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二百零四章 假如明天来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四章 假如明天来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某一时刻芊芊以为那是个玩笑。

    咖喱蟹断断续续说道:“我刚想打电话给豹哥,然后,一驾直升机飞过,从我头顶……有人向我开枪!那人很壮戴着墨镜,我不知道是谁……”

    “螃蟹哥哥,你,你赶紧跑……你在哪里,我们去救你……”

    “没用的……芊芊……他们又回来了……”电话另一端,远远传来一阵直升机引擎声,越发逼近,隆隆震耳,咖喱蟹拼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说道:“记得帮我找到儿子,你答应过我的,再有……芊芊……”

    “什么?”

    “芊芊,我爱你……”

    “砰!”的一声巨响,几乎震碎耳膜,电话那边瞬间盲音。

    芊芊久久僵直着,周身冰冷。

    此后人生,那声枪响不断回荡在她梦中,萦绕不散,挥之不去。

    螃蟹哥哥一定是出事了,她慌忙扔掉电话,刚一起身又倏忽倒地,只好拖着麻木的双腿手脚并用向外爬去,“来人,快来人,救命……出事了……螃蟹哥哥出事了!”

    推开房门,才爬到门边,一眼看到睡眼惺忪的星斑。

    原来他在这里值守一宿,坐在走廊地板上靠着墙囫囵睡着。

    芊芊紧抓胳膊拼命摇醒他,“星斑哥哥,出事了出事了,你醒醒!”

    星斑惶惶然醒来,“怎么了,芊芊?”

    芊芊眼里全是慌张,“螃蟹哥哥说有人冲他开枪,有人在玫瑰茄园里偷种罂粟!”

    “什么?”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刹那间星斑脸色惨白如死人。

    他瞬间明白了一切。

    几个月里他同沐君豪磋研无数次,总是猜不透那死穴在哪。

    他飞速掏出手机打给咖喱蟹,对方盲音。

    不祥的念头腾地升起染红了眉心眼角。

    他的脸扭曲着,牙齿“咯咯”作响,跪在地上浑身抖得象过电,愤怒的泪花蓄满眼眶,怒目金刚一般咬牙说道:“害我兄弟?!顾——伯——熊,我星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说罢他一轱辘麻利起身,咚咚向外跑去。

    芊芊挣扎着踉踉跄跄奔到窗前,楼下,一大片紫色薰衣草之间甬道上,星斑利落挥手,一众兄弟迅速聚合,纷纷钻进车内,乒乒乓乓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一个念头升起,沐君豪昨夜一个人走的?

    他平时不论去哪都是前呼后拥追随者众,没可能一个人走夜路不带随从。

    除非是去一个隐蔽的地点见一个见光死的人。

    也许是女人。

    想到这里她抓起电话打给沐君豪,然而对方关机。

    芊芊悻悻穿好外套,捏起手包独自走出客栈,她回头看了一眼楼体墙壁上“火柴天堂”四个大字,想着那不知何年何月的再次聚首。

    她一路茫茫然走着,不知身往何方,深一脚浅一脚灌了两鞋沙子。耳边是呜呜呼啸的海风还有咖喱蟹的呓语“有人向我开枪,那人又高又壮……”

    那人是谁呢?

    转上公路,她机械地挥手叫了部计程车,待到司机应候她才回过神儿来。

    “我去郁芊山庄。”她在后座上平静说道。

    司机三心二意拐上车道,从观后镜里仔仔细细打量着美女,心想沐君豪的床上用品果然不同凡响。这小姐肤白貌美,倾城国色,可为何只叫计程车?外围女又绝逼没有这么高贵。

    三分钟路程务必抓紧,于是司机冒冒然开口,“您是林碧儿小姐吧?”

    芊芊险些晕厥,气得脸色煞白,她不想讲话。甩头望向窗外。

    这样大牌的姿态显然就是了。

    司机乘胜追击,“呵呵,我们车队伙计大清早还在议论,说最近杂志报纸回回都是您,万没想到开门第三单我就拉到本尊了。话说,沐君豪的码子当中就属您身材长相最正点,下次出门别戴墨镜,这么好看的眼睛都浪费了!回头给我签个名,我好去车队里显摆显摆。哦,对了,沐先生呢?”

    他说的每个字都扎在她心上。

    她尖尖的指甲死死掐着掌心,没好气地说道:“死了!”

    “哦,呸呸呸!”司机情觉不妙,也感自己唐突,好言安慰道:“这位小姐大清早的不要乱说,好的不灵坏的灵,赶紧冲窗外吐口唾沫……”

    还好车程很近,说话间到了郁芊山庄大门口。

    芊芊气鼓鼓抬腿迈出,回手“砰”摔上车门,这天万事不宜,大清早没一件好事。

    “给他车钱!”她冲房门大叔丢下一句,径直迈入。

    “我可没零钱啊!”房门大叔阴嗖嗖的声音在身后蓦然响起,芊芊住脚,喘息着。

    “我还是不是这家女主人?”她回头冷冷望着大叔。

    “那谁知道呢,我只是个打工的……”大叔臊眉耷眼弓着腰,声音降着调。

    芊芊回身走近细细打量他,真是人若失势,狗都瞧不起你!

    她倨傲地冷冷说道:“这里还是不是郁芊山庄?”

    大叔狡黠的小眼睛星烁着,“这样,我打电话向珠姐借点。”

    珠姐?已然珠姐?不知不觉中称呼连跳三级。

    芊芊差点背过气去,她心晓得上次沐君豪口口声声说要炒掉房门,起因在她,这就结下梁子了。真如星斑哥所说,不论你走到哪里,永远是你身边那几个人最坏!

    她稳了稳神,决心不给对方爽点,“好哇,你去找你的珠姐~~回头我让星斑哥还上!”

    不及对方还口,她丢下那张恶心的脸径直向里走去。

    四周静悄悄的,静得瘆人,貌似家里的男人都已走光,连个女佣也不见。

    进了大堂,芊芊风一样迈向楼梯,她又累又困又饿,只想好好洗个澡睡一觉。

    进了卧室,她颓然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的自己憔悴得吓人,芊芊一边拉开抽屉捡出发刷一边心里嘀咕着,怪不得阿猫阿狗都来上脸,自己周身颓势,一张脸都透着倒霉相。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活成一个笑话。

    她正胡乱梳着头,阿珠鬼一样悄无声息戳在门口,见芊芊不理不睬,索性倚在门框上,哗啦哗啦翻着手里的杂志,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她一边偷眼瞄着芊芊一边捏着嗓子,“哎,顾大小姐,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俩会合好,情同姐妹,那是什么时候呢,就是等第三个女人出现的时候……今天这杂志又升级了耶,四个版面,内容好丰富,真的是多姿多彩……”

    芊芊感觉吃了个苍蝇一般恶心。

    “就是你手里那本地摊杂志么?”她脸上冷冷的,并不看阿珠。

    阿珠欣喜得象在过年,“哎,地摊杂志也叫杂志哦~~再说,这是大名鼎鼎的《镬周刊》欸……什么裸照、床照,人家记者真专业好多特写呢。有脸红有心跳,看得我混身燥热……怪不得销路这么好,人家一天卖一百万份呢!”

    芊芊慢悠悠起身,“你要是没事,我就睡觉了。”

    说罢她用力一搪,将门死死关上。

    猝不及防惨被夹痛指甲的阿珠死命尖叫一声,骂骂咧咧愤愤然远去。

    芊芊翻出手机打给沐君豪,她要疯了,然而耳际间“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更是令她抓狂。

    明智之选是洗个热水澡睡上一觉。

    这个世界她惹不起!

    想到这里芊芊恨恨脱掉裙子内衣甩到地上,迈向浴室。

    转眼太阳下山黑夜袭来,芊芊从床上翻身坐起,准确地说她是被饿醒的,想想冰箱里茶糕丰富,她却既没胃口也没胆色。

    尤其是星斑哥哥没在家的情况下。

    不如下山找家饭馆简单吃口。

    她慵懒起身,踱到衣柜前正一件一件挑选着外套。

    忽然,灯开了,阿珠又立在门口,象条狗似地打量着她。

    **!自己居然忘了锁门。

    芊芊不理她,当她是空气,这个烂女人越是搭理越是上脸。

    “哟,顾大小姐,大半夜的您这是要去哪潇洒啊?”骚浪贱的声音再次响起,“怕不是又去老亨利酒吧扣鸭去吧?”

    芊芊用余光扫了眼墙上的挂钟,十点三十分。

    呵呵,她倒是提醒了她。

    芊芊一只手停在那件酒红色小礼服上,刷,抓出来,不再犹豫,果断换好。

    “哟?”阿珠故作惊奇道:“沐先生最讨厌这件红裙了,我说顾大小姐,您真是不想混了啊?”

    芊芊对着镜子戴好首饰,沉沉着着画好妆,看上去象个大明星。

    阿珠从腋下抽出一本杂志,更加精美,更加大牌。

    听那纸张翻动的声音就知道250页装订。

    “啧啧啧啧……”阿珠打算接着虐,“早上您还说是地摊杂志,晚上我就翻出一本精装杂志呢,林碧儿上了《seraphina》,封面女郎!”

    芊芊从容换好高跟鞋,七寸,细根伶仃。

    “哎,顾大小姐你真是吃亏,明亏暗亏都吃尽了……”

    阿珠一抬眼不经意芊芊撞到脸前,抽手夺过杂志,“呵呵,说得那么热闹给我看看。”

    未等阿珠缓过神儿来,芊芊将那本杂志卷成纸筒,一根粗棍一样“嗖”地一声劈在阿珠喉咙上。

    阿珠痛得脸部变型,她一手握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凌空抓舞气都喘不上来顺着门框滑到地上。趁她毫无还手之力,芊芊照着她脸上肩上胸口一顿连踢带打,雨点一般,阿珠惨叫连连,杀猪一般。

    “妈的,你这个贱人,老娘受够你了!”芊芊口里嚷着:“我老公给你两百万买房还不够本,给脸上鼻梁,好哇,一万块钱一个洞!反正今天家里没男人,你死了都没人知道!”

    说着,芊芊擎着鞋根照着地上那只手狠狠踩下,钢针一般扎在阿珠手背。

    阿珠整个人吓傻了,想喊又喊不出声音。

    “哼!贱货!”芊芊照着她脸飞脚踢去,掉头就走。

    她头也不回迈出大堂步下台阶,穿过院落,出了门口奔向马路。

    收拾一顿阿珠令她心情大好,晚风徐徐,不凉不热,这样的夜晚非常适宜去逛酒吧。

    反正沐君豪独自去偷欢,世法平等,她顾芊芊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下了山穿越小径向老亨利酒吧方向拐去,忽然间草丛里蹿出几个黑影迅速包抄过来,将她按倒在地,一个肥厚的手掌死死按住她的嘴巴,芊芊惊恐万状睁大眼睛,怎奈天色太黑无一辨认。

    一块湿濡的手绢带着呛鼻的气味捂上鼻孔。

    不出三秒,她迷迷糊糊被人抬上车子。

    时间仿佛过了一天一夜,那部车子日夜兼程,穿山过桥,期间芊芊耳边恍惚传来零星几句对话,几个粗糙的男声压低嗓子,“济广高速快过去了……”“沪昆高速,别走叉了……”“哪里有厕所……”

    芊芊嘴被胶布粘得死死的,手被绑紧,唯一清晰的体感是饥饿。

    再次入夜,车子停住,清新而凉爽的空气从大开车门涌进,搅散了一夜所积的香烟气息。

    收拾一顿阿珠令她心情大好,晚风徐徐,不凉不热,这样的夜晚非常适宜去逛酒吧。

    反正沐君豪独自去偷欢,世法平等,她顾芊芊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下了山穿越小径向老亨利酒吧方向拐去,忽然间草丛里蹿出几个黑影迅速包抄过来,将她按倒在地,一个肥厚的手掌死死按住她的嘴巴,芊芊惊恐万状睁大眼睛,怎奈天色太黑无一辨认。

    一块湿濡的手绢带着呛鼻的气味捂上鼻孔。

    不出三秒,她迷迷糊糊被人抬上车子。

    时间仿佛过了一天一夜,那部车子日夜兼程,穿山过桥,期间芊芊耳边恍惚传来零星几句对话,几个粗糙的男声压低嗓子,“济广高速快过去了……”“沪昆高速,别走叉了……”“哪里有厕所……”

    芊芊嘴被胶布粘得死死的,手被绑紧,唯一清晰的体感是饥饿。

    再次入夜,车子停住,清新而凉爽的空气从大开车门涌进,搅散了一夜所积的香烟气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