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天底下最奇葩的女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天底下最奇葩的女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灯亮了。

    沐君豪从沙发上起身,慢悠悠走近,立定。

    芊芊倒吸口凉气,一瞬间想到象牙棋子。

    她一翻眼,没好气儿说道:“这是你的办事处?”

    沐君豪头一甩,侍应生退出,阖好房门。

    他两手插进裤管,挺了挺胸,“顾芊芊,你再不听话,我就把这里变成……办事处。”

    她心尖微微一颤。

    寒意弥漫周身,直沉脚底,渗出鞋子在地毯上晕散蔓延开来。

    这是个十足的威胁,他的目的达到了。

    芊芊微昂着头,撩了一下长发,“这是哪儿?”

    “御芊皇庭酒店,新建,本市唯一七星级。”沐君豪冷哼一声,埋头绕来绕去,“这家酒店是我的,哦,严格意义来讲,是我打算送给一个女人的礼物。她拥有一位岭南最富有的老公,深港两地每个女人都想爬上他的龙床一求欢好,而她却屡次离家出走,用尽一切手段,去找一个名叫咖喱蟹的**丝,这女人真是奇葩!”

    自己只是想去找张明,总扯螃蟹哥哥进来干嘛?

    对他的智力,她不知道是仰视还是鄙视。

    芊芊垂着眼皮,盯着地毯上曼妙的花色,搅动着手指,“妈妈说过,男人不仅要对自己女人好,也要对其它人好。爸爸就是这样的人。我找螃蟹哥哥,只是想求证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哦?”他貌似松驰下来,一抹窃喜划过眉梢,又化为惆怅,“呵呵,说起你父亲,我们农科界的一面旗帜。顾仲耘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超人的智力,iq140,有专家说,你父亲的大脑沟回密度,十万个人里才有一个。呵呵,可你呢?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却一派天真,不谙世事,知道为什么嘛?”

    芊芊默默摇头。

    懵然盯着他的身影踱到酒柜,从琳琅满目高低错落的玻璃丛中拎出一柄。

    他转身一扬酒杯,“因为你父母在世时,对你太过娇宠,所以,你一直生活在心灵的舒适区。”

    “所以你一直训练我,让我生活在心灵的重灾区,包括囚禁游戏和逃出升天?”

    “嗯哼,你答对了诶。如果不是今天挂科,我真想跟你干一杯。”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我学坏?”

    他扬脸送进嘴里一口酒,踱到近前,猛拧起她下巴,凝视那双清澈的眸子,“芊芊,我唯一害怕的是——还没等你学坏,我就已经死了。”

    灯亮了。

    沐君豪从沙发上起身,慢悠悠走近,立定。

    芊芊倒吸口凉气,一瞬间想到象牙棋子。

    她一翻眼,没好气儿说道:“这是你的办事处?”

    沐君豪头一甩,侍应生退出,阖好房门。

    他两手插进裤管,挺了挺胸,“顾芊芊,你再不听话,我就把这里变成……办事处。”

    她心尖微微一颤。

    寒意弥漫周身,直沉脚底,渗出鞋子在地毯上晕散蔓延开来。

    这是个十足的威胁,他的目的达到了。

    芊芊微昂着头,撩了一下长发,“这是哪儿?”

    “御芊皇庭酒店,新建,本市唯一七星级。”沐君豪冷哼一声,埋头绕来绕去,“这家酒店是我的,哦,严格意义来讲,是我打算送给一个女人的礼物。她拥有一位岭南最富有的老公,深港两地每个女人都想爬上他的龙床一求欢好,而她却屡次离家出走,用尽一切手段,去找一个名叫咖喱蟹的**丝,这女人真是奇葩!”

    自己只是想去找张明,总扯螃蟹哥哥进来干嘛?

    对他的智力,她不知道是仰视还是鄙视。

    芊芊垂着眼皮,盯着地毯上曼妙的花色,搅动着手指,“妈妈说过,男人不仅要对自己女人好,也要对其它人好。爸爸就是这样的人。我找螃蟹哥哥,只是想求证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哦?”他貌似松驰下来,一抹窃喜划过眉梢,又化为惆怅,“呵呵,说起你父亲,我们农科界的一面旗帜。顾仲耘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超人的智力,iq140,有专家说,你父亲的大脑沟回密度,十万个人里才有一个。呵呵,可你呢?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却一派天真,不谙世事,知道为什么嘛?”

    芊芊默默摇头。

    懵然盯着他的身影踱到酒柜,从琳琅满目高低错落的玻璃丛中拎出一柄。

    他转身一扬酒杯,“因为你父母在世时,对你太过娇宠,所以,你一直生活在心灵的舒适区。”

    “所以你一直训练我,让我生活在心灵的重灾区,包括囚禁游戏和逃出升天?”

    “嗯哼,你答对了诶。如果不是今天挂科,我真想跟你干一杯。”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我学坏?”

    他扬脸送进嘴里一口酒,踱到近前,猛拧起她下巴,凝视那双清澈的眸子,“芊芊,我唯一害怕的是——还没等你学坏,我就已经死了。”

    灯亮了。

    沐君豪从沙发上起身,慢悠悠走近,立定。

    芊芊倒吸口凉气,一瞬间想到象牙棋子。

    她一翻眼,没好气儿说道:“这是你的办事处?”

    沐君豪头一甩,侍应生退出,阖好房门。

    他两手插进裤管,挺了挺胸,“顾芊芊,你再不听话,我就把这里变成……办事处。”

    她心尖微微一颤。

    寒意弥漫周身,直沉脚底,渗出鞋子在地毯上晕散蔓延开来。

    这是个十足的威胁,他的目的达到了。

    芊芊微昂着头,撩了一下长发,“这是哪儿?”

    “御芊皇庭酒店,新建,本市唯一七星级。”沐君豪冷哼一声,埋头绕来绕去,“这家酒店是我的,哦,严格意义来讲,是我打算送给一个女人的礼物。她拥有一位岭南最富有的老公,深港两地每个女人都想爬上他的龙床一求欢好,而她却屡次离家出走,用尽一切手段,去找一个名叫咖喱蟹的**丝,这女人真是奇葩!”

    自己只是想去找张明,总扯螃蟹哥哥进来干嘛?

    对他的智力,她不知道是仰视还是鄙视。

    芊芊垂着眼皮,盯着地毯上曼妙的花色,搅动着手指,“妈妈说过,男人不仅要对自己女人好,也要对其它人好。爸爸就是这样的人。我找螃蟹哥哥,只是想求证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哦?”他貌似松驰下来,一抹窃喜划过眉梢,又化为惆怅,“呵呵,说起你父亲,我们农科界的一面旗帜。顾仲耘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超人的智力,iq140,有专家说,你父亲的大脑沟回密度,十万个人里才有一个。呵呵,可你呢?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却一派天真,不谙世事,知道为什么嘛?”

    芊芊默默摇头。

    懵然盯着他的身影踱到酒柜,从琳琅满目高低错落的玻璃丛中拎出一柄。

    他转身一扬酒杯,“因为你父母在世时,对你太过娇宠,所以,你一直生活在心灵的舒适区。”

    “所以你一直训练我,让我生活在心灵的重灾区,包括囚禁游戏和逃出升天?”

    “嗯哼,你答对了诶。如果不是今天挂科,我真想跟你干一杯。”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我学坏?”

    他扬脸送进嘴里一口酒,踱到近前,猛拧起她下巴,凝视那双清澈的眸子,“芊芊,我唯一害怕的是——还没等你学坏,我就已经死了。”

    灯亮了。

    沐君豪从沙发上起身,慢悠悠走近,立定。

    芊芊倒吸口凉气,一瞬间想到象牙棋子。

    她一翻眼,没好气儿说道:“这是你的办事处?”

    沐君豪头一甩,侍应生退出,阖好房门。

    他两手插进裤管,挺了挺胸,“顾芊芊,你再不听话,我就把这里变成……办事处。”

    她心尖微微一颤。

    寒意弥漫周身,直沉脚底,渗出鞋子在地毯上晕散蔓延开来。

    这是个十足的威胁,他的目的达到了。

    芊芊微昂着头,撩了一下长发,“这是哪儿?”

    “御芊皇庭酒店,新建,本市唯一七星级。”沐君豪冷哼一声,埋头绕来绕去,“这家酒店是我的,哦,严格意义来讲,是我打算送给一个女人的礼物。她拥有一位岭南最富有的老公,深港两地每个女人都想爬上他的龙床一求欢好,而她却屡次离家出走,用尽一切手段,去找一个名叫咖喱蟹的**丝,这女人真是奇葩!”

    自己只是想去找张明,总扯螃蟹哥哥进来干嘛?

    对他的智力,她不知道是仰视还是鄙视。

    芊芊垂着眼皮,盯着地毯上曼妙的花色,搅动着手指,“妈妈说过,男人不仅要对自己女人好,也要对其它人好。爸爸就是这样的人。我找螃蟹哥哥,只是想求证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哦?”他貌似松驰下来,一抹窃喜划过眉梢,又化为惆怅,“呵呵,说起你父亲,我们农科界的一面旗帜。顾仲耘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超人的智力,iq140,有专家说,你父亲的大脑沟回密度,十万个人里才有一个。呵呵,可你呢?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却一派天真,不谙世事,知道为什么嘛?”

    芊芊默默摇头。

    懵然盯着他的身影踱到酒柜,从琳琅满目高低错落的玻璃丛中拎出一柄。

    他转身一扬酒杯,“因为你父母在世时,对你太过娇宠,所以,你一直生活在心灵的舒适区。”

    “所以你一直训练我,让我生活在心灵的重灾区,包括囚禁游戏和逃出升天?”

    “嗯哼,你答对了诶。如果不是今天挂科,我真想跟你干一杯。”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我学坏?”

    他扬脸送进嘴里一口酒,踱到近前,猛拧起她下巴,凝视那双清澈的眸子,“芊芊,我唯一害怕的是——还没等你学坏,我就已经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