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乱事接踵而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七章 乱事接踵而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哟,这是谁啊?张嘴就是一股窝头味儿。”安平眉眼弯弯,谈笑自如。

    咖喱蟹抬手一指芊芊,“你,黑着她做什么?”

    芊芊吓得一哆嗦,牙齿轻咬着下唇,缩着身子向后小步蹭着。她忽然明白,自己已被监控,咖喱蟹才刚是装睡,来了个欲擒故纵,这背后一定是沐君豪在指使,想到这里她脸都白了。

    “做什么?”安平不屑地哼了一鼻子,扭头看了看芊芊,端了端肩膀,“对孕期中的准妈妈进行心理建设啊。”

    “哼!少来了!心理诊所只是个幌子,国家一向不给私家侦探发执照,别跟我说您是个法盲!我不想废话,那四十五万如数退还,不然的话……”咖喱蟹一边说着一边走近,抬手用刀把拍了拍安平的脸。

    “哟嗬,不同的意见出现了耶!”安平一脸坏坏的笑。

    “退款,挨刀子,二选一。”咖喱蟹眼中凶光一闪。

    安平身躯凛凛,双眸光射寒星,拳头指关节捏得咔咔作响。

    妈的,败军之将何以言勇?眼前这个不识趣的毛头小子,五年大狱仍没消磨他的野性,他不仅在挑衅一名警察的职业素养,更在一个主雇面前挑衅他的能力伤及他的颜面,况且这个主雇还是个美女。

    他要他一点颜色看看,送上门来的活靶子,索性拿来做个广告。

    安平出拳又快又狠,左勾拳,右勾拳,最后一记组合拳,闪电一般打得咖喱蟹无力还手,三下两下,他便象年画一样贴在墙上。

    一小股血从嘴角流出,他的脸痉挛着扭曲到变型。

    安平死死扣住他,贴着他的耳朵咬牙切齿道,“挡人财路,杀人父母,懂么?”

    他的眼睛都红了。

    “哼!挡人财路的是你吧?我看你怎么死?!”咖喱蟹挣扎着牙缝里嘣出一句,原本他想说,自己回去无法跟**oss交待,挨一顿暴揍不说没准还丢了差使,是你在挡老子财路好吧。

    然而顾芊芊却心头一紧,不禁认真起来。

    调查自己父母的死=挡沐君豪一票人的财路?!

    这令她愕然,这逻辑她一时无法消化。

    正怔忡着,安平松开咖喱蟹的胳膊,利落地整了整西装,从地上拾起公文包,“哼,我赶时间去扬州,懒得跟你废话!”

    “什么?扬州?”咖喱蟹脸色铁青,两条眉毛竖成八字,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嘴角的血涌动不止,芊芊赶紧掏出湿纸巾扑上去擦拭“螃蟹哥哥痛不痛?”

    “咔哧”一声,已行至电梯间的安平擎着手机拍下二人,又微笑着揣进里怀,“我说谢元,你要是不识趣,这张照片我会随时会发给沐君豪,欺兄霸嫂会被斩手斩脚的哦,乖!”

    “不要去,你会死的……”咖喱蟹捂着胸口咆哮着,那声音凄厉嘶哑,在冰冷的走廊里发出嗡嗡的回响。他吃力地扶着墙一步步挪动着,他想拦住安平,奈何行至一半便瘫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安平哪里听得进去,他一向自视甚高,刀锋舔血不仅是他的职业更是他的爱好。

    “拜拜!”他搞怪地一挤眼,摆了摆手,一头扎进电梯。

    芊芊吃力地搀扶着咖哩蟹——调查自己父母的死便会死,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如果说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她还在犹疑自己是否愚蠢妄动,此时此刻,那片笼罩在额头上的疑云已然消散,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她有生以来头一次如此坚定!

    为了查出父母惨死的真相,四十五万算什么?沐君豪又算什么?爱情又算什么?

    她豁出去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抚好咖喱蟹,她忽然想起沐君豪那句话——“先分化再征服,逐个击破。”

    “螃蟹哥哥我饿了,带我去吃饭。”芊芊嗲嗲的扭动身子施展媚功。

    咖喱蟹神情绝望地仰视天棚,他的眼神和紧蹙的双眉露出恼怒和受挫的神情。半晌,他缓过神来,长叹一声,“好吧,哥带你去。”

    京畿大厦底商三层星巴克。

    咖喱蟹对着满桌的糕点无心下噎,他恨恨地吐到地上一口血痰,手捂着腮帮神情复杂地看着芊芊,“我说美女,你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你刷卡豹哥会收到短信的。”

    这个芊芊万万没想到,她脸上一滞。

    咖喱蟹拎着一根茶匙调动着咖啡,“芊芊,别怪我,我就是个听差跑腿儿的。再有,你也别怪沐君豪,他不心疼钱,你一天花他四百五十万也没事,他只是奇怪你一向节俭,为什么上课期间突然跑出去一次花掉四十五万?他怕你上当受骗。”

    “上当受骗?!”芊芊忽然激动起来,她抬起清亮的双眼,“我一直在上当受骗,被他骗,被你骗,被各种人骗,我受够了!告诉我,为什么调查我父母的死就会死?!”

    芊芊尖叫着,一整人星巴克的人看过来。

    咖啡蟹嗫嚅着埋下头,“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问题?你简直就是个问题少女!现在最重要的是想点子,怎么对付你老公,你冲我凶什么凶啊?”

    很明显,咖哩蟹在转移话题,要命的是,新主题芊芊无法回避。

    是啊,沐君豪那边怎么办?

    两人久久沉默着,心里象是沉甸甸地压上一块石头。

    正在这时,吧台边一个时髦漂亮的女人引起了咖喱蟹的注意。

    那女人穿着一条versace紫花裙,贵气逼人,但见她手里擎着一只钱夹,翻着眼打量着菜牌灯箱,貌似正犹豫着要哪款点心。

    咖喱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芊芊你坐这别动,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等芊芊回话,他站起身来抬腿迈向吧台,凑到那贵妇身后。

    女人叫好茶点,端着托盘一转身,正跟咖喱蟹撞了个满怀,咖啡洒了他一身。

    “哦,sorry,不好意思先生……”女人惴惴的不知如何是好。

    咖喱蟹倒是一脸释然,“没事的,美女,反正我t恤都是穿一次的。”

    两人客套了一番,各自归位,咖喱蟹回到桌边一挑眉,吐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

    他翻了翻手刚刚顺来的钱夹,从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卡片里抽出一张,举在手里——“阿迪莉亚美容中心”。

    咖喱蟹洋洋得意一笑,“芊芊大少奶奶,你的案子结了!如果沐君豪问起,你就说,你在三楼阿迪莉亚办了张年卡,一共四十五万。ok?”

    芊芊由悲转喜,冲动地站起身来,亲了一口咖喱蟹,“螃蟹哥哥真能干!爱死你了!”

    咖喱蟹脸一红,多大的仗式他都见过,被一个小姑娘两片湿嚅的小嘴唇这样整下还是平生第一次遇到。

    带着一种莫名的小兴趣和没来由的荣誉感,饭毕两人走到门口时,咖喱蟹将那只钱夹交给大堂经理,并郑重叮嘱道:“一定要找到失主。”

    对方不住微笑鞠躬,“这位先生,您真是深圳好市民,您是我们做人的楷模!”

    ……

    深夜,郁芊山庄一片静谧,芊芊身心俱疲,沉沉睡去。

    虽然沐君豪已经尽可能推掉各类社交酒会尽早赶回来陪芊芊,但也只能是夜里十点之后归巢。照例,沐君豪会跟咖喱蟹一起在餐厅宵夜,顺带交流一下家事。

    沐君豪一贯吃的简单,一碗玉米粥,一碟时令蔬菜,顶多外加熏肉咸鱼。

    然而是夜,餐桌上十分丰富,甚至可以说是壮观,一堆鲜嫩的海货一字排开,看上去象是在祭祖,当然,还有咖喱蟹最爱吃的咖喱蟹。

    咖喱蟹看着都饱了,他感觉这是个压力,这一整桌菜是个法码,因为沐君豪在等他一个回复。

    他翻着眼瞪上菜的阿珠,“妈的,都是老子不想吃的,你什么意思?”

    阿珠神色一紧,她知道他又在找名堂修理自己。

    “老子转性了,我想吃水煮蟹。”咖喱蟹嘴里嘟嘟囔囔。

    沐君豪冲阿珠一扬下巴,“去,给他煮一盆梭子蟹!要快!”

    阿珠哦了一声,无比郁闷地走开。

    两人沉默地吃着,东拉西扯,谁也不肯切入正题。

    不大一会儿,阿珠端着一只大个的青花汤瓷盆上来,里面装满了黄澄澄的螃蟹。

    咖喱蟹屑气地将筷子往桌上一扔,“没有陈醋怎么吃啊?对了,还要葱丝。”

    “我说不装逼你会死啊?”显然沐君豪失了耐性,他撇了撇嘴,“去,阿珠,给这位爷上碟陈醋。”

    餐厅里又只剩下两个男人。

    沐君豪索性不吃了,放下米粥,直勾勾盯着咖喱蟹。

    半晌,咖喱蟹没了胃口。

    他斜睨着沐君豪,“你不用看着我,没多大事儿,你老婆办了张美容卡而已。不就四十五万嘛,瞧给你紧张的,小气。”

    “哦——”沐君豪沉吟片刻,紧繃的脸柔软起来。

    咖喱蟹吐出一块鱼骨,“你不信自己去问,就你们京畿大厦三楼的阿迪莉亚美容中心,办了张年卡,不算贵。”

    刚巧这时阿珠走过来,轻轻放下醋碟,“咦,不对吧?”

    两个男人同时抬头。

    “前天我才看电视新闻上说,京畿大厦的阿迪莉亚美容中心老板卷款私逃,欠下客户几千万卡费呢,早就关张大吉了,怎么又办上卡了?”

    阿珠象一只苍蝇瞄准一枚鸡蛋许久,终于找到缝下嘴了。

    咖喱蟹顿时哽住,不知如何做答,牙咬得咯咯作响。

    沐君豪不动声色瞄着二人,如果咖喱蟹说得是真的,那他脖子上青紫的瘀血和伤痕又如何解释。

    这里面有事,摆明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兄弟订下某种攻守同盟。

    他们当他是傻瓜,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他扭脸吩咐阿珠,“去,把顾芊芊叫起来,让她来餐厅,我有话讲。”

    阿珠身子一扭,满脸得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