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32章 魔气困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2章 魔气困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越很快就镇静下来,他在短短两年的修炼时间里,早就经历过数次生死劫难,还不是一样闯了过来,他得出一条经验,慌乱是无济于事的,唯有沉着应对。

    凌越躬身行礼道:“小子凌越,拜见萧老。”

    小小的落魂坡内,居然藏了一化形妖尊,若是说了出去,怕是会把附近虹林坊市内的修真家族,都给吓得屁滚尿流,连夜搬家不可。

    化形妖尊可是能在举手投足之间,足以覆灭整个虹林坊市的存在。

    苍老赤魈萧炽见凌越这么快就恢复平静,心中对凌越的看法又有改观,即便是一般的凝丹境修士,知道他身份后,大多会吓得魂不附体,何况凌越才区区凝脉。

    萧炽赞许笑道:“随老夫来吧。”

    凌越跟着萧炽往回走了一截,萧炽抬手对着石壁一指。

    只见一阵赤雾闪过,石壁上出现一扇洞开的石质拱门,萧炽率先迈了进去,里面是一座精致小巧的洞府,洞府内温度怡人,还有淡淡的花香味飘荡。

    洞府进门就是一间大厅,四壁平整光滑,厅顶镶着一圈圈大大小小的明光石,排列得很讲究,正面的石壁上,挂了一副略显黄旧的字画。

    那画像是一个妖兽在舞动,又像是一个狂放不羁的大字,反正凌越是没有看懂。

    暗红色的岩石地面上,垫着一张丈许大小银色的毛皮,皮子像毡毯一样厚实,踏上去非常柔软,在上面走动,那长长的银色的毛发,还会发出丝丝悦耳的声响。

    凌越看得出来,萧炽是个懂得享受的妖尊。

    银色皮子上面摆放着精美的玉色云案,和几张精巧的蒲团,厅内角落长着几簇深绿色花树,其间有点点淡紫色的小花盛开,花香幽淡。

    萧炽一派谦谦君子风度,伸手请凌越坐下,说道:“老夫很少回洞府,一般都是在碧液寒潭内镇压魔气……小友还是第一个涉足此处的人族。”

    “这是小子的荣幸。”凌越盘坐在萧炽对面的蒲团上,微微欠身客气道。

    萧炽从小巧葫芦内倒出两杯碧翠的酒液,推给凌越一杯道:“尝尝老夫酿造的碧寒落魂酒,与你们人族的灵酒相比,看有哪般不同?”

    凌越知道萧炽还会要追问他克制魔气的秘密,心思一直在转动,寻找着对策,闻言拱手谢过,探手端起白玉酒杯,见那酒液如一颗冻结的翡翠宝石,晶莹剔透,在杯中还颤微微地晃动。

    一股奇特的果酒香味飘入凌越鼻腔,让凌越禁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轻轻呡了一口喝下,一丝柔和的寒线直入小腹气海,缓缓转化为精纯的灵力。

    “好酒!”凌越赞道,一口饮尽杯中酒液,然后闭目炼化酒液。

    萧炽慢慢地品尝着杯中酒水,等待着凌越炼化酒液,修炼到他这个境界,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足足一刻钟过去,凌越才睁开眼睛,拱手道谢。

    就这么一小杯碧寒落魂酒,让他的修为涨了一小截。

    “凌越,你现在可愿说说,你是怎样克制魔气的吗?”萧炽笑眯眯问道。

    凌越已经想好对策,拱手道:“小子得过一些御兽师传承,神识修炼得要高过同境界修士,扛过了魔气的第一波侵袭痛苦,情急之下用御兽师的攻击手段,轮番对付那丝魔气,不想就成功了。”

    此话半真半假,只要萧炽不是仔细搜索探查凌越体内,就不会发现他魂修的身份,凌越也是赌萧炽自重身份,不屑做出这等事情。

    “哦,你还是御兽师?”萧炽扬了扬白眉,露出思索之色。

    他让巨大赤魈找了很多人族的医师,炼丹师,甚至是有特殊技能的修士给他医治,唯独没有抓来御兽师试过。

    要知道,高阶妖兽天生抗拒、厌恶人族的御兽师,那是一个让妖族蒙羞的职业。

    萧炽沉吟半响,指着他自己的脑袋,说道:“你对我使出你最厉害的御兽师手段,不要担心,尽管尝试就是。”

    凌越听了,只稍一犹豫就是一记惊魂刺对着萧炽放出,惊魂刺是最像神识攻击的魂术,希望萧炽不要怀疑到他的魂修身份。

    萧炽眉头都没有皱下,闭目体会片刻,摇摇头道:“还是太弱,你再试试你其他的御兽手段,如果有效果,老夫将不吝奖赏。”

    萧炽与妖识内的魔气纠缠斗法数年,一直不得解脱,凭借他以前偶尔发现的这口碧液寒潭,才勉强压制得住魔气的侵浊,但是终究不是长久办法。

    若是被人族高手或妖族敌人知晓,后果不堪设想啊!

    而且,他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沉沦妖脉那边的情况,恐怕是危在旦夕……

    当然,如果凌越的治疗手段没有效果,凌越的下场双方都清楚,萧炽不会允许有人族透露出去他的藏身之地,特别是他现在饱受魔气困扰之苦,实力发挥不出多少的情况下。

    想了想,凌越丢了一个清魂术,萧炽眉头一动,还是摇摇头。

    凌越放心了,萧炽没有认出这是魂术,看来魂修之祸年代久远,现在的妖兽怕是认不出魂术了?!

    凌越又丢出一个破障术,这是他唯一有把握可以破除魔气的魂术,要是连破障术都没有功效……他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萧炽沉吟不语,过了许久才扬眉笑道:“好神奇的攻击法术,就刚才这个,加上老夫的妖识之力,勉强可以对付那讨厌的魔气。凌越,你留在老夫这里,帮老夫疗伤一段时日,老夫不会亏待于你。你看怎样?”

    凌越心中苦笑,要不是他魂府内藏有能收拾魔气的摄魂针,他早就被那丝魔气给魔化变得不人不鬼,哪还有命在,他敢不答应吗?对面可是四阶化形妖尊。

    “小子愿凭萧老吩咐,只是……我有一兄弟流落此地,还请萧老做主放他出去。”凌越拱手道,并趁机提了一个条件。

    萧炽听了大笑,对于凌越突然出现此地,他先前还在怀疑是对手的阴谋诡计。

    原来凌越是进来寻人的,他只要查证一下,就可以放心使用凌越。萧炽对外面传音说了几句,巨大赤魈抓着扭动不安的小赤魈,走进洞府来。

    萧炽道:“凌越,此事就交与萧弭莫尔去办,但请放心,你那兄弟会平安送出寂林山脉……抓些闯入落魂坡的人类,只是威慑而已,每过段时日,总会放三两个出去,否则时日久了,人族也不会答应。”

    凌越点点头,他猜测被放出去的那三两个,估计都有些强硬的后台背景。

    只是与他无关了,掏出野人画像递给巨大赤魈,凌越拱手道:“我那兄弟叫邱云野,他就在山谷内,拜托了。”

    凌越并没有趁机提出其他要求,他只希望萧炽不会欺骗他一个区区小辈,先救出一个算一个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