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世界变得清静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世界变得清静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嗡的一声,脑际涨满耳鸣。

    眼前两片腥唇上下翻飞。

    芊芊牙咬得咯吱作响,心中只一个念头,撑住,不哭,不给对方看扁!

    一丝冰凉的橘味钻进鼻孔,芊芊眉心一蹙,那味道像是沐君豪送她的娇兰“午夜飞行”,莫非,阿珠也有一款?

    要知道,那种香水价格刚好抵一个女佣月薪!

    带着这样的狐疑,芊芊望向妆台,那里空空如也,所有名贵化妆品早已被人扫荡一空。再回眼细端阿珠,一身剪裁得体的米色ol制服,颈子上多了一根金灿灿的项链,坠着一块拇指盖大的红宝石。

    看上去沐大总裁早有打赏!

    郁芊山庄这票人似乎早有成算,她顾芊芊只是活在棋盘上,将帅兵卒,层层围堵。

    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不等芊芊回神,忽然蹿进来一个黑影,“哟,珠姐,大清早的老远就听你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有什么开心的事,说出来,我也跟着乐乐?”

    听声音就知道,没错,是阿金。

    不等芊芊回神,忽然蹿进一个黑影,“哟,珠姐,老远就听你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什么事这么开心呐?说出来我也跟着乐乐?”

    听声音就知道,没错,是阿金。

    昏暗中,一张白晃晃的脸飘近。

    显然,阿金兴致不错,手搭上阿珠肩膀,头一歪,“大清早家里佣人都哄哄开了,说什么……哦,你肚里那个孩子是沐先生的?这事儿安在你身上,就跟真的似的,谁让咱家阿珠长这么漂亮!啧啧啧,话说,这是谁放的猛料啊?”

    阿珠叉起两手,冲芊芊一呶嘴,“你问她!”

    “哎呀呀呀……”阿金像才发现芊芊似的,故作讶异状贴上来,“我说顾大小姐,你怎么穿成酱子?整个一个园丁!家里没衣服了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沐先生一脚蹬了呢。”

    细密的汗渗出芊芊额头,她紧咬下唇,暗嗔自己刚刚说错话,给人落下话柄。

    kiki说得没错,不论何时都要做到不动声色。

    自己真是功力不够,豪门一向跟红顶白,容不得一丝懈怠,更容不下半点性情。

    阿珠倒是喜形于色,阿金一番言辞提醒了她,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阿金,家里还有多少工装?统统都找出来,我们顾大小姐~今后只穿黑色t恤~~”

    阿金瞪圆了眼,努力作出思考的样子,“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为什么?这叫个性!你不懂~~”阿珠甩下一句,又回望芊芊,“咱们顾大小姐,最有脾气了。”

    芊芊牙咬得咯吱作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撑住,不哭,不给对方看扁!

    一丝冰凉的橘味钻进鼻孔,芊芊蹙眉细品,那味道像是沐君豪送她的娇兰香水。莫非,阿珠也有一款?

    要知道,那种昂贵的奢侈品刚好抵阿珠一个月薪水。

    带着这样的狐疑,芊芊望向妆台,那里空空如也,所有名贵化妆品早已被人扫荡一空。再回眼端详阿珠,一身剪裁得体的米色ol制服,料子笔挺,颈间悬着一根金灿灿的项链,坠着拇指盖大的红宝石。

    看上去沐大总裁早有打赏!

    郁芊山庄这票人似乎早有成算,她顾芊芊只是棋盘上一枚卒子,将帅车马,层层围堵,密不透风!

    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芊芊绞尽脑汁,不得其解。

    不知什么时候,两个娘们儿闪得无影无踪,卧室空空荡荡,世界变得清静了。

    芊芊起身“砰”地摔上房门,左思右想,对,先找kiki拿主意。

    可是,那只水钻手机昨夜被自己锁进大钟里,眼下,怎么跟外界联系呢?

    情急之下,忽想起床头柜上还有一台白色欧式座机,貌似自己从没用过。

    记不起kiki号码,索性打114查“豪格集团”总机。

    114很给力,迅速提供三个号码。

    然而,待她再次拨出那串八位阿拉伯数字,耳边传来的却是盲音。

    她撂下听筒,心头布满疑云,貌似电话已被切断,除了应急号码,无一可以拨通。

    沐君豪你不要太过份,当心本小姐打110!

    一瞬间她想。

    芊芊稳了稳神,迅速整理了一下思路,刚刚为了刺激沐君豪,说自己要去精神病院,摆明是打草惊蛇。大概这是沐君豪囚禁自己的主因。

    为什么?

    沐君豪为何百般阻挠自己去见张明?

    那个惊天秘密到底是什么?

    自己必须迅速拟定一个周密的逃跑计划,在此之前,务必不动声色,麻痹郁芊山庄这票人。

    正琢磨着,楼下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钟,早餐时间到了。

    芊芊坐到妆凳,从抽屉里捡出发刷,仔细梳理了一下凌乱的长发,使自己看上去稍稍体面了一些。

    她起身做了个深呼吸,抚着肚子说道:“走,宝宝,妈妈带你饭饭去。”

    然而,餐厅空空荡荡,再无往日的热闹,几位哥哥无一在场。

    就连沐君豪也不见踪影。

    芊芊不管那么多,捡上座坐下,冷冷打量一一布菜的小女佣。

    眼前菜品丰盛,怡红快绿,一碟抹茶蛋糕、一碟芝士吐斯、一碟吞拿萨拉、一盘香煎小牛肉、一碗牛油果,一杯牛奶,一杯芒果汁。

    待遇依旧,貌似她还是女主。

    再撩一眼女佣,也是恭敬得体,仿佛一切如常。

    芊芊端起芒果汁,刚喝了一口,忽见佣人们又往餐桌另一端布菜,菜品跟自己一模一样,只是多了盘油煎多春鱼。

    看上去沐君豪很快会下楼。

    芊芊不管那么多,埋头狼吞虎咽,再一抬头,眼前居然是阿珠!

    注满阳光的餐厅里,她整个人容光焕发。那气势不是女主、也是英式管家。

    阿珠一脸洋洋得意,扭捏着坐下,阴狠凝视芊芊。

    芊芊警觉地盯着她,按下满心的狐疑,扭头问小女佣,“今天家里什么例汤?”

    “太太,是鱼翅。”

    “给我盛一碗上来。”

    “好的,太太。”

    太太?这普普通通的字眼儿在阿珠听来分外刺心。

    她扭头盯向小女佣,一脸威仪,“我说,今天是谁开的单子?为什么我这盘是多春鱼?”

    那小女佣害怕极了,嗫嚅着说道:“珠姐,是这样的,沐先生特地交待过厨房,他说珠姐喜欢吃多春鱼。”

    “哦……”阿珠似乎挽回了一点面子,但多春鱼毕竟是穷苦人家的经济菜,摆不上台面,仿佛又略输一筹。她偷瞄芊芊,对方肉头似的脸无波澜,大吃大喝,甚至一口气喝光一整杯牛奶。

    不行,还得下副猛剂,务必让郁芊山庄这票人明白谁是当红炸子鸡!

    想到这里阿珠清了清嗓子,严厉的目光射向小女佣,“吩咐厨房,以后这种东西不要做了。多春鱼,原本就是很风骚的一种鱼啊,不守妇道,沐先生不喜欢。再有,今后家里什么乌龟汤、甲鱼汤、王八汤什么的,都不许做,容易让沐先生产生不好的联想……”

    阿珠拖着长长的尾音,一付暗爽到内伤的样子。

    芊芊握着杯子的手一滞,她仿佛听出一丝门道。

    很快,她调整好自己,当没听见,捏起一片面包送进嘴里细嚼慢咽,眼皮都不抬一下。

    不大一会儿,小女佣端上一碗鱼翅摆到她面前,芊芊拾起汤勺刚要享用,阿珠那边恨恨的声音重又浮起,她一拍桌子,冲小女佣眼一立,“你到底什么意思?我那碗鱼翅呢?”

    小女佣忙不迭点头道歉,两个女人她都惹不起。

    毕竟昨夜沐君豪吩咐下来,说阿珠是新晋管家,不仅手握财政大权,还有人事任免权。

    小女佣躬身答道,“珠姐,我这就去拿。”

    “慢着。”阿珠下巴一扬,冲芊芊方向,“我就要她那碗。”

    一瞬间空气安静。

    小女佣又窘又急缩着脖子浑身颤抖。

    两个女人僵持着,瞪视对方,目光耍狠。

    看来阿珠这娘们儿给几量颜色就开染料铺了。

    芊芊还是比较了解她的,这女人天性逞强好胜,跟kiki不同的是,她的智商撑不起野心,且常常五色上脸,容易动怒,沾火就着。

    想到这里芊芊直勾勾盯着阿珠,缓缓埋下头去,“呸”一声,往鱼翅里吐了滴口水。

    “你……”阿珠怒火中烧,发指眦裂,却也无可奈何。

    芊芊捏起餐巾拭了拭嘴角,悠然起身,冲吓傻的小女佣微微一笑,“ok,我吃好啦!”

    说罢头也不回转出餐厅。

    朝日初升,晴空万里,院落里花海艳丽,堵在胸口的闷气一扫而光。

    她两手插在牛仔短裤里,慢慢悠悠踱进花园,一眼看到空地上那支白玫瑰。

    于是驻足。

    那花儿也是怪异,一大片绿草坪上孑孑茕立,孤傲怒放。

    烈日下,芊芊久久凝视,她在回味方才阿珠一番话语,似乎暗指自己红杏出墙不安于室。

    是的,没错,自打来到郁芊山庄第一天夜里沐君豪就曾警告过自己,不要重蹈顾诗诗覆辙——“老婆,你要记住,我是个山里人,自小就在山坳里打转,比较容易想不开。我很保守,对自己老婆的贞操十分重视,你要是学她,我就弄死你!听到了没有?!”

    可是,此番沐君豪醋海生波,那阵风,是从哪刮起的呢?

    正思索着,耳边浮起一个声音,“芊芊,回房里去吧,当心中暑。”

    芊芊恍然扭头,身后是肠粉哥哥。

    他一脸栗色油光发亮,带着憨厚的神色,恳切的目光带给她久违的温暖。

    芊芊握住他的手,“肠粉哥哥,螃蟹哥哥哪里去了?”

    肠粉手里握着草帽垂头吱唔着,吭哧着,他抬起头来,陪一脸笑,“芊芊,你要是喜欢这花,我剪给你吧。”

    芊芊一把扯住他,“不要,沐沐会生气的。他每天中午都要来看这花的……”

    肠粉带着农民贯有的倔强一挺胸脯,“哼,那我更要剪了它!”

    正撕扯着,阿珠不知什么时候迈到近前,立住,冷冷打量二人。

    她嘴一撇,“怎么?沐先生的心爱之物都要毁掉,你们安的是什么心?”

    肠粉可不吃她那套,挥了挥手里的草帽,“沐先生的心爱之物就是芊芊,你算哪根葱?!”

    “哟,那你可说错了。”阿珠寸步不让,挺胸贴到近前,在她眼中,肠粉只是个泥腿子园丁而已,帮着芊芊说话只是先前得了好处,她比出手指点了点肠粉鼻尖,“你个土鳖!我告诉你吧,沐先生刚刚丧妻,心情不好,每天过来凭吊,顾诗诗才是沐先生的正室、才是沐先生的心爱之人。”

    说话间阿珠拿眼四下瞄了瞄,弯腰捡起草坪上一根枯树枝,围着那花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弧。

    她甩掉树枝,神气地拍了拍手上的土,“哼!谁敢剪掉这花,我就把他轰出郁芊山庄!”

    肠粉眼中迸出愤怒的火光,紧咬着牙说道:“老子不剪这花儿了,老子更喜欢剪人!”

    说罢他朝前冲去。

    阿珠脸刷的一下惨白,刚要呼救,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大清早的,吵吵什么呐?”

    沐君豪一边穿着西服一边朝这边走来,脸上带着怒气。

    阿珠眼珠一转,扭身跑上前去,满面委屈抚着男人手臂,“亲爱的,这个顾芊芊真是好卑鄙,她说这花象征着顾诗诗,既然沐君豪喜欢,她偏要剪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