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美丽的梭罗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美丽的梭罗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浴室里,阿金抄着风筒,对着阿珠湿澛澛的长发上下其手,嘴里紧着唠叨:“你呀,就是争心太盛,乱了阵脚。凡事慢慢来,不要给男人看到呲牙咧嘴的样子,这世上没一个男人喜欢母老虎的。你看那个姓顾的多会装,成天扮小可怜,那才是大公喜欢的小母。”

    阿珠长指掐着颈间的浴巾瑟瑟发抖,惊魂未定,“哼,一定是她!一定是顾芊芊指使的,不弄死她老娘不姓陈!”

    她猛地调高声线,阿金赶紧掩住她嘴。

    “哎,你怎么还不明白?”阿金搡了一下阿珠,满脸无奈将风筒甩向一边,“你那么大眼睛真是白长了,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沐君豪那几个兄弟护着她。知道么?今天这一出是道上的手法,男的就打一顿,女的就淋粪水,这是江湖规矩。十有**是那个土鳖园丁干的,你先搂着点吧,别树敌太多。”

    阿珠一撇红唇,“哼!肠粉算个屁!我让沐君豪把咖喱蟹轰走,他就得乖乖照办!现在沐君豪小命攥在老娘手心儿里,捏死顾芊芊是最佳时机!”

    “怎么?”这下轮到阿金迷惘了。

    “回头跟你细讲!”阿珠高傲地斜睨着她,“总之,这回顾芊芊死定了!区别只是竖着出去,还是横着出去~~”

    “……”

    一整天下来,郁芊山庄风平浪静。

    最大的噪音源阿珠直接消音,男主不再咆哮索性夜不归宿,仿佛对这个家已然累觉不爱,女主则游魂似的流连花园,汲汲顾影,悄无声息。

    郁芊山庄看似河清海晏,但所有人都清楚,这只是大战前短暂的平静。

    芊芊正在月下走着,突然草丛中蹿出个身影,细看竟是肠粉,夜色难掩他一脸焦急,“芊芊,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哦?”

    他忐忑地搓着手心,“库房里丢了一瓶百草枯。”

    “哦?”芊芊思忖片刻,淡淡笑了笑,“肠粉哥哥,我已不是这家女主,您不必向我汇报的。”

    肠粉心急如焚,握住她双肩用力抖动,“芊芊,你振作一点,只要这里一天还叫郁芊山庄你就是女主,不,你在兄弟们心中永远是女主。眼下你还怀着宝宝,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考虑。不能就这样颓废下去,任人宰割!”

    是啊,还有宝宝。

    一瞬间芊芊神思恍惚。

    百草枯那种除草剂毒性极大,且无解药,人若是误服死亡率几近百分之百。

    做为农学家的女儿这点常识她还是懂的。

    肠粉自责地垂着头,“我很担心,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去……”

    芊芊沉吟片刻,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吧,哥,我自有办法的。”

    说罢她转身踱回大宅。

    第二天清晨,阿珠着实打扮了一番,衣柜里码着三十多套沐君豪买给她的昂贵时装,件件都是六位数,看着就令她沾沾自喜。

    她拎出一件白色梵思哲换好,扎了利落的蜈蚣辫,颈上一抹小丝巾,看上去清爽怡人。

    她对着镜子长吁口气,深信光彩照人的自己足令众人遗忘昨日的粪坑奇遇。

    然而出了卧室,并没有预想中的寒喧马屁,到处静悄悄的,走好久撞不到一个人影。

    待到推开餐厅的门,阿珠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家里三十几号佣人站成三排,毕恭毕敬,屏息敛气。

    顾芊芊气定神闲坐在上座,束手凝视桌上丰盛的早餐。

    阿珠一步三摇踱进,“这是什么回事?没我的命令你竟敢擅自召集家里佣人?”

    芊芊根本不睬乎她,撩起眼皮望向众人,淡定从容说道:“不好意思诸位,昨天家里丢失一瓶百草枯,在没查清之前,全体人员只吃外卖,午餐肯德基,晚餐必胜客披萨。明日菜单待定。厨房所有食材调料全部做报废处理,上午大家的工作便是分类打包处理。请问诸位有无异议?”

    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颗心悬起。

    丢了一瓶农药并非小事,毕竟眼下是春秋战国时期,尤其从顾芊芊嘴里说出,更为可信。平日里女主人一向宽厚,从不搞三搞四,不似阿珠那般没事找事频频作法,所以众人倾向于芊芊的方案。

    又慑于阿珠的淫威,并不敢大声附和,一个个的只是拼命点头。

    然而阿珠认定这是聚众示威,她几步蹿到地当间,脖子一扬,“我说顾芊芊,你还嫌自己不够败家?厨房里的食材价值几十万,光是金勾翅就有十件,干鲍就有几十斤,都扔掉你是疯了还是傻了?这家里谁是管家?”

    芊芊淡然一笑,眼一翻,“这里是郁芊山庄,还是阿珠山庄?”

    “你?!”阿珠恼羞成怒,她此时最忌别人叫她阿珠,名字前面带个“阿”字在广东地带即是**丝的代号。

    芊芊这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说出话来却能把人活活噎死!

    阿珠拼命按下满心的自卑,“顾芊芊,信不信,我打电话给沐君豪,让他立马改成‘秀珠山庄’!”

    芊芊耸了耸肩膀,“好啊,赶紧打。”

    浴室里,阿金抄着风筒,对着阿珠湿澛澛的长发上下其手,嘴里紧着唠叨:“你呀,就是争心太盛,乱了阵脚。凡事慢慢来,不要给男人看到呲牙咧嘴的样子,这世上没一个男人喜欢母老虎的。你看那个姓顾的多会装,成天扮小可怜,那才是大公喜欢的小母。”

    阿珠长指掐着颈间的浴巾瑟瑟发抖,惊魂未定,“哼,一定是她!一定是顾芊芊指使的,不弄死她老娘不姓陈!”

    她猛地调高声线,阿金赶紧掩住她嘴。

    “哎,你怎么还不明白?”阿金搡了一下阿珠,满脸无奈将风筒甩向一边,“你那么大眼睛真是白长了,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沐君豪那几个兄弟护着她。知道么?今天这一出是道上的手法,男的就打一顿,女的就淋粪水,这是江湖规矩。十有**是那个土鳖园丁干的,你先搂着点吧,别树敌太多。”

    阿珠一撇红唇,“哼!肠粉算个屁!我让沐君豪把咖喱蟹轰走,他就得乖乖照办!现在沐君豪小命攥在老娘手心儿里,捏死顾芊芊是最佳时机!”

    “怎么?”这下轮到阿金迷惘了。

    “回头跟你细讲!”阿珠高傲地斜睨着她,“总之,这回顾芊芊死定了!区别只是竖着出去,还是横着出去~~”

    “……”

    一整天下来,郁芊山庄风平浪静。

    最大的噪音源阿珠直接消音,男主不再咆哮索性夜不归宿,仿佛对这个家已然累觉不爱,女主则游魂似的流连花园,汲汲顾影,悄无声息。

    郁芊山庄看似河清海晏,但所有人都清楚,这只是大战前短暂的平静。

    芊芊正在月下走着,突然草丛中蹿出个身影,细看竟是肠粉,夜色难掩他一脸焦急,“芊芊,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哦?”

    他忐忑地搓着手心,“库房里丢了一瓶百草枯。”

    “哦?”芊芊思忖片刻,淡淡笑了笑,“肠粉哥哥,我已不是这家女主,您不必向我汇报的。”

    肠粉心急如焚,握住她双肩用力抖动,“芊芊,你振作一点,只要这里一天还叫郁芊山庄你就是女主,不,你在兄弟们心中永远是女主。眼下你还怀着宝宝,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考虑。不能就这样颓废下去,任人宰割!”

    是啊,还有宝宝。

    一瞬间芊芊神思恍惚。

    百草枯那种除草剂毒性极大,且无解药,人若是误服死亡率几近百分之百。

    做为农学家的女儿这点常识她还是懂的。

    肠粉自责地垂着头,“我很担心,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去……”

    芊芊沉吟片刻,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吧,哥,我自有办法的。”

    说罢她转身踱回大宅。

    第二天清晨,阿珠着实打扮了一番,衣柜里码着三十多套沐君豪买给她的昂贵时装,件件都是六位数,看着就令她沾沾自喜。

    她拎出一件白色梵思哲换好,扎了利落的蜈蚣辫,颈上一抹小丝巾,看上去清爽怡人。

    她对着镜子长吁口气,深信光彩照人的自己足令众人遗忘昨日的粪坑奇遇。

    然而出了卧室,并没有预想中的寒喧马屁,到处静悄悄的,走好久撞不到一个人影。

    待到推开餐厅的门,阿珠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家里三十几号佣人站成三排,毕恭毕敬,屏息敛气。

    顾芊芊气定神闲坐在上座,束手凝视桌上丰盛的早餐。

    阿珠一步三摇踱进,“这是什么回事?没我的命令你竟敢擅自召集家里佣人?”

    芊芊根本不睬乎她,撩起眼皮望向众人,淡定从容说道:“不好意思诸位,昨天家里丢失一瓶百草枯,在没查清之前,全体人员只吃外卖,午餐肯德基,晚餐必胜客披萨。明日菜单待定。厨房所有食材调料全部做报废处理,上午大家的工作便是分类打包处理。请问诸位有无异议?”

    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颗心悬起。

    丢了一瓶农药并非小事,毕竟眼下是春秋战国时期,尤其从顾芊芊嘴里说出,更为可信。平日里女主人一向宽厚,从不搞三搞四,不似阿珠那般没事找事频频作法,所以众人倾向于芊芊的方案。

    又慑于阿珠的淫威,并不敢大声附和,一个个的只是拼命点头。

    然而阿珠认定这是聚众示威,她几步蹿到地当间,脖子一扬,“我说顾芊芊,你还嫌自己不够败家?厨房里的食材价值几十万,光是金勾翅就有十件,干鲍就有几十斤,都扔掉你是疯了还是傻了?这家里谁是管家?”

    芊芊淡然一笑,眼一翻,“这里是郁芊山庄,还是阿珠山庄?”

    “你?!”阿珠恼羞成怒,她此时最忌别人叫她阿珠,名字前面带个“阿”字在广东地带即是**丝的代号。

    芊芊这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说出话来却能把人活活噎死!

    阿珠拼命按下满心的自卑,“顾芊芊,信不信,我打电话给沐君豪,让他立马改成‘秀珠山庄’!”

    芊芊耸了耸肩膀,“好啊,赶紧打。”

    丢了一瓶农药并非小事,毕竟眼下是春秋战国时期,尤其从顾芊芊嘴里说出,更为可信。平日里女主人一向宽厚,从不搞三搞四,不似阿珠那般没事找事频频作法,所以众人倾向于芊芊的方案。

    又慑于阿珠的淫威,并不敢大声附和,一个个的只是拼命点头。

    然而阿珠认定这是聚众示威,她几步蹿到地当间,脖子一扬,“我说顾芊芊,你还嫌自己不够败家?厨房里的食材价值几十万,光是金勾翅就有十件,干鲍就有几十斤,都扔掉你是疯了还是傻了?这家里谁是管家?”

    芊芊淡然一笑,眼一翻,“这里是郁芊山庄,还是阿珠山庄?”

    “你?!”阿珠恼羞成怒,她此时最忌别人叫她阿珠,名字前面带个“阿”字在广东地带即是**丝的代号。

    芊芊这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说出话来却能把人活活噎死!

    阿珠拼命按下满心的自卑,“顾芊芊,信不信,我打电话给沐君豪,让他立马改成‘秀珠山庄’!”

    芊芊耸了耸肩膀,“好啊,赶紧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