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始有门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始有门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站住——”

    阿珠回头,发现是咖喱蟹,攥紧手里紫的黄的小花儿贴在胸口,深吸了口气,纤长的睫毛射向他。

    咖喱蟹吊而郞当靠近,又仰头看了看阴沉的天,“哟,快下雨了嘿。原来您也知道往回赶啊,怎么着,怕被雷霹死?”

    一颗豆大的雨点砸到鼻尖,她一动不动。

    前几番领教沐君豪兄弟的手段,阿珠深知这票人没一个白给,她决定死忍,尤其经过昨夜那些钻石光芒的洗礼,她又有了新的宏图大计。

    咖喱蟹抄起手,“啧啧啧,珠姐改路线了哦,女王变绿茶。我没在家这几天,听说您几上几下,麻雀变凤凰,凤凰又变乌鸡,您也忍得了?”

    这话刀子一样剜在胸尖,“哼,谢元你别美,沐先生起用我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

    问题我说他就信,咖喱蟹摇摇晃晃的身影浮现眼前,貌似他跪了很久。

    跪到体力不支。

    无疑,张明逃走是件相当严重的事,侧面证实张明所言不虚。

    可是,假若那份遗嘱真的存在,沐君豪会把它藏在哪呢?

    记得电影里大亨卧室墙壁上会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洞,里面藏着保险柜,表面遮掩着雕花金框油画。莫非……沐君豪不会那么蠢吧?

    大钟,一定是楼下的大钟。

    里面码着几摞a4纸,前几次见过。

    芊芊正恍恍惚惚想着,蓦然发觉自己身处男人卧室。

    他疲惫地放下她,“今晚你睡这。”

    “为什么?”芊芊双瞳追光似的照在他晃来晃去慵懒脱衣的身姿,“我不要跟你睡一起,半夜扑上来这样那样,你会弄死岩岩的。”

    说话间她四下观察,头一次注意到这间屋子里有三幅油画。

    沐君豪并不开灯,仿佛淹在幽暗里很享受似的。

    他仰脸自顾自解着领口扣子,一粒一粒,清晰可闻,声声入耳,似乎在暗嘲两人尴尬的静默。

    “知道嘛,芊芊,下午我病发,需要晚上留人。不然死了都没人知道。”

    “你床头不是有电铃嘛?”芊芊冷冷的。

    “什么?”褪掉半个袖子的沐君豪猛然扭头盯视她,“我是死是活这件事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是——嘛——?”

    他很想用怒意示威,怎奈气息恹恹,貌似这男人真病了。

    猛虎已成病猫。

    芊芊面容冷清,开始着手脱衣,“好吧,我累了,别折腾我就好。”

    她在暗示他不要拷问白天的行踪,然而很快发现多余,沐君豪未置一词,仿佛失忆了一般拥着她沉沉睡去,间或发出微弱的呼噜。

    夜色愈深,周遭只有夜鹭杜鹃的清鸣。

    芊芊轻轻挪开他粗壮的手臂,翻身坐起,一眼看到床头男人手机。

    呵呵,诺基亚n93,索性拿来照明。

    “站住——”

    阿珠回头,发现是咖喱蟹,攥紧手里紫的黄的小花儿贴在胸口,深吸了口气,纤长的睫毛射向他。

    咖喱蟹吊而郞当靠近,又仰头看了看阴沉的天,“哟,快下雨了嘿。原来您也知道往回赶啊,怎么着,怕被雷霹死?”

    一颗豆大的雨点砸到鼻尖,她一动不动。

    前几番领教沐君豪兄弟的手段,阿珠深知这票人没一个白给,她决定死忍,尤其经过昨夜那些钻石光芒的洗礼,她又有了新的宏图大计。

    咖喱蟹抄起手,“啧啧啧,珠姐改路线了哦,女王变绿茶。我没在家这几天,听说您几上几下,麻雀变凤凰,凤凰又变乌鸡,您也忍得了?”

    这话刀子一样剜在胸尖,“哼,谢元你别美,沐先生起用我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

    问题我说他就信,咖喱蟹摇摇晃晃的身影浮现眼前,貌似他跪了很久。

    跪到体力不支。

    无疑,张明逃走是件相当严重的事,侧面证实张明所言不虚。

    可是,假若那份遗嘱真的存在,沐君豪会把它藏在哪呢?

    记得电影里大亨卧室墙壁上会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洞,里面藏着保险柜,表面遮掩着雕花金框油画。莫非……沐君豪不会那么蠢吧?

    大钟,一定是楼下的大钟。

    里面码着几摞a4纸,前几次见过。

    芊芊正恍恍惚惚想着,蓦然发觉自己身处男人卧室。

    他疲惫地放下她,“今晚你睡这。”

    “为什么?”芊芊双瞳追光似的照在他晃来晃去慵懒脱衣的身姿,“我不要跟你睡一起,半夜扑上来这样那样,你会弄死岩岩的。”

    说话间她四下观察,头一次注意到这间屋子里有三幅油画。

    沐君豪并不开灯,仿佛淹在幽暗里很享受似的。

    他仰脸自顾自解着领口扣子,一粒一粒,清晰可闻,声声入耳,似乎在暗嘲两人尴尬的静默。

    “知道嘛,芊芊,下午我病发,需要晚上留人。不然死了都没人知道。”

    “你床头不是有电铃嘛?”芊芊冷冷的。

    “什么?”褪掉半个袖子的沐君豪猛然扭头盯视她,“我是死是活这件事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是——嘛——?”

    他很想用怒意示威,怎奈气息恹恹,貌似这男人真病了。

    猛虎已成病猫。

    芊芊面容冷清,开始着手脱衣,“好吧,我累了,别折腾我就好。”

    她在暗示他不要拷问白天的行踪,然而很快发现多余,沐君豪未置一词,仿佛失忆了一般拥着她沉沉睡去,间或发出微弱的呼噜。

    夜色愈深,周遭只有夜鹭杜鹃的清鸣。

    芊芊轻轻挪开他粗壮的手臂,翻身坐起,一眼看到床头男人手机。

    呵呵,诺基亚n93,索性拿来照明。

    “站住——”

    阿珠回头,发现是咖喱蟹,攥紧手里紫的黄的小花儿贴在胸口,深吸了口气,纤长的睫毛射向他。

    咖喱蟹吊而郞当靠近,又仰头看了看阴沉的天,“哟,快下雨了嘿。原来您也知道往回赶啊,怎么着,怕被雷霹死?”

    一颗豆大的雨点砸到鼻尖,她一动不动。

    前几番领教沐君豪兄弟的手段,阿珠深知这票人没一个白给,她决定死忍,尤其经过昨夜那些钻石光芒的洗礼,她又有了新的宏图大计。

    咖喱蟹抄起手,“啧啧啧,珠姐改路线了哦,女王变绿茶。我没在家这几天,听说您几上几下,麻雀变凤凰,凤凰又变乌鸡,您也忍得了?”

    这话刀子一样剜在胸尖,“哼,谢元你别美,沐先生起用我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

    问题我说他就信,咖喱蟹摇摇晃晃的身影浮现眼前,貌似他跪了很久。

    跪到体力不支。

    无疑,张明逃走是件相当严重的事,侧面证实张明所言不虚。

    可是,假若那份遗嘱真的存在,沐君豪会把它藏在哪呢?

    记得电影里大亨卧室墙壁上会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洞,里面藏着保险柜,表面遮掩着雕花金框油画。莫非……沐君豪不会那么蠢吧?

    大钟,一定是楼下的大钟。

    里面码着几摞a4纸,前几次见过。

    芊芊正恍恍惚惚想着,蓦然发觉自己身处男人卧室。

    他疲惫地放下她,“今晚你睡这。”

    “为什么?”芊芊双瞳追光似的照在他晃来晃去慵懒脱衣的身姿,“我不要跟你睡一起,半夜扑上来这样那样,你会弄死岩岩的。”

    说话间她四下观察,头一次注意到这间屋子里有三幅油画。

    沐君豪并不开灯,仿佛淹在幽暗里很享受似的。

    他仰脸自顾自解着领口扣子,一粒一粒,清晰可闻,声声入耳,似乎在暗嘲两人尴尬的静默。

    “知道嘛,芊芊,下午我病发,需要晚上留人。不然死了都没人知道。”

    “你床头不是有电铃嘛?”芊芊冷冷的。

    “什么?”褪掉半个袖子的沐君豪猛然扭头盯视她,“我是死是活这件事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是——嘛——?”

    他很想用怒意示威,怎奈气息恹恹,貌似这男人真病了。

    猛虎已成病猫。

    芊芊面容冷清,开始着手脱衣,“好吧,我累了,别折腾我就好。”

    她在暗示他不要拷问白天的行踪,然而很快发现多余,沐君豪未置一词,仿佛失忆了一般拥着她沉沉睡去,间或发出微弱的呼噜。

    夜色愈深,周遭只有夜鹭杜鹃的清鸣。

    芊芊轻轻挪开他粗壮的手臂,翻身坐起,一眼看到床头男人手机。

    呵呵,诺基亚n93,索性拿来照明。

    “站住——”

    阿珠回头,发现是咖喱蟹,攥紧手里紫的黄的小花儿贴在胸口,深吸了口气,纤长的睫毛射向他。

    咖喱蟹吊而郞当靠近,又仰头看了看阴沉的天,“哟,快下雨了嘿。原来您也知道往回赶啊,怎么着,怕被雷霹死?”

    一颗豆大的雨点砸到鼻尖,她一动不动。

    前几番领教沐君豪兄弟的手段,阿珠深知这票人没一个白给,她决定死忍,尤其经过昨夜那些钻石光芒的洗礼,她又有了新的宏图大计。

    咖喱蟹抄起手,“啧啧啧,珠姐改路线了哦,女王变绿茶。我没在家这几天,听说您几上几下,麻雀变凤凰,凤凰又变乌鸡,您也忍得了?”

    这话刀子一样剜在胸尖,“哼,谢元你别美,沐先生起用我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

    问题我说他就信,咖喱蟹摇摇晃晃的身影浮现眼前,貌似他跪了很久。

    跪到体力不支。

    无疑,张明逃走是件相当严重的事,侧面证实张明所言不虚。

    可是,假若那份遗嘱真的存在,沐君豪会把它藏在哪呢?

    记得电影里大亨卧室墙壁上会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洞,里面藏着保险柜,表面遮掩着雕花金框油画。莫非……沐君豪不会那么蠢吧?

    大钟,一定是楼下的大钟。

    里面码着几摞a4纸,前几次见过。

    芊芊正恍恍惚惚想着,蓦然发觉自己身处男人卧室。

    他疲惫地放下她,“今晚你睡这。”

    “为什么?”芊芊双瞳追光似的照在他晃来晃去慵懒脱衣的身姿,“我不要跟你睡一起,半夜扑上来这样那样,你会弄死岩岩的。”

    说话间她四下观察,头一次注意到这间屋子里有三幅油画。

    沐君豪并不开灯,仿佛淹在幽暗里很享受似的。

    他仰脸自顾自解着领口扣子,一粒一粒,清晰可闻,声声入耳,似乎在暗嘲两人尴尬的静默。

    “知道嘛,芊芊,下午我病发,需要晚上留人。不然死了都没人知道。”

    “你床头不是有电铃嘛?”芊芊冷冷的。

    “什么?”褪掉半个袖子的沐君豪猛然扭头盯视她,“我是死是活这件事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是——嘛——?”

    他很想用怒意示威,怎奈气息恹恹,貌似这男人真病了。

    猛虎已成病猫。

    芊芊面容冷清,开始着手脱衣,“好吧,我累了,别折腾我就好。”

    她在暗示他不要拷问白天的行踪,然而很快发现多余,沐君豪未置一词,仿佛失忆了一般拥着她沉沉睡去,间或发出微弱的呼噜。

    夜色愈深,周遭只有夜鹭杜鹃的清鸣。

    芊芊轻轻挪开他粗壮的手臂,翻身坐起,一眼看到床头男人手机。

    呵呵,诺基亚n93,索性拿来照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