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82章 纵鹤斗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2章 纵鹤斗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余夕见凌越说得有趣,抿嘴直笑,她听出了凌越话里拐弯赞美她漂亮的意思。

    侧面突然传来一个讥讽愤怒的喊声:“余师妹,你说与师姐妹们出来逛街,我也信了,现在却怎么解释?原来是私会情郞,被我抓了一个现行吧。”

    凌越皱眉看着冲近的修士,长得很俊逸高挺,说话怎么这般难听呢?

    余夕瞥了一眼来人,柳眉微蹙,说道:“单封,我警告你,别再纠缠我……我深陷落魂坡你都干了什么?非叫我把你的那些丑恶之事都抖落出来吗?”

    “你……”那叫单封的俊逸修士退后几步,见凌越只是单身一人,长得其貌不扬,恶狠狠威胁道,“小子,识相的赶紧滚,我们地仙门的女修,凭你也敢打主意?哪凉快哪呆着去。”

    随着单封过来的几个修士,捏着拳头围了上来,冲凌越嘿嘿冷笑,威胁之意表露无疑,他们人多势众,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凝脉境圆满而已,随便就吓唬走了。

    凌越看向余夕,见余夕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厌恶,摇头道:“余师姐,走吧,找间清净的茶楼,咱们好生聊聊,这街上热闹是热闹,却也多了一些恶心的绿袍苍蝇,嗡嗡叫着吵得烦人。”

    余夕嫣然一笑,抱住凌越的胳膊朝前走去,道:“正还逛得有点累了,你这个提议好,喝上几杯灵茶,什么困乏都解了。”

    “小子,你说谁是绿袍苍蝇呢?……有种咱们去城外单挑,或者去斗法台,光逞口舌之快算什么本事?”那单封正好穿着一套暗绿色的锦袍,此时气得脸皮都绿了,低声咆哮道。

    凌越手臂蹭在丰软上,连脑子都不太灵光,任由余夕带着朝前,对于单封的挑衅视若未闻。

    余夕脸上绯红,只是当着单封又不便推开凌越,算了,就让这骗子占点便宜吧。

    单封见两人对他不理不睬,亲热着含情脉脉的走路,更是气愤得脑袋都快炸了,“唰”一下扯下一个兽袋抛出,一只庞大的暗冥蛇蝎,散发着腥臭出现在街道上。

    蛇蝎那暗红色的眼珠中,射出凶残的光芒,乌黑发亮的蝎尾烁烁摆动着。

    看热闹的修士“轰”一下散开,大都兴奋得眼冒精光,嗷嗷直叫。

    凌越眼神一变,口中一声呼啸召唤天翁妖鹤,反手抱住余夕的肩膀朝外飞退。

    悬云关城内严禁私斗,但凌越也不指望值守修士能及时赶到,三阶的暗冥蛇蝎可是剧毒无比,若是粘上一点都是大麻烦,放着现成的打手不用,难道众目睽睽之下,还要他这个做主人的动手吗?

    “咬他!”单封见那对狗男女抱着一团,气得更是失去理智,举起双手吼道。

    暗冥蛇蝎冲他吐了吐蛇信,才缓缓转向凌越,“唰”,一道黑尾带着残影电射袭向凌越的胸口。

    “嘎”,天翁妖鹤非常的愤怒,黑不溜秋的小蝎子,居然当着它的面欺负它的小主人,让它还有何脸面在城内厮混?虽然它也不爽小主人那次对它的凶残,但是,怎能叫外人欺负了去。

    天翁妖鹤从天而降,利爪抓向那散发腥臭的蝎尾勾针,长嘴一探一啄,直取蛇蝎的眼珠,它专吃毒虫毒蝎,对这区区一点毒气毫不在乎,更知道蛇蝎的弱点所在。

    暗冥蛇蝎察觉到了危险,伸出钳爪挡向鹤嘴,尾勾一晃撤了回来。

    “铛”,鹤嘴与蛇蝎的钳爪撞击,暗冥蛇蝎趁机后退,天翁妖鹤展开翅膀连跳带抓,长嘴不停啄去,招招凶悍,直取蛇蝎的眼珠和脖子连接处。

    蛇蝎连挡带攻,还是被迫得步步后退,“咄咄”声中,坚硬的青石地面被鹤嘴啄出一个个深坑。

    单封终于色变,在同伴的提醒下,认出了对手是与他齐名的凌越,咬牙切齿道:“凌越!我与你誓不两立!”

    凌越回头啐了一口,骂道:“你有病是吧,明明是你挑起的争斗……还不收了你的蝎子,等下值守的修士来了,看你如何交代?”

    单封哼了一声,赌气地扭过头去,他偏偏就不想如了凌越的意。

    附近的女修纷纷追了过来,为天翁妖鹤助阵喝彩,娇呼声此起彼伏:“灵鹤啄它,啄死那臭蝎子,丑蝎子,叫它出来吓人……”

    天翁妖鹤越发来劲,卖力的轻舞舒展,啄得暗冥蛇蝎狼狈不堪。

    凌越大汗,长得丑和臭又不是它的错,它生来就是这样子。

    “还不放开你的爪子。”余夕漂亮的眼睛瞪着凌越,小声嗔道。

    凌越这才发现他还抱着余夕的肩膀,两人偎依在一起,姿势说不出的缠绵暧昧。凌越赶紧讪笑着撒手移开一步,不觉与邱瑜的肩膀比较了一下,抱着都是好生舒服……

    “呔,何人纵使妖兽争斗,还不快快住手!”随着一道巨雷般的吼声炸响,只见一个全身玄甲的壮汉,手提青铜色长戟出现在空中,浑身的煞气如实质般朝四周碾压过去,惊得附近看热闹的修士脸色发白,如潮水般退去。

    凌越赶紧传音喝住天翁妖鹤,此时空中又飞来一支十人的修士队伍,个个戴着半截玄色面具,摆开阵势,杀气腾腾地用手中法器对着两头妖兽,若是慢得片刻,只怕会即刻出手擒杀。

    “云霄天宗弟子凌越,拜见前辈,刚才地仙门单兄驱使蛇蝎邀斗,弟子一时疏忽,忘了城内规矩,是弟子的不是,两兽相斗造成的街面损坏,弟子认赔认罚,还请前辈恕解一二。”凌越暗自戒备着躬身道,这状告得很委婉,也承认了他的错误。

    如果他直接说是单封驱使蛇蝎偷袭,单封的罪过就大了,只是搞不好会牵扯到余夕,凌越不愿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玄甲壮汉目光在凌越身上的云牌一扫,喝道:“算你小子识相,罚你十万下品灵晶以儆效尤,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如果是散修在集市闹事,杀了也就杀了,玄甲壮汉不会有半句废话,但是对于参加大比的宗门弟子,特别是夺冠热门的几个家伙,多少要留几分情面。

    凌越二话不说,取了十万灵晶丢给玄甲壮汉,拱拱手拉着余夕赶紧走人。

    天翁妖鹤迈着小碎步,还不忘与替它呐喊助威的女修们伸颈点头打招呼,引起娇呼声一片,玄甲壮汉眼睛一瞪,天翁妖鹤扑扇着翅膀撒腿跑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