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外面养了个金丝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外面养了个金丝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芊芊眉心一蹙,要我逼人吞金么?

    她回了一个“?”

    kiki秒回:“——把一切不可控因素转化为可控因素!”

    芊芊恍然:“——ok!”

    车子驶过长长的海岸线,停在一幢高档公寓楼下。

    下了车,芊芊四下瞭望,不远处,葱翠的群岚凸凹有致,密密匝匝的荔枝树丛之间,郁芊山庄隐约可见。

    kiki分析的没错,两座宅子车程不到五分钟。

    电梯升至顶层,沐君豪掏出钥匙耸动门锁,心里仍惴惴的。

    门厅玄关,鲍鱼和肠粉两人正百无聊赖打着扑克,看见芊芊,不禁一愣。

    芊芊点头微笑,细细观察起四周来。

    房间很大,四周空空如也,除了光洁的地板似乎从未装修过,与豪华的楼体外观极不相称。

    好像除了遮风挡雨再没别的用途。

    或许只用来遮身蔽体。

    沐君豪搂过芊芊肩膀,转到一间卧室,阿珠正坐在地板上,睡衣凌乱披头散发靠在墙上,手里捧着一碗吃剩的泡面。

    “太太?”她瞠目结舌,满眼仓惶,象是大白天撞鬼。

    圆嘟嘟的嘴巴上耷拉着一根面条,看上去令人恶心。

    芊芊脸上冷冷的,默然打量她,显然,这女孩儿遭此一劫,精神受创萎靡不振,再无往日的嚣张桀骜。

    阿珠放下碗面,哆哆嗦嗦起身,手足无措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

    芊芊一转头,窗边地板上铺着一张厚厚的床垫,足以睡下三个沐君豪。

    再看阿珠大腿上隐隐的瘀紫,一切不言自明。

    想必夜夜失踪的沐君豪只在那大腿上现灵。

    kiki说得没错,这是间公厕,应急用的。

    芊芊咬紧牙关,攥紧拳头,暗暗抵御正面袭来的眩晕,她勾起嘴角浅浅一笑,“阿珠,跟我们回去。”

    阿珠一愣,求助的目光投向沐君豪,看上去男人也是一头雾水。

    芊芊悠然走到窗前极目远眺,“哎,房子虽好又不能吃,你不能总吃泡面吧?眼下,你需要一份工作。你是郁芊山庄的员工,我们要对你负责。”

    阿珠愣了半晌,“太太,你真的不计前嫌、会对我好?”

    芊芊回头撩一眼她,“我是为我老公的安全着想。”

    沐君豪皱了皱眉,今天芊芊有些奇怪可她的话却也无可反驳,想到这里他冷冷吩咐道:“阿珠,收拾东西,跟我们走。”

    “哦。”阿珠唯唯诺诺应了声。

    沐君豪搂起芊芊踱到门外,低声道:“老婆,干嘛带她回家?你就不怕我睡她啊?”

    芊芊抬手拧了拧他鼻子,“哼,你想睡她还分地点?”

    他一愣。

    她从哪里学来的辩证法?kiki?

    她变得聪明世故到底是好事还是灾难?

    他沐君豪甩掉kiki难道就是为了找个少女版kiki?

    怀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沐君豪开车将一众人等载回郁芊山庄,雕花铁门开启的一瞬,他突然改变主意,扭头冲鲍鱼说道:“哥,你先带阿珠进去。我要陪芊芊吃个饭,我们好久没聚了。”

    鲍鱼哥点头微笑,表示乐见其成。

    “对了哥……”沐君豪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你们几个准备一下,回头把阿珠阿金也带上。”

    “好!”鲍鱼哥带着一贯的木讷毅然转身。

    他准备什么?这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沐沐,我们去哪?”路上,芊芊好奇地追问。

    沐君豪扭头粲然一笑,“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入夜,京畿大厦广场,华灯初上,夜色撩人,霓虹灯迷离闪烁,给夜色镀上了一层让人心笙摇曳的颜色。

    麦当劳里,沐君豪盯着桌子对面的芊芊,百感交集。

    他足足点了一千块钱的食物,汉堡、炸薯条、鸡米花、蛋挞、奶昔、冰淇凌……拼了三张桌子满满登登几乎将她埋起来。

    男人用意明显,两人回到起点,重新开始。

    沐君豪盯着嘴角挂着草莓酱的女孩儿,堪堪地令人爱怜,他沉沉说道,“宝贝儿,我欠你的。”

    两个月前,他欠她一只汉堡。

    如今,他倾其所有亿万家产豪宅游艇钻石珠宝,却似乎欠她更多、再难清偿。

    芊芊惨淡一笑,“沐沐,我好怀念才到深圳的日子。”

    “过来,宝贝儿。”沐君豪张开双手,芊芊从椅子上跳下,小鸟一样飞进他怀里。沐君豪擎起她白皙的脸庞,深情舔掉她嘴角的红莓酱,“宝贝儿,我改主意了,我不想你受苦,不想你变强大。”

    “哪天你死了我怎么办?”她用他的话开着玩笑。

    “我带着你一起死!”他断然说道,俄尔又换了一脸和煦,粗砺的大手抚摸着那张小巧紧致的鹅蛋脸,“芊芊,我要娶你。我可以带你去法国或是美国,我们在那里注册结婚,生下岩岩之后我们再生几个孩子,一大家子住在别墅里,再养几只狗,我们会是一个样板家庭。”

    说罢他俊脸压低,薄薄的唇贴了上来。

    芊芊羞涩不已,眼仔碌碌四下瞄着,“讨厌,这么多人看着呢。”

    她窝在他的怀里躲来闪去,不经意间一眼看到窗外。

    “咦,沐沐,你看!”她小手一指。

    广场对面,京畿大厦喷水池边,缓缓驶来一辆宾利,停住。

    那居然是一部粉色宾利!!!

    整个车身漆着hellokitty图案,观后镜上悬着几枚粉色汽球,煞是可爱,被萌翻的路人纷纷驻足围观评论。

    “走,我们看看去!”沐君豪蓦然兴致高涨,拉着芊芊的小手一路下楼飞奔过去。

    芊芊左右打量着粉红宾利,脸几乎贴在车身上,“好可爱哦,好想有一辆。”

    “no way!”沐君豪搞怪地摇了摇头,“这种车在境内不许上路的,除非去香港party!”

    芊芊撒着娇摇晃男人的双手,嘟着红潋潋的小嘴,“那我们就去香港party嘛!”

    沐君豪正欲启齿,忽然,驾驶室门一敞,走下一个身穿制服的司机,英俊帅气十分眼熟。

    “螃蟹哥哥?!”芊芊杏眼圆睁,莫非……

    沐君豪笑着走到车后伸手一抬,露出满满一车厢粉色玫瑰,沁人的芳香扑面而来。

    京畿大厦楼体突然亮起led灯,流水般走着萤光字,晃如白昼——“顾芊芊,嫁给我吧!i-love-you!”

    路人仰头惊叹。

    深南大道上车河缓速,一部双层大巴干脆驻足。

    行路的,开车的,乘车的,纷纷掏出手机抓拍这奇异的一幕!

    未等芊芊反应过来,沐君豪长腿一撂单膝跪在面前,紧紧握住她的双手。

    喷水池色灯映着他一双眸子闪闪发亮,“芊芊,我沐君豪现在正式向你求婚!如果你要轰轰烈烈,我会给你海誓山盟;如果你想细水长流,我会给你朝朝暮暮。只要你想,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只要我能。亲爱的,嫁给我,我许你一生幸福!”

    随即他从咖喱蟹手里接过一枚天鹅绒盒子,将一枚鸽子蛋水钻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路人纷纷鼓掌,一时间场面欢腾。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芊芊惶顾四周,除了咖喱蟹,余下几位兄弟人都在场,甚至还有阿珠阿金。

    沐君豪面子做足,这男人真是体贴入微。

    芊芊望着指间闪烁的钻石,猛地抬起泪眼,凝视着面前这个伟岸的男人,“沐沐,我感觉象在做梦?你,骗人的……”她哽咽着说不下去。

    他笑着将她搂进怀里,“我沐君豪一生中只骗过一个人,余下的,我不确定他们是人。”

    泪水打湿了男人的肩膀,芊芊颤抖着说道:“沐沐,你要骗我,就骗我一辈子吧。”

    两人拥吻在一起,四周掌声雷动,欢呼如潮,久久不息。

    ……

    与此同时,马路对面威尼斯酒店,童凡从电梯一脚踩下,拖着疲惫的双腿迈向1402房,刚掏出门卡,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随从。

    童凡问道:“小姐用过晚饭了吗?胃口如何?”

    随从默默擎起手中的托盘,两碟炒菜似乎未曾动过,一碗米饭满满插着烟头。

    童凡长长吁出一口气,端起饭碗步入。

    房间一片漆黑,窗前,一把欧式坐椅上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呆呆望着窗外,喃喃自语道:“他一定是故意的……”

    童凡愣忡地看了看她,又回脸望向窗外,京畿大厦楼体上斗大的萤光字历历在目。

    ——“顾芊芊,嫁给我吧!i-love-you!”

    他心头一痛,放下饭碗,疾步上前拉好窗帘,回脸说道:“诗诗,别想太多,他根本不知道你住这里。”

    “呵呵,红颜未老恩先绝。他真的是……很绝。”顾诗诗涣散的眼神渐渐凝结成一束狠厉,她猛地抬头,阴狠的目光射向童凡,“放开我……”

    她抖了抖手铐,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童凡神情复杂地望着她,一动不动。

    他的态度令她抓狂,“姓童的,我让你去绑顾芊芊,你绑着我做什么?废物!孬种!窝囊废、赔钱货,没用的男人!”

    童凡额头上青筋跳了一下,咬了咬牙,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掴在她脸上!

    “童凡,你敢打我?”顾诗诗捂着脸盯紧他的眼睛,白齿咬着红唇,咀嚼那突如其来的血腥。

    童凡狠命抓起她的衣领,贴着她的脸一字一顿说道:“知道嘛诗诗,刚刚酒店前台告知我,我们的银行帐户全部被冻结!顾家破产了!懂嘛?做为独女,你不想着中兴家业,重整旗鼓,成天叽叽歪歪象个懦夫一样躲在这里琢磨着脐下三寸裤裆里那点破事儿,你对得起谁?!”

    顾诗诗捂着红肿的侧脸,目光惊骇。

    童凡举起插满烟头的饭碗到她眼前,“孩子,引产吧,恐怕他生下来就是畸形。诗诗,很多时候我在想,你到底爱过我没有?”

    顾诗诗沉默了片刻,幽幽说道:“童凡,送我回上海,我想跟你结婚。”

    “真的?”童凡犹疑地望着她。

    “是真的,才刚我全想明白了。我还有最后一件事,完成之后就彻彻底底解脱出来,跟你白头偕老走完一生。”

    “哦?最后一件事?”

    “我要去找特蕾莎,我要沐君豪死!我要顾芊芊一生一世遭受折磨,比我还要痛苦还要绝望!”

    “哦,my god!”童凡无助地闭上双眼。

    “童凡,你起誓!”顾诗诗咬碎银牙,眼里迸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寒芒。

    那碗米饭从他手上滑落,“啪”地落在地上,童凡痛苦地捂住脸颊久久不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