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12章 复仇血杀(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章 复仇血杀(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越悚然一惊,敛息停下脚步,稍一思索,又绕到后院,右手的腰刀朝窗户一挥,整个人合身撞了进去,“咔嚓”,碎屑散开。

    凌越人在空中,脚下一点窗台,凶狠地加力扑向床上打坐的人影。

    两道寒光交击,爆出一溜火花。

    盘坐之人匆忙拔剑反击,与凌越拼了一个旗鼓相当,凌越一个空翻站在地上,也不打话揉身再上,把灵力灌入在腰刀中刀法大开大阖,脚下步伐变化不停,或退或进,闪烁的刀芒把床铺、凳椅、小几等物劈得四分五裂。

    那人神识在凌越身上扫过,诧异一声:“居然只是个凝气中阶的小家伙,付安那蠢货真是死得不值,既然来了,就由我付达擒下你吧!”

    付达本来是想发出讯息招来帮手,现在却是想着独得功劳。

    凝气中阶而已,凭他的手段对付起来绰绰有余。

    付达一边说着,手中的长剑倒是不慢,削、劈、刺、搅,一招一式,尽数挡住凌越的法器腰刀攻击,并展开凌厉快速的反击,偶尔还用左手打出几颗小火球,有意无意的,付达把凌越逼向进门的方向。

    凌越心中凛然,更是不敢进那有微弱灵光闪动的地方,仗着身法灵活躲了过去。

    如此几次之后,付达终于知道,他对面脸上涂得乱七八糟的花脸小子有些能耐,轻笑道:“不错嘛,居然能认出小陷魔阵法,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凌越不答,心中暗道,原来那些有微弱灵光的位置是布置了阵法。幸亏他的魂眼术看出了不对,否则就陷了进去。在典籍中对于阵法的描述可不少,陷强敌于无形,逆转敌我的态势等等可不是写着玩的……

    付达好整以暇,继续说道:“道友与我付家有何怨仇?不知可有化解的可能?”

    “杀父之仇,不死不休!”凌越恨声道,挡住付达几剑,左手一抹,铁钎出现在他手中,却听付达喝道:“既然如此,那就……爆吧!”

    凌越赶紧后退,脚下火光一闪,一声巨响如霹雳般炸开。

    伴随着一股巨力撞上凌越,把凌越给撞在墙上,“嘭”,墙壁破了一个大洞。

    凌越跌出房外,被碎砖泥沙给盖了半个身子,他身上的法术护盾也被那下巨响炸碎,凌越疼得差点一口鲜血喷出,眼前金星直冒。

    一把流淌着寒光的法器长剑指着凌越胸口,付达笑眯眯道:“忘了告诉你,没布置阵法的地下被我埋了几张高级爆裂符,对付你一张就够,这下服气了吧?”

    凌越喘着粗气在心中苦笑,他只是一时技痒,想与修为相差不多的修士切磋几招,验证一下他与其他修士的区别,也顺便检验他前段时间的苦炼成果。

    还是有差距啊,特别是斗法经验方面……

    付达略有得意,只破费一张符菉就活捉了刺客,这笔买卖绝对划算,把刺客交给家族,想必能换得不少的修炼资源吧。

    付达正准备一剑刺破凌越的紫府,彻底废去凌越的修为,却见坐在地上的凌越双眼泛着奇异的碧色幽光,那光芒盘旋着,瞬间牵引了他的目光。

    付达暗道不好,他想要挪开目光,脑海中一片眩晕,顿时呆立着动弹不得。

    伴随着胸口一阵巨痛,付达挣扎着清醒过来,只见到一支幽蓝色铁钎从他胸口处抽走,血喷如雨,意识迅速滑向黑暗的深渊……

    凌越慢慢站起,听得远处的脚步声、吼叫声,狗吠声响成一片。

    他无奈地笑了笑,上前扯下付达的储物袋,又捡起掉在地上的法剑收进储物袋。

    两道身影几个跳跃,就跨过院墙到了院中,才跑几步就看到满身狼狈的凌越把战利品收起,付达仰面跌在砖石堆上,眼睛无神的睁开着,胸口处有一个血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你杀了我哥?我要剁碎了你,我要剁碎了你,小子纳命来……”其中一个白衣年轻人怒吼,英俊的脸孔因为愤怒而扭曲,舞着一柄细长法刀,对着喘息的凌越当头砍去,恨不得一刀劈死凌越。

    另外一个面目阴沉的灰衣年轻人,察觉凌越修为不高,他双手捧着一把硕大的厚背法器长刀,身上闪着明灭不定的淡黄色光芒,站定看着两人厮杀。

    他想不通,花脸修士是用了什么手段干掉的付达?

    按说付达的修为,要比蒙面人高出一筹,听前面的声响,付达显然还动用了埋在地下的爆裂符,并且炸伤了前来行刺的蒙面人……

    灰衣人有心再观察观察,或许,花脸修士还有同伙潜伏在周围?

    只是任他如何用神识探查,也没有发现附近藏有其他修士。

    白衣年轻人的修为较付达稍逊,但也高于凌越,此时是状若疯虎,全身的灵力都灌注在他的细长法刀内,在空中劈出一片片的虚光刀影,招招拼命,凌越连连后退,左支右绌抵挡得很是狼狈,眼见着就要被逼到院墙角落。

    “去死吧你!”白衣年轻人吼道,双手持刀一记凶狠劈砍,他的法器长刀品级要高过凌越手中腰刀,想劈断凌越的法器再一击必杀。

    “二十五郎,留活口。”灰衣年轻人叫道,他还想审审那小子什么来历,可还有同伙,最后再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凌越脚下一滑,反手一刀与之相击,整个人险险躲过。

    他脚下碎步交错连点,顺着墙壁与对手拉开距离,左手朝后一挥,一把符菉在灵力的激发下爆开,有火球符、冰弹符、木刺符、金刃符等,有低级也有中级符菉,都是他缴获的战利品,算是现学现用吧。

    凌越不在乎浪费,他只求能快速击败敌人,最少也要牵制住其中一个。

    白衣年轻人被凌越那刀巧劲一带,一时收步不及前冲了一步,正好被火光冰弹爆了一个正着,他怒吼着拼命抵挡各种法术的攻击。

    凌越作势冲杀,后面的灰衣年轻人终于出手,挥起厚背法刀呼啸着砍向凌越后背,刀芒在刹那间闪亮了附近,他还留了一份小心观察着周围,以他凝气境圆满的修为,即便不用符菉和法术,也可以把那花脸小子压制得死死的。

    凌越转身格挡,“叮当”,手中一轻,他持着的腰刀断成两截,凌越大惊,想也不想用出了灵猿九变的旋、扑身法,加上轻身术才狼狈躲过被腰斩之祸,但还是有一线刀光从他肩膀斜掠过去,立时血流如注,染红了半边衣衫,他的护身光盾根本就不顶用。

    灰衣年轻人阴森一笑,灌注了他灵力的一刀,岂是凝气境中阶修士能抵挡?若不是他留有余力,一刀就能把对手劈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