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会好好关照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会好好关照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厉嘉禾正在窗前讲着电话,忽见一部黑色宾利缓缓驶进工厂大门。

    先是下来四个威风凛凛的保镖,紧接着一个男人抬腿迈出,步履从容走在风中,气宇轩昂,英俊挺拔,细一看,竟是沐君豪!

    他来做什么?

    厉嘉禾心中微微一颤,俄尔又怪自己心虚个卵。

    不大一会儿,一众人等被前台小姐请进办公室,妥妥落座,黑压压铺在眼前,屏息敛气冷眼相望。

    厉嘉禾身子拧歪在皮椅上,噗呲一笑,“怎么?找我签约驻场?急什么嘛?上次枫丹白露酒店,您叫了十万块钱宵夜不止,我不在乎。洒洒水。”

    “我今天来,是想带一个人回去。”沐君豪沉沉说道。

    厉嘉禾怔了怔,忽然意识到今天沐君豪盛装出场完全是为了顾芊芊。

    这倒是奇了,这不是他风格,莫非这女人金子做的?

    想到这里厉嘉禾嗤之一笑,“呵呵,放心好了,鄙人不敢掠美。不过……”他起身踱到沐君豪身后,“我倒是奇怪,沐总对于旧鞋一向是堕甑不顾,这次怎么认真起来?常言道,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大把世界,大把金钱,大把女人,你,说罢厉嘉禾停顿了一下,观察沐君豪反应。

    沐君豪默不作声,象个死人。

    于是他弯下腰来细看他,“别跟我说,您这次动了真感情,这次是真爱?”半晌,沐君豪启动紧抿的嘴唇,“是的,我就是这么爱她。”

    站在一旁的咖喱蟹早已按捺不住,他感觉沐君豪今天很颓,雄风不再,即使伤春悲秋也不该拿给小人欣赏,于是喝了对方一嗓子,“喂,我说姓厉的,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讲话?知不知道你在跟谁玩游戏?”

    厉嘉禾仰脸吐出一大口烟,“放心,我又不会害他。”

    “哼!我们不害你就不错了!”咖喱蟹嘴一撇,目光凛然。

    厉嘉禾并不睬他,转回座位坐下,注视着沐君豪,“呵呵,我们商界人士对您的发家史抱有有强烈的好奇心。短短数年间,年仅三十二岁便积累了惊人的财富,莫非您在黑龙江漠河八百亩地种的全是金子?呵呵,还有人说,您跟香港女富豪特蕾莎交情甚笃,手上有一百个亿也不稀奇,所以……早被香港警方mark住……”

    沐君豪心中倒是波澜不兴,他非常明白,眼前这个姓厉的摆明是在敲他竹杠,如果他不签署那份合约、允许厉氏企业家俱进驻超市,他的种种“劣迹”便会一字不落传到芊芊耳中,令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轰然倒塌。

    沐君豪眼中凶光一闪,“我今天到这里,不是来求你的。”

    那声音憋着一股怒火,一场飓风正在他的眉间酝酿。

    星斑默然一笑,擎起手中的对讲机,“各位兄弟,开工!”

    说罢他将对讲懒懒扔到桌子上,盘起腿来,望着厉嘉禾冷笑。

    一阵发动机引擎声由远至近,渐次高亢,回旋在厂院上空。

    厉嘉禾有种不祥之感,他快步迈到窗前。

    楼下,八辆黄灿灿的推土车鱼贯驶进,高高举起铲斗,刷,一字排开。

    厉嘉禾强装镇定,扭头道:“呵呵,有意思,蓝翔汽校广告啊?”

    沐君豪压根不睬他,自顾自点起一根雪茄,喷云吐雾,“对不起,厉先生,今天我来是想告诉你,这块地皮被我买下来了!”

    星斑一旁附和道:“厉嘉禾,我们豪格云天超市刚好想建食品加工中心,正愁找不厂址,您这块地界刚刚好,位置适中,交通便利,我们做事一向讲效率,今天正式开工!当然,我们也是很讲道义的,给你一小时时间搬厂,听明白了嘛?”

    星斑拖着长长的尾音饶有趣味盯着厉嘉禾。

    咖哩蟹仰头四下看了看,“啊哈,这间办公室简单改造一下,可以加工卤大肠嘛,面积刚刚好哦。

    厉嘉禾气得脸部变形,“沐君豪你什么意思?!”

    这次轮到沐君豪一脸从容,他悠然点起一只雪茄,眉心一挑,“我高兴啊,谁让老子这么有钱。”

    “你……”

    沐君豪得意一笑,“象你这样给老子出难题研究老子思维模式的废物一年到头我能遇到三百六十五个!实话告诉你,老子今年三十五岁,您刚才所说的那些功绩实在是太过高看老子。我既不是情圣,也不是传奇,而且iq很低,之所以无往不胜就是因为他妈的有钱!”

    厉嘉禾一步蹿到沐君豪面前,“姓沐的,我告诉你,自古买卖不破租赁,我有租约在先,你奈我何?五十年前我们就在这里建厂,门前那棵老榕树就是我爷爷亲手种的,远近四周你打听去,谁敢在我们厉氏家族头上动土?”

    沐君豪冲星斑挥了挥手,“去,让工人们先把那棵树刨了。”

    “是!”星斑抄起对讲,厉嘉禾立刻举起双手,“喂喂喂,我让步,我投降,我马上交出顾芊芊,你们此行目的不就为了个娘们儿嘛?”

    正闹得不可开交,门突然推开,走进一个女人。

    占婷一眼了到沐君豪,心下暗吃一惊,对方来意她似乎猜出七分,不过她打算佯装不知,刚好可以奚落对方一道。

    她高傲地一撩长发,“嘉禾,顾芊芊跑掉了,这人谁招进来的?人品好差!”

    厉嘉禾瘫软坐下,沮丧地陷在皮椅里。

    心说占婷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沐君豪心中一痛,眉间泛起涟漪,顾芊芊就这么决绝?这么不想见他?

    占婷丝毫没有察觉房内的冷空气,接着说道:“才刚我让顾秘去银行存钱,十万块钱,她拿走了两千五,余下的都在,她把存折交给门卫,打了部车跑掉了。啧啧啧,什么素质?”

    “不可能!”咖喱蟹急了,咬牙冲占婷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芊芊不是那样的人……”

    沐君豪一挥手,示止咖喱蟹,“这位小姐,请你报警。”

    占婷轻慢地一翻眼皮:“你凭什么吩咐我?你以为自己是谁?”

    沐君豪换了一下坐姿,“刚好我想求助警方寻人,正愁找不到题目,请您赶紧报警,求您了。”

    占婷有些心虚,她是极不想捅到警方那里去的,“呵呵,这位先生真是有趣,两千五不够立案吧?”

    “五百块就够!赶紧!”沐君豪语调蕴着怒气。

    “这……”占婷僵在那里,进退两难。

    “您报警,我们马上撤离!”咖喱蟹眉毛一挑,盯着占婷。

    “这……”夫妇俩尴尬对视。

    沐君豪站起身来,理了理西装,冲星斑说道:“叫兄弟们开工,先推掉那棵树,再推掉厂房,不要停。”

    占婷一时不明就里,怒气冲冲走向沐君豪,“喂,我说这位先生?你什么角色?敢来这里撒野?我告诉你,两小时之后沙特王子过来我们厂视察,你闹大了搞不好是国际影响,请你注意一下你的素质,别给国家抹黑,懂?”

    “再也没有什么沙特王子了。”沐君豪冷冷盯向她,“巧得很,您说的那位王子刚好是我猎友,每年我们都会聚在埃及秋狩。眼下,他人正在我家里,我会跟他细聊,让他好好关照一下厉氏企业。ok?!”

    说罢沐君豪抬腿便走。

    丢下神色慌张的占婷独自发愣。

    目的不就为了个娘们儿嘛?”

    正闹得不可开交,门突然推开,走进一个女人。

    占婷一眼了到沐君豪,心下暗吃一惊,对方来意她似乎猜出七分,不过她打算佯装不知,刚好可以奚落对方一道。

    她高傲地一撩长发,“嘉禾,顾芊芊跑掉了,这人谁招进来的?人品好差!”

    厉嘉禾瘫软坐下,沮丧地陷在皮椅里。

    心说占婷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沐君豪心中一痛,眉间泛起涟漪,顾芊芊就这么决绝?这么不想见他?

    占婷丝毫没有察觉房内的冷空气,接着说道:“才刚我让顾秘去银行存钱,十万块钱,她拿走了两千五,余下的都在,她把存折交给门卫,打了部车跑掉了。啧啧啧,什么素质?”

    “不可能!”咖喱蟹急了,咬牙冲占婷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芊芊不是那样的人……”

    沐君豪一挥手,示止咖喱蟹,“这位小姐,请你报警。”

    占婷轻慢地一翻眼皮:“你凭什么吩咐我?你以为自己是谁?”

    沐君豪换了一下坐姿,“刚好我想求助警方寻人,正愁找不到题目,请您赶紧报警,求您了。”

    占婷有些心虚,她是极不想捅到警方那里去的,“呵呵,这位先生真是有趣,两千五不够立案吧?”

    “五百块就够!赶紧!”沐君豪语调蕴着怒气。

    “这……”占婷僵在那里,进退两难。

    “您报警,我们马上撤离!”咖喱蟹眉毛一挑,盯着占婷。

    “这……”夫妇俩尴尬对视。

    沐君豪站起身来,理了理西装,冲星斑说道:“叫兄弟们开工,先推掉那棵树,再推掉厂房,不要停。”

    占婷一时不明就里,怒气冲冲走向沐君豪,“喂,我说这位先生?你什么角色?敢来这里撒野?我告诉你,两小时之后沙特王子过来我们厂视察,你闹大了搞不好是国际影响,请你注意一下你的素质,别给国家抹黑,懂?”

    “再也没有什么沙特王子了。”沐君豪冷冷盯向她,“巧得很,您说的那位王子刚好是我猎友,每年我们都会聚在埃及秋狩。眼下,他人正在我家里,我会跟他细聊,让他好好关照一下厉氏企业。ok?!”

    说罢沐君豪抬腿便走。

    丢下神色慌张的占婷独自发愣。占婷有些心虚,她是极不想捅到警方那里去的,“呵呵,这位先生真是有趣,两千五不够立案吧?”

    “五百块就够!赶紧!”沐君豪语调蕴着怒气。

    “这……”占婷僵在那里,进退两难。

    “您报警,我们马上撤离!”咖喱蟹眉毛一挑,盯着占婷。

    “这……”夫妇俩尴尬对视。

    沐君豪站起身来,理了理西装,冲星斑说道:“叫兄弟们开工,先推掉那棵树,再推掉厂房,不要停。”

    占婷一时不明就里,怒气冲冲走向沐君豪,“喂,我说这位先生?你什么角色?敢来这里撒野?我告诉你,两小时之后沙特王子过来我们厂视察,你闹大了搞不好是国际影响,请你注意一下你的素质,别给国家抹黑,懂?”

    “再也没有什么沙特王子了。”沐君豪冷冷盯向她,“巧得很,您说的那位王子刚好是我猎友,每年我们都会聚在埃及秋狩。眼下,他人正在我家里,我会跟他细聊,让他好好关照一下厉氏企业。ok?!”

    说罢沐君豪抬腿便走。

    丢下神色慌张的占婷独自发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