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第01章 隐洞骨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章 隐洞骨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青天,白云,暖阳高照,这在冬日里是难得的好天气。

    一身破旧猎装的凌越,脸孔晒得黝黑,他呈大字形趴在悬崖峭壁之上,两脚努力蹬着岩石的凸起,左手抓着长在峭壁上的树根,右手青筋鼓起,使劲扣进石缝里。

    身下是嶙峋的岩石和看不到底的滚滚白云。

    突然,斜上方传来萧正波的惨叫:“哥,我被蛇咬了,你快过来……”

    凌越稳住身体,吐掉嘴里咬着的茅草根,仰面朝上笑骂:“你小子又皮痒了,这大冬天的,哪会有蛇虫出来活动?”

    萧正波继续叫道:“快来啊,哥……”声音里透着惶恐和哭音。

    凌越一惊,在悬云绝壁这等地方,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那小家伙莫不会是真被蛇咬了吧?他赶紧朝上攀爬,抓住离他最近的一组绳索,快速爬过去。

    待凌越赶到的时候,萧正波已经凌空悬挂在保命绳上,在空中无力的飘荡,鼻孔渗出黑色的血迹,脸孔乌黑浮肿一片。

    凌越大惊,这他娘的是什么毒蛇?怎么会这般恶毒!

    才短短时间就把人给毒成这样。

    “喂,正波,你醒醒啊,哥这就救你。”凌越叫道,左手抓着绳索,右手从腰间工具袋内摸出一根幽蓝色铁纤,使劲在岩壁上扎了一个孔洞,再插入一支普通铁钎,单手挥锤几下把铁钎敲进岩壁,然后快速捆绑绳索。

    “哥,你小心……那处有蛇。”萧正波艰难地睁开一线眼缝,指着岩石上方一个滑溜的洞口,声音逐渐低弱下去,“哥……我想回……家……”

    “哥带你回家!哥这就救你,你别睡着了!”凌越吼道,心急如焚。

    凌越终于固定绳索,一把抓过悬空晃荡着的萧正波,只见他的皮肤在朝外面渗着乌黑色血珠,脑袋无力的塔拉着,人已经没了呼吸。

    凌越愣了半响,才眼眶一红,发出“嗷嗷啊……”的怒吼,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兄弟死去,凌越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他憋屈得快要爆炸,愤怒得简直想要杀人。

    “这该死的鬼地方,大冬天怎么还有毒蛇出没?有没有天理啊?”

    “凭什么要爷爷们来这里采药三年?去他娘的狗屁仙人定的规矩!去他妈的!”

    “啊啊啊……”

    凌越嘶吼着、愤怒着,拳头锤在坚硬的岩石上,直到血肉模糊。

    发泄之后,凌越最终还是得面对现实,他不能让兄弟葬在无尽的深渊之下。

    花了小半天时间,费尽心思,凌越才把萧正波的尸体给吊了上来,尸体上面裹着厚实的棉被,是从岩洞内拿出来的,他不能让尸体再受到岩石的磕碰伤害。

    凌越不敢把尸体抗到住处,担心护卫们会把尸体扔下悬崖,他把尸体摆在一个小山坳中,从住处搬来干柴和油脂,一把火点着粘了油脂的干柴,干柴噼啪燃烧,散发着焦臭的大火一直烧了一个多时辰,在黑夜中分外妖娆。

    有几组护卫过来巡视,摇摇头走了,悬云绝壁最不缺的就是死人。

    有其他采药人走路经过,怕粘了晦气捂着鼻子跑了,没人给予凌越一句安慰,哪怕只是简单两个字:节哀!

    这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地方!是一个让人讨厌的绝地!

    凌越在寒风中坐得笔直,长发吹得乱舞,愤怒和哀伤被他一点一点埋藏在心里。

    一直等到半夜,等余烬冷却,凌越才收拾骨灰装进一个布袋,他答应过萧正波,要带他回家。他还要隐忍,要寻找十八年前来此地采药的生死不知的父亲。

    在住处静静的呆了两天,凌越背着背篓,带上工具袋沉默着下了悬崖。

    很轻易就找到了那个两指大小的蛇洞,凌越简单试探之后,沿着蛇洞开出一个两尺见方的洞口,朝下挖了三尺,他再用树枝去捅,仍然没有捅到蛇洞底部,更没有见着毒蛇的踪迹。

    凌越倔犟地加大洞口范围,他还不信挖不到底。

    锤着凿着,突然一凿凿空,铁锤险些砸到凌越的手指。

    “里面是空心的?”凌越惊讶地拔出凿子,举起铁锤,“铿铿铿”使劲砸在凿空的位置,几下就开出一个脸盘大小的洞口,一股暖烘烘的气浪扑面,略有腥臭气味。

    “难怪捅不到底,原来是一个被封闭的洞穴。”凌越点燃一个火把伸进洞口,凑近朝里面看去,发现里面是很深遂的一个洞穴,很昏暗,一眼看不到尽头,四四方方,一看就是人工开凿。

    这难道是管事黄胖子在寻找并悬赏的所谓隐秘洞穴?

    凌越压着心头疑惑,把洞口挖到四尺大小,等了好一阵,待冷风吹进去排出一些腥臭味,凌越才举着浸泡油脂的火把,抓着一根幽蓝色铁钎,小心地爬了进去。

    幽蓝色铁钎长一尺三寸,比普通的铁钎稍长,锋利无比,是凌越在采药的时候,从岩石中偶然挖出来的,如同传说中的神兵利器一般,刺岩如土,穿铁如泥。

    他当做宝贝留了下来,做攀岩和防身之用,并在铁钎的尾端缠了细麻绳做伪装。

    凌越回头仔细看了看洞口,才发现洞-穴是被人特意用巨石给堵住。

    火把的光照范围约有七八尺,凌越走得很慢。

    通道内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两边石壁风化剥落严重,看得出封闭时间比较久远。

    地面上有几道明显的蛇类爬行印迹,顺着印迹走了有三丈距离,里面显出一个更大的方形岩洞,洞内很暖和。

    凌越醒悟过来,就这温度,生活在洞穴里的毒蛇,会冬眠才是怪事呢?

    凌越更加小心地观察地面,那条毒蛇的毒液太可怕,被它咬中必死无疑,他可不想报仇不成反而丧命蛇吻。

    顺着蛇迹多的一边角落走去,黑暗中突然闪烁着两点幽绿的莹光。

    凌越一惊,后退的同时用幽蓝色铁钎在前面顺手一扫。

    “啪”,凌越感觉打到了东西,他用火把照去,一条尺余长的黄黑相间的小蛇,正翻转身子,昂头对着他嘶嘶吐着蛇信。

    “狗日的,烧死你!”凌越啐了一口,火把探向蛇头。

    小蛇灵活地后退游走,突然一弹,竟然避开火把朝凌越的左手射来。

    “找死!”凌越早有防备,他左手缩回,右手拿着铁钎迅速一磕,再次打中小蛇,这次他用的力道不小,打得小蛇连翻好几个滚。

    凌越瞅准机会,抓着幽蓝色铁钎当飞刀使用,铁钎脱手用力一扎。

    “嗤”,正好钉在翻转过来的小蛇脖颈。

    锋利的铁钎把小蛇给扎成两截,仅有一点蛇皮连着。

    那蛇头张大嘴巴,狰狞地挣扎着,一口咬住铁钎,蛇身扭曲缠在铁钎上,很快,蛇身滑了下来,蛇头也没了动静。

    凌越退后几步,却没注意扎在蛇身上的幽蓝色铁钎,正缓缓吸收着小蛇的血液。

    等了一会,凌越上前用火把去拨蛇头,烧得“滋滋”作响,蛇头也没有动静,知道这蛇已经死透,凌越才使劲拔出铁钎,用铁钎将蛇头和蛇身扎在一起,转身朝洞口方向走去。

    “兄弟,哥哥给你报仇了,你一路走好。”

    凌越把铁钎伸出洞口外,发现蛇尸似乎干瘪了很多,他也没做多想,用火把烧着蛇尸,看着蛇尸烧成焦炭掉落悬崖,凌越才吐了一口浊气。

    又用油脂和布条扎了几支火把,凌越再次走进洞内。他隐约中觉得,他可能是发现了传说中的隐秘洞穴,只是不知里面可有宝物?

    凌越细细查找一遍,洞内再没有发现其他毒蛇毒物。

    倒是在石壁角落,他发现一具坐着的人类骨骸,在火把的照耀下,骨骸闪烁着惨白的莹光,骷髅头那黑洞洞的眼眶,很是吓了他一跳。

    凌越退出数步,脸色有点发白,他对着骨骸又是拱手又是作揖,念了好几声“得罪”,又掏出水壶在地面撒了一圈,当做酒水祭了,算是向骨骸请罪。

    在乡野山村,惊扰鬼魂的安宁,是很忌讳的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