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爱,尚有余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六章 爱,尚有余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出了礼堂,一阵凉风袭来,芊芊紧了紧身上的风衣。

    身后舞会正酣,喧嚣的音乐搅动着午夜不复安宁。

    三人行至路边,那里停着一部事先备好的保时捷银色超跑。

    kiki动情地给了沐君豪一个拥抱,“落地报个平安,一路保重。”

    沐君豪拍了拍她肩膀,拥着芊芊上车,冲着香港机场方向笔直开走。

    kiki满心落寞,拎起皮包迈向自己的玛莎拉蒂,才拧开车门,身后一个人跌跌撞撞扑上来,劈手夺过她手中的钥匙,“滚开!”

    kiki吓了一跳,那女人披头散发疯子一般,朦朦胧胧中,对方滚瓜溜圆的肚子提示她,那是顾诗诗。

    未等kiki缓过神儿来,车子已远远驶走。

    一阵纷沓的脚步声传来,一转身,童凡占婷跑到近前,焦急地四下张望。

    kiki拽住童凡,忙三火四说道:“快,诗诗朝那个方向走了,你赶紧去追她,香港车道都是右方向,开那么快会出人命的。”

    童凡略一点头,飞速跳上自己的凌志,带着占婷一路追去。

    三部车子巨大的轰鸣拧成混响,震荡夜空,搅得kiki心绪不安,她稳了稳神,掏出手机打给沐君豪,“豪,刚刚顾诗诗抢了我车子去追你,你小心一点。”

    “知道了。”沐君豪放下手机,脸色阴沉,瞄着观后镜里追上来的玛莎拉蒂。

    妖娆的紫色车身宛如一团地狱之火滚滚焰近。

    他从容按键提速。

    顾诗诗穷追不舍,飙到130码。

    芊芊隐约感觉有事发生,车窗上一根根路灯飞速倒向自己,令她心惊肉跳。

    男人脸绷紧紧的,握住方向盘的手背骨骼凌厉突起。

    “沐沐,我害怕。”车里浮起娇滴滴的声音。

    沐君豪如梦初醒,香港市中心路段限速80,这等飞速行驶不等顾诗诗追上交警早已现身,届时麻烦更多。再有,丰富的驾驶经验告诉他,一个孕妇如此狠命飙车摆明是寻死。

    极有可能,顾诗诗想与自己同归于尽。

    沐君豪沉了沉呼吸,在一个路口减速,灵巧拐进一条漆黑的小巷。

    那里几株巨大的老榕树枝枝蔓蔓,垂丝万缕,足以遮人耳目。

    他一动不动,神色凝重望向路口。

    芊芊惴惴望向他,男人脸上浮动着树影,目光迷离,她刚欲启齿,忽然耳边一阵巨大的引擎声划过,紫光一闪,随即“砰”的一声巨响,仿佛山崩地裂。

    沐君豪眸色灰暗,长长叹出一口气,冷静地抓起电话按下999,“您好,我这里是渣打花园路4-4a,有车祸发生,请尽快派救护车过来。谢谢!”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纠结着起飞时间。

    正在这时kiki电话飞进,“豪,怎么样了?摆脱她没有?”

    沐君豪黑着嗓子,沉沉说道:“我想,我已经永远摆脱掉她了。”

    “what?”

    “车祸。我要去看她,听声音人已经不行了。”

    “沐君豪,你不能去,你赶紧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沐君豪沉默片刻,紧抿的双唇微微一抖,“毕竟,我曾经爱过她。”

    不等kiki回话,他发动车子,朝那巨响的源头驶去。

    芊芊已经猜到七分,但男人心情沉重,她不打算说什么。

    路中央一大团烟雾,行人三三两两聚拢过来,有人举起手机拍照,不时传出惊叫声。

    沐君豪放下跑车敞篷,转头叮嘱芊芊:“别看!”说罢推开车门一脚踩下。

    他默默走到那部变型的玛莎拉蒂车前,女人头歪向一边,气若游丝,凌乱的卷发遮住面颊。

    刹那间,前尘往事涌上心头。

    回想起自己炙热的双唇曾无数次吻过这张失血的脸。

    一个美丽的生命正在眼前慢慢消逝。

    他从没想过,他和她,会以这种方式仓促告别。

    时间紧迫,不容他多想,沐君豪毅然转身,迈向保时捷。

    刚刚追上来的童凡远远看见沐君豪钻进车子,扬长而去。他没时间理会,一个急刹,停住凌志,疯了一般冲下来,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

    一地散落的零部件,那部玛莎拉蒂完全残掉,车头死死怼进路边停靠的一部大卡车尾部,变型的车前盖高高扬起,吐着白色雾气,方向盘插进顾诗诗隆起的肚子,那里象一只破碎的烂西瓜,血肉模糊,汩汩涌出的鲜血顺着车门淌在地上绵延数米,马路低凹处汪起一大滩,散着腥红的光。

    童凡猛地冲上去抓起她肩膀,“诗诗,你怎么了?诗诗……”

    顾诗诗一息尚存,她缓缓张开双眼,见是童凡,颤颤巍巍伸出手来,吃力地吐出一句“哥哥,救我……”

    童凡紧紧握住那只冰冷的小手,惶恐的泪眼投向人群,“我求求你们,救救她……谁帮帮我,打个报警电话……我求求你们……”

    人们冷冷凝视,有人摇头离开,“笃定死啦……”

    童凡疯了一样,挨个摇晃路人,“求求你,求求你……我求你了……”最后他扑通一声跪在一个男人面前,摇着他的腿,“帮帮我,帮我把她抬出来。”

    那壮汉摇了摇头,躬身扶他,“我报着警了,要消防车来用液压钳才行的啦!”

    童凡汪着两眼泪,绝望地看了看路中央源源不绝的血水,掩起脸来,嚎啕大哭。

    半晌,占婷走上前来,轻轻拍拍他肩膀,“凡子,别哭了,人已经走了。她,彻底解脱了……”

    童凡猛然抬起嗜血的双眼,浑身颤抖着,咬牙切齿道:“沐——君——豪!你这个冷血的禽兽!我童凡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这边厢,香港国际机场。

    沐君豪拥着芊芊走在明亮的穹顶下。

    洁净的大理石地面映着两人欢快的脚步,沐君豪不时低下头来,温柔细语,“没事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和消防,你姐姐会没事。”

    嗯嗯,芊芊半信半疑点着头,双眸雪亮。

    想起一家三口即将脱离险境,飞赴他乡,她便满心喜悦。

    不住有行人望向这对男女,他们是如此般配,男的英俊,女的漂亮,朝气蓬勃迈着步子,宛如韩剧里走出的一对情侣。

    一路顺畅,两人拿到登机牌,过海关检验检疫,进了登机口,一直坐进头等舱,芊芊依然不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

    她小鸟依人般偎在男人怀里,只想好好睡个安稳觉。

    沐君豪心事重重抚着女人发丝,沉浸在才刚一幕中。

    飞机平稳起飞。

    他不时望向窗外诡谲的夜空,又垂头看看怀里的一张美脸。

    她睡得如婴儿般安详,对他的愧疚毫无察觉。

    彼时芊芊正做着一个梦,法国尼斯乡下,明媚的阳光里,她领着蹒跚学步的宝宝,欢快地徜徉在漫无边际的葡萄园中,微风撩拨着浓郁的果香,她纤长的手举起明亮的婴儿,不时放在阳光下端详,就象童年时妈妈爸爸常做的那样,沐君豪远远打量着这对母子,脸上浮起幸福的笑……

    “请问,那位小姐需要毯子么?”突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打断一枕清梦。

    芊芊一睁眼,一位空姐躬身面前,讳莫如深的双眸打量二人。

    沐君豪回给空姐一个嗔怪的眼神,仿佛怒斥,没见我女人正睡着么?

    空姐不解风情似的,依然伸着脖子追问,“请问二位喝什么饮料?”

    沐君豪无情地打断她,“去,把空调关小点,冻死人了。”

    然而那空姐一脸懵逼,明显不知道摇控器在哪?

    沐君豪唇边浮起一丝冷笑,大剌剌放直双腿,斜睨对方,“我说小姐,培训明显不到位啊?您,太不专业了。”

    说罢意味深长一挑眉。

    空姐脸一阵红一阵白。

    芊芊怕两人吵起来,忙打断他,“哦,小姐,给我来杯柳丁汁。”

    空姐获救般释然,“哦,好的。”

    沐君豪双唇紧抿,研判的目光追视着空姐远去的身影。

    他不想让女人担心,将心事深深掩起,故意说笑着:“你老公每次出行啊,总是有空姐凑过来,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没办法,老子天生桃花旺。”

    芊芊一搪他,“去你的,就你臭屁!”

    不大一会儿,空姐握着一杯柳丁汁伸向芊芊,身体前倾,猛地一抖,整整一杯澄黄液体洒在沐君豪雪白的衬衫上。

    空姐忙掏出一条手绢,细细擦拭,“哦,不好意思,沐先生,十分抱歉!”

    沐君豪眼若媚丝,嬉笑着说道:“呵呵,你揉得老子都起反应了,通常,女人都往老子身上洒红酒……”

    他从不当着她的面如此放浪的,这其中必有缘由,芊芊不禁犹疑起来。

    沐君豪猛地抓起空姐的手,翻起掌心,那只纤纤玉手别有洞天,虎口,食指,两枚老茧历历在目。

    芊芊吃了一惊。

    “呵呵,小姐,替我向黄警官问好!”沐君豪狞笑着说道。

    不大一会儿,空姐握着一杯柳丁汁伸向芊芊,身体前倾,猛地一抖,整整一杯澄黄液体洒在沐君豪雪白的衬衫上。

    空姐忙掏出一条手绢,细细擦拭,“哦,不好意思,沐先生,十分抱歉!”

    沐君豪眼若媚丝,嬉笑着说道:“呵呵,你揉得老子都起反应了,通常,女人都往老子身上洒红酒……”

    他从不当着她的面如此放浪的,这其中必有缘由,芊芊不禁犹疑起来。

    沐君豪猛地抓起空姐的手,翻起掌心,那只纤纤玉手别有洞天,虎口,食指,两枚老茧历历在目。

    芊芊吃了一惊。

    “呵呵,小姐,替我向黄警官问好!”沐君豪狞笑着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