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56章 外门考核(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6章 外门考核(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广场上还剩二三千人,长眼修士眼神一扫,广场上顿时安静无比,他缓缓抬起手臂,朝身前广场的中线左右指,喝道:“以此线为准,各参试童子站左边位置,各参试外门弟子资格修士站右边位置,十息为限,开始!”

    话音刚落,二三千人便开始乱动,有在最右边角落的童子更是跑得像无头苍蝇。

    这广场太他妈大了,而且到处都是碍事的人,要跑到左边去谈何容易?一时间被撞翻了童子无数,翻滚着爬起来再跑,幸好都有修为在身,倒不至于撞成重伤。

    凌越让过乱蹿的童子,气定神闲站到右边位置,只是心中疑惑,难道一颗千年药材,仅换得一个免试的外门弟子名额?他一直以为是内门弟子资格呢。

    十息时间很快就到,有些倒霉的家伙还没跑到指定位置,长眼男子身后飞出两人,同时袖袍挥舞,一道道残影卷起还在奔跑之人给丢出了广场。

    广场上再次鸦雀无声,无人敢抗议喧闹,等候着长眼修士的安排。

    长眼修士再次扫过整个广场,说道:“各童子进入山门,进行童子考核,三日后自会有结果公布,参试外门弟子资格各位于广场考核。”挥了挥手,有几人上前领着千余童子走进山门,消失在云雾之中。

    凌越看着广场上剩余的千多修士,暗自感叹这待遇差异真不是一般大。

    剩下的修士都在二十岁以下,修为都是凝气境圆满,在各地也是天才般人物,来到云霄天宗居然只能争夺外门弟子资格,连山门都进去不了。

    有好些云霄天宗修士开始给千余人分组登记,并用一支闪着淡黄色的笔状法器检查骨龄,轮到凌越之时,凌越拱手憨笑:“师兄请了,我有免试入门名额,不知去哪处办理?”

    登记的年轻修士斜着打量凌越一眼,脸上皮笑肉不笑:“可不敢当师兄之称,你自去找余师伯吧。”指了指长眼修士站立方向。

    凌越听出了里面鄙视之意,憨笑着拱拱手,转身就走,周围其他参试修士大都露出羡慕嫉妒神色,免试入门,非是大家族或大机缘者不能获得啊。

    长眼修士背手而立,神态淡然,身后有一男一女两人伺立,三人周围五丈内再无他人,凌越突然走去,顿时引起附近众人注意。

    “凌越见过前辈,这是在下的免试证明,请前辈查验。”凌越在丈许外站定躬身,从容说道。

    “免试资格?”长眼修士淡淡地瞧了凌越一眼,伸手一招,凌越手上的一面云纹木牌被他抓去,查看片刻,才点点头,“嗯,从今往后,你便是我云霄天宗外门弟子一员,等此处考核完毕,随老夫回山再做安排。”

    “谢前辈!”凌越再次躬身道。

    随后,站立在长眼修士身后的青年男子上前,把凌越叫到一边,验看了凌越的古家客卿腰牌,简单询问姓名、年龄、来历等等,凌越见对方问得不严谨,连骨龄都不检查,就随口扯了几句在虹林坊市修真,然后加入古家等等,关于他的出生之地,却是没说。

    玄月门的付家,始终是他心中的一道梗呢。

    青年男子并不在意,交给凌越一枚刻有“外门”的云纹玉牌,让凌越自由活动。

    凌越拱拱手,朝广场上人多处走去。

    短时间内,广场上就竖起了二十个五尺高的石台子,参试修士将通过斗法的方式竞争外门弟子名额。听主持考核修士所言,所有人只需斗法两场,获胜者就可通过考核,并不是如昨晚贩卖考题的那家伙所言,有三场考核云云。凌越摇头暗笑,骗子无处不在啊。

    每个石台有十丈见方,没有护罩,只要是出了台子就算输,此时,云霄天宗的考核修士正在给参考修士分组,凌越到处转悠着,还真见到了傅一峰的身影。

    傅一峰冷冷的瞥了一眼凌越,莫予理会。

    凌越摸了摸下巴,突然不那么痛恨这卑鄙小人,要不是傅一峰的介绍,或许,他还接近不了邱瑜呢,也听不到宋鄯前辈的讲课……凌越摇摇头走了,他觉得有点索然寡味,只是傅一峰如果落到他手上,凌越还是照杀不误,或者,让给乌龟来杀,他看着就是……

    斗法考核很快就开始,二十个台子同时进行斗法,还是颇为壮观,呼喝声此起彼落,法器碰撞和符箓爆裂法术轰击声响彻广场。

    凌越一眼扫去,很快就发现有一处精彩的斗法,马上赶了过去。

    此举引得很多修士的注目,这家伙跑来跑去的看热闹,他难道不用参加考核吗?

    一个红色劲装的年轻女子,双手挥舞着,整个斗法台上满是乱飞的小火球,数量之多简直是令人发指。

    她的对手挥舞着法器,在火球之中躲闪得狼狈不堪,拍掉一个,又飞撞来四个,拍掉三个还有一个击在他身上,然后,又飞来了六个……看那火球撞击的威力,绝对不弱。

    那红衣女子右手舞动,掐诀飞快,小火球就像是山泉泡泡一样朝外冒出,好恐怖的施法速度!红衣女子左手如拂风摆柳,玉指轻弹,冒出的火球加入了乱飞行列,纷纷从不同角度砸向那倒霉的对手。

    这座台下的其他修士大都脸色难看,下一轮,可千万别遇到这厉害的婆娘。

    凌越是第一次见识有人能把法术给施展成这样,他一直是用法刀砍人,或者用铁钎加魂术偷袭,讲究干净利落,低级小法术对他而言,好像一直是毁尸灭迹的家伙什……如果遇见这样的对手,不施展魂术的话,凌越在考虑又该如何对付呢?

    无穷无尽的小火球把对手折磨得痛不欲生,最后,在护身法罩破灭之前,对手跳下了斗法台,掩面而走,他连红衣女子的衣角都没有触摸到,败得太丢人了……

    “这一场,花红依胜出!”斗法台上空悬着的考核修士对红衣女子点头微笑,似乎对她颇为满意。

    红衣女子朝上空拱拱手,跳到台下留给胜者指定的位置站定,脸上风轻云淡,看不出太多喜悦之情,胜利,似乎是应得的一般。

    凌越记下女子的面容,暗道,这女子算是占了斗法台的便宜,否则,对手只要退开远点,就能耗干她的灵力,那满天飞舞的小火球好看是好看,却似乎不太实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