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终于发现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终于发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出沐君豪所料,飞机落地,长长的登机廊桥尽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黄勇笑着冲二人招手,一脸友好无公害的样子。

    芊芊心跳如鼓,四肢麻木,被男人裹挟前行。

    沐君豪倒是十分坦然,唇边溢出一丝嘲讽,“黄警官,你要找我随时,别让你的女警在我身上做记号,我这阿玛尼衬衫算是毁了。”

    黄勇一翻眼皮,“那空姐不是我下属,那是一名泰国女警。”

    这是国际通辑的节奏,沐君豪脸色陡变。

    黄勇扬起脸,“关于安平被杀一案,我们又掌握了新的线索。对不起,短期之内,您必须留在国内配合我们调查。”

    窗外蓝天碧草,鸟语花香,却似乎再与二人无缘。

    芊芊格外害怕听到“安平”的名字,那意味着自己哆嗦着,缩成一团蜷在沐君豪怀里。

    他紧紧搂住她,沉吟片刻,冲黄勇正色道:“这算什么?要么出示拘捕令,要么放行。”

    黄勇大手一伸,搭他肩膀上,“跟我们走吧,今后想来泰国玩,有的是机会。”

    机场贵宾室内,沐君豪望着窗外起起落落的飞机,心绪茫然,他非常明白,眼前虽说是茶叙,可实质上是“突审”。

    桌子对面一排便衣死死盯住他,双方的眼神较量着各自的底牌。

    俄尔,黄勇幽幽开口,“是这样,沐先生,安平的头找到了。有个船户从黄浦江里捞上来一只塑料袋,他的头由一张报纸裹着。那张报纸上有一组圆珠笔写的字——‘沐宅’,很显然,那是投递员为了分门别类做上的记号。我们迅速派出一队工作人员去邮政部门摸底,很有意思,原本沐姓就极为少见,订阅那份报纸的沐姓客户,只有绿野仙踪别墅一家。对此,您作何解释呢?”

    你终于发现了?孩子不是你的?

    芊芊打开铅笔盒,里面一排削好的铅笔,从2b到8b,罗列齐整。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总有一个神秘人替她打点一切。

    环顾画室,同学们各忙各自,并没有可疑分子,除了可疑很久的沈教授。

    这个老男人总是围着芊芊打转,一边抽着呛人的玉米烟斗,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掰着“艺术”,比如维纳斯的胸部、海神的腹肌、大卫的胯骨,听得芊芊头皮发麻。

    沈教授走到近前,“好画!芊芊又进步了啊!象维纳斯这种圆脸女生大四学生都画不好呢,调子都是微差,你的细腻柔情跃然纸上啊!”

    芊芊勉强回复了一个微笑。

    “诶?这是什么?”沈教授说着说着手伸到芊芊胸前一抹,“原来是一颗饭粒啊!”

    芊芊羞红了脸,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走来一个瘦高的男生,抬手搪了一下沈教授,“诶,好巧哦,您胸前也有一颗饭粒诶!”

    救场的男生是顾芊芊的班长韩子轩。

    象是事先准备好似的,韩子轩手上擎着一颗饭粒。

    沈教授被人搅了雅兴很是愠怒,哼了一鼻子掉头离去。

    韩子轩挤了下眼,示意芊芊跟他出去。

    走廊里,韩子轩一脸温和,“美女,你长点心吧,沈教授是出了名的‘米饭教授’,最爱揩女生油,他的伎俩就是先上饭粒,不从就挂科,然后再去他家送礼,象你这样的美女,可是份厚礼呢!”

    芊芊乖乖点头,“嗯,好的,谢谢班长!”

    韩子轩深情一笑,“不用谢,对了,叫我子轩就好。”

    “嗯,好的,班长。”

    早课一幕让顾芊芊彻底没了胃口,中午,她在食堂盯着一碗米饭发呆。

    韩子轩挨着她坐下,默默推过来一碟狮子头,“你们扬州人的最爱,我好不容易挤来的。”

    说罢,他将芊芊面前一碟油菜挪到自己跟前。

    芊芊试探着小声说道:“谢谢你,总替我削铅笔。”

    韩子轩抬手一撸卷发,“诶,那有什么?为你鞍前马后,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那你……可不可以做我男朋友?”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韩子轩手里一根筷子掉在了地上。

    待他捡起筷子重新坐好,芊芊摆着两手一脸腼腆:“不要误会,不是真的男友,就是那种……”

    “我懂,我给人当过备胎,也当过千斤顶,说吧,美女,你要哪款?”

    “什么是千斤顶?”

    “就是主胎和备胎中间过渡的那个家伙。”

    “哦……”

    不出一顿饭的功夫,韩子轩就弄懂了顾芊芊的困局。

    男生多少会比女生早熟,他并不认为顾芊芊带他回家见监护人就能成功避嫌,令家中女眷释怀从而不再难为她。但是,韩子轩这次很想蹭温度,他暗恋芊芊很久了,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立志照顾她一辈子。

    于是他很痛快地答应,“ok,只要你今后叫我子轩!”

    周六,芊芊照例回到翡翠山庄,只是这次带多一个人——子轩。

    晚餐上,韩子轩成了主菜,对于芊芊这个新冒出来的男友,大人们都略感生硬。

    就连幼稚的芊芊自己都觉得没过渡好。

    顾伯熊阅人无数,这男生清癯文弱,模样周正,却不似大器之材,只是例行问候了两句家世背景。在得知韩子轩父母只是普通中学教师之后便不再多问。

    顾诗诗母女俩默契地聊着家里新下的小马驹,当韩子轩是透明,那姿态分明是——此等障眼法太过小儿科!

    童凡活到二十**看惯各种局,眼前也只当是个饭局。

    他的注意力全在诗诗身上。

    突然间,顾诗诗弹跳起来,尖叫着向外跑去,“啊——啊——我亲爱的回来了!君豪回来了啊……”

    芊芊吓了一跳,门外果然传来一阵刹车声。

    餐厅里大人们纷纷迎出,佣人们出出进进,隐隐传来“姑爷您辛苦了,小姐等候您多日了,洗澡水都备下了……”接下来是各种搬运行李各种脚步声,那声音顺着楼梯上去,逐渐微弱。

    顾芊芊停下刀叉,耳朵追踪着最重的脚步声。

    那个神秘的男人整日公务倥偬,见首不见尾,两个月里竟没打过照面。

    韩子轩看了芊芊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火药桶?

    深夜,山间小路上,芊芊跟子轩并肩走着,乘着月色。

    韩子轩倒是神清气爽,跟此等仙女月下走一回亦不枉此生。

    临别时他决定再升个级,他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芊芊,你要万事小心。我总觉着这样的家庭并不适合你,我闻到了一种气味。”

    “什么呢?”芊芊在月下傻傻地问道。

    “狼!”

    “啊?有那么严重?”

    “不严重怎么会有钱?巨大的财富后面都是巨大的罪恶。”

    “可是,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啊?我们有血缘关系的。”

    “嗯,没错,芊芊,你鲜血满满,把脖子伸过去给人家插吸管。”

    “怎么会?”

    “芊芊,你有没有想过,你姐夫沐君豪去扬州取回你父母的专利,那都是钱,理应归到你名下,不能黑不提白不提。”

    “钱?可是,他们抚养我并没有提到钱啊,我怎么可以……”

    看着女孩儿一脸单纯,韩子轩真的很想给她一个拥抱,但他忍住了,只挥手作别。

    芊芊一路埋头细想,终没个头绪,她只想上楼睡个好觉。

    推开卧室房门,眼前的一幕令她有些茫然。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裸露的男人站在梳妆台前,古铜色的肌肤淋着细细的汗,健美的倒三角后背,纹着一幅完整的七彩夜叉,那夜叉随着"shen yin"声翩然起舞,男人偏着头,看着怀里的顾诗诗,沉着应战。

    芊芊下意识捂住双眼,紧接着羞愤地跑开。

    她一口气跑到露台上,气喘吁吁,对着漆黑的院落痛哭。

    不知过去多久,顾诗诗穿着睡衣头发蓬松懒洋洋走来,身子一拧,靠在芊芊眼前,手里擎着一根摩尔,“哇!你怎么哭了?”

    芊芊捂着脸躲到一边,诗诗索性跟过来,趴在石栏上一脸兴致勃勃,“快跟姐姐讲讲,发生什么事情了,瞧给你难过的样子。”

    芊芊泣不成声,“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诗诗夸张地睁大眼睛,“为什么?新婚燕尔啊,鱼水之欢啊,妙不可言啊!为什么这么做?要么,你教教我们怎么做?”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我房间里?”

    顾诗诗风骚一笑,“我们家有六十个房间,为了庆祝我们结婚六十天,我们俩打算每个房间都做一遍。反正这里是我家,又不是你家。”

    芊芊泪流满面不住点头,“哦,我懂了……”

    “哼,懂了就好!”顾诗诗纤腰一扭,转身进去了。

    顾芊芊收拾好心情,小心翼翼转回房间,门开着,里面空空如也。

    她从地毯上拾起妈妈的照片,凌乱之间,那镜面被踩出一道裂纹。

    她将小相框捂在胸前,盖好被子,哭着睡去。

    清晨,她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象是一个男人低沉的呼噜声,她蓦然睁眼,一条一米多长的蜥蜴从她身上悠然爬过。

    她吓得魂不附体,拼命大叫。

    直到坐起她才发现,房间里横七竖八,爬满了蜥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