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54章 有话好好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4章 有话好好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越留了修为最弱的一个长老的性命,那人才刚刚晋级凝脉境,正好适合凌越用**之术控制,让其听令而不会反抗。

    看着大殿内遍地狼藉,凌越嘿嘿冷笑,他可以不杀山脚下付家其他凝气境小修士,但是,所有在山腰及以上的付家高层,他都要清洗干净。

    收了两头妖蛛和另外两头二阶魂傀儡,凌越用阵旗随手在大殿内布置了一个阵法,防止有人闯入进来,他布阵旗的手法,还是那时和顾芊寒学的,多了很多妙用。

    顺着山道,凌越走在那年轻长老的身后,两人朝山顶走去。

    付家老祖常年在山顶的洞府内苦修,只偶尔外出游历访友。

    “启禀老祖,四长老外出找到一颗千年药材,他派人进献老祖,正在洞府外求见,请老祖示下。”年轻长老站在洞府外,躬身道。

    凌越早就去掉了斗篷,双手捧着一个玉盒,躬身站在后面。

    “哦,小四儿找到了千年药材?不错不错……快快进来,让老夫看看。”一个中年男子略显诧异和兴奋的声音传出,接着洞府门口一阵雾气翻滚,紧闭的洞门打开。

    凌越感觉到他手上的玉盒被人用神识打量,正如他估计那样,付家老祖的神识略过了他,否则,即使他再收敛,也会被付家老祖发现一些不同,凌越捧着玉盒,低头独自走了进去。

    宽宽大大的一个石厅,里面很简单,只有几样朴实的陈设,中间的蒲团上坐着一个留有三绺黑须的中年男子,正是付家老祖,凝丹境中阶修为。

    付家老祖迫不及待伸手一抓,凭空把凌越手上的玉盒抓去。

    突然,他发现不对,因为凌越丢出几面二阶阵旗,把出门的位置给封禁了。

    付家老祖再迟钝也反应过来,神识迅速扫去,却又有点错愕,一个凝脉境高阶的小家伙,根本不是付家修士,他混进来想干什么?以为收敛了修为,就能暗算到凝丹高手?

    心中虽有不屑,付家老祖还是警醒着,右手指尖出现一点剑光,收摄在他体内的法宝,随时可以放出伤人,同时左手抓着玉盒一捏。

    玉盒上面的初浅禁制被他捏破,一颗五百年份的黑蓝婆娑草显露出来。

    “你是何人?到此所为何事?”付家老祖喝道,五百年份的黑蓝婆娑草,也是不多见的灵药材,难道对面的小家伙是别家派来送礼的,或许是有事相求……

    凌越诡异地嘿嘿一笑,惊魂刺瞬发而去,付家老祖凄厉狂叫一声,腾空翻了起来,同时一道剑光如雪,横着扫向凌越的位置,即使脑中突然剧痛如裂,付家老祖也顺手攻了一记。

    “铛”,一根巨镰般的前肢挡住飞剑攻击,发出如同金石相击的声音,一头巨大的人面妖蛛被凌越放了出来。

    付家老祖惊骇莫名,他也是经历过无数的危险,才有了现今的修为实力。

    凌越的惊魂刺固然厉害,却还要不了他的老命,但是面对那小子放出的三阶中级的人面妖蛛,在这封闭狭小的洞府内,他连施展出防护洞府的阵法时间都没有。

    三阶妖蛛八条长腿舒展开,付家老祖心中哀嚎,他几乎连转身余地都够呛。

    这洞府只是闭关所在,能大到哪里去?他的飞剑法宝劈在三阶妖蛛身上,连伤口都不见一丝,这让他怎么争斗?

    那小子布下的二阶阵旗,若是在平日里,付家老祖三两息时间就可随手破去,现在却成了要命的天堑,他哪有这个时间呢?

    “道友,有话好说,有话好好说……咱们之间可是有什么误会?”

    付家老祖在狭小的空地上蹿下跳,一柄飞剑拼命抵挡着妖蛛的长腿攻击,还有那讨厌的蛛线缠绕,口中却不得不服软。

    他只想争取一息时间,一息就够了,防护洞府阵法的阵珠,仅仅需要这么一点时间来激发启动。

    “有话好好说?那谁与我当年惨死的爹好好说话?……你们付家造孽太多,那些的普通采药人,一个个何其无辜,你们为什么非要坏事做绝,偏不肯给他们一条生路?为什么?难道不知做人留一线吗?非要仗着你们的仙家身份,让他们在悬崖之上挣扎求活……哪怕是三年后放他们归去,今日也不会有你们付家顷灭之祸。”

    凌越暴喝如雷,多年的积怨爆发,使他面容扭曲如厉鬼。

    他瞅准付家老祖抵挡妖蛛的一个瞬息停顿,惊魂刺再次击了过去,把付家老祖给放翻在地,然后,惊魂刺一个接一个的击去,凌越恨煞了对面的老家伙,哪里会手下留情?

    不消片刻,双手双臂尽被妖蛛断去的付家老祖,只剩下惨叫着在地面滚来滚去的份,他终于算是明白过来,他们付家欠下凡人的债,有人来收取了,他不甘心啊!

    他是玄月门内最有前途、最年轻的凝丹境修士,他还有很长的寿元享受,还有大好的修真前程啊,凭什么要为那些卑贱的凡人抵命?

    “妖蛛,咬死他!”凌越胸中的闷气宣泄完毕,喝道。

    蹲着的三阶魂傀妖蛛应声而动,付家老祖忙虚弱叫道:“道友……且慢……且莫逼人太甚……”

    此时的他脑子一片混乱,像是有千八百只乌鸦在里面吵闹,又像是有上万的骏马奔腾,五官渗出鲜血,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但是付家老祖还是强撑着没有晕去,见到凌越终于要下死手,他绝望着、挣扎着凝聚灵力。

    “哦,你还想自爆凝丹?你还有能力自爆吗?”凌越嘿然冷笑。

    摄魂针早就想要出来吞噬精血,一直是被凌越压制着。

    凌越发现,自从他魂丹凝结之后,可以不用给摄魂针灌注魂力,就能轻易发出摄魂针,就像现在,凌越在心中喝道:去吧。

    摄魂针无声无息出现在空中,一闪,就扎进付家老祖的胸口位置,而付家老祖努力想要自爆,却连神识都无法集中,他的识海几乎被凌越的惊魂刺给击碎尽毁。

    “完了……”这是付家老祖最后一个念头。

    凌越看着眼前渐渐变成的骷髅,心中没有太多的快意,只是觉得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情,他甚至觉得,有点无聊……

    忽然,凌越感觉体内灵力一阵翻涌,好端端的竟然有走火失控的趋势,惊得凌越脸色一白,赶紧坐下调息。

    这阵灵力翻涌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前后不过二三息就平息下来,凌越却是冷汗涔涔,盘坐在地上反复探查体内,半响,没有发现他体内有任何的问题。

    “见鬼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差点走火呢?难道是这段时间太累?”凌越自语道。

    出了此事,凌越无心多呆,简单的在洞府内搜刮一遍,没有去动洞府的防护大阵,他对阵法知之不多,却不知他放过了此行最大的收获。

    由年轻长老带着,凌越从上而下,一路把到山腰的各个院落洞府清理一遍,所过之处,几乎是鸡犬不留。

    天黑之前,凌越飘然而去,付家山脚依然平静无波,直到过了两个时辰,才有付家修士发现山腰议事大厅的门虚掩着,浓郁的血腥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片刻后,一声凄厉的尖叫,以及血淋淋的一行大字,打破了玄月门的平静。

    付家无义,欺压药工;惨无人道,血债血偿!

    付家上下无主事之人,顿时乱做一团。玄月门高层震怒追凶的同时,暗自警惕,这寻仇修士的实力,最少有凝丹高阶,或者还不止一个啊,而且出手狠辣,把付家的凝丹老祖和凝脉实力给连根拔起……

    玄月门即便是寻到凶手,也不能把对方怎样,最多做做样子能交代过去就行。

    付家对药奴的灭绝人性的做法,玄月门内高层早就有人不满了,只是一直碍于付家老祖的强势霸道,才不敢多说。

    (第一卷结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