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零五章 气息恹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五章 气息恹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黎明,大地朦朦胧胧,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风雨过后,翡翠山庄空气清新,万物复苏。

    童凡在一片鸟鸣声中懵懂醒来,顿觉头痛不已,一睁眼,一根灰色房梁。

    他一惊,翻身坐起,发现自己浑身**未着寸缕。

    他惶然四顾,地上,星星点点碎玻璃屑折射着朝晖,衬衫、西裤、领带、内衣、女人的各种织物四处散落,干涸的酒瓶,清空的纸巾盒,还有一团一团雪白的纸,仿佛在提示着什么……

    再一扭头,顾芊芊披头散发倚在墙角,垂着眼睑,冷若冰霜,见他醒来,纤长的手指掖了掖身上的西服,掩好一双**,西服下摆一截雪白的长腿上红色小礼服一条一缕。

    如果那还算是一件礼服的话。

    她象是一只被人撕碎的布娃娃。

    童凡一扳芊芊下颚,蹙起眉,左右打量,她一边脸略微红肿,嘴角青紫着突起,嘴唇上血渍斑斑。

    芊芊冷冷挣脱掉,脸扭向一边。

    “哦,my god!”童凡无望地闭上眼睛,双手不停揉搓自己的脸。

    自己真的睡了这个贱女人?!

    他如何向顾诗诗交待?百年之后,九泉之下。

    即使冷冷躺在地上空空如也的酒瓶亦无法成功开脱自己,童凡,你罪不可恕!

    正在这时,卷闸门缓缓抬升,门口出现两个人。

    童凡愣住了!

    黄勇和霍青并肩站立,警服笔挺,冷冷打量屋子里的一切。

    即使见多识广,眼前一目还是足令二人震憾,堪称惨烈。

    黄勇双手插在警裤里,身子一摇,“我们接到报警,说这里有人"qiang jian"妇女。”说罢并不抬腿迈进,明显是要保护现场。

    童凡一时懵了,惶惶然起身,又觉不妥,胡乱扯过一件衣服挡在胯间。

    黄勇冲他一扬下巴,“你,跟我们走一趟!”又带着一贯的干练回头吩咐霍青,“去,打电话到分局,让他们派两个女警过来。”

    “是,黄队!”

    童凡故作镇定窸窸嗦嗦穿着衣服,心里七上八下,揣测着那个报警人。

    芊芊紧了紧身上的西装,迈下床来,才走到门边,一个趔趄倒在黄勇身上,黄勇下意识抬手一擎。

    她目光涣散,没有丝毫反应。

    男女有别,这不合警例,黄勇扶稳她,又讪讪撤手。

    童凡犹犹豫豫跟在黄勇霍青身后,穿过长长的地下通道,期间他抬起腕子拧在嘴边咳了一声,回头拿眼偷瞄芊芊,目光中渗出一丝哀求,又被她一脸冰冷无情挡回。

    他的自尊重又复苏,死就死了,谁怕谁!

    不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徒刑嘛,老子活够了!

    想到这里,童凡停在地库门口,立住,“黄警官,警车在哪里?”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慷慨赴死的模样。

    “呵呵,真有意思!”黄勇莞尔一笑,“为什么要坐警车?您犯罪了吗?”

    童凡嘴一噤,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不再讲话。

    他可以接受自己被抓,但绝对不能忍受自己被耍。

    一行人等垂着头,穿过草坪,踩上湿滑的鹅卵石甬道,径直奔向主楼。

    进了大堂,黄勇扭头问童凡,“哪间房幽静?适合谈话?”

    “书房!”童凡手搭在嘴边,惜言如金的样子。

    “哦?”黄勇仰头打量了一下房屋结构,“走,我们去那!”

    他手指向餐厅。

    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冷笑掠过芊芊面庞,她的心里全是蔑视,童凡你真是法力不够,警察显然在试探。童凡选择光线阴暗的书房明显心虚,而黄勇偏偏要去采光极好的餐厅,就是让人暴露在阳光下,心理无处遁形。

    呵呵,童凡,豪门又如何?管家又怎样?你枉大我十岁!

    而黄勇,才是厉害角色!

    有了童凡这个前车之鉴,芊芊决定不再说话。从始至终不会透露给他人任何信息,一个眼神,一丝表情,一字话语,一滴眼睛。

    她保持着呆滞状态,对,就象自己离开翡翠山庄之前的模样——十七岁的傻白甜!

    几人在餐厅落座,黄勇并不出声,逡视着,沉默着,象是在等什么人出现。

    童凡芊芊同时纠结着一件事——是谁报的警?

    细想昨夜,芊芊从始至终人都是清醒的。

    童凡爱得澎湃,爱得激烈,爱得绝望,嘴里叫着诗诗的名字,滚烫的吻雨点般砸下,把全部的思念和渴望倾泻在她身上、注入进她体内。雷声伴着她痛苦的"shen yin",闪电映着他扭曲的面孔,最后,男人终于低吼一声发泄出来,将瘫软的自己紧紧搂在怀里,咕咕哝哝着诗诗,沉沉睡去……

    这一场摧枯拉朽的雨夜情事,她唯一的触觉是——温暖。

    她正沉思冥想,餐厅外,走廊里传来节奏均匀的吱吱声,由远至近,那种金属咬合的声音源自一部轮椅,芊芊下意识直起腰来,没错,伯父驾到!

    当顾伯熊出现在餐厅门口时,芊芊暗暗吃了一惊。

    他真的成了一个十足的瘫子,整个人瘦了一圈,苍老憔悴,从前矍铄的眼神暗淡无光,显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致命打击还未抽离他,他偏着头,嘴角流出粘稠的液体,下颚垫着一大块手帕,被口水湿濡了一片。

    哼!顾伯熊,真是报应不爽!

    一瞬间芊芊暗想。

    梅姨推着他缓缓走进。

    一见芊芊,顾伯熊五官抽动,发出呜呜的声音,算是招呼。

    芊芊木然点头,“伯父好!”便再无声息。

    黄勇吸了口气,起身转到芊芊身边,从腋下公文包里掏出一叠八寸照片,细细摆在她面前,“这把枪,你认得吧?”

    芊芊扫了一眼,草丛中,那把猎枪枪托上闪闪发光的蔓草银片她再熟悉不过,没错,正是沐君豪丢失的那只。

    她沉默不语。

    黄勇并不以为意,他又拨过几张照片,那是一具恐怖狰狞的男尸,黑色t恤,凌乱的卷发,健硕的胸膛,何其熟悉,曾经俊朗的面孔血肉模糊,芊芊强按悲痛,咬牙不语。

    黄勇在她身后踱来踱去,“呵呵,谢元,想必顾小姐对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如果您忘了,我再提醒一下,他有个绰号叫咖喱蟹,此人有前科,有吸毒史,蹲过大牢,那天清早,他驾驶着一部丰田越野车去巡视罂粟园,结果中途被人一枪击中腿部,他拖着一条伤腿爬行了二十余米,期间拨出一个电话,最后,被人一枪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说罢他埋头观察她反应,“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一个犯罪团伙之间的内讧!而顾小姐一定会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芊芊紧紧咬着牙,直至咬碎了牙龈,一小股鲜血顺着她的喉咙咽进食管。

    好在眼泪早已流干,原本它们理应喷薄而出,化作泪雨倾盆。

    她可以想像和体会咖喱蟹最后一刻的绝望。

    星斑哥那两眼泪花重又浮现眼前,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对,复仇!

    我顾芊芊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她僵直的姿态令黄勇深感意外,他眼珠转了转,冷冷说道:“顾小姐,这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童凡心一惊,冲口而出,“你们没有拘捕证,这不合警例!”

    顾伯熊在一旁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对童凡表示赞同。

    “哦?我们有说过要拘捕她嘛?”黄勇老练地一挑眉,“你看她这付样子,明显是遭受了性侵,我们要带她回分局录口供,而且,还要进行全身体检。”

    童凡脸色刷的一下死人般惨白,豆大的汗渗出额头。

    顾伯熊机械地摇着头,象个傻瓜一样。

    就在这时,沉默许久的芊芊突然张开双臂,望向童凡,嘴角微微上扬,一双眸子散出温暖的光,“亲爱的,我累了,抱我回房间洗澡。”

    一时间空气静谧,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童凡迅速意识到这是个转机,他起身迈到芊芊面前,一个打横抱起女孩儿,冲着黄勇得意一笑。

    芊芊顺势勾住童凡脖子,望向黄勇,“你们好奇怪哦,什么性侵?什么体检?我和我男朋友玩sm也要进局子?这是哪条法律规定的?”

    她声音娇娇弱弱,气息恹恹,却也无可反驳。

    黄勇差点气得背过气去,眼一瞪,“什么?男朋友?sm?”

    芊芊点了点头,“对啊,童凡是我男友,我们快结婚了。”

    黄勇顿了一下,略一思忖,两眼闪出狡黠,脸上浮起讳莫如深的笑,“哦?结婚?什么时候?具体日期告诉我们,这个辖区每户大婚我们都会按例到场。”

    “十天,十天以后。”芊芊一脸淡淡的,拽了一下呆若木鸡的童凡,“走了啦,人家好累的说,谁让你昨晚那么凶……”

    一屋子人脸红心跳,童凡抱着芊芊大模大样转出门去。

    一进走廊,几乎同时,两人脸子呱嗒一撂。

    “送我去姐姐房间。”芊芊命令道。

    童凡很不适应,“那里不适合你,而且已经封存。”

    “那你送我回餐厅!”芊芊寸步不让。

    童凡几乎气饱了,内心开始埋怨不争气的自己,他双臂擎着这尊翡翠山庄的新佛爷,一路进了顾诗诗房间,把她扔在粉红色柔软的大床上。

    他整了整褶皱的衬衫,“哼!别以为你在警察面前替我说好话,我就会放过你!”

    说罢他丢下她,掉头离去,轻轻阖好房门。

    才一转身,他差点撞到一个人。

    定睛一看,原来是梅姨。

    她手里握着一瓶米醋,伸到他眼前,“喏,拿这个给她洗个澡,彻底清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