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悬天 > 前卷04章 恨之无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前卷04章 恨之无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九一路思忖着,直到家门口才有定计,对看完热闹回来的凌十四分派。

    “老十八回来要走村东口,你明天中午,叫上几个本家兄弟,在村东的坳口埋伏,见到他别和他废话,直接绑了堵上嘴巴,用麻袋装着,悄悄地抬回村东口的仓库,先关他一晚。”

    “后天就是送人去镇上的日子,我就不信,那婆娘见不到老十八,还肯押上全家性命来赌?她不就欺负老十八心软嘛,嘿嘿,我直接断了她的念想……嗯,明天让人放出消息,说老十八出远门了,这几天都不回。”

    “哥,你真厉害!这办法对付那恶婆娘最合适。”凌十四满脸崇拜地举起大拇指,赞道,“义杰叔曾经救过咱爹一命,咱不能忘本,怎么着也要帮老十八这次。”

    “义杰叔是真汉子啊!当年抓阄,其实是抓到了凌义豪……”凌九感叹一句,突然醒悟说漏嘴了,盯着张大嘴巴的凌十四,压低声音警告道,“老族长叮嘱过,你小子可别出去乱说啊,否则老十八会发疯的。”

    “啊……嗯啊!”凌十四被这个惊人的消息震得有点头晕。

    天啊,太吓人呐。要是让老十八知道了真相,只怕老十八会找他二叔一家拼命。

    这个晚上注定是不平静的,狗叫人吵娃儿哭,闹腾了一晚,凌九感觉才眯了一小觉,就被踢门声给吵醒。

    凌九见到他老弟风风火火闯进来,正想发作,却见凌十四脸色发白,一惊,他有很不祥的预感,忙问道:“不会是老十八提前回村了?……不对啊,他赶不回来。”

    “不是啊,哥,是老十九出事了,他……那废物被野物给祸害了。”凌十四艰难地咽着口水说道。

    凌九跳起来一把揪住凌十四,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老子说清楚点。”

    “都怪那蠢婆娘,她把老十九给藏到山里一个洞窖,义豪叔怎么打她都不说。还是老族长出的主意,叫了一伙人牵两条猎狗,闻了老十九用过的鞋子和衣裳,一路闻着才找过去,我也去了,快天亮才找到地儿。好惨,被野物吃得只剩半个头和一个脚掌……义豪叔当场就傻了,真惨呢!”

    凌九一屁股坐回床上,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妇人凄厉悲嚎,他心中觉得荒谬无比,这他娘叫什么事啊……

    凌十八背着猎弓,腰挎猎刀,他风尘仆仆走进村口,已经是下午日头偏斜,看到凌十四蹲在树荫下发呆,于是咧嘴一笑:“老十四,你是在等我吗?走,回去吃肉喝酒,算我给你赔不是了。”

    凌十四慢吞吞地站起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可不敢再吃你家的酒……那个,老十八,族长让你回来了就去见他。”

    “有啥事吗?”凌十八疑惑地问道,见凌十四摇头,遂道,“那一起走吧。”

    凌十四引着朝小路穿去,一路闷头赶路,凌十八走着走着突然停住,眉头皱起听了片刻,道:“不对,那是我婶在哭……是我十九弟出事了?你为啥不早告诉我……”

    “喂喂喂,等等再去啊……”凌十四看着撒腿跑掉的凌十八,赶紧追喊道。

    “我先去我叔家,等会再去族长那。”凌十八挥挥手,跑得更快了,跑到大路上,遇着的乡邻都是同情的与凌十八打招呼,叹息着摇头。

    一口气跑进他二叔家,只见院子里站满了人,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凌十八已经从一路上的片言只语中知道了事情经过,脸色顿时很不好看。

    “十八娃回来了……唉,真惨咧!”

    族邻让出一条通道,让凌十八过去,凌十八抱拳左右示意一番,才走进院子,只见他二叔佝着背垂头坐在地上,脸色蜡黄还有很多抓痕血痂,满身的泥土,身上有股死灰暮气,仿佛老去了二三十岁一般。

    他婶额头上缠着白布,身上血迹斑斑,两只眼睛肿得成了一条缝,趴在院子黄泥地上,一下一下的拍着地面,哭唱着:“……我的个可怜的儿娃,都是娘害了你咧……都是娘造的孽哦,老天爷为什么不收了娘去,娘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山里咧,我的个可怜的儿娃……”

    用的是山村传统哭灵的唱调,声音沙哑高亢,异常凄切。

    周围妇人都跟着抹眼泪,不停的小声劝慰着。不管他婶平日里如何泼妇,遇着此等惨事,妇人们还是给予同情。

    凌十八神色木然,抬头看去,只见堂屋里摆着一口黑漆棺材,里面香火缭绕。

    凌十八在心底叹了口气,解去身上的猎刀猎弓丢给跟来的凌十四,伸手要过一条白布缠在左胳膊上,径直走进堂屋,点了三根香对着棺材躬了三躬,又烧了一叠纸钱,然后走出堂屋,在乱哄哄的人堆中寻找能理事的长辈。

    “三叔公,您是亲厚长者,还要麻烦您老帮着主持一下场面,招呼人手搭建灵棚,安排三天三晚的道士和吹鼓手,把丧事办得热闹体面点……义胜大伯,要麻烦您安排筹办酒水还有帮厨等杂活,您只管按丰盛的场面弄起来,我这就给您采买银钱……五婶,我两个弟娃就要麻烦您照看几天,我叔和我婶伤心过度,肯定是顾不过来了……”

    凌十八对着院中几个长辈一一单膝跪下行礼拜请,顺利地把丧事各杂项给安派下去,院子里的人手顿时开动起来,有人飞奔了出去,很快就有鞭炮响起。

    “十八娃是个好娃子,真是仁义啊!”

    乡邻族亲纷纷交赞,随即又摇头叹息,唉,可惜好人多磨难呢。

    待到附近的道士和吹鼓手陆续进了院子,天色已近傍晚。

    凌十八悄悄走出院子,朝族长家里走去。

    凌十四默默地跟在后面,他真是佩服老十八,年纪不大,做事老道而且条理分明,和村里人都合得来,不服不行啊。

    族长驻着拐杖,在院子里看天,见到凌十八走进来,问道:“十八娃,只能是你替换去那地方了……你恨你婶吗?”

    凌十八跪下磕头,说:“要说不恨,肯定是假的,只是事已至此,我再恨也没有用。族长,我今晚想呆在我母亲坟前一夜,还请成全。”

    “唉,我凌家好不容易又出了一个可造之才,却陷于妇人阴谋,可悲可叹!”族长神情萧瑟,摆手道,“十四与你一起去吧,明日一早,我送你上路。”

    族长转身,颤巍巍朝屋里走去,这等生死关头,派人监督是应有之事。

    抓到阄的凌十九死于野外,除了同一个户薄的凌十八,村里没谁愿意替去那险恶之地。万一凌十八趁夜跑了,对村里来说,将又是一番风波,族长是不得不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