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个凌厉的眼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个凌厉的眼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清晨,芊芊拎着一口小皮箱悄手悄脚穿过大堂,出了门,伫立台阶远眺。

    甜美的空气沁人心脾,薄薄的晨雾不时流淌出鸟鸣,远处海面金粼闪闪似美人秋波。

    世界恬静美好,她有如获重生之感。

    芊芊迈下台阶,手插在牛仔裤袋里悠然走在柏油路上,心情无比顺畅。

    内心早已筹划好,趁六点开门的当口径直走出,先在路边叫辆的士直奔张明所在的青山精神病院。如无意外,她会搭乘下午的飞机飞回扬州。

    回到她魂牵梦萦的故乡,回到外婆身边,待到怀胎十月,生下宝宝,祖孙三人相依为命,平平淡淡度此余生。

    他还会不顾一切、跨越千山万水来找她嘛?

    或许自己想多了吧?

    回味刚刚写就的那张便笺,芊芊嘴角泛起清浅的笑:

    “——沐先生:所有贵重物品我已锁到保险柜里,卡我带走,用做路费,稍后会寄还给您。多谢您这段时间关照,别了。”

    不会像顾诗诗那般没种,写份法律文书还要款款深情拖泥带水拽什么“亲爱的豪”,输到一败涂地渣都不剩,贻笑大方。

    简短一句“沐先生”,划清界线,泾渭分明,从今往后天各一方,相望于江湖。

    甚至不说“再见”!

    将他的冷淡乘以一百倍狠狠还回去,那种报复的快感才是愈合伤口的唯一良剂。

    早在翡翠山庄时,芊芊最恨姬玉卿母女叫自己扫把星,假如沐君豪亦是如此这般,那你只能是沐先生了,别怪我顾芊芊冷血无情。

    想着想着,已近大门,通天坦途横在眼前。

    出了门,第一时间找到张明,不论威逼利诱,务必使出千般手段,务必令他吐露实情。将那些阻断的线索重新衔接,自己父母的死因即将大白于天下。

    想到这里芊芊不禁有些暗暗激动。

    “站住。”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的,淡淡的,带着一贯的威严。

    是他,没错!

    一时间她被晨风吹醒的大脑重陷纷乱杂芜。

    芊芊立住,并不回头,闻听那齐整的脚步声,应该是沐君豪带着他的一众手下。

    这男人好生过分,或许自己早已被他布下监控,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逃不过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耳听那脚步声中尖尖的高跟,想必那是阿珠。

    “顾芊芊,你去哪?”男人声音懒懒的,透着疲惫仓惶,说话间人已走到近前。

    沐君豪俯视着眼前这个小女子,她脸色冰冷,目光拒人千里之外,稚气已从她的面庞挥发殆尽,踪影皆无。

    他并不知晓,那天夜里之后,少女版芊芊已然死掉。

    此后人生,他再也没从她的眼眸里捕捉到一丝一毫天真无忤。

    沐君豪透着浓浓的烟雾打量着芊芊身上的黑色t恤,这令他刺心。莫非这件衣服对她有着别样的意义?

    芊芊两眼放空,直直盯着远处的海面,半晌,她幽幽开口,打破横隔在两人之间尴尬的沉默,“沐先生,该说的话我已写在便条上,祝你今后,万事如意。”

    沐君豪埋着头,一丝微不可察的波澜划过他的眉宇,“你可以走,但是,有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必须留下。”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大脑恢复冷静,好理解透彻他话里藏着的不尽之意。

    “哟,沐先生话已经说得很明了。”不知什么时候阿珠绕到两人身边,怪声怪气伸着脖子,带着一脸过年似的兴奋专程前来欣赏芊芊的窘态,“譬如你脚上那双gucci鞋,就不属于你嘛。”

    清晨,芊芊拎着一口小皮箱悄手悄脚穿过大堂,出了门,伫立台阶远眺。

    甜美的空气沁人心脾,薄薄的晨雾不时流淌出鸟鸣,远处海面金粼闪闪似美人秋波。

    世界恬静美好,她有如获重生之感。

    芊芊迈下台阶,手插在牛仔裤袋里悠然走在柏油路上,心情无比顺畅。

    内心早已筹划好,趁六点开门的当口径直走出,先在路边叫辆的士直奔张明所在的青山精神病院。如无意外,她会搭乘下午的飞机飞回扬州。

    回到她魂牵梦萦的故乡,回到外婆身边,待到怀胎十月,生下宝宝,祖孙三人相依为命,平平淡淡度此余生。

    他还会不顾一切、跨越千山万水来找她嘛?

    或许自己想多了吧?

    回味刚刚写就的那张便笺,芊芊嘴角泛起清浅的笑:

    “——沐先生:所有贵重物品我已锁到保险柜里,卡我带走,用做路费,稍后会寄还给您。多谢您这段时间关照,别了。”

    不会像顾诗诗那般没种,写份法律文书还要款款深情拖泥带水拽什么“亲爱的豪”,输到一败涂地渣都不剩,贻笑大方。

    简短一句“沐先生”,划清界线,泾渭分明,从今往后天各一方,相望于江湖。

    甚至不说“再见”!

    将他的冷淡乘以一百倍狠狠还回去,那种报复的快感才是愈合伤口的唯一良剂。

    早在翡翠山庄时,芊芊最恨姬玉卿母女叫自己扫把星,假如沐君豪亦是如此这般,那你只能是沐先生了,别怪我顾芊芊冷血无情。

    想着想着,已近大门,通天坦途横在眼前。

    出了门,第一时间找到张明,不论威逼利诱,务必使出千般手段,务必令他吐露实情。将那些阻断的线索重新衔接,自己父母的死因即将大白于天下。

    想到这里芊芊不禁有些暗暗激动。

    “站住。”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的,淡淡的,带着一贯的威严。

    是他,没错!

    一时间她被晨风吹醒的大脑重陷纷乱杂芜。

    芊芊立住,并不回头,闻听那齐整的脚步声,应该是沐君豪带着他的一众手下。

    这男人好生过分,或许自己早已被他布下监控,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逃不过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耳听那脚步声中尖尖的高跟,想必那是阿珠。

    “顾芊芊,你去哪?”男人声音懒懒的,透着疲惫仓惶,说话间人已走到近前。

    沐君豪俯视着眼前这个小女子,她脸色冰冷,目光拒人千里之外,稚气已从她的面庞挥发殆尽,踪影皆无。

    他并不知晓,那天夜里之后,少女版芊芊已然死掉。

    此后人生,他再也没从她的眼眸里捕捉到一丝一毫天真无忤。

    沐君豪透着浓浓的烟雾打量着芊芊身上的黑色t恤,这令他刺心。莫非这件衣服对她有着别样的意义?

    芊芊两眼放空,直直盯着远处的海面,半晌,她幽幽开口,打破横隔在两人之间尴尬的沉默,“沐先生,该说的话我已写在便条上,祝你今后,万事如意。”

    沐君豪埋着头,一丝微不可察的波澜划过他的眉宇,“你可以走,但是,有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必须留下。”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大脑恢复冷静,好理解透彻他话里藏着的不尽之意。

    “哟,沐先生话已经说得很明了。”不知什么时候阿珠绕到两人身边,怪声怪气伸着脖子,带着一脸过年似的兴奋专程前来欣赏芊芊的窘态,“譬如你脚上那双gucci鞋,就不属于你嘛。”

    清晨,芊芊拎着一口小皮箱悄手悄脚穿过大堂,出了门,伫立台阶远眺。

    甜美的空气沁人心脾,薄薄的晨雾不时流淌出鸟鸣,远处海面金粼闪闪似美人秋波。

    世界恬静美好,她有如获重生之感。

    芊芊迈下台阶,手插在牛仔裤袋里悠然走在柏油路上,心情无比顺畅。

    内心早已筹划好,趁六点开门的当口径直走出,先在路边叫辆的士直奔张明所在的青山精神病院。如无意外,她会搭乘下午的飞机飞回扬州。

    回到她魂牵梦萦的故乡,回到外婆身边,待到怀胎十月,生下宝宝,祖孙三人相依为命,平平淡淡度此余生。

    他还会不顾一切、跨越千山万水来找她嘛?

    或许自己想多了吧?

    回味刚刚写就的那张便笺,芊芊嘴角泛起清浅的笑:

    “——沐先生:所有贵重物品我已锁到保险柜里,卡我带走,用做路费,稍后会寄还给您。多谢您这段时间关照,别了。”

    不会像顾诗诗那般没种,写份法律文书还要款款深情拖泥带水拽什么“亲爱的豪”,输到一败涂地渣都不剩,贻笑大方。

    简短一句“沐先生”,划清界线,泾渭分明,从今往后天各一方,相望于江湖。

    甚至不说“再见”!

    将他的冷淡乘以一百倍狠狠还回去,那种报复的快感才是愈合伤口的唯一良剂。

    早在翡翠山庄时,芊芊最恨姬玉卿母女叫自己扫把星,假如沐君豪亦是如此这般,那你只能是沐先生了,别怪我顾芊芊冷血无情。

    想着想着,已近大门,通天坦途横在眼前。

    出了门,第一时间找到张明,不论威逼利诱,务必使出千般手段,务必令他吐露实情。将那些阻断的线索重新衔接,自己父母的死因即将大白于天下。

    想到这里芊芊不禁有些暗暗激动。

    “站住。”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的,淡淡的,带着一贯的威严。

    是他,没错!

    一时间她被晨风吹醒的大脑重陷纷乱杂芜。

    芊芊立住,并不回头,闻听那齐整的脚步声,应该是沐君豪带着他的一众手下。

    这男人好生过分,或许自己早已被他布下监控,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逃不过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耳听那脚步声中尖尖的高跟,想必那是阿珠。

    “顾芊芊,你去哪?”男人声音懒懒的,透着疲惫仓惶,说话间人已走到近前。

    沐君豪俯视着眼前这个小女子,她脸色冰冷,目光拒人千里之外,稚气已从她的面庞挥发殆尽,踪影皆无。

    他并不知晓,那天夜里之后,少女版芊芊已然死掉。

    此后人生,他再也没从她的眼眸里捕捉到一丝一毫天真无忤。

    沐君豪透着浓浓的烟雾打量着芊芊身上的黑色t恤,这令他刺心。莫非这件衣服对她有着别样的意义?

    芊芊两眼放空,直直盯着远处的海面,半晌,她幽幽开口,打破横隔在两人之间尴尬的沉默,“沐先生,该说的话我已写在便条上,祝你今后,万事如意。”

    沐君豪埋着头,一丝微不可察的波澜划过他的眉宇,“你可以走,但是,有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必须留下。”

    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大脑恢复冷静,好理解透彻他话里藏着的不尽之意。

    “哟,沐先生话已经说得很明了。”不知什么时候阿珠绕到两人身边,怪声怪气伸着脖子,带着一脸过年似的兴奋专程前来欣赏芊芊的窘态,“譬如你脚上那双gucci鞋,就不属于你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