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62章 一觉三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2章 一觉三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伴随着阵阵隐约的潮汐声音,凌越睡了非常踏实的一觉。

    从来没有这么舒坦过,他坐在破旧的蒲团上,勾着头,睡了整整三个月,要不是石门打开,被人给叫醒,估计凌越还要继续睡下去。

    遗憾的摇摇头,他在可惜上次没有多交一个月的贡献值,才走出石室,后面马上就有等了很久的弟子塞了珠子,冲进了石室洞府,生怕别人和他抢夺一般。

    连识海三叠都没有修炼一天,就这样离开,凌越有点不甘心,边走边察觉到不对,他的修为似乎长进了不少……呃,怎么睡了一觉,修为反而到了凝脉境圆满?

    凌越差点一脚踏空,摔下垂直的通道,让走在后面的执法堂弟子有点鄙夷,哼,修为再高有什么鸟用,根基不稳迟早会出事,闭关时候居然能睡着,他还是第一次见……

    凌越恍惚间,忘记给乌不欲打声招呼,直接朝锦绣峰飞去。

    飞在回去的路上,发现他不止是修为晋了一级,就连神识都是暴涨了数倍。

    识海空间内,一阵阵翻涌的波浪,不正是他还没有修炼成的识海三叠的第二浪第三浪吗?!层层叠叠的浪涛,一阵压过一阵,在识海空间中卷荡。

    他睡眠中听到的潮汐声音,居然是识海空间的浪涛声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道空魂尖嚎的神识秘技真有这么神奇?他只是把秘技给记住,就在睡眠中给修炼成了?

    落在一座无人的山头,凌越沉思半响,然后伸着脖子,张开嘴巴做大吼状。

    嘴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却可以看见一圈圈震荡的波纹,朝前面席卷过去,所过之处,花草树木飘荡震动,片刻之后,十丈内所有声波笼罩的花草树木,纷纷粉碎或折断在地,很诡异的一幕。

    这是空魂尖嚎的第二招尖嚎稀声,他稀里糊涂的,也给修炼小成了,只有等到那一圈圈的波纹收敛至无形之时,尖嚎稀声才算真正大成。

    “呼”,凌越是彻底无语,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怎么老是让他碰到呢?

    或许,下次可以叫其他人试试修炼空魂尖嚎,毕竟是一门神识秘技,如果也是睡一觉就修炼成功,且不是赚大了?叫谁去试呢?需要花费好多的贡献值呢……

    凌越能够感觉体内灵力流动的速度和节奏,比起三个月前,有了一些不同。

    嗯,没有了一丝丝的躁动。他能清晰体会到,他的修为凝练得像是经过了好些年的磨砺……凌越虽然奇怪体内的状况,但是发现一切变得更好,也就放下心来。

    方向一转,他朝百兽峰附近乌龟等人的住处飞去,过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小凌蔚怎样了?最主要的还有邱瑜那丫头……

    一头雪绒绒的小兽在草丛中蹦跳,远处传来邱瑜的娇呼:“雪儿,快回来!再乱跑,小心被坏人抓去。”

    凌越在林子里听了嘿嘿一笑,他就喜欢当坏人!

    可惜,他这个坏人被天空中的一头半大的碧眼岩雕给发现,并且无情揭露,“唳”,碧眼岩雕发现那坏人的修为高出它太多,于是在林子上空盘旋,唳叫着提醒它的主人。

    “谁……谁躲在哪里?快出来!”邱瑜惊叫道,这地方是经许难首肯,划给他们几个做住处的后山,很少有外人能过来。

    凌越一脸悻悻走出来,瞪着眼睛,指着天空大骂:“你再叫,再叫我拔光你的鸟毛,叫你变成秃毛雕……早知道,当年就该把那鸟蛋给煮了吃了,省得留着你个祸害。”

    邱瑜捂着小嘴吃吃地笑,她哪会猜测不到凌越打的什么坏主意,凌越被她的碧眼岩雕坏了好事,气得恼羞成怒了,于是她忙对着碧眼岩雕挥了挥手,让它先飞回去,有这坏人在,她的安全不用担心。

    碧眼岩雕对恶狠狠扑向邱瑜的坏人很没有好感,它又盘旋了几圈,才翅膀一振,飞向住处。

    一片青翠的草坡上,凌越搂着满脸羞红的邱瑜就地坐着,草丛里,一只雪珍兔探头探脑朝凌越看来,被凌越眼睛一瞪给吓出老远。

    “你个坏人,别老是吓唬雪儿……”邱瑜推开一只做怪的大手,嗔道,“你尽会欺负我,小心让我哥知道,会有你好看。”

    “嘿嘿,放心就是,他过不来的,我把妖蛛和雪纹妖豹都放了出去,咱们安静地说说话儿……”凌越贼贼地笑,这妞子身上真香,软得像是没有骨头,抱在怀里让他蠢蠢欲动。

    “凌越,你小子给我出来,我知道是你来了,快把你的妖蛛给收回去。”林子远处,隐约传来野人气急败坏的喝骂,是碧眼岩雕把他叫来的。

    邱瑜“哎呀”一声,把凌越给挣开,粉脸通红,跳起来,像受到惊吓的小鹿一般,迅速朝另一个方向跑了。

    凌越笑眯眯地站起来,挥手把草丛里蹲着的傻乎乎的雪珍兔给吓得飞跑,一声呼哨,不消片刻,就有四头妖兽从几个方向跑了回来,然后懒洋洋散在草丛里或树上。

    野人跟着飞过来,神识四处扫过,没有发现邱瑜,却在凌越身旁草地,看到了两个明显的坐痕,狠狠地瞪了讪笑着的凌越一眼。

    凌越做了亏心事,面对大舅哥自然是心虚,赶紧岔开话题问道:“野哥,凌蔚怎样了?还有乌龟那家伙不会又闭关了吧?有好长时间没见了。”

    “凌蔚已经是凝气低价,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只是老念叨着要去找你。乌龟早就出关,去找过你几次,你一直在闭关。”野人拿这嬉皮笑脸的家伙没办法,只希望自家小妹,别被这家伙花言巧语给轻易哄了。

    还有,得找个人提醒凌越一下,让他与小妹先定下婚事,待得小妹晋级凝脉之后才能完婚圆房,乌龟本来是最适合做传话人,可惜那家伙几棍子也砸不出一个屁来,真是愁啊!

    “辛苦野哥了,郑吉文那个祸害除掉了,玄月门的付家基本上也跨了,以后你们可以随意出入宗门,不用再担心别人的威胁。”凌越自是不清楚野人的这些心思,传音笑道。

    “嗯!……你这修为,似乎又进了一步啊?”

    野人上次就接了凌越的传讯,这次再见面,他发现凌越又有突破……真是个妖孽啊,不行,得早点找人定下凌越与小妹的婚事,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是啊,闭关三个月,有一些收获。”凌越说得轻描淡写,却让野人想哭,他也要闭关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