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前卷11章 有肉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前卷11章 有肉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黄胖子小心翼翼地捧起紫须参,仔细翻看检查,喜得合不拢嘴。

    “真是九叶紫须参!好,好,保存得非常好,而且还是新鲜货色,叶径完整无损,根须也没有折断,难得的上品药材……哈哈,不错!”

    这可是宗门指定的八种药材里面,最贵重的紫须参,而且药龄有一百五十年以上,刚刚才挖出土,还可以拿回门内移种……想想师门能给出的奖励,黄胖子差点口水横流。

    这么一颗药材上交,绝对能把其他同门都给比了下去,这段时间,他还没听到,有谁上交了百五十年的药材。

    “大人,大人。”黑衣护卫连叫了几声,低声提醒道,“这紫须参放久了,怕会失了药性?是不是立即护送回去?”

    “对,说得非常对,瞧我这记性。”黄胖子醒悟过来,在腰间一抹,凭空取出一个很大的木盒,他把九叶紫须参装好,里面填充了枯草,宝贝似的捧着径直朝外走去,随口道,“你二人立有大功,回头我再赏你们,这几天好好休息,不要急着下悬崖,等我回来……”

    说话间,黄胖子人已经去得远了。

    凌越张了几次嘴,最终什么也没敢说,心中痛骂,死胖子,急着投胎啊,你倒是先把口粮给小爷发了再走啊。

    对于胖子能变出木盒的本事,凌越是见怪不怪了,胖子是上仙大人嘛。

    黑衣护卫很懂黄胖子的意思,上前拍了拍凌越的肩膀,塞了两块木牌给他,笑得很和气,道:“拿着,这几天你们去小食厅免费吃饭,管饱管够,还有酒喝。”

    有这等好事,凌越两人简直受宠若惊,紧紧地抓着木牌,生怕给弄丢了,齐声道:“谢大人。”

    小食厅的伙食想想都让他们流口水,至于喝酒,似乎是上辈子的事了……

    两人回到住处,打了冷水把身体冲洗一番,换上包裹里面的干净衣服,平躺在床上休息,比起敞风透气冰冷酷寒的悬崖洞穴,简单的木床,简直是世界上是最舒服的地方。

    两人躺着,连动都懒得动弹一下,太舒坦了,比吃肉还爽。

    过了好半天,萧正波才睁开眼睛,担心道:“哥,他们……不会是想昧了咱们的药材吧?”东西没有到手前,他总是感觉不踏实。

    “别想那么多,咱们的命都在人家手中捏着呢,他们犯得着昧咱们的药材?”凌越随口道,他在猜测,那九叶紫须参可能是另有特殊之处,否则,黄胖子不会那么大方,给他们白吃白喝的机会。

    “嘿嘿,也是哦,是我想多了,睡觉睡觉。哥,吃饭的时候叫我。”萧正波放下心事,片刻之后就鼾声如雷,床上睡着,安稳踏实啊。

    凌越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本线装册书,慢慢翻读着,这是老族长塞在他包裹里的消遣闲书,是一个叫季常春的道士,在古源大陆游历时的随笔游记。

    没错,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叫古源大陆,这是凌越看了游记之后才知道的。

    在村子的时候,他连百里外的府城都没去过,只熟悉附近的几个镇子。

    翻阅季道士的游记,算是让他开了眼界。

    季道士去过很多地方,对悬云绝壁也有描述,说悬云绝壁在大陆之极西,长约十万里,堪称鬼斧神工之作,关于悬云绝壁的来历则不可考。

    悬云绝壁深不知几何,从古至今,尚未有人去到底部,至于悬云绝壁对面,除了云海还有什么?更是无人知晓。

    悬云深处觅仙踪,惊鸿一瞥若游龙。

    这是季道士在悬云绝壁偶遇仙人后发出的感慨,并在他遇到仙人的地方,徘徊了两年之久,最后才怅然离去。

    凌越撇撇嘴,他对仙人没甚好感,虽然他就接触了黄胖子一个仙人。

    要不是因为仙人定下来的规矩,他爹能失踪十八年?他能被迫来这鬼地方采药?

    或许,他听说的和接触的仙人,与季道士偶遇的仙人,有天渊之别吧?像季道士那般博学之士,见解定然是要强过他这等山村猎户……凌越如此猜测。

    难得有如此清闲,凌越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个多时辰的书,直到听得对面敲响了吃饭的钟声,才赶紧叫起萧正波,两人一路小跑,去吃免费的晚餐。

    小食厅的伙食果真是名不虚传,肥肉片有两指厚,油汪汪红酥酥的冒着香气,凌越一口气夹了十片,又要了一只喷香的烧鸡,其他什么酱菜、卤肉、青菜胡乱着夹了一盆,一手掐了三个巴掌大的馒头,见萧正波夹得堆起老高,还在使劲朝盆里拿。

    凌越上前踢了他一脚,轻声道:“吃完再加……别人看戏呢。”

    护卫们果然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俩,见萧正波停了动作,有人叫道:“嘿,小子,等下要吃完呢,吃不完不许走。”

    凌越连连点头哈腰,脸上挂着讨好的憨笑,道:“一定吃完,一定。”

    找了一个角落,两人闷头大吃,至于喝酒什么的,暂时没那闲功夫,先吃肉,把肉吃饱吃过瘾再说,太特么缺油水了。

    狼吞虎咽,饱餐一顿的后果,是两人回房间后,捂着肚子,溜了两个时辰的食。

    晚上刮了一夜的大风,气温陡然降低,第二天上午开始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粒。

    在外面的采药人冻得直打哆嗦,抱着胳膊裹紧衣服,三三两两的跑回各自房间,采药人住的这片排房,顿时热闹起来。

    到得下午的时候,雪片已经如鹅毛般大小,地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风卷雪飞,滴水成冰。

    萧正波裹着被子,蒙头大睡,凌越继续躺在床上看书,突然一条黑影踢开虚掩的房门闯了进来,凌越一惊,一个翻身站到地上,手中的书册劈手打过去。

    黑影拔开书册,闪身让过凌越的飞踢攻击,喝道:“住手,是我。”

    凌越这才看清楚来人一身黑衣,做护卫打扮,赶紧拱手赔礼道:“不知是大人进来,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凌越还以为是被他教训过的蟊贼又来寻事呢。

    “无妨。是黄大人回来了,叫你们去见,快走吧!”黑衣护卫客气地回了一礼,又冒着大雪跑出去。

    凌越两人一喜,跟着奔了出去,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免费的东西又能吃多久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