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45章 守规矩的劫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5章 守规矩的劫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程的路走得轻松惬意,所有遇着的妖兽都被凌越用魅魂术或**术打发。

    他现在用左手掐诀施展**术,快赶上瞬发的速度了。

    途中遇到有两伙冒险者,凌越识趣的提前避让,不让对方有找茬的机会。

    与人为善的山村道德观念,早就是深入凌越骨髓的东西,他犯不着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与人争狠斗勇,除非是惹到了他。

    出了寂霖山脉外围,凌越走上必经的山路,看到山坡上有六七个散乱坐立的修士,直勾勾地盯着看他,凌越就知道,有小麻烦上门了。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红脸汉子站起来,有凝气境高阶修为,他挡在凌越前面,打了个哈欠道:“识相的,交点过路费,爷们在这里风餐露宿也不容易。”

    凌越听得差点笑了,这算是劫道吗?问道:“需要交多少?”

    “意思意思,一人一次五百,人多还有优惠。”劫道的红脸汉子挺厚道,劫道业务介绍得很简洁清楚,并没有因为凌越只单身一人就狮子大开口,也没有其他的噱头。

    凌越歪着头看了红脸汉子半响,见他始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并没有呼喝凌越的不敬,凌越笑了:“好!”掏出五百灵晶,用一个小袋装了爽快地丢给红脸汉子。

    红脸汉子随意拱了拱手,让到一边道:“您走好,欢迎下次再来。”似乎,他在这里是开着酒楼一样,客气得不像是劫道生意。

    凌越不在乎这五百灵晶,妖犰们吃掉的就有好些个五百,他是觉着这劫道的红脸汉子很有点意思,劫道生意做得如此实在……才走几步,突然听得山坡上一人大喝:“喂,小子你给爷站住!”

    凌越慢慢回转身,看着错愕的红脸汉子,笑着问道:“你们这生意,需要交几次过路费吗?”

    红脸汉子恼羞不已,回头吼道:“郭老二,你他妈想坏规矩不成?”

    “憨头,别他妈瞎咧咧,今儿来大生意了。兄弟们,抄家伙。”那叫郭老二的壮汉抛出一枚玉简丢给红脸汉子,嘻笑道,“你自己看吧,老子们要发一笔横财啦。”

    其他人呼啦一下,居高临下把凌越给围到中间。

    红脸汉子接了玉简,看了片刻,又抬头打量凌越,最终咬牙道:“不行,老子今天已经做了他的生意,不能再做第二次,这是规矩,当初讲好了的。”

    郭老二见憨头挡在前面,气得笑了:“憨头,别他妈犯浑,快让开,否则休怪兄弟们不客气。这可是五万灵晶的大生意,不做你傻啊!”

    “大哥说过,做生意必须要讲规矩,即便是五万灵晶,也不能坏了咱们当初定下的规矩。我已经收了他的灵晶,不能动他。”叫憨头的红脸汉子冲其他劫匪吼道,“只要坏了一次规矩,以后就收不了手。庆娃,过来。”

    一条汉子应声而出,与憨头并肩站立,形成了以三对五的局面。

    凌越一直冷眼旁观,他也想不到还有憨头这样的劫匪,居然死守着规矩,以至和其他劫匪翻脸。

    “嘿嘿,憨头你他妈不想发财,可别后悔?咱们五人正好一人一万,省得不好分。”郭老二冷笑几声,指着凌越道,“杀了他,就可以去坊市领到赏金,上!”

    凌越不用猜都知道,又是古仁禄那家伙在捣鬼。可惜他现在没有那个实力,否则直接找上古家宰掉那些烦人的兔崽子。

    郭老二带着两人气势汹汹地朝凌越杀来,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凝气境高阶,还真费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解决,然后,再逼退憨头二人就是。

    三人舍不得浪费符箓,在法器上灌注了灵力,从正面直接向凌越发起攻击。

    凌越一刀劈去,刀上流动着淡淡的青白色光芒,“砰”,一刀劈退中间的郭老二,凌越顺势挥刀右斩,格开右边劫匪,再挥刀斜砍左面劫匪,天外流萤的第一招流萤九诀,如行云流水般使将出来,攻势连绵不绝,逼得郭老二三人节节后退,几无还手之力。

    郭老二顿时知道踢到铁板,这五万灵晶不好赚,说不定连吃饭的家伙都会丢掉,赶紧对那边打斗的憨头喊道:“憨头,看在兄弟一场,就帮哥哥这一次……”

    憨头叹息一声,下手顿时慢了几分,不再与曾经的兄弟狠斗,只是不曾停手。

    凌越有意拿郭老二三人练手,一招一式使出,个个都照顾得周全,又不用尽全力对付其中一人,使得三人险象环生,但还支撑得住,却又脱不开身。斗了有半刻钟,凌越忽然心有所感,跳起来凌空一刀斜劈,喝道:“萤光半月。”

    只见一道淡青白色刀影脱刀飞出,如同一弯残月,淡淡的一线,速度极快的在空中划过,划过下方的郭老二三人,“铛铛”几声,还有惨叫响起。

    凌越惊喜地看着手中法刀,他终于使出了天外流萤的第二招:萤光半月。

    真不愧为刀技,一刀之力,斩断了三把中品法器,还把最中间的郭老二给一刀两断,另外两人处于残月刀光的余光中,也被斩去了一条胳膊,外加胸腹处的巨长伤口。

    “住手!”憨头大喝一声,跳出战圈掏出那包灵晶扔给凌越,拱手道,“在下做不了道友的生意,还请道友放过其他人吧,如有条件,请道友尽管提出就是。”

    凌越看着其他紧张的劫匪,把灵晶收起,道:“把那枚玉简给我。”

    憨头赶紧把关于悬赏的玉简丢去,能在寂霖山脉独自历练的修士果然厉害,大哥没有说错。至于郭老二,则是自作自受啊!

    凌越查看一番玉简,冷笑一声,转身就走,总有一日要与古仁禄算算欠下的帐。

    憨头张了张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人家先前就是闹着玩儿,对付他们几个凝气境高阶,根本就没尽全力,现在又轻易放了他们,也是一个讲究人啊。

    憨头挥了挥手,对另外两名没有损伤的劫匪喝道:“还不快去救治他们。”他领着庆娃,落寞地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走进虹林坊市,正是夕阳西斜的时候,街道两旁叶如红花灿烂,在残阳中更添一分绚丽之美。

    凌越拖着长长的影子,直接去到上次的炼器铺,抬头一看,赫然是金家的添金阁,凌越自不会此时去打扰金泊涯等人,否则,会让人家觉得他是要占便宜。

    还是上次的伙计接待,凌越二话不说,“啪”,丢出一堆法器在桌案上。

    其中以刀、剑最多,还有棍、矛、斧、钩、锤等很多种类,法器上面斑驳干涸的血迹,把伙计给吓得腿软,他对凌越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别人只是偶尔搞到一两件法器来卖,这位可好,每次都是一大堆,这得要杀多少人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