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前卷05章 故土难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前卷05章 故土难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十八出了村西,朝南走出一段,进了凌氏坟莹之地,找到他母亲的坟墓,把坟头上生长出来的杂草,仔细地清理一遍,又磕了几个头,才靠着墓碑坐下。

    凌十四早就得了族长交代,尴尬地在一边看着,没有上去劝慰。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冷风阵阵,吹得坟场周围的松柏枝叶沙沙做响,偶尔还有野鸟的怪叫,使得整个坟地里越发阴森恐怖。

    一点火光慢慢靠近坟场,走得近了,却见是凌九抱着酒坛和吃食过来。

    凌十四赶紧捡来柴火升起火堆,三人默默吃着,谁都没有说话。

    凌十八吃饱喝足,又去靠着墓碑发呆。

    直到秋露湿透衣裳,直到天边渐渐泛白,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天亮了。

    凌十八整理一番衣裳,跪在墓碑前,五体投地久久地趴着,凌九看得眼睛发涩,只好转过头去。

    良久,凌十八才捧了一把墓碑前混着香灰的泥土,用布袋装了藏在怀里,站起来,声音沙哑道:“九哥,咱们走吧!”

    凌九看了一眼凌十四,叹息道:“老十八,我这次帮不到你了,唉……”

    “不怪九哥,我无牵无挂一个人,去就去吧。”凌十八平静道,转身朝村口走去。

    凌九苦笑着跟上,他拖家带口,再说年纪已经超过,去不了那等地方,让老十四替换?此等生死大事就不用提了……

    族长正等在村西口,见三人走过来,让人递给凌十八一个包裹,缓缓开口道:“换洗衣物和鞋子,我都给你备了两套,还有一些散碎银子,你留着路上花销。知道你爱看书,捎了几本闲书,给你路上解闷。出门在外,须知防人之心不可无,逢人只说三分话,十八娃,一路保重!”

    凌十八解了臂上的白布扔掉,把包裹斜系在背后,躬身道:“族孙凌东越,拜请去掉东字辈份,从此做事,与家族再无瓜葛,还请族长成全。”

    这是上林村凌家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前往那凶险之地的族人,都要去掉辈份名,以示在外不管犯下多大的祸事过错,都不会牵涉到族人,其生死也与家族无关,如果能活着回来,自然可以重新启用族谱辈份排名。

    老族长神色黯然,仰头摆手道:“准了。凌越,活着回来吧,你那院子,会帮你留着的。”

    凌十八拱手道:“凌越拜别!”

    跳上族长备下的牛车,凌十四驾车,凌九在后面作陪,从村西绕行,直往奇林镇而去。

    凌越看着熟悉的景物,在崎岖中渐渐消失,眼中模糊一片,心中问道,还能活着回来吗?他茫然而忐忑。

    牛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停在一条热闹的麻石街道边。

    凌九跳下来,道:“老十八,中午之前去镇长府报到,现在时间还早,下来吃点东西,等下再去采买一些物品路上用。”

    “全凭九哥做主。”

    凌越随着走进一家气派的酒楼,却见大厅里坐了两桌,正吃喝得热闹。

    左手边一桌有六七人,首位打横坐着一条壮汉,凌越一愣,这不正是上次追赶过他的萧家兄弟吗?

    “东来兄,这次是你带队。”那萧家壮汉站起来对凌九打招呼,“一起吃点?咱哥俩可是有好些日子没见了。”

    凌九拱手笑道:“正祥兄客气,今日就不打扰。不知这次是哪位萧家兄弟前去?我家是十八弟凌越,让他们彼此认识下,路上正好有个照应。”凌九顺手把凌越推到前面。

    却不知凌越暗自叫苦,希望上次把脸涂花,萧家兄弟认他不出……

    “哈哈,好。”壮汉萧正祥向凌越点头示意,笑着拍拍他左手边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这是我二十二弟萧正波,你们多亲近亲近……”

    “六哥,这位凌家兄弟……”突然,站在凌越侧后面的一人叫道,“好像是上次的花脸兄弟?背影很像。”

    场面瞬间一哗,萧家所有人都围了上来,紧盯着凌越观察,神色颇为不善,更有两人把手搭在刀柄上。

    对那可恶的大花脸,他们实在是恨得牙齿痒痒。

    凌越心中苦笑,有些猎人在寻人追踪方面有拿手绝活,凭着背影把他认出也不足为奇,此时否认只会让人看轻,遂抱拳左右一转,很光棍道:“凌越见过各位萧家兄弟,此前多有得罪,还请各位海涵。”

    至于不海涵又能怎么着?还能咬他啊……他今天心情可不好。

    凌九不知双方生了什么过节,眼睛朝他弟一瞥,两人各上前一步,把凌越给护在中间,拱手道:“不知我十八弟怎么得罪的各位萧家兄弟?还请正祥兄说出来,我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个世道大多是帮亲不帮理,凌九是老江湖,自然是说得留有余地,这交代二字就看怎么理解。

    “呃……原来是凌越兄弟,真是好本事!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前的些许小事,都是玩笑耍子,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萧正祥尴尬地打个哈哈把话题揭过。

    一群萧家汉子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耍得团团转,说出去忒也丢人。

    再说了,凌越现在已经是够倒霉了,还能和他计较偷猎那点小事不成?

    萧正祥回头对其他兄弟喝道:“都围着干什么?嗳,还不快请凌家兄弟入席,真是没点眼力劲儿。”

    萧正祥拉着凌九硬拽着坐了,又对凌越亲热地道:“凌越兄弟,还请看在乡邻的份上,出门在外多多关照下正波,他没见过世面。”

    这是一句大实话,以凌越偷猎时表现出来的心机和狡诈手段,去了那般险地,或许也不会吃亏,把兄弟拜托给他,总比得罪他要强。

    凌越连道不敢,转头看向边上的萧正波,小伙子长得倒还壮实,只是满脸的不服气写在嫩脸上,凌越自不会在意。

    双方各敬过一次酒,说些打猎的趣闻,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

    萧正波却突然站起来,瞪着眼睛,举起酒碗对凌越道:“小弟敬凌越兄三碗,以后还要麻烦凌越兄多加照顾。”萧正波上次也在凌越手中吃瘪,他心中老大不服气。

    在他看来,逃跑和阴谋诡计算个屁的本事,有种就面对面较量一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