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事业上升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事业上升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哇!”芊芊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哪来的钱?不过她对这票男人心怀好奇,不论他们是警方还是翡翠山庄那一派势力,她都需要迅速摸清他们的底。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oppo手机,打牌顶一百块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们等我,我去找钱。”

    芊芊跑回房间,从床下吃力地拉出旅行袋,一大包鼓鼓囊囊摆在眼前,她忽然想起沐君豪警告过她不许动这个袋子,转念一想,她只是拿自己的手机算不上“不问自取是为偷”,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哗”一声拉开。

    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旅行袋里,满满登登装着成卷的钞票,美元,面额一千,一卷一万,粗略估计是一百卷!

    芊芊蹲地上呆呆看了许久。

    这男人的心思,她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明。“有哇!”芊芊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哪来的钱?不过她对这票男人心怀好奇,不论他们是警方还是翡翠山庄那一派势力,她都需要迅速摸清他们的底。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oppo手机,打牌顶一百块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们等我,我去找钱。”

    芊芊跑回房间,从床下吃力地拉出旅行袋,一大包鼓鼓囊囊摆在眼前,她忽然想起沐君豪警告过她不许动这个袋子,转念一想,她只是拿自己的手机算不上“不问自取是为偷”,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哗”一声拉开。

    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旅行袋里,满满登登装着成卷的钞票,美元,面额一千,一卷一万,粗略估计是一百卷!

    芊芊蹲地上呆呆看了许久。

    这男人的心思,她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明。“有哇!”芊芊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哪来的钱?不过她对这票男人心怀好奇,不论他们是警方还是翡翠山庄那一派势力,她都需要迅速摸清他们的底。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oppo手机,打牌顶一百块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们等我,我去找钱。”

    芊芊跑回房间,从床下吃力地拉出旅行袋,一大包鼓鼓囊囊摆在眼前,她忽然想起沐君豪警告过她不许动这个袋子,转念一想,她只是拿自己的手机算不上“不问自取是为偷”,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哗”一声拉开。

    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旅行袋里,满满登登装着成卷的钞票,美元,面额一千,一卷一万,粗略估计是一百卷!

    芊芊蹲地上呆呆看了许久。

    这男人的心思,她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明。“有哇!”芊芊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哪来的钱?不过她对这票男人心怀好奇,不论他们是警方还是翡翠山庄那一派势力,她都需要迅速摸清他们的底。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oppo手机,打牌顶一百块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们等我,我去找钱。”

    芊芊跑回房间,从床下吃力地拉出旅行袋,一大包鼓鼓囊囊摆在眼前,她忽然想起沐君豪警告过她不许动这个袋子,转念一想,她只是拿自己的手机算不上“不问自取是为偷”,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哗”一声拉开。

    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旅行袋里,满满登登装着成卷的钞票,美元,面额一千,一卷一万,粗略估计是一百卷!

    芊芊蹲地上呆呆看了许久。

    这男人的心思,她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明。“有哇!”芊芊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哪来的钱?不过她对这票男人心怀好奇,不论他们是警方还是翡翠山庄那一派势力,她都需要迅速摸清他们的底。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oppo手机,打牌顶一百块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们等我,我去找钱。”

    芊芊跑回房间,从床下吃力地拉出旅行袋,一大包鼓鼓囊囊摆在眼前,她忽然想起沐君豪警告过她不许动这个袋子,转念一想,她只是拿自己的手机算不上“不问自取是为偷”,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哗”一声拉开。

    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旅行袋里,满满登登装着成卷的钞票,美元,面额一千,一卷一万,粗略估计是一百卷!

    芊芊蹲地上呆呆看了许久。

    这男人的心思,她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明。

    沐君豪手一伸勾住芊芊脖子,一挤眼,“走,我们去213门口接吻,法式湿吻,气死姓顾的!”

    芊芊啪打掉他手,双颊泛起桃红,“哼,不要忘了我也姓顾!”

    她气坏了,眼前这个沐君豪愈发诡异,神鬼难测,不是接吻就是推倒,火辣辣**裸,仅凭皮肤都能感受到他腹中的欲火咕嘟咕嘟岩浆一般翻滚着。

    大概是跟女人放浪惯了,狗改不了吃屎,猫改不了喝尿!

    她白了他一眼,气急败坏道:“别开玩笑了,我都快急死了!”

    “哦?”沐君豪歪着头,捕捉她眼中的灵光,“你伯父派人来接你,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芊芊嘴一紧,脸红到脖子根。

    是啊,自己好生奇怪。

    虽然内心窘到不行但不想给对方看出,她稳了稳神,一扬脸,“好哇,我这就跟他们回上海!才不要天天对着你!见你就烦!”

    沐君豪脸一收,兴致缺缺地起身,四处找外套,“好吧,既然这样,老子死远一点,免得脏了你们这些贵族小姐的眼。”

    芊芊有点慌神,大眼睛忽闪忽闪追着他满屋乱晃的身影,“你要去哪?”

    沐君豪穿好外套,坐床头一只一只蹬起鞋子,“老子去找那个船家,晚上去香港。你呢,就跟隔壁那些人回上海,拜拜了,顾小姐。”

    “别扔下我一个,我害怕……”芊芊声音蚊子似的,哀鸿般的眸子氤氲着雾气,“你才跟人家打一架,他们不会理我的。”

    沐君豪神灵活现一扬头,“没事,我教你怎么跟人修复感情。我送你个道具助攻。”说罢沐君豪从可乐瓶里拔出花束,一瓣一瓣揪掉放到一只碗里,对着一脸不解的芊芊说道:“这种蓝色的小花叫‘可爱花’,可以入药,捣碎了敷在伤口处专治淤肿,你端过去给那个咖喱蟹。说好,扮圣母搭讪,别把自己搭进去,ok?”

    他粲然一笑,倾倒众生。

    芊芊很想说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走,可一张嘴就变了味,“虽然很想回上海,可是……他们会敌视我的。”

    沐君豪完全不解风情,顺着她话茬一路叮嘱:“做人要学会化敌为友,如果敌众我寡,就要先分化再征服。首先,你是美女,从那个最年轻的咖喱蟹下手,你行的!”

    芊芊木然点头,想想自己要独力面对四个壮汉,一颗心仍悬着。

    沐君豪大踏步向外走去,那毅然决毅的脚步声无比刺心。

    “别丢下我,我求你……”芊芊终于抑制不住大嚷道。

    行至门口的沐君豪冷冷回头,“哪天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

    说罢他推门走掉。

    芊芊盯着碗里的花瓣发愣,

    不论如何,去探下对方的底,不能给沐君豪看扁。

    她沉了沉呼吸,用手梳理一下头发,转去213房。

    房间里一片烟雾缭绕,四双眼睛在黑暗里幽幽放着光。

    仿佛夜雾弥漫的丛林里遭遇四只野狼。

    芊芊一颗心揪起。

    男人们沉默着,咖喱蟹阴沉地盯着她。

    芊芊按下胸中狂跳的一颗小心脏,强挤出一个微笑,“不好意思,你腕子肿了吧?我给你上点药。”

    咖喱蟹站起身来,节节逼近,顺势来了个壁咚,按她到墙上。

    “老子就k了个粉,关你老公屁事?”

    芊芊紧张地盯着他,眼珠乱转。

    这男孩儿五官端正,阳刚四射,直挺如峰的鼻梁宛如石膏像般完美。

    只是一脸凶煞令她无心欣赏。

    她哆嗦着,嗫嚅着,“你……你们不是便衣嘛……”

    “便衣?便衣哪有我们这么白?”咖喱蟹喷她脸上一大口烟,“小丫头,实话告诉你,我们几个才从监狱放出来,五年没摸女人了,今天你算来着了……”

    他贴近她的脸,两人鼻尖撞到一起。

    芊芊强打精神,一挑眉毛,“我老公有枪的。”

    “哦?你老公有枪?哈哈!哈哈哈!”咖喱蟹一条胳膊按在墙上回头挨个兄弟对视,笑得极为狂放,“我们四个……也有枪的哦。”说罢他拍了拍她的脸,“我很喜欢你,老子一见你,就很冲动。”

    芊芊背着手,“我,我不喜欢被不喜欢的男生喜欢。”

    咖喱蟹打算将耍流氓进行到底,滚烫的嘴唇凑上来,刚要按到芊芊脸上,芊芊一指床边坐着的麻子脸,“我还是更喜欢他一点。”

    呵呵,分而化之,这点小心计哪里难得倒这些老江湖。

    麻子脸笑着吐出一大口烟,轻慢地说道:“老子是个同性恋。”

    哈哈,哈哈哈,咖喱蟹再次放浪大笑,一捏芊芊的嫩脸,“老子今天睡定你了。”

    “好啊!”芊芊被他一激,血往上涌,“有种去214睡我!”

    咖喱蟹被她将了一军,一时语塞,整个人僵住。

    身后三个人面面相觑,俄尔爆出一阵大笑。

    “呵呵,小姑娘有种!”麻子脸走上前来拽掉咖喱蟹墙上的胳膊,嬉皮笑脸打着圆场,“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你蟹哥就是有点下不来台,他人好着呐。对了,我叫星斑,那两个哥哥名字很好记,一个鲍鱼,一个肠粉。阿蟹膀子伤了没法打牌,今晚我们三缺一,小姑娘,你顶上,好不好?”

    “好哇!”芊芊一脸淡定从容。

    “钱有么?”

    “有哇!”芊芊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哪来的钱?不过她对这票男人心怀好奇,不论他们是警方还是翡翠山庄那一派势力,她都需要迅速摸清他们的底。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oppo手机,打牌顶一百块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你们等我,我去找钱。”

    芊芊跑回房间,从床下吃力地拉出旅行袋,一大包鼓鼓囊囊摆在眼前,她忽然想起沐君豪警告过她不许动这个袋子,转念一想,她只是拿自己的手机算不上“不问自取是为偷”,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哗”一声拉开。

    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旅行袋里,满满登登装着成卷的钞票,美元,面额一千,一卷一万,粗略估计是一百卷!

    芊芊蹲地上呆呆看了许久。

    这男人的心思,她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