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带着宝宝离家出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四章 带着宝宝离家出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数声惨叫划破翡翠山庄的宁静。

    顾诗诗挺着肚子跌跌撞撞跑出卧室,一路摸到餐厅,掀开碗柜,专捡成摞的盘子出来狠狠砸向地面,噼噼啪啪,稀里哗啦,顷刻之间漂一地雪白。

    童凡冲进去时,顾诗诗正在砸一套古董茶具,那套雍正年间的广彩瓷价值连城,平时只作收藏把玩。童凡大惊失色,从背后死死抱住她,“诗诗你疯了嘛?出什么事了?告诉我快告诉我!”

    顾诗诗直勾勾盯着手里的茶杯,那些描金绘彩男女欢好的图案愈发刺眼,她精神瞬间崩溃,将杯子举过头顶摔得粉碎。

    童凡拼命摇晃她,“诗诗,你疯了,那套茶具能值两百万!”

    她挣脱溜掉,伸手乱摸乱砸,“哥哥让我砸!让我砸!我不痛快,你别管我,我一会儿就好了……”啪一声,一只青花大海碗落地,碎成莲花。

    她踩了一脚血,顺势倒在瓷片上,仰面朝天不住地喘息,象条干涸的金鱼。

    童凡俯身按住她双手,对着门口呆立的姬玉卿说道,“夫人,快打电话叫蔡医生来!”

    姬玉卿如梦初醒,“哦”了一声,失魂落魄跑掉。

    童凡将她抱起搂在怀里,动情地说道,“诗诗,不论出什么事,你还有我。我们三个一起,会过得很好很好……就当那个男人死了好嘛?!”

    顾诗诗绝望地闭上双眼,潸然泪下,“不要,千万不要,那条人鱼线是我的,顾芊芊,你哪里都可以触摸,但是……千万不要……”

    “诗诗你在说什么?顾芊芊怎么了?”

    “我要那个小"biao zi"死,马上就死!”

    “她会死她会死立马死……”童凡慌乱搪塞道,“我们的人在深圳,不出半个月,你信我!”

    顾诗诗手搭他肩膀上,回过脸来,眼神迷离,“半个月?太久了,我撑不了啦……”

    童凡忽然感觉后脖梗溅到一股热流,抬手一摸,摸到一手血。

    她手腕子上一道深深的口子,肉翻着,鲜血四溅!

    顾诗诗捏着块瓷片在童凡眼前晃了晃,神经兮兮一笑,“我这就走!”

    夜幕降临,海风徐徐,沐君豪一身商务短打,站在岸边一驾汽艇上,他绅士地一伸手,拉芊芊上去。

    不远处,一双眼睛正紧紧注视着这对男女。

    213房间黑着灯,一个夹克男子矗立窗前,沉默不语。

    半晌,他转过身来,脸遮在暗处,沉沉说道:“诸位,介意手机交出来么?”

    咖喱蟹、星斑、鲍鱼、肠粉,四个男人对视了一下,纷纷掏出手机,关好,按在麻将桌上。

    咖喱蟹干脆脱掉t恤,两手一摊,“兄弟,要搜身么?”

    夹克男依旧沉默。

    星斑抬手拉开头顶灯泡,“喂,诸位兄弟,把我们的释放证摆上来,人家也放心!”

    于是四人又掏出证件,拍桌子上。

    星斑对那夹克男说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在电话里说得一清二楚,我们是刚刚刑满释放的两劳人员,刚巧住他们隔壁,刚巧看过那份报纸,那种乱人伦常的禽兽,道上的兄弟都看不过眼,我们是出于义愤打电话到上海。才刚您也验过货了,现在说说价钱吧。”

    夹克男头一甩,示意窗外停着的一辆凌治,“女的带到地点,你们开这部车回来。”

    咖喱蟹起身笑嘻嘻说道:“日本车?我可是很爱国的哦!”

    夹克男哼了一鼻子,“嫌便宜?有人马自达就肯。”

    咖喱蟹夸张地倒吸一口凉气,直愣愣瞪着对方,“我说,要是沐君豪不小心死了呢?”

    夹克男戴上墨镜低头就往外走,临出门前,他回头望了望咖喱蟹,冷冷说道:“这位仁兄,开过玛莎拉蒂么?”

    咖喱蟹堆一脸笑,抬手笔划一个巴顿手势,“ok!”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数声惨叫划破翡翠山庄的宁静。

    顾诗诗挺着肚子跌跌撞撞跑出卧室,一路摸到餐厅,掀开碗柜,专捡成摞的盘子出来狠狠砸向地面,噼噼啪啪,稀里哗啦,顷刻之间漂一地雪白。

    童凡冲进去时,顾诗诗正在砸一套古董茶具,那套雍正年间的广彩瓷价值连城,平时只作收藏把玩。童凡大惊失色,从背后死死抱住她,“诗诗你疯了嘛?出什么事了?告诉我快告诉我!”

    顾诗诗直勾勾盯着手里的茶杯,那些描金绘彩男女欢好的图案愈发刺眼,她精神瞬间崩溃,将杯子举过头顶摔得粉碎。

    童凡拼命摇晃她,“诗诗,你疯了,那套茶具能值两百万!”

    她挣脱溜掉,伸手乱摸乱砸,“哥哥让我砸!让我砸!我不痛快,你别管我,我一会儿就好了……”啪一声,一只青花大海碗落地,碎成莲花。

    她踩了一脚血,顺势倒在瓷片上,仰面朝天不住地喘息,象条干涸的金鱼。

    童凡俯身按住她双手,对着门口呆立的姬玉卿说道,“夫人,快打电话叫蔡医生来!”

    姬玉卿如梦初醒,“哦”了一声,失魂落魄跑掉。

    童凡将她抱起搂在怀里,动情地说道,“诗诗,不论出什么事,你还有我。我们三个一起,会过得很好很好……就当那个男人死了好嘛?!”

    顾诗诗绝望地闭上双眼,潸然泪下,“不要,千万不要,那条人鱼线是我的,顾芊芊,你哪里都可以触摸,但是……千万不要……”

    “诗诗你在说什么?顾芊芊怎么了?”

    “我要那个小"biao zi"死,马上就死!”

    “她会死她会死立马死……”童凡慌乱搪塞道,“我们的人在深圳,不出半个月,你信我!”

    顾诗诗手搭他肩膀上,回过脸来,眼神迷离,“半个月?太久了,我撑不了啦……”

    童凡忽然感觉后脖梗溅到一股热流,抬手一摸,摸到一手血。

    她手腕子上一道深深的口子,肉翻着,鲜血四溅!

    顾诗诗捏着块瓷片在童凡眼前晃了晃,神经兮兮一笑,“我这就走!”

    夜幕降临,海风徐徐,沐君豪一身商务短打,站在岸边一驾汽艇上,他绅士地一伸手,拉芊芊上去。

    不远处,一双眼睛正紧紧注视着这对男女。

    213房间黑着灯,一个夹克男子矗立窗前,沉默不语。

    半晌,他转过身来,脸遮在暗处,沉沉说道:“诸位,介意手机交出来么?”

    咖喱蟹、星斑、鲍鱼、肠粉,四个男人对视了一下,纷纷掏出手机,关好,按在麻将桌上。

    咖喱蟹干脆脱掉t恤,两手一摊,“兄弟,要搜身么?”

    夹克男依旧沉默。

    星斑抬手拉开头顶灯泡,“喂,诸位兄弟,把我们的释放证摆上来,人家也放心!”

    于是四人又掏出证件,拍桌子上。

    星斑对那夹克男说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在电话里说得一清二楚,我们是刚刚刑满释放的两劳人员,刚巧住他们隔壁,刚巧看过那份报纸,那种乱人伦常的禽兽,道上的兄弟都看不过眼,我们是出于义愤打电话到上海。才刚您也验过货了,现在说说价钱吧。”

    夹克男头一甩,示意窗外停着的一辆凌治,“女的带到地点,你们开这部车回来。”

    咖喱蟹起身笑嘻嘻说道:“日本车?我可是很爱国的哦!”

    夹克男哼了一鼻子,“嫌便宜?有人马自达就肯。”

    咖喱蟹夸张地倒吸一口凉气,直愣愣瞪着对方,“我说,要是沐君豪不小心死了呢?”

    夹克男戴上墨镜低头就往外走,临出门前,他回头望了望咖喱蟹,冷冷说道:“这位仁兄,开过玛莎拉蒂么?”

    咖喱蟹堆一脸笑,抬手笔划一个巴顿手势,“ok!”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数声惨叫划破翡翠山庄的宁静。

    顾诗诗挺着肚子跌跌撞撞跑出卧室,一路摸到餐厅,掀开碗柜,专捡成摞的盘子出来狠狠砸向地面,噼噼啪啪,稀里哗啦,顷刻之间漂一地雪白。

    童凡冲进去时,顾诗诗正在砸一套古董茶具,那套雍正年间的广彩瓷价值连城,平时只作收藏把玩。童凡大惊失色,从背后死死抱住她,“诗诗你疯了嘛?出什么事了?告诉我快告诉我!”

    顾诗诗直勾勾盯着手里的茶杯,那些描金绘彩男女欢好的图案愈发刺眼,她精神瞬间崩溃,将杯子举过头顶摔得粉碎。

    童凡拼命摇晃她,“诗诗,你疯了,那套茶具能值两百万!”

    她挣脱溜掉,伸手乱摸乱砸,“哥哥让我砸!让我砸!我不痛快,你别管我,我一会儿就好了……”啪一声,一只青花大海碗落地,碎成莲花。

    她踩了一脚血,顺势倒在瓷片上,仰面朝天不住地喘息,象条干涸的金鱼。

    童凡俯身按住她双手,对着门口呆立的姬玉卿说道,“夫人,快打电话叫蔡医生来!”

    姬玉卿如梦初醒,“哦”了一声,失魂落魄跑掉。

    童凡将她抱起搂在怀里,动情地说道,“诗诗,不论出什么事,你还有我。我们三个一起,会过得很好很好……就当那个男人死了好嘛?!”

    顾诗诗绝望地闭上双眼,潸然泪下,“不要,千万不要,那条人鱼线是我的,顾芊芊,你哪里都可以触摸,但是……千万不要……”

    “诗诗你在说什么?顾芊芊怎么了?”

    “我要那个小"biao zi"死,马上就死!”

    “她会死她会死立马死……”童凡慌乱搪塞道,“我们的人在深圳,不出半个月,你信我!”

    顾诗诗手搭他肩膀上,回过脸来,眼神迷离,“半个月?太久了,我撑不了啦……”

    童凡忽然感觉后脖梗溅到一股热流,抬手一摸,摸到一手血。

    她手腕子上一道深深的口子,肉翻着,鲜血四溅!

    顾诗诗捏着块瓷片在童凡眼前晃了晃,神经兮兮一笑,“我这就走!”

    夜幕降临,海风徐徐,沐君豪一身商务短打,站在岸边一驾汽艇上,他绅士地一伸手,拉芊芊上去。

    不远处,一双眼睛正紧紧注视着这对男女。

    213房间黑着灯,一个夹克男子矗立窗前,沉默不语。

    半晌,他转过身来,脸遮在暗处,沉沉说道:“诸位,介意手机交出来么?”

    咖喱蟹、星斑、鲍鱼、肠粉,四个男人对视了一下,纷纷掏出手机,关好,按在麻将桌上。

    咖喱蟹干脆脱掉t恤,两手一摊,“兄弟,要搜身么?”

    夹克男依旧沉默。

    星斑抬手拉开头顶灯泡,“喂,诸位兄弟,把我们的释放证摆上来,人家也放心!”

    于是四人又掏出证件,拍桌子上。

    星斑对那夹克男说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在电话里说得一清二楚,我们是刚刚刑满释放的两劳人员,刚巧住他们隔壁,刚巧看过那份报纸,那种乱人伦常的禽兽,道上的兄弟都看不过眼,我们是出于义愤打电话到上海。才刚您也验过货了,现在说说价钱吧。”

    夹克男头一甩,示意窗外停着的一辆凌治,“女的带到地点,你们开这部车回来。”

    咖喱蟹起身笑嘻嘻说道:“日本车?我可是很爱国的哦!”

    夹克男哼了一鼻子,“嫌便宜?有人马自达就肯。”

    咖喱蟹夸张地倒吸一口凉气,直愣愣瞪着对方,“我说,要是沐君豪不小心死了呢?”

    夹克男戴上墨镜低头就往外走,临出门前,他回头望了望咖喱蟹,冷冷说道:“这位仁兄,开过玛莎拉蒂么?”

    咖喱蟹堆一脸笑,抬手笔划一个巴顿手势,“ok!”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