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46章 蛛线为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6章 蛛线为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把野人与小凌蔚安排在云山小镇最大的客栈住下,凌越从侧门进入云霄天宗,直接飞向锦绣峰。

    “凌越,你回来了?”凌越刚打开阵法,邱瑜听得动静从房间里跑出。

    她眼睛一亮,赶紧朝凌越身后看去,紧张问道,“我哥呢?我哥呢?他不是说和你在一起吗?他去哪儿了?”说到最后已经出现哭音,眼眶也红了。

    凌越见状不敢逗她,笑道:“在云山小镇呢,傻丫头,瞧把你急的。”

    邱瑜喜出望外,“呀”了一声就朝外跑去,才刚跑出几步,可能是觉得这样不好,赶紧又停住,转过头,眼中闪着喜悦,低声道:“谢谢你了凌越。”

    整整三年多时间,让邱瑜是度日如年牵肠挂肚,一直记挂着她哥,还有去寻她哥一去不回的凌越,要不是野人捎了一枚报平安的玉简回来,何金玲帮她确认不是伪造之物,她早就逃出云霄天宗,闯去了寂霖山脉,省得这样等得干着急。

    “你想怎么谢我?”凌越年岁渐长,阅历增多,对于男女之情不再那么羞涩稚嫩,见邱瑜娇羞模样,不觉调笑道。

    “臭小子,你想瑜儿妹妹怎么谢你?是要抱抱还是以身相许……”

    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随着玲音传来,凌越头疼,何金玲……怎么又来搅局了?

    这个时候,她就不能安静地呆她自个的院子吗?

    “你们都是坏人,尽欺负我,不理你们了。”邱瑜捂着脸,跺跺脚跑了,连耳根子都被羞得通红。

    何金玲笑嘻嘻地探头进院子瞧瞧,正好对上凌越一张臭脸,大笑:“你是坏人,瑜儿妹妹不理你了。”

    见凌越瞪她,何金玲做了一个鬼脸:“你再不回来,我和骗子就要寻你去了。行了,等下我叫骗子他们过来,给你洗尘接风,一跑就是三年,真是岂有此理……不理你了。”

    最后一句学的是邱瑜的语调,何金玲哈哈大笑着去追邱瑜。

    这三年多时间,一直是她在照护着邱瑜,只是偶尔戏弄戏弄邱瑜也是在所难免。

    凌越冲何金玲远去的背影挥挥拳头,这女人呀,实在叫他感激不起来,总是在关键时候坏他好事,真真狠得牙痒痒。

    凌越回头叫道:“乌龟,乌龟,我回来了,你小子还不出来。”

    叫了半响,没见乌龟回应,凌越才醒过神来,乌龟早就搬出去住了。

    走到乌龟以前住的房子里一看,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显然很久没人住。

    凌越想了想,朝百兽峰飞去,野人与小凌蔚要想进入云霄天宗,还得走百兽峰的路子,小凌蔚是凡人一个,资质又很一般,即便花费贡献值,估计宗门也不会受理。

    不多时飞到了百兽峰,凌越直接去到许难的洞府。

    传讯之后,洞府内马上传出许难的笑声:“凌师弟,你可算是回来了。听邱瑜说你早就找到了人,再不回来,我都要去寻你了……快快进来,让为兄看看。”

    凌越笑着走进去,对迎出来的许难拱手:“劳烦师兄记挂,小弟有些事情耽搁了,刚刚才回,特来拜见师兄。”

    不管是真也好,客气也罢,有这么多人记挂,还是让凌越心头很温暖受用。

    许难仔细打量凌越几眼,然后眼中满是赞许,才堪堪三年多点,凌越就晋级到了凝脉境高阶,吴师兄果然没有看走眼。

    在宗门各主峰苦修的那些个天才精英,还不见得有凌越这样骇人的修行进境。

    两人寒暄着进了石亭坐下,凌越掏出一个玉壶,拿出两个小巧的碧色酒碗,那酒碗还散发着丝丝寒雾,倒了满满两小碗碧翠的酒液。

    凌越伸手相请:“师兄,尝尝小弟带回的美酒,这与平日里饮用的灵酒,可是大不相同呢。”

    “哦,那为兄就不客气了。”许难笑着端碗一饮而尽,半响呼出一口寒气,赞道,“好酒!果然不同寻常,似乎是用吉木灵果为主料所酿,内里蕴含着精纯的木属性灵力,可惜年份稍短了点,否则味道更妙啊。”

    凌越对许难举了举大拇指,笑道:“师兄好眼力,这是四阶妖尊酿造的灵酒,寻常人可是难以喝到,我也只剩这一壶了。”

    许难以为凌越是玩笑话,敲着石桌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快倒酒……这酒碗倒是别致,呃,是用整块寒碧晶原石雕琢,你小子,真是够奢侈啊!”

    两人正喝着高兴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喧哗之声,紧接着就听得有人在大叫。

    “凌越,你小子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百兽峰,我兄弟是不是被你带人所害?不要以为你有百兽峰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今日即便是闹到宗主面前,我也要与你分辨个明白……”

    许难眉头一皱就准备出门发作,听得后面内容顿时止步,看了一眼错愕的凌越,传音问道:“是怎么回事?郑吉斌不会真死了吧?”

    “难道师兄也认为是小弟所为?郑家兄弟恨我入骨,什么屎盆子都扣我头上,却不想想我才什么修为?那郑吉斌是什么修为?”凌越满脸愤然,摇头道。

    “小弟除了认识几位宗门凝丹高手,又能上哪里请到高手去暗害郑吉斌?再说没有两名以上的凝丹高手围攻,郑吉斌有那么好杀?他郑吉文血口喷人,我倒是要与他对质一番,还请师兄为我主持公道。”

    许难点点头,感慨道:“郑家真是没落了……郑吉斌这一死,郑吉文更是孤掌难鸣。走吧,他兴不起风浪,待为兄替你做主。”

    出了洞府阵法,凌越冷眼看去,只见远处空中有两个百兽峰凝丹修士正在劝阻,郑吉文脸孔狰狞,咆哮着不肯离去。

    见到凌越和许难出来,郑吉文暴怒着手指一挥,一道寒光在空中一闪。

    “哼,郑吉文你太放肆了,这里是百兽峰。”许难喝道,同时抛出一面盾牌法宝,只听得“铛”一声巨响,一柄寒光闪烁的飞剑被挡在凌越身前十丈开外。

    那飞剑一个盘旋,换个方向又斩了下来,盾牌法宝在空中一闪,再次挡住飞剑攻击,几息时间,连续交锋十数下。

    另外两人喝道:“郑师弟,有话好好说,还请不要动刀动枪,免得伤了同门和气。”说话间,两人呈左右包抄状态,如果郑吉文继续胡闹下去,他们将会合力擒下。

    郑吉文瞥了一眼面露讥讽的凌越,收回法宝,双眼通红,拱手道:“是郑某鲁莽,还请各位师兄勿怪,只可惜我那兄弟死得好惨,尸骨无存啊……”

    许难护着凌越飞上前去,离着郑吉文三十丈距离停下,拱手道:“吉文师弟,可否讲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吉斌师弟是在何处遇害?吉文师弟为何一口咬定是凌师弟所为呢?”

    凌越一脸无辜,对着两位好奇看来的百兽峰凝丹修士拱手示意,连凌越自己都不知道,他在百兽峰的名气,仅在吴洪峰主等几人之下。

    郑吉文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说道:“不怕各位笑话,我兄弟接到凌越到了飞云坊市的消息,就前去飞云坊市,说是要与凌越理论一番……没曾料想,有人埋伏在离飞云坊市百里位置,把我兄弟给害了。我出关之后,才发现我兄弟留下的玉简,等我赶去,只在附近找到了斗法的痕迹,还有我兄弟的一些宝物,以及几截蛛线。”

    说罢,郑吉文掏出一卷雪白的蛛线,对着许难拱手:“许师兄应当还记得,凌越有两头人面妖蛛,喷出来的正是这般蛛线。”

    这番话说完,本来对死去的郑吉斌还有些鄙视的三人,都转头看向一旁的凌越,看他怎样解释。

    凌越看了看蛛线,却点点头,说道:“确实是我那妖蛛的蛛线。”

    此话一出,几人皆惊。

    要知道同门相残,特别是以下犯上,那可是要处以极刑的大罪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