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女人是个巴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女人是个巴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蒙蒙亮,窗外马蹄声碎,芊芊从睡梦中惊醒。

    她起身掀开纱帘,天壤之际一抹晨曦,青翠的草地上,一对男女骑着高头大马翩然掠过,顾诗诗长发飘逸,笑语盈盈,“快来追我啊……来呀……”

    男人衣袂飘飘,策马扬鞭,雪白的衬衫之下,古铜肌肤若隐若现。

    好一对神仙眷侣,芊芊不禁暗羡起来。

    她坐到梳妆台前打量自己,并没有一丝公主的命相,不经意间,看到妈妈照片。

    芊芊鼻子一酸,擎起那只小小的珐琅相框,久久凝视。

    “妈妈,芊芊现在很乖,比起你刚走那几天,哭得没那么厉害嘞。妈妈,你知道么?伯伯和大妈妈很疼我,然后伯伯说,他要送我出国读书呢,所以芊芊要乖,要努力,要有眼色,要挨到那一天。然后芊芊昨天被一个坏男人欺负嘞……很没种的是……芊芊居然没有欺负回去……”

    说着说着,芊芊两腮挂泪,她俯在梳妆台上昏昏睡去。

    再睁眼时,芊芊唬了一跳,已是中午11点40分。

    她连忙起身洗漱,虽是周日,但是午餐时间不可以迟到,这是家规。

    芊芊步入餐厅时,只有姬玉卿顾诗诗母女二人,她松了口气。

    顾诗诗冷冷看了一眼芊芊,换了个坐姿懒懒趴在桌子上,“妈咪,人家腰痛嘛,想吃桑寄生煲猪骨。”

    姬玉卿横了一眼芊芊,捏了捏女儿脸蛋:“宝贝,你们小夫妻俩悠着点,新婚也别乐过了头,要记住,盐只有这么咸,糖只有这么甜。真是的,这沐君豪一点都不知道节制,把我宝贝压坏了可怎么好……”

    芊芊脸红到脖子根,只好捡个角落坐下,埋头盯着眼前一盘牛尾汤。

    这时,顾伯熊穿着睡衣夹着一叠报纸走进,顾诗诗猫一样跳到近前,亲了一下父亲的脸颊,“爸比午安!”

    “哦?呵呵,今天诗诗这么乖?”

    “爸比给我钱!”

    “呵呵,真是礼下于人呐,要多少?”

    “不多,三千万就好。”

    顾伯熊坐到桌子正中摊开手里的报纸,“又买新车?君豪不是才送了你一辆玛莎拉蒂?”

    “不是的不是的,人家要做生意嘛?人家结了婚就是大人了嘛?!”

    “哟,我们家诗诗好了不起,要做大事了呢。什么生意?说说看?”

    “爸比我有个小道消息,笋江那里新发现了几处温泉,要修渡假村呢,诗诗可是志在必得哦!”

    “哦?你有老公还要吃老爸,真是的。”

    顾诗诗不高兴了,有芊芊这个“外人”在场父亲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嘟起小嘴,“给不给嘛?不给就不吃饭!”

    “好好好,爸爸怕你了,不过先说好……”

    正说着,童凡昂首踱进房间,“义父午安,太太午安,小姐午安。”他只冲芊芊略一点头。

    这是今天第一个当芊芊是活人的活人。

    芊芊头埋得更低,童凡倒是风轻云淡,昨夜的事似乎了无痕迹。

    “我说凡子……”顾伯熊放下报纸,从花镜后面探视着桌对面的义子,“听说昨天你追一伙偷车贼一直追到虹桥?干嘛那么拼?车追回来就算了,干嘛砍人?!”

    童凡一脸的不动声色,“养狗五天,狗认主人,我应该做的的!”

    顾伯熊摇头叹气,“哎,你这个孩子啊,就是死心眼儿!那部凌治我开五年了,不要也罢。”

    童凡正了正西服,两眼放空,往领子里一下一下揶着餐巾,“别人的,我不要,是我的,死都要拿回来!”

    顾诗诗拄着脸,冲童凡一挤眼,以资鼓励。

    这时佣人推进一部餐车,毕恭毕敬盛上一个大托盘,掀开餐罩,里面躺着一只红油油的火鸡。

    顾伯熊一拧眉毛,“谁开的菜单,大热天的谁吃这个?”

    童凡躬身将盘子推向芊芊,“小姐,要不要试下?”

    芊芊嗫嚅着说道,“火鸡……是感恩节才吃的吧?”

    童凡微微一笑,“呵呵,小姐,这不是火鸡,这是孔雀!”

    芊芊脊椎骨一阵发凉,瞬间魂飞魄散,眼前分明是昨夜那只孔雀宝宝,它横在芊芊面前,一只眼半睁半闭,仿佛临死前仍试着弄懂这个世界。

    童凡嘴角挂笑,眼中凶光一闪,未等芊芊反应过来,手起刀落,片下一大片肉来,仔细盛到芊芊碟子里。

    芊芊抖如筛糠,碟子里那片肉还带着血丝,她几乎呕吐。

    顾诗诗欣赏完芊芊的窘态,又扭脸风骚地盯着童凡,眼神炽热,“妈咪,叫佣人收拾个房间,人家要在家里住几天。君豪讨厌死了,最近买了好多宠物,前天还收养了一条精神分裂的狗,据说被上一个主人喂了春药,吵得人家头大!”

    童凡得意地坐回座位,用餐巾抹了抹手。

    顾芊芊冷眼旁观这对男女公然在自己父母面前**,数年间暗通款曲,大人们是真不知情还是装不知道?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家族。

    顾伯熊端起咖啡呷了一口放下,“你自己房间住得好好的,又要换房间?诸事多多。”

    诗诗身子扭来扭去,“人家不要住在芊芊对面,她那间房玻璃钢包门,有煞气的。那就是照妖镜!”

    姬玉卿两眼一翻,“哼!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诗诗,回头我让佣人在你房前摆一盆凤尾竹,挡回去就好!”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顿饭没吃她人已经饱了。

    “哦,对了,伯熊,君豪哪里去了?”姬玉卿扭头问丈夫,“大清早我还看到他来着。”

    “我派他出趟公差,去扬州。”

    姬玉卿眉头一蹙,“哦?扬州?芊芊父母的后事还没办妥嘛?”

    顾伯熊看了眼芊芊,对妻子说道:“哦,是这样,仲云和他爱人还有一些科技专利,有关水稻除虫除草方面的,锁在保险柜里,我让君豪请个律师打理好,回头他养花养草也用得上,一举两得的事。一星期之后他就回来。”

    听到这里芊芊忍不住泪如雨下,仲云正是她爸爸的名字,数月来的积郁委屈喷薄而出,“对不起……”她抹着眼泪冲出餐厅,远远跑开。

    望着芊芊的背影,姬玉卿撇嘴摇头,“啧啧啧,这孩子真没家教!”

    童凡得意地坐回座位,用餐巾抹了抹手。

    顾芊芊冷眼旁观这对男女公然在自己父母面前**,数年间暗通款曲,大人们是真不知情还是装不知道?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家族。

    顾伯熊端起咖啡呷了一口放下,“你自己房间住得好好的,又要换房间?诸事多多。”

    诗诗身子扭来扭去,“人家不要住在芊芊对面,她那间房玻璃钢包门,有煞气的。那就是照妖镜!”

    姬玉卿两眼一翻,“哼!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诗诗,回头我让佣人在你房前摆一盆凤尾竹,挡回去就好!”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顿饭没吃她人已经饱了。

    “哦,对了,伯熊,君豪哪里去了?”姬玉卿扭头问丈夫,“大清早我还看到他来着。”

    “我派他出趟公差,去扬州。”

    姬玉卿眉头一蹙,“哦?扬州?芊芊父母的后事还没办妥嘛?”

    顾伯熊看了眼芊芊,对妻子说道:“哦,是这样,仲云和他爱人还有一些科技专利,有关水稻除虫除草方面的,锁在保险柜里,我让君豪请个律师打理好,回头他养花养草也用得上,一举两得的事。一星期之后他就回来。”

    听到这里芊芊忍不住泪如雨下,仲云正是她爸爸的名字,数月来的积郁委屈喷薄而出,“对不起……”她抹着眼泪冲出餐厅,远远跑开。童凡得意地坐回座位,用餐巾抹了抹手。

    顾芊芊冷眼旁观这对男女公然在自己父母面前**,数年间暗通款曲,大人们是真不知情还是装不知道?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家族。

    顾伯熊端起咖啡呷了一口放下,“你自己房间住得好好的,又要换房间?诸事多多。”

    诗诗身子扭来扭去,“人家不要住在芊芊对面,她那间房玻璃钢包门,有煞气的。那就是照妖镜!”

    姬玉卿两眼一翻,“哼!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诗诗,回头我让佣人在你房前摆一盆凤尾竹,挡回去就好!”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顿饭没吃她人已经饱了。

    “哦,对了,伯熊,君豪哪里去了?”姬玉卿扭头问丈夫,“大清早我还看到他来着。”

    “我派他出趟公差,去扬州。”

    姬玉卿眉头一蹙,“哦?扬州?芊芊父母的后事还没办妥嘛?”

    顾伯熊看了眼芊芊,对妻子说道:“哦,是这样,仲云和他爱人还有一些科技专利,有关水稻除虫除草方面的,锁在保险柜里,我让君豪请个律师打理好,回头他养花养草也用得上,一举两得的事。一星期之后他就回来。”

    听到这里芊芊忍不住泪如雨下,仲云正是她爸爸的名字,数月来的积郁委屈喷薄而出,“对不起……”她抹着眼泪冲出餐厅,远远跑开。童凡得意地坐回座位,用餐巾抹了抹手。

    顾芊芊冷眼旁观这对男女公然在自己父母面前**,数年间暗通款曲,大人们是真不知情还是装不知道?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家族。

    顾伯熊端起咖啡呷了一口放下,“你自己房间住得好好的,又要换房间?诸事多多。”

    诗诗身子扭来扭去,“人家不要住在芊芊对面,她那间房玻璃钢包门,有煞气的。那就是照妖镜!”

    姬玉卿两眼一翻,“哼!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诗诗,回头我让佣人在你房前摆一盆凤尾竹,挡回去就好!”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顿饭没吃她人已经饱了。

    “哦,对了,伯熊,君豪哪里去了?”姬玉卿扭头问丈夫,“大清早我还看到他来着。”

    “我派他出趟公差,去扬州。”

    姬玉卿眉头一蹙,“哦?扬州?芊芊父母的后事还没办妥嘛?”

    顾伯熊看了眼芊芊,对妻子说道:“哦,是这样,仲云和他爱人还有一些科技专利,有关水稻除虫除草方面的,锁在保险柜里,我让君豪请个律师打理好,回头他养花养草也用得上,一举两得的事。一星期之后他就回来。”

    听到这里芊芊忍不住泪如雨下,仲云正是她爸爸的名字,数月来的积郁委屈喷薄而出,“对不起……”她抹着眼泪冲出餐厅,远远跑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