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莫名紧张起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一章 莫名紧张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韩子轩倒是不以为意,第一次见面顾诗诗就得罪了他,此时他满心兴灾乐祸,并盼着顾诗诗这个拖油瓶尽早滚离他们的二人世界。他不无讽刺地问芊芊,“追逃?遭难?多好办的一件事啊,她家里不是有很多小马驹嘛,骑上去,跟你姐夫一起缠缠绵绵到天涯啊?!”

    芊芊瞪了他一眼,“冷血!”

    韩子轩笑容一收,“没错,我这人,就是比较记仇!”

    接下来一星期风平浪静,顾诗诗开始故态萌发,逐渐回归公主本色。她变得挑三挑四,口水多过茶,一会儿说狮子头淀粉多,吃了黄金三围会没有;一会儿又说洗面奶为什么不是德国noesa?能洗掉十年前的浓妆残留呢;转身又抱怨芊芊为什么用国产牙膏?搞到她天天晨吐,换意大利marvis多好,气味芬芳齿颊留香好多国家飞机头等舱标配呢。

    芊芊彻底没了没辙,双眼失神向韩子轩讨主意。

    韩子轩眉头一皱,“国产牙膏会弄到晨吐?真新鲜!你姐姐是不是有宝宝了?”

    对此芊芊也存疑,又不好说什么,某天放学回家,她走在田间小路上,一辆墨绿色奔驰从眼前疾速驶过,她立定转身,“咦?那不是蔡医生的车么?”

    她忽然联想到电视剧里御医驾临通常会有喜脉发生。

    然而这天顾诗诗没一丝喜态,她呆坐在桌前,望着两颗白色小药丸发呆。

    芊芊轻轻走过去,关切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顾诗诗仍愣神,末了她说,“小女孩儿别问。”

    此后数天,顾诗诗变得更加怪异,花样百出,一个周日,她突然哭闹着要吃鼎泰丰小笼包,而且执意要吃,不到长城心不死的样子。

    韩子轩打算耍她,“哇!那好贵吧?得二百块一屉吧?!”

    “才不是啦,只是一百四而已,人家想吃嘛!”顾诗诗双手抹泪扭来扭去,象个三岁小孩儿。

    韩子轩感觉她好玩极了,“哇!顾大小姐,那得走去台湾吧?”

    “才不是啦,只是在陆家嘴而已!坐地铁嘛,两小时而已!”顾诗诗扭得象条鳝鱼,说完从钱包里摸出一张卡,“我有钱,我有钱的,我这里有八十多万……”说着说着她仿佛想起什么,放声大哭,伤心欲绝,“人家现在不能刷卡的啦,会联网的……”

    芊芊拽了拽韩子轩袖子,拉他到院子里,脸红红说道:“子轩,你就看我面子去一趟吧,钱,先管别人借点,顾家还是会还得起的。”

    韩子轩不住点头,乐不可支,“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觉着她好玩,玩下她而已。话说,孕妇的口味好奇怪哦!”

    芊芊嘟起小嘴,“你快去嘛!”

    韩子轩叹了口气,“说真的,芊芊,我觉得,你姐姐的家教好失败!”没等芊芊回答,他转身跨出小院走远。

    芊芊转回房间,一边用湿毛巾替诗诗擦脸,一边细细哄劝。

    顾诗诗情绪稍稳,不再大哭,只轻轻啜泣,想念着她的包子。

    正在这时,忽有人敲门,芊芊飞身去开门,奇怪韩子轩的超音速。

    然而,一脚踩进一个精壮的汉子,腰圆背厚,皮肤黝黑,她并不认识。

    那人足有一米八五的样子,操着东北口音冲顾诗诗一点头,“嫂子!”

    “阿彪?”顾诗诗两眼放光,仿佛真神降临。

    然而紧接着又一个男人猫腰走进,顾诗诗转喜为忧,满眼惶恐。

    这是顾芊芊第一次近距离看沐君豪,她莫名紧张起来。

    沐君豪象是秋狩归来,上身套着墨绿色猎装,竖起领子,两手插在黑色皮裤兜里,脚踩一双鳄鱼皮靴,他脸色铁青,缓缓走进,象一头豹子吟啸徐行。

    芊芊感觉一大块乌云飘过来。

    “君豪……”顾诗诗泪眼汪汪抖动着双唇。

    “啪!”一声,沐君豪抬手给了她一个大耳光,诗诗象片羽毛扑在地上。

    沐君豪扯过一把椅子,坐好,猫腰细细端详妻子,“你,想我死是吧?”

    这男人嗓音浑厚低沉,芊芊忽觉着有些耳熟。

    顾诗诗疯了一样扑过来,“君豪,你听我说,君豪,我都是为了你,我想做生意,想成长,想做你左右手,我去笋江拿工程都是为了你……”

    沐君豪抬手拨开她,“谁让你给潘县长送一千万的?我要做生意还用得着喂他?你钱多是吧?两家人都会被你活活害死!知道一千万量刑多少么?!”

    顾诗诗捂着脸摇头流泪,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沐君豪从衣兜里摸出一枚钻石戒指,扔到诗诗眼前,厉声道:“吞下去!”

    芊芊急了,跑上前去,“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姐姐的。”

    沐君豪粗暴一抬手,“走开!”芊芊一下子扑在地上,她吓坏了,只搂着床柱再不敢出声。

    顾诗诗满眼绝望,泪如雨下,匍匐着跪在沐君豪身前,“君豪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能死,我有宝宝了……”

    沐君豪闻听发出一阵干笑,那笑声在房间久久回荡,分外瘆人。

    “乖,诗诗,戒指拿好,关键时刻,嗯,你懂得,还能混个保外就医。”

    顾诗诗神色凄怆,抬手看了看手上的粉钻婚戒,喃喃自语,“君豪我有的,你送我的……”

    沐君豪嘴角一抹邪恶的笑,“呵呵,你这个财迷,我怕你舍不得。”

    芊芊觉着这男人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正不可开交之际,阿彪擎着电话走进,躬身对沐君豪说道:“豪哥,张律师说,他能把这个官司由行贿打成索贿,说不用躲的,躲起来倒不自然了。”

    沐君豪似乎如释重负,他站起身来,对地上的泪人儿说道:“走,跟我回家,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顾诗诗乖乖点头,忙不迭趴起,跟着沐君豪走到门口。

    这时,沐君豪突然转身,望着地上的芊芊,“你,一个人住?”

    顾诗诗飞快地看了一眼芊芊,眼神伶俐,“哦,不是,还有芊芊男友!”

    芊芊慌了,曲膝陪跪,愣忡望着诗诗,“姐姐,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谁欺负你来着?慢慢说,不急的。”

    顾诗诗拽紧芊芊双手,泪光莹莹,“芊芊,姐姐被追逃,不能见爸爸妈妈,朋友都躲起来了,你这里是郊区,没那么多探头,好躲的!”

    芊芊听得一头雾水,只是模糊感知姐姐遭了大难,但自己要帮她这个概念却是异常清晰。

    顾诗诗以为芊芊在踌躇,奋力脱下手上的粉钻婚戒塞到芊芊手里,“姐姐只有这个,不多,三千万,芊芊,以前姐姐对不起你,我知道错了,姐姐会对你好的……”

    芊芊头摇得象波浪鼓,用力塞回去,“姐姐我不要,我们是亲人啊,血浓于水的。”

    顾诗诗一把搂过芊芊,放声大哭。

    接下来数日,顾诗诗这只金凤凰不得不纡尊降贵栖身鸡窝,藏在芊芊的农家小院,每日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象只地震前的老鼠。

    芊芊突感责任重大,她居然被人需要,她居然可以拯救,这种感觉激动得她不要不要的。

    然而,很快她悲哀地发现,关于“我拿什么拯救”这个话题她拿得出手的只有饭票。

    于是芊芊省下所有的口粮,从学校食堂里一盒一盒搬回家最好的肉菜,顾诗诗没一点胃口,她只静坐发呆,面壁流泪。

    韩子轩倒是不以为意,第一次见面顾诗诗就得罪了他,此时他满心兴灾乐祸,并盼着顾诗诗这个拖油瓶尽早滚离他们的二人世界。他不无讽刺地问芊芊,“追逃?遭难?多好办的一件事啊,她家里不是有很多小马驹嘛,骑上去,跟你姐夫一起缠缠绵绵到天涯啊?!”

    芊芊瞪了他一眼,“冷血!”

    韩子轩笑容一收,“没错,我这人,就是比较记仇!”

    接下来一星期风平浪静,顾诗诗开始故态萌发,逐渐回归公主本色。她变得挑三挑四,口水多过茶,一会儿说狮子头淀粉多,吃了黄金三围会没有;一会儿又说洗面奶为什么不是德国noesa?能洗掉十年前的浓妆残留呢;转身又抱怨芊芊为什么用国产牙膏?搞到她天天晨吐,换意大利marvis多好,气味芬芳齿颊留香好多国家飞机头等舱标配呢。

    芊芊彻底没了没辙,双眼失神向韩子轩讨主意。

    韩子轩眉头一皱,“国产牙膏会弄到晨吐?真新鲜!你姐姐是不是有宝宝了?”

    对此芊芊也存疑,又不好说什么,某天放学回家,她走在田间小路上,一辆墨绿色奔驰从眼前疾速驶过,她立定转身,“咦?那不是蔡医生的车么?”

    她忽然联想到电视剧里御医驾临通常会有喜脉发生。

    然而这天顾诗诗没一丝喜态,她呆坐在桌前,望着两颗白色小药丸发呆。

    芊芊轻轻走过去,关切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顾诗诗仍愣神,末了她说,“小女孩儿别问。”

    此后数天,顾诗诗变得更加怪异,花样百出,一个周日,她突然哭闹着要吃鼎泰丰小笼包,而且执意要吃,不到长城心不死的样子。

    韩子轩打算耍她,“哇!那好贵吧?得二百块一屉吧?!”

    “才不是啦,只是一百四而已,人家想吃嘛!”顾诗诗双手抹泪扭来扭去,象个三岁小孩儿。

    韩子轩感觉她好玩极了,“哇!顾大小姐,那得走去台湾吧?”

    “才不是啦,只是在陆家嘴而已!坐地铁嘛,两小时而已!”顾诗诗扭得象条鳝鱼,说完从钱包里摸出一张卡,“我有钱,我有钱的,我这里有八十多万……”说着说着她仿佛想起什么,放声大哭,伤心欲绝,“人家现在不能刷卡的啦,会联网的……”

    芊芊拽了拽韩子轩袖子,拉他到院子里,脸红红说道:“子轩,你就看我面子去一趟吧,钱,先管别人借点,顾家还是会还得起的。”

    韩子轩不住点头,乐不可支,“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觉着她好玩,玩下她而已。话说,孕妇的口味好奇怪哦!”

    芊芊嘟起小嘴,“你快去嘛!”

    韩子轩叹了口气,“说真的,芊芊,我觉得,你姐姐的家教好失败!”没等芊芊回答,他转身跨出小院走远。

    芊芊转回房间,一边用湿毛巾替诗诗擦脸,一边细细哄劝。

    顾诗诗情绪稍稳,不再大哭,只轻轻啜泣,想念着她的包子。

    正在这时,忽有人敲门,芊芊飞身去开门,奇怪韩子轩的超音速。

    然而,一脚踩进一个精壮的汉子,腰圆背厚,皮肤黝黑,她并不认识。

    那人足有一米八五的样子,操着东北口音冲顾诗诗一点头,“嫂子!”

    “阿彪?”顾诗诗两眼放光,仿佛真神降临。

    然而紧接着又一个男人猫腰走进,顾诗诗转喜为忧,满眼惶恐。

    这是顾芊芊第一次近距离看沐君豪,她莫名紧张起来。

    沐君豪象是秋狩归来,上身套着墨绿色猎装,竖起领子,两手插在黑色皮裤兜里,脚踩一双鳄鱼皮靴,他脸色铁青,缓缓走进,象一头豹子吟啸徐行。

    芊芊感觉一大块乌云飘过来。

    “君豪……”顾诗诗泪眼汪汪抖动着双唇。

    “啪!”一声,沐君豪抬手给了她一个大耳光,诗诗象片羽毛扑在地上。

    沐君豪扯过一把椅子,坐好,猫腰细细端详妻子,“你,想我死是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