印而生之事当真闻所未闻啊,不知是福是祸。”

    孙夫人听了,脸色一变,连忙劝慰,“老爷何必多虑,玉乃辟邪之物,印乃掌权之凭,我儿出生手握玉印,岂不是预兆我儿日后百邪不侵,封侯拜相?印文又有三才之数,岂不是天时地利人和?”

    刘氏虽然没读多少书,可是戏文没少看,道士做法也看过几次,这些倒是可以信手拈来。她可是怕孙左尹一个想不开,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当妖怪给扔了。

    左尹听了这话,稍稍宽了心,毕竟是自己亲骨肉。而自己年逾不惑才有这么一个儿子,别说是神异,哪怕真的是怪物,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可还是提醒道“夫人,这事你知我知,以后可休要再提!”

    刘氏立马眉开眼笑,连连点头答应。莫道侯门深似海,便是一县县丞家门内也有龃龉,有了这个孩子,自己日后在孙家就是说一不二了。

    这时的孙旭,早在接生婆长篇大论时便已酣然入睡,哪还管这许多。夫妇二人见爱子依旧酣睡,房间这许多动静也不曾吵到他,心下一暖,安心了许多。

    孙左尹单讳一个斌字,是本地金华府的左尹,今年已年愈不惑;而女子则是孙斌的第五房妾室刘氏。孙家代代单传,自然要广撒大网了。而在大武朝,妻妾攀比成风,孙斌协助金华府府尹牧守一方,属从五品,跟其他士绅官吏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忽然,刘氏想到了什么,提醒道“老爷,孩子尚未取名呢?”

    孙斌这才反应过来,因不知男女,他并未提前想好自己孩子的名字。这边刘氏突然发问,一时之间哪会有主意?

    愣神间,只听一声雄鸡啼叫,二人齐齐往窗口看去。刘氏凌晨之时便开始腹痛预产,诞下男婴时天已蒙蒙亮了。这个时候,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通过窗户洒进了房间,照在这一家三口身上。初秋有些凉意的早晨,却被这阳光弄得温暖了起来。

    “朝阳初上,旭日东升,我看不如就取个旭字吧。夫人意下如何?”看着此情此景,孙斌有了主意。

    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两世姓名竟同音同意。

    刘氏自己哪有什么注意,丈夫说什么就是什么咯!难道还能让她取名字?以她只会写不到十个字的水平,不得取个狗剩、屁头之类的?岂不是有辱斯文。

    刘氏因预产折腾了一晚,再加上刚刚生产完,进了点食就躺下休息了。看母子二人都睡下了,孙斌这才安心地换了身衣服,往衙署去了。

    没人注意到,放在床头的那方小印正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仿佛风中的蜡烛一般摇曳不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