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84章 大师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4章 大师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越边飞边给何金玲传讯:“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你们四人怎样了?”

    他不想让何金玲误会。飞了半个时辰,何金玲又有传讯:“执法堂介入,云霄峰介入,天宗峰介入,正在处理中,你不用回了,留在飞云坊市办你的事。”

    传讯中没有提及他们自己,凌越估摸着情况不妙,只是有宗门介入,或许事情会一次性解决吧?

    凌越想了想,还是继续朝宗门飞去。

    待他快要飞到宗门的时候,陶大春发来传讯:“我们过去找你,已出发,你在飞云坊市等我们。”

    凌越哭笑不得,这一路急赶,他从飞云坊市回来仅用了一个半时辰,对于他来说,可用神速来形容,于是发出一条:“出门抬头,凌某累瘫在空中了,你们,还能再坑点吗?鄙视你们。”

    蒙天成、顾芊寒、何金玲、陶大春还有一个体型微胖身穿土黄色袍服的修士,一路沉闷朝宗门外飞去,蒙天成四人身上尽皆带伤,都没有说话的兴趣。

    陶大春接了凌越的回信,突然就笑得乐不可支。

    其他人都莫名其妙地看向他,怀疑陶大春刚刚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也好,脑子坏了以后就不能再骗人了,也算是少造点孽吧。

    “哈哈,快点,快点飞。”陶大春猛地朝前蹿去,把传讯丢给何金玲,留下一连串爆笑,“有人说累摊在侧门了,咱们快去瞧瞧稀奇,哈哈,活该他躲清闲……”

    “骗子有病啊,怎么话都不说清楚就跑了?”

    何金玲疑惑的扫视一眼传讯符,愣了一下,然后咯咯笑起来,挥手道:“咱们快点,那家伙刚从飞云坊市飞回来帮忙,咱们这又要去飞云坊市,他说咱们坑他……”

    丢下几个人,何金玲也一溜烟飞走了。

    “他们没事吧?”微胖的修士眨着他的一双大小眼,猜测着是不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大,导致两人都不正常了?

    “他们没事,是一个朋友在侧门等我们。”蒙天成与顾芊寒对视一眼。

    两人都猜到了是谁,心中感动,加快速度朝门口飞去,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正听得陶大春在调戏凌越:“喂,还有气没?给爷笑一个……真没用,才赶这么点路就累得趴下了,快起来,咱们去飞云坊市还要转两趟传送,然后还有三千里的路程要飞呢……”

    “爷等下叫蜘蛛笑一个给你看看。”凌越恶狠狠扒开陶大春的爪子,威胁一句。

    见蒙天成他们来了,凌越赶紧飞上前,打量一番,见蒙天成胳膊和右胸都扎着绷带,还残留着血迹,顾芊寒脸色有点苍白,身上也受了伤。

    凌越问道:“等养好伤再出去呗?什么事这么急嘛?”

    “多谢师弟记挂。”蒙天成感激地拱拱手,“为了蒙某的事情,麻烦大家了。”

    “这是什么话?虫子你这样说就不够意思了,咱们是朋友嘛。”微胖的修士摆摆手,只是那个虫子的绰号,叫得蒙天成有点牙痛似的,又不好驳了好友的面子,只得忍着。

    微胖修士看向凌越,笑道:“兄弟怎么称呼?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呢?我叫黄央央,很荣幸认识你。”

    “黄央央?”凌越心中念了一遍,觉得这名有点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拱手道:“在下凌越,见过黄师兄。”

    黄央央眨了眨一双大小眼,见凌越是真不认识他,奇怪地回头看向蒙天成,只见四人都古怪地看着他,疑惑问道:“这小兄弟不是宗门弟子吗?”

    “哈哈,黄师兄,你以为只要是宗门弟子都必须认识你吗?”陶大春毫不留情地打击道,“他是正儿八经的宗门弟子,还是天宗峰的内门弟子,还住在锦绣峰与何师妹她们做邻居,你敢说他不是宗门弟子?”

    另外三人都含笑点头,就是不给他介绍,仿佛是成心看黄央央的笑话。

    “呃……不可能啊,天宗峰的内门弟子,我怎么会不认识?奇怪了。”黄央央尴尬的抓耳挠腮的模样引得几人都笑了。

    凌越也终于想起了这位是谁,他赶紧重新见礼。

    “见过大师兄,小弟才加入宗门不久,也是最近才被收录为内门弟子,不识得大师兄,还请大师兄多多见谅。”

    黄央央正是天宗峰大师兄,他听了此话,也恍然大悟,拍额笑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黄师叔上次亲自去办理的内门弟子。凌师弟厉害,不到半年就晋级到了凝脉境,还是从种田弟子直接跳进内门,为兄佩服。”

    凌越可能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内门弟子,除了寥寥几人知道,其他人都没见过他,他也是深居简出,很少有时间参与到天宗峰的活动。

    “行了,你们就别假惺惺了,走了,路上再说,还要赶路呢。”陶大春见没了好戏可看,无聊地催促道。

    天宗峰的大师兄是最没架子的,也是焉坏焉坏的一个,作弄起人来比他还厉害,一般情况,陶大春是见了就躲,能有多远躲多远的。

    这次是没有办法,他被何金玲抓了差帮蒙天成两人。

    六个人随意在空中排成一横列,朝飞云坊市方向飞去,有了凌越的加入,气氛逐渐热闹起来,凌越这家伙,有时候像一个闷罐子,有时候又很搞笑的。

    凌越终于清楚先前发生的事情,云霄峰与天宗峰的凝脉弟子,因为蒙天成与白一秀的事情,还牵扯以前的一些两峰旧日矛盾,不知受何人挑拨,在两峰交界处发生了争斗。

    何金玲与陶大春也被人叫去参与其中,争斗在短时间爆发,并发展到几十上百人的大斗法,几乎只要在宗门内的两主峰凝脉弟子,都被卷入其中。

    连执法堂出面都没能镇压下去,后来还是云霄峰和天宗峰分别派出几名凝丹高手,才镇压了乱斗。

    还好,两峰斗殴也遵循一定的规矩,没人敢使出杀招大招。

    两峰弟子各有损伤,倒没有弄出人命导致无法收场。

    为了此事,宗门高层震怒不已,调查之后发现蒙天成和白一秀是诱发群殴的主因,按一般的做法,肯定是要严惩他们两个家伙,奈何两人又牵连到两峰一些凝丹高手。

    事情变得很复杂,宗门只得快刀斩乱麻,以修真界规矩处理:斗法论输赢,输者罚静默崖闭关三年,其他人如有再犯,统统惩罚静默崖闭关一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