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09章 迷魂瞬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章 迷魂瞬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越用树枝和枯草扎了一个简单的扫把,把岩洞内仔细打扫一番,又重新把灶台磊好,再把行李铺开,他要在此地住上一段时间,好好陪陪他从没见过面的爹。

    凌越拿出付家丢给他的小册子翻了翻,发现上面记载的药材,要比黄胖子那边多出好些。关于药材的药龄识别方法,也是不尽相同,比如九叶紫须参,这册子上记载是一百五十年左右,比起黄胖子教他们的,整整多出了六十年份。

    真是个奸诈胖子,凌越笑着骂了一句。

    难怪得黄胖子那么在意九叶紫须参,对他的奖励也那般大方,原来是这个原因,但是,凌越对黄胖子不恨。

    付家的骄横霸道,和泯灭人性的做法,才叫他真正痛恨。

    整个册子翻了一遍,凌越在里面又找到两种炼制养魂丹的药材,绿藓芝和地荞灵兰根。凌越合拢册子笑了笑,距离收集满养魂丹所需药材又近了一步。

    只有实力提高,他才有能力给他爹报仇。

    凌越琢磨了好大一会,然后开始练习迷魂术的法诀,一遍一遍的练习着,他不想再出现上次那般情况,在关键时刻,迷魂术居然会连连失误。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凌越第二次摸进付家在悬云绝壁的据地。

    他用魂眼术不时探测扫视,避开好几处守卫,绕到据地中间一栋三进大院子的后面,伸手一撑,如灵猿般轻飘飘的翻进院墙。

    找了一个没上栓的窗户,进到屋子里,悄悄走到一个房间外。

    凌越确认了里面的人身有灵力毫光,稍想了想,他右手抓着铁钎,左手掐着法诀,丝丝魂力随着手指掐动,在空中逐渐形成一个肉眼看不到的漩涡状符文。

    最后一笔画掐完,符文凝在指尖,凌越对着床上睡着了的女人指去,漩涡状符文穿过木门,轻巧钻入那女人的头部。

    迷魂术立时生效,那女人爬了起来,却是闭着眼睛。

    凌越心中一喜,手指继续掐动,心中叫道:“过来,打开门闩,打开门闩。”

    那女人果然下了床塌,朝门口走来。

    “美人你干嘛呢?屋里可以上夜……”房间内传出一个男人的含糊嘀咕,翻过身又睡了,显然是劳累得不轻。

    凌越把魂力收敛到极致,第一次刺杀一个修士,与混乱中给修士捣鬼,是完全不同的感受,让他心中颇为紧张,他不敢想象失败的后果……

    他不知道,因为他使用的是魂力魂术,掐诀形成的波动不同于其他功法,也就没有引起床上修士的警觉。

    门栓终于拉开,那女人在凌越的控制下,梦游一般走了出去。

    凌越脚下无声,迅速滑进房间朝床上那人扑去。

    床上的修士终于感觉不对,呼喝一声,一个翻滚从另一头跳下床,躲过了凌越凶悍的一刺,并在腰间一抹,摸出一把狭长的腰刀戒备着。

    他朝双眼灌注法力,待看清凌越只是一个凡人,他愣了一下,持刀朝前划了半个圆弧,指着用赤色岩石粉和锅底灰画成大花脸的凌越狞笑道:“真是好本事啊,区区一介凡夫俗子,居然敢行刺你家付安爷爷,待我拿下你之后,剖开你的肚子,我倒要瞧瞧,你的胆子到底有多肥?”

    此人正是付家在悬云据地的修士付安,穿着白色中衣,话音未落,他左右脚快速几下交叉碎步,突然弧线欺近凌越。

    腰刀一挥,一道寒芒,带着法力灌注的灵光在空中洒过,美丽而凄厉,狠狠劈向凌越持着铁钎的右臂。

    付安才不理会对方是凡人还是修士,他只知道先下手为强,待得废了刺客的手脚,后面有的是时间来慢慢审问。

    屋子里没点灯火,只有窗外白雪映照进来的些许亮光。

    两人都是修士,目力胜过普通人无数倍,在幽暗中各自能看得清楚。

    凌越全神贯注地戒备着,在那一刺没有得手之后,他背在身后的左手就在不停掐诀,可是他紧张得连着两次掐错了迷魂术的法诀顺序,焦急得满身暴汗。

    眼前一花,付安的一刀已经劈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刀光笼罩了凌越身前和左右三个方向。

    待凌越反应过来时,他后背顶在床头墙面,已经是避无可避,就连举起铁钎抵挡都来之不及,凌越情急之下眼睛一瞪。

    魂府内的魂力蜂拥着从双眼中迸出,瞳孔中微微闪现漩涡状的碧色幽光,在黑暗中煞是特别,付安一下子被这异状给吸引,四只眼睛对了一个正着。

    付安的脑中瞬间眩晕,腰刀堪堪停在凌越右臂半尺距离,再也不得寸进。

    吞吐的寒芒刺激得凌越皮肤生疼。

    好险!

    凌越捂着胸口跳开半步,右手抓着幽蓝铁钎绕过腰刀,快速朝前狠狠刺去。

    铁钎刺破付安的护身法罩,在付安醒来之前直接洞穿了其心脏。

    “啊……”付安仅仅发出半声短促惨叫,“当啷”,腰刀掉落,他满脸不可置信朝地面软倒,双眼瞪得滚圆,凌越拔出刺得对穿的铁钎,鲜血喷溅飞出数尺。

    凌越侧身避开,又对着其脖子上凶狠补刺了一记。

    修士可不是普通人,小心总无大错。

    拔出铁钎之后,凌越左手扶墙,弓腰剧烈喘息着,身上满是冷汗。

    刚刚真是凶险万分,他琢磨了好些天对付修士的办法,差点就失手了。

    用迷魂术配合铁钎,只需要争取一息时间,理论上是可以做到一击毙命,只是凌越第一次对付修士,手忙脚乱中,掐诀连出差错,付安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他不知该如何躲避。

    幸亏他在关键时刻,直接用眼睛瞬发施展出了迷魂术。

    用眼睛瞬发迷魂术,需要特殊的机缘,最适合近距离使用,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凌越算是误打误撞逼出来的,效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让凌越既庆幸又后怕不已。

    突然,凌越身体一僵,他惊骇地盯着右手抓着的铁钎,如同见鬼了一般。

    刚刚沾在铁钎上的鲜血,正迅速消失在铁钎表面,待他再仔细看时,铁钎上粘稠的血液,只剩一层薄薄的粉尘。他小心地用手摸去,铁钎上没有裂缝,粘了他一手掌的黑红色粉尘。

    凌越不信邪,捏着铁钎的尾柄,让铁钎触到地上那滩鲜血。

    只见鲜血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消失。

    铁钎内里似乎是藏有怪物,在疯狂的吞噬鲜血!吓得凌越把铁钎给扔了出去。

    嗤,铁钎插在墙上,微微颤抖着。

    凌越想起了那次他用铁钎刺死的那条小蛇,似乎也是缩小了一圈的怪事……此时他才明白,原来是铁钎在捣鬼!

    这铁钎绝对邪门古怪?

    凌越一个激灵,施展魂眼术朝铁钎看去,吸了鲜血的铁钎依然没有丝毫的灵力毫光,如同凡铁一般普普通通,根本就不像是修士使用的物品。

    犹豫着,为难着,凌越咬牙切齿地走出几步,又退了回来,他还是舍不得抛弃铁钎,或许,铁钎不会伤害他呢?他都用了这么长的时间,铁钎也没有对他不利,以后只要小心着点,别让铁钎伤到自身就是。

    凌越自我安慰着,他最终还是拔出铁钎,并给他寻了一个留下铁钎的理由。

    他还要报仇呢,没了铁钎,叫他如何能刺杀得了强大的付家修士?

    凌越握紧铁钎准备转身就走,忽然想起,还有战利品没拿呢。

    把付安的尸体踢得翻过来,从他腰间扯下一个皮质小袋,就着床单擦干净血迹,捡起地上的腰刀用布条包好挂在腰间,再让外面游荡的女人回来继续睡觉。

    凌越这才注意到女子长得颇有姿色,特别是那对傲起,在薄薄半透明的丝袍下,一步一颤,看得凌越眼睛都直了,加上屋内烧有地龙的燥热,他一时觉得喉干舌焦。

    “停!”凌越鬼使神差叫道,声音燥得像是石头摩擦着石头。

    那女子闭着眼睛,顺从地停在凌越面前,美好的身段在凌越的眼前展露无疑。

    凌越几时见过如此诱人的美景,他颤抖着伸出右手,眼看就要抚上那片高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