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27章 为了生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章 为了生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越走回住处,盘坐静思,身上还有半储物袋药材,如果换成凝气境高阶丹药服用,或许能把修为提升到凝气境高阶顶峰,但是要突破到凝气境圆满,似乎颇有点难度呢?

    修为的突破,可不是光服用丹药就行,否则,那些家族还不得成批培养出高手。

    历练和心境的磨砺,也是突破必须的手段之一。

    拿定主意之后,凌越翻出上次缴获的培灵丹,吞了一颗然后运功修炼。培灵丹适合凝气境高阶和圆满修士服用,价格也相当不便宜。

    二十余日后,一瓶培灵丹服完,凌越的修为增长了一些,只是感觉有点心浮气躁,凌越知道,这是服用丹药过多留下的隐患。

    他决定出去走走,打听一下其他散修都是去到哪里历练?而且他还要防止古仁禄派人暗害,知道了是因为那个免试名额的原因之后,凌越更加小心。

    收拾了阵盘才走出住所,就听得有人叫他。

    “这位道友请了,在下傅一峰有礼。”

    转过身来,只见对面住处走出来一位道士打扮的年轻修士,戴着逍遥巾,脸庞清秀,单手合稽为礼,给人很和善的感觉。

    “凌某见过傅道友,请问傅道友可是有事?”凌越一直是深居简出,在虹林坊市除了古仁甫,还真没其他熟人,心中颇为戒备,担心是古仁禄派来接近他的。

    “原来是凌道友。”傅一峰走上前来,开门见山邀请道,“傅某正要去听宋鄯前辈的讲课,如果凌道友无事,正好做伴同去。”

    “宋鄯前辈?”凌越疑惑道,“坊市内还有前辈讲课?”

    “宋鄯前辈也是散修出身,为人热心仗义,前段时间才来到虹林坊市,他这几日在小虹林内讲课,只要交上百枚灵晶,都可听讲。”傅一峰解释道,看看天色,快步朝前走去,“去得晚了,可没有好位置。”

    凌越赶紧跟上,拱手谢道:“凌某平日里都是闭门修炼,差点错过前辈讲课,多谢傅兄提醒。”

    “凌兄客气,你只要出去转上一趟,自然知晓此事,傅某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朋友也多……”

    两人走到坊市南面一片火红林子,里面已经人声鼎沸。

    傅一峰笑道:“宋鄯前辈收的灵晶,都是付给坊市,算做这片小虹林的租金。”

    林子中间有片坡地,上面长满柔软的青草,傅一峰带着凌越走到有两人看守着的一个大箱子处,丢进两百灵晶,径直走了进去。

    凌越瞧着后面排队交灵晶进入的修士,不解地小声问道:“这林子四处敞开,到处都可进入吧?”

    “宋鄯前辈曾经说过,谁都有囊中羞涩的时候,散修尤其不宜,在外面可以诡计厮杀,那是为了生存,在这里没有灵晶一样可以听讲,也是为了生存。”傅一峰满脸崇拜和叹服。

    凌越听了此话,对尚未谋面的宋鄯前辈油然生敬,这才是看透世情的前辈高人。一句为了生存,道尽了修士的艰辛与不易。

    此时,草坡四周都坐满了修士,两人只得坐在稍远处,等着宋鄯前辈开讲。

    附近的人都在讨论着前几日讲的内容,意见不合时吵得脸红脖子粗,却没人放狠话或仗实力欺人,这在平常是很少见的。

    凌越听着他们争论的一言半语,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对那未曾谋面的宋鄯前辈,更加好奇和期待。

    “铛”,一声清脆钟响,如水银泄地,顿时,整个小虹林全场寂静。

    凌越抬头看时,草坡顶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位灰袍长须、仙风道骨的老者,他左手拿着一枚小巧的铜铃,右手掐着一个奇怪的印诀,面目有点看不清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凌越心中一凛,赶紧低头,学着其他人一样微微欠身。

    宋鄯前辈不喜多礼更不喜喧闹,这些习惯早就传遍听讲的修士,没人敢于造次。

    “老夫今日讲讲修行中的关窍破解心得,诸位姑且听之,信与不信皆不重要。”

    “……修为不够之时,用丹药强行破关,在坐诸位或有尝试过,此法自古有之,并不算错。老夫有一言,刚猛激进或可辅以温和相济,君臣相得最是受益。何为君?何为臣?提升修为为君,多经磨砺为臣;心境圆润为君,天材地宝为臣……”

    “……万事万物,自有其内在规律,种因得果,顺其自然,方能事半功倍……”

    一场讲授听得凌越如痴如醉,很多以前的疑惑霍然而解,他在心中感叹,要是早点听得宋鄯前辈的讲课,上次冲关就不用搞得那么凶险吧……

    待众人清醒过来,讲课早就结束,宋鄯前辈也早已离开,草坡顶上空空如也。

    “明日早些过来,到时我叫傅兄一起。”凌越意犹未尽说道。

    “宋鄯前辈已经离开虹林坊市,明日没得讲课了。”傅一峰一脸遗憾摇头。

    凌越更是扼腕叹息,深悔没能早日出关,似这等金玉良言,于他真是好处无穷。

    “走吧,傅某介绍几位朋友与你认识,大家修为相近,在一起可以有所关照。”傅一峰是个自来熟的性子,扯着凌越就走。

    草坡附近人潮涌涌,一时不好找人,傅一峰四处看了看,挥手道:“去集市吧,他们大都是在那边厮混。”也不管凌越是否愿意,径直朝集市方向走去。

    凌越避让着拥挤的修士,琢磨着与傅一峰交往的言语细节,最后笑着摇摇头,真是他想多了,都是给古仁禄那厮给害的,弄得他疑神疑鬼。

    一路走到坊市西端集市,大多数修士正闹哄哄的谈论着先前的听讲,一边动手摆着地摊,傅一峰在人群中挤动,扯开嗓子朝一个摆摊的少女喊叫:“邱小妹,邱小妹。”

    “是傅兄过来了,待我摆好货物再与你说话。”

    少女回头笑着与傅一峰打招呼,约十六七岁,皮肤白嫩,穿着一身淡绿衣裳,手上不停的摆放着药材、符菉、玉简、兽角兽牙皮子等物。

    正是凌越上次见过一面的俏丽少女,他好几次特意来寻都没见着,想不到是傅一峰的熟人,凌越只觉心口砰砰直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