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56章 身份变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6章 身份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哈哈,原来是凌道友,以前听崇文提起过你,可惜一直是吝缘一面啊。”古家老祖听了古崇文的介绍,大笑着与凌越拱手见礼。

    此地是古家老祖潜修的院子,布有很多阵法,外面那些神识,没有古家老祖的许可,是进不来的,除非冲击阵法要与古家老祖翻脸。

    “古道友的威名,凌某也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倍感亲切。”

    凌越拱手客套着,三阶妖傀没有进来,就让它在外面呆着。

    那是凌越实力的见证,也是做给坊内其他家族看的,让古家老祖感觉倍有面子,又不让主人感到不安。

    “恭喜凌……”这声前辈,古崇文实在是叫不出口,心中喜悦却又满腹郁闷。

    “别,您还是叫我凌越,否则我会被仁甫那家伙给埋怨死……嗯,在外人面前,叫我长老就是……”凌越赶紧阻止道。

    他与古家以前的交道都是交易,唯独古仁甫,是他认可的朋友。

    “不,要叫太上长老,否则就是失了礼数。太上长老令牌老夫身上就有现成,还希望凌道友不要嫌弃。”古家老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并递给凌越一块新的令牌。

    “对,该叫太上长老,是崇文愚钝了。”古崇文哪能不明白老祖的意思呢,这是给古家找强援啊。

    古崇文怎么也没想到,才短短几年时间,当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就拥有了超越老祖的实力,而且年轻得不可思议……幸亏当日没有得罪他,幸好甫儿与他是好友。

    凌越稍推脱了几句,就收了令牌。

    这玩意对他没有丁点的约束力,相反,古家每年还要给他不菲的供奉,但是古家乐意啊,他们可以对外宣称,古家有两位凝丹修士,还有一头三阶中级人面妖蛛。

    这等实力,绝对可以震慑一些蠢蠢欲动的家族,还能争取到更多的便利。

    古家老祖垂垂老矣,他至多还有四五十年寿元,最担心的就是古家后继无人,古崇文悄悄传音,告知他凌越加入的缘由,让古家老祖心中大喜,想不到在他眼中废物一般的古仁甫,竟然有如此运气,能结交到一个如此厉害的生死与共的朋友。

    古家老祖放心了,取出他珍藏三百余年的灵酒,与凌越推杯换盏,口中不迭声夸奖甫儿的能力和人品,一时间,三人相谈甚欢……

    等得凌越悄悄走出古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戴了斗篷遮盖。

    没办法,他不想搞得惊天动地,把身份给暴露了,否则对凌越是个大麻烦,而且郑吉文的死,也会被有心人扯到他头上,虹林坊市,离郑吉文殒命的地方实在太近了。

    古家只派了古仁甫陪着,这也是凌越的意思,两人朝着街道那边的酒楼走去。

    “先说好了,还是你请客!”凌越笑道,与古仁甫交往,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在。

    古仁甫这家伙也没有因为他的身份实力变化,而对他多出半分客气。

    “赖皮啊,我每月就那么几块灵晶补贴,你还要吃我的,讲不讲道理。”古仁甫要了一个清净的雅间,抗议叫道。

    “我记得某人说过,只要我在虹林坊市,管吃管喝管花销,这才几年时间,你就想不认账了?嘿嘿,门都没有。”凌越笑道。

    也不看伙计递上来的菜单册页,随口就点了一大桌酒菜,还是以前的式样。

    以凌越的修为早已辟谷,他偶尔还是喜欢大吃一顿,慰籍他不再饥饿的肠胃。

    伙计有些犹豫,转头看着古仁甫,古仁甫摆摆手,道:“按他说的去做,没有了的菜式,你们想办法,也要给我做出来……还怕我没有灵晶付账?快去吧。”

    他是这里的常客,自然知道,凌越说出的菜名,很多早就更换掉了,要重新做出来,很费时间和费用,又点着凌越取笑:“进了大宗门还这副惫赖德性……行了,今日哥哥高兴,你敞开了吃喝,都算我帐上就是。”

    “哈哈,口味也要以前一样的,别怕花灵晶,甫大少别的没有,就是灵晶多。”凌越大笑着叮嘱。

    伙计赶紧下去,并把门给关上。

    凌越回敬道:“我替你吃喝一些,也是为你作想,瞧你,现在长得脑满肠肥,变得都快不认识了。别人想请我吃喝,我还不去呢。”

    “哥哥一直在苦修不辍,哪有你讲的那般不堪?见面就挖苦哥哥我,真是没良心,难为我还一直记挂着你。”古仁甫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指头大小的果子,朝桌上一放,他先剥了一颗丢进嘴里嚼着:“吃吧,这玩意管饱。”

    凌越好奇地捡了一颗,见果子紫黑色,有一层硬壳,他两指稍一用力。

    “啵”,露出里面淡紫色的果肉,凌越把果肉丢进嘴里,嚼着脆脆的,像干果一样,有股淡淡的清香味,问道:“这是什么灵果?我以前没吃过。”

    “不会吧,你能认出我在翠竹轩栽种的耀黍花,居然不知道这是耀黍果?”古仁甫白了一眼,又剥了一颗丢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哦,耀黍果,炼制辟谷丹的主料。”凌越指着古仁甫取笑道,“这玩意吃了最饱肚,你就拿它来请客,真抠门!”

    “嘁,你不吃算了……这玩意小时候可救过我的小命,我就靠着花圃里长的几串耀黍果,熬过了十几天时间,嘿嘿,不堪回首……”古仁甫摇头苦笑了笑,见气氛被他给搞坏了,赶紧岔开话题,问道,“说说你吧,四年多时间不见,一转眼就变成长辈了,云霄天宗真够可以啊。”

    “不是云霄天宗可以,是我可以。”凌越没有追问古仁甫的伤心往事,把他自己在云霄天宗的事情略讲了讲,当然省去很多不能讲的,比如与郑家结仇,得罪西林萧家少爷等事。

    “不是吧,小爷我一根千年灵药材,才换了一个种灵田的资格,真是岂有此理!太过份了,云霄天宗怎么能干出这种缺德事情来?”

    古仁甫的反应,和当时知道了真相的免试弟子一样,就差破口大骂了。

    “算了,别说那些事情,来,喝酒,今天不把你灌醉……不对,你先把酒菜的灵晶给结付了,我再与你喝酒,你想喝醉了赖账,门都没有,哈哈……”

    凌越见酒菜上来,准备与古仁甫斗酒,见那家伙一脸的坏笑,马上反应过来。

    两人笑闹一番,气氛融洽如昔,一桌酒菜吃完,才让换了灵茶,惬意地边喝边聊正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