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39章 脱险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9章 脱险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下西林药盟武天岚,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拦住我等可是有事?”

    武天岚拱手见礼,到了这里,只要不是那老妖怪追来,其他凝丹修士他还不惧,真要动手,黎渊坊市内的护坊凝丹不会放任不管,因为他报了西林药盟的名号。

    “我不找你,只找他说几句话。你们退开一边去。”紫袍修士转过身来。

    此人凝丹修为没有收敛,看不出年纪大小,似乎有些沧桑,又似乎很年轻,他眼睛细长,脸颊也很长,脸上没有表情地对着凌越说道。

    不知怎的,见着这个人让凌越莫名想到了毒蛇。

    对,就是遇见毒蛇的感觉,凌越的皮肤都冒起了疙瘩,一种下意识的刺激造成。

    “地仙门余夕,见过前辈。”余夕挡到凌越前面,微微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同伴受了些伤,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前辈有指教的话,不妨进到坊市去找间茶舍,咱们慢慢说话。”

    凌越他们三人都很着急,这紫袍凝丹修士卡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进坊市的门给堵上,萧炽可是随时都有可能赶来,真是急煞人也。

    只是再着急,武天岚和余夕都不会丢下凌越,让他面对一个陌生的凝丹高手。

    “哦,地仙门弟子就了不起吗?”紫袍修士脸上还是看不出表情。

    他那双细长的眼睛看向余夕,余夕顿时退了几步,花颜失色。

    “前辈找我何事?”凌越反手抓住余夕,挡在前面道。奇怪,那紫袍修士给他一种熟悉感觉,似乎是在哪里遇见过一般。

    紫袍修士再次看向凌越,盯着看了半响,突然没头没脑道:“把剑还我。”

    “剑?什么剑?”凌越反问一句,忽然他反应过来,是杀手使用的那柄细剑,刻绘有古邑残文的法剑。

    凌越紧了紧余夕的手臂一把,提醒她小心,不动声色道:“我为什么要还你剑?又不是从你手上得到的。”

    对面的紫袍修士是一个杀手,难怪凌越有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那种熟悉感,是因为他已经遇到好几个杀手,都是一样的面无表情,以及眼中的那丝对生死的漠视。

    紫袍修士一愣,他似乎想不到凌越会这么说,又重复道:“还我,你不能留着剑,否则,死!”

    凌越还真没有留着细剑的必要,也想通了紫袍修士为什么能找到他,因为那柄细剑做了手脚,留着就是一个祸根。

    只是这个杀手的态度让凌越奇怪,在他的认知中,杀手不都是躲在暗处,用武器招呼吗?怎么还威胁起人来了?

    紫袍修士从头到尾都透着奇怪的举动,凌越不敢再试探。

    他很赶时间,而且与杀手打交道太危险,特别是凝丹境的杀手,更是要命。

    凌越把细剑掏出来,对着紫袍修士丢去。

    紫袍修士收了细剑,只一打量,转身就飞走,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弄得凌越莫名其妙,传音喊道:“喂,剑还你了,不会再派人刺杀我吧?”

    “你的生意,我们残翼不会再接,算是还你人情……其他人杀你,与我们残翼无关……”紫袍修士头也没回,很快就进了坊市。

    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杀手还会讲人情?残翼?是那个杀手组织的名字?

    凌越一时想得出神,余夕撞了他一下,凌越才反应过来,他还抓着人家的手臂呢,赶紧松手,讪笑道:“走,咱们进去,先避避风头再说。”

    进了坊市,三人直接去到传送阵,交了足够的灵晶,包了单独一趟传送离开。

    片刻之后,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拄着紫红藤拐,腰挂小巧葫芦出现在黎渊坊市。

    四处扫视片刻,老者摇头微笑:“小家伙跑得挺快嘛……呵呵,你可答应过老夫,处理了俗务,就去山里做客,否则,休怪老夫上门去找你。”

    凌越不知道,当时的一句敷衍戏语,还真让他被四阶妖尊给惦记上了。

    三人几次传送,早就远离了寂霖山脉,武天岚花了些灵晶,在后面经过的坊市散播消息,说寂霖山脉落魂坡内有四阶妖尊潜伏,还说妖尊抓了很多人类修士,说那四阶妖尊身受魔气困扰……

    总之,把水给搅浑,让萧炽无暇顾及他们三个。

    一时间,离寂霖山脉最近的几个坊市,人心惶惶,每天都有修士逃离出去,寂霖山脉却多出了一些神秘身影,朝落魂坡方向汇集。

    “凌师弟,莫不如随我去地仙门吧,做散修是很辛苦的。”三人坐在一间酒楼,余夕再次提出道,几年交往下来,凌越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武天岚也想开口,被凌越给止住,凌越拱手笑道:“我早已加入云霄天宗,两位好意心领,以后有机会,我倒是可以去拜访两位。”

    余夕惊愕地看着凌越,半响才轻轻吐出两字:“骗子。”

    云霄天宗的弟子,几时那么不懂修真常识了?让她惊讶了一下。

    凌越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嘿嘿傻笑,心道,你也是骗子,还说是什么散修云云。

    武天岚不在意这个,见凌越稍有尴尬,岔开话题问道:“凌兄弟是回云霄天宗去,还是另有安排?”

    凌越说道:“我等到我那兄弟之后,想先回家一趟,然后再回宗门去。”

    余夕突然接话道:“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回去宗门,算算时间,五十年一度的古源大比又快到了,以凌师弟的天赋,还有年龄修为,肯定是有一席之地。”

    “对哦,又到了五十年大比时候。”武天岚拍额,然后笑着看向凌越,“你最好不要选炼丹比试,否则你会输得很难看。”

    凌越早就听说过五十年一次的古源大比,以前是修为不足,不敢去想,现在却是不同了,他有这个实力修为是争上一争。

    笑道:“那可难说,我现在的炼丹之术不比你差。”见余夕歪着脑袋看他,凌越忙举起双手道:“余师姐最厉害,小弟甘拜下风。”

    “哈哈,你知道怕就好,你真以为你是最厉害的……”武天岚取笑凌越两句,又叹气,“嗨,可惜啦,我年龄超出了大比要求,不能参加啊。”

    余夕的大半边脸孔蒙在青巾下,看不出多少表情,她眨眨眼睛,复制了一枚玉简丢给凌越,轻声道:“这是我收集的几个丹方,有二阶也有三阶的,送你吧。如果在大比中遇到,别指望我手下留情。骗子!”

    丹方很珍贵,越是高阶丹方越珍贵,凌越很承情,只是最后那句话让凌越苦笑,女人啊,真不讲道理,似乎还是他救了他们一命呢。

    聊了半个时辰,凌越送了他们一些灵晶做路费,几人才各自散去。

    武天岚被困在落魂坡时日最久,差不多有六年,余夕亦有五年,两人急着回宗门与亲友团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