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二十章 贪慕虚荣的女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章 贪慕虚荣的女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啪!”一记耳光狠狠甩在阿珠脸上!

    早已按捺不住的星斑哥倏忽起身抡圆膀子卯足了劲儿的一巴掌,丈八汉子的力气外加愤怒全部压缩于五指之间,激情澎湃!

    咕咚,阿珠应声倒地,哧,手机滑出一丈远。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僵挺着,仿佛一枚枚速冻饺子。

    “我忍屎忍尿也忍不了你!”星斑哥叉着腰,双眸跳动着愤怒之火。

    阿珠白脸画了个“五指山”,她勉强撑起身,神色惶恐,“你敢打老娘?”

    “哼!我打的就是你!”

    阿珠飞快横一眼地上的手机,“哼,星斑,你睁大狗眼好好看看,沐总送我的lg手机,lg就是老公的意思!你最好搞搞清楚你打的是谁?!”

    “呵呵呵呵……”星斑哑然失笑,转而放声大笑,他徐徐蹲下,一把拧起阿珠下颚,“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傻?lg是定情物深圳人人皆知,只是……你这只lg是用来窃听的……定不定情我不知道,定罪,是足够用了~~”

    阿珠瑟缩着,身体后蹭。

    一双杏核眼盈满恐惧。

    星斑狞笑着拍了拍她脸蛋,“呵呵,没想到吧?你和阿金每次私下密谋,我们都一字不落尽收耳底。哼!想给沐总做套?门儿都没有!”

    阿珠羞愤难当,绝望的泪花闪动在眼底。

    星斑鄙夷地撇了撇嘴,“哼!想跟顾芊芊争宠?你还差得远!人家正是因为不贪慕虚荣,今天跑路,所以躲过一劫。这就叫‘人善天不欺’!懂嘛?!”

    说罢星斑起身,冲几个小弟吩咐道:“把这个死娘们儿拎到院子里,给她换上t恤,直到全部晒干为止。”

    “是!”几名壮汉呼啦围上来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向外拖行,阿珠惨叫着“我不要穿那个t恤,我现在是一死两命……”

    凄厉

    沐君豪大梦初醒一般,抱起芊芊,忙三火四向外走去。

    他大步流星穿过大堂,迈上楼梯,粗粝的下巴抚着女孩儿如玉的面颊。

    芊芊脑袋晕晕的,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令她魂飞九天,浑身战栗不已,说不出任何话,双手下意识搂紧男人脖子。

    进了卧室,沐君豪用腿阖拢房门,急急将女人放在床上,拨掉西服,不顾芊芊挣脱,抬手褪掉她身上的t恤猛甩到一旁。

    他一下下喘着,英挺的眉紧紧皱起,“傻瓜,别人做个套就往里钻,你也叫沐君豪的女人?!”

    “哼!”芊芊抱胸揉了揉双臂,头甩向一边,“谁是你女人?”

    “嗯——?”沐君豪眉毛一立,刚想发作,又一眼了到女人"xiong zao",普通纯棉,看来这女人一颗要跑路的心真是决绝,自己在东京特地采购的几十件高档睡衣她一件没打算带走。

    这是彻底划清界线的节奏。

    “妈的,老子的女人穿纯棉……”

    芊芊左躲右闪,架不住男人虎掌挥动,哧哧几声,瞬间剥了个精光。

    “妈的,跑路?!”男人脸凑到眼前,像头凶猛的野兽擒着猎物正研究如何下嘴。

    “哼,谁让你凶人家!”芊芊作势跳下床,滑腻的身体在男人大掌里翻腾,几下被妥妥按住。

    “说!”男人目光里透着研判和凄怆,“只要你说,你没做过,我就信你!”

    这个大醋坛子还在纠结自己和咖喱蟹的“风流韵事”,回答这种问题都是侮辱,芊芊懒得理他,依旧往床下蹭。

    她象个调皮好动的女儿,被焦眉躁眼的男人死死按住,“好啦!好啦!我信你了!”

    “哼!”芊芊小脸一甩,美颈间发丝涌动。

    窗外透进的阳光勾勒出她撩人的曲线,皎皎盈白的身体玲珑夺目,活色生香。

    男人眼缝里迷迭出魅惑,双唇凑近她脸,“老公多久没碰女人了?火气大点又怎么了……还不是怪你……”

    突然拉近的距离,和他身上独特的气味让她的心脏陡然漏掉了一拍。

    雪白的商务衬衫映着他俊朗的面庞,儒雅混合着狂野,三分倜傥,七分不羁,芊芊不争气地呆视了三秒。

    滚烫的热唇徘徊于颈间锁骨,芊芊闭起眼深吸口气,“别碰我……有毒的……”

    男人愈吻愈烈,“被你毒死……我沐君豪认了……”

    生怕接下来的虎扑狼咬,芊芊皓腕轻舒,搭上他肩膀,“沐沐……抱我去洗澡……”

    她终于又肯叫他沐沐了。

    不是沐先生,不是沐君豪,他双眼折射出受宠若惊的光芒。

    “唉!”

    “啪!”一记耳光狠狠甩在阿珠脸上!

    早已按捺不住的星斑哥倏忽起身抡圆膀子卯足了劲儿的一巴掌,丈八汉子的力气外加愤怒全部压缩于五指之间,激情澎湃!

    咕咚,阿珠应声倒地,哧,手机滑出一丈远。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僵挺着,仿佛一枚枚速冻饺子。

    “我忍屎忍尿也忍不了你!”星斑哥叉着腰,双眸跳动着愤怒之火。

    阿珠白脸画了个“五指山”,她勉强撑起身,神色惶恐,“你敢打老娘?”

    “哼!我打的就是你!”

    阿珠飞快横一眼地上的手机,“哼,星斑,你睁大狗眼好好看看,沐总送我的lg手机,lg就是老公的意思!你最好搞搞清楚你打的是谁?!”

    “呵呵呵呵……”星斑哑然失笑,转而放声大笑,他徐徐蹲下,一把拧起阿珠下颚,“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傻?lg是定情物深圳人人皆知,只是……你这只lg是用来窃听的……定不定情我不知道,定罪,是足够用了~~”

    阿珠瑟缩着,身体后蹭。

    一双杏核眼盈满恐惧。

    星斑狞笑着拍了拍她脸蛋,“呵呵,没想到吧?你和阿金每次私下密谋,我们都一字不落尽收耳底。哼!想给沐总做套?门儿都没有!”

    阿珠羞愤难当,绝望的泪花闪动在眼底。

    星斑鄙夷地撇了撇嘴,“哼!想跟顾芊芊争宠?你还差得远!人家正是因为不贪慕虚荣,今天跑路,所以躲过一劫。这就叫‘人善天不欺’!懂嘛?!”

    说罢星斑起身,冲几个小弟吩咐道:“把这个死娘们儿拎到院子里,给她换上t恤,直到全部晒干为止。”

    “是!”几名壮汉呼啦围上来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向外拖行,阿珠惨叫着“我不要穿那个t恤,我现在是一死两命……”

    凄厉

    沐君豪大梦初醒一般,抱起芊芊,忙三火四向外走去。

    他大步流星穿过大堂,迈上楼梯,粗粝的下巴抚着女孩儿如玉的面颊。

    芊芊脑袋晕晕的,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令她魂飞九天,浑身战栗不已,说不出任何话,双手下意识搂紧男人脖子。

    进了卧室,沐君豪用腿阖拢房门,急急将女人放在床上,拨掉西服,不顾芊芊挣脱,抬手褪掉她身上的t恤猛甩到一旁。

    他一下下喘着,英挺的眉紧紧皱起,“傻瓜,别人做个套就往里钻,你也叫沐君豪的女人?!”

    “哼!”芊芊抱胸揉了揉双臂,头甩向一边,“谁是你女人?”

    “嗯——?”沐君豪眉毛一立,刚想发作,又一眼了到女人"xiong zao",普通纯棉,看来这女人一颗要跑路的心真是决绝,自己在东京特地采购的几十件高档睡衣她一件没打算带走。

    这是彻底划清界线的节奏。

    “妈的,老子的女人穿纯棉……”

    芊芊左躲右闪,架不住男人虎掌挥动,哧哧几声,瞬间剥了个精光。

    “妈的,跑路?!”男人脸凑到眼前,像头凶猛的野兽擒着猎物正研究如何下嘴。

    “哼,谁让你凶人家!”芊芊作势跳下床,滑腻的身体在男人大掌里翻腾,几下被妥妥按住。

    “说!”男人目光里透着研判和凄怆,“只要你说,你没做过,我就信你!”

    这个大醋坛子还在纠结自己和咖喱蟹的“风流韵事”,回答这种问题都是侮辱,芊芊懒得理他,依旧往床下蹭。

    她象个调皮好动的女儿,被焦眉躁眼的男人死死按住,“好啦!好啦!我信你了!”

    “哼!”芊芊小脸一甩,美颈间发丝涌动。

    窗外透进的阳光勾勒出她撩人的曲线,皎皎盈白的身体玲珑夺目,活色生香。

    男人眼缝里迷迭出魅惑,双唇凑近她脸,“老公多久没碰女人了?火气大点又怎么了……还不是怪你……”

    突然拉近的距离,和他身上独特的气味让她的心脏陡然漏掉了一拍。

    雪白的商务衬衫映着他俊朗的面庞,儒雅混合着狂野,三分倜傥,七分不羁,芊芊不争气地呆视了三秒。

    滚烫的热唇徘徊于颈间锁骨,芊芊闭起眼深吸口气,“别碰我……有毒的……”

    男人愈吻愈烈,“被你毒死……我沐君豪认了……”

    生怕接下来的虎扑狼咬,芊芊皓腕轻舒,搭上他肩膀,“沐沐……抱我去洗澡……”

    她终于又肯叫他沐沐了。

    不是沐先生,不是沐君豪,他双眼折射出受宠若惊的光芒。

    “唉!”

    “啪!”一记耳光狠狠甩在阿珠脸上!

    早已按捺不住的星斑哥倏忽起身抡圆膀子卯足了劲儿的一巴掌,丈八汉子的力气外加愤怒全部压缩于五指之间,激情澎湃!

    咕咚,阿珠应声倒地,哧,手机滑出一丈远。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僵挺着,仿佛一枚枚速冻饺子。

    “我忍屎忍尿也忍不了你!”星斑哥叉着腰,双眸跳动着愤怒之火。

    阿珠白脸画了个“五指山”,她勉强撑起身,神色惶恐,“你敢打老娘?”

    “哼!我打的就是你!”

    阿珠飞快横一眼地上的手机,“哼,星斑,你睁大狗眼好好看看,沐总送我的lg手机,lg就是老公的意思!你最好搞搞清楚你打的是谁?!”

    “呵呵呵呵……”星斑哑然失笑,转而放声大笑,他徐徐蹲下,一把拧起阿珠下颚,“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傻?lg是定情物深圳人人皆知,只是……你这只lg是用来窃听的……定不定情我不知道,定罪,是足够用了~~”

    阿珠瑟缩着,身体后蹭。

    一双杏核眼盈满恐惧。

    星斑狞笑着拍了拍她脸蛋,“呵呵,没想到吧?你和阿金每次私下密谋,我们都一字不落尽收耳底。哼!想给沐总做套?门儿都没有!”

    阿珠羞愤难当,绝望的泪花闪动在眼底。

    星斑鄙夷地撇了撇嘴,“哼!想跟顾芊芊争宠?你还差得远!人家正是因为不贪慕虚荣,今天跑路,所以躲过一劫。这就叫‘人善天不欺’!懂嘛?!”

    说罢星斑起身,冲几个小弟吩咐道:“把这个死娘们儿拎到院子里,给她换上t恤,直到全部晒干为止。”

    “是!”几名壮汉呼啦围上来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向外拖行,阿珠惨叫着“我不要穿那个t恤,我现在是一死两命……”

    凄厉

    沐君豪大梦初醒一般,抱起芊芊,忙三火四向外走去。

    他大步流星穿过大堂,迈上楼梯,粗粝的下巴抚着女孩儿如玉的面颊。

    芊芊脑袋晕晕的,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令她魂飞九天,浑身战栗不已,说不出任何话,双手下意识搂紧男人脖子。

    进了卧室,沐君豪用腿阖拢房门,急急将女人放在床上,拨掉西服,不顾芊芊挣脱,抬手褪掉她身上的t恤猛甩到一旁。

    他一下下喘着,英挺的眉紧紧皱起,“傻瓜,别人做个套就往里钻,你也叫沐君豪的女人?!”

    “哼!”芊芊抱胸揉了揉双臂,头甩向一边,“谁是你女人?”

    “嗯——?”沐君豪眉毛一立,刚想发作,又一眼了到女人"xiong zao",普通纯棉,看来这女人一颗要跑路的心真是决绝,自己在东京特地采购的几十件高档睡衣她一件没打算带走。

    这是彻底划清界线的节奏。

    “妈的,老子的女人穿纯棉……”

    芊芊左躲右闪,架不住男人虎掌挥动,哧哧几声,瞬间剥了个精光。

    “妈的,跑路?!”男人脸凑到眼前,像头凶猛的野兽擒着猎物正研究如何下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