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烟花之下,深情告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八章 烟花之下,深情告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芊芊知道他要说什么,她默不作声。

    童凡讪讪地走到一边,两手插进裤管,盯着楼下的草坪。

    芊芊蓦地觉他可怜,于是打破这沉默,“那里为什么会有孔雀?”

    她声音小小的,姿态却有回暖之势,童凡如同承蒙皇恩一般,脸转向她,笑容蓄着讨好,“我从云南买回来的,特地选的白色,这样,你晚上会看清楚一点……芊芊……你……喜欢嘛?”

    他说着说着,一步步走近。

    芊芊心理预警开始抬升,她冷冷的,并不看他,“我喜欢啊,孔雀,当然还是活的好。”

    金牛座真是记仇。

    童凡瞬间凝固,他的自信象一枚被钢针戳破的汽球,顷刻干瘪。

    他咬了咬牙,重新鼓起勇气,“芊芊,我想问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我想,今夜,我们最好做个了断!”

    他着实受不了那份儿煎熬,最好提前结束刑期,情场伏诛!

    黑暗中,芊芊默然一笑。

    呵呵,男人还有什么问题?如果有,不过是通往一张大床的前路受阻、前戏受挫。

    芊芊轻启朱唇,“你说吧,我听着。”

    童凡面色严肃起来,“你,为什么选择我?”

    芊芊佯装不懂,“选择你什么?”

    童凡沉不住气了,他猛地扳转她的身体,直视那双美目,“为什么选择我?为什么嫁给我?你成天,淡淡的,躲着我,防着我,见到我象见了鬼似的,不跟我亲热不跟我同床共枕,这算什么夫妻?我已经成了佣人们的笑柄!我,尽管不是什么大款财阀,好歹也是个男人,我也是有自尊的,你当我是个死人么?”

    芊芊僵僵的,象是睡着了一样。

    她纤长的睫毛镀满月华,历历可数,纹丝不动,预示着主人心如死灰。

    这姿态令他心如刀绞,他握紧那付小巧的双肩,“说啊,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姐姐。”芊芊抬起双眼,“我回来第一天夜里,你领着我去见姐姐,我当时,看到她手上那枚钻戒,我想,你将它保护得那么好,这说明,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她在肯定他,这多难得。

    童凡如释重负,嘴角勾起浅笑,好在脸红被夜色遮掩。

    他目光充满渴望,“还有呢?”

    “还有……”芊芊转过脸去,望向迷茫的夜色,这真是一场艰难的陈述,她搜肠刮肚组织着语言,“我已经没什么亲人了,孤身一人,无依无靠。而且……我不打算再邀请什么男人走进我的世界,不想,再也不想了。”

    她轻柔咬着字眼,已近梦呓。

    然而这被他认为是一种表白。

    童凡不禁大喜过望,他埋头凝视她,“芊芊,你信我嘛?我会中兴家业,重振翡翠山庄,给你一个温暖的家、一份体面的生活。”

    芊芊木然点着头。

    童凡的信心重被点燃,他语调略带激动,不住摇晃女孩儿,“芊芊,请你原谅我,原谅从前我所做的一切。你要明白,从小到大我身边全是强势的女人,奶奶、太太,还有……诗诗,我必须紧绷着自己面对他们。你不要笑我,直到遇见你……那么温柔、那么娇弱,我才明白女人原本应该是怎样的。我会好好保护你,不许任何人伤害你,我发誓!”

    他为什么跟他说同样的话?

    芊芊盈盈水瞳望向童凡,眼前却浮现另一个男人的脸。

    沉思默想间,“嗖”地一声,一个东西平地蹿起,“砰”地绽放夜空。

    芊芊一哆嗦,下意识扶住他胳膊,救助的目光望向童凡。

    她象一头慌张小鹿,怯生生的瞳子汪在泪水里,惹人爱怜。

    那一刻童凡终于领悟,为何沐君豪宁负天下红颜一意孤行带她远走天涯。

    她好美,美到令人心碎。

    童凡再也抑制不住蓄洪般的情感猛地搂她入怀炙热的唇烫上她的脸,含住她的唇瓣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惊天动地热吻起来。

    她纤巧的身体仿佛一柄冰冷僵直的蜡烛,他要点燃她、融化她,倾尽一生温柔缱绻,只换她一秒明媚。

    烟花满天,芊芊仿佛回到一年前。

    去年此时,沐君豪正站在脚下的位置,远远眺望她。

    造化弄人,今时今日,他死在别人床上,她投怀另一个男人。

    我也可以死在别人床上的,一瞬间她想。

    想到这里她动情地回吻他,这是她第一次有回应,童凡欣喜若狂,紧紧搂住她不肯松手,那吻愈加浓烈,他急促地喘息着“今晚,在一起……好嘛……”

    芊芊如梦初醒,惴惴推开他,含着手指犹疑。

    这万万不可。

    幸好今夜穿着蓬松的公主裙,微微隆起的小腹被成功遮掩。

    那浓浓的孕味已经不起灯下细赏,哪怕黑暗中轻柔的抚摸。

    更遑论一夜狂欢。

    她惶恐地望向他,“童凡,给我时间好嘛。”

    只一秒,他有些悻悻然,转而又被希望取代。

    毕竟她松懈了心防,给了他一丝光亮。

    “好的,我都听你的。”他笑着,轻轻挽起她的手,送她回卧房。那短短的一小段路程,令他幸福感满满。

    门前,他轻轻吻上她额头,道了声“晚安”。

    几个路过的佣人奇怪地望向这对情侣,童凡已不介意那目光,毕竟芊芊阖拢房门时,回给他一个浅浅的笑。

    童凡带着心满意足转身回房。

    内心迸飞着五色烟花。

    一夜无话,转眼清晨,不到日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

    一阵马蹄声传来,芊芊蓦然惊醒。

    恍惚中,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是他?她树起耳朵细辨,那声音节奏均匀,从容不迫,显然是童凡每早例行巡视庄园。

    然而她没来由地哭起来。

    她一把抓过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不要,不要任何与他相关的回忆。

    不要,再想起他哪怕是一秒她宁愿去死。

    也许,彻底遗忘他最好的办法是马上去见另一个他。

    想到这里芊芊翻身起床洗漱梳头,调整好状态,穿着睡袍步出房间,她打算踩着晨雾步行到青翠的草地上,与他会合,然而一出门便看到他站在走廊里。

    貌似他等了好一阵子了。

    大清早童凡骑着马在芊芊窗子底下逡巡,不时望向那垂着碎花帘布的窗子。

    他想看到她,每时每刻。

    此时,两人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童凡默然伸出手,芊芊紧紧握住,他款款深情说道:“还不到早餐时间,我送你一个礼物。”

    芊芊不明就里,被他拖住手走下旋梯,进到一楼书房。

    一进门便看到折射着璀璨晨光的鱼缸,澄明的清水中,五颜六色的小鱼欢快地来回穿梭。

    芊芊的眸色也欢快起来,她象小鸟一样扑过去,修长的手指划过玻璃,“啊,好可爱的小鱼。”

    仅一眼扫过去,便知道男人花费了心思,鱼种跟从前一模一样,只是体量偏小,而且,多出一对银色的小扁鱼,芊芊叫不上名字。

    “咦,这对小鱼叫什么?”

    童凡笑着蹲下身去,“它们是一对情侣,叫做接吻鱼。”

    “接吻鱼?”芊芊一双大眼睛忽灵灵望向童凡。

    “是的,我还买了很多小鸡小鸭小兔子,放在花园里养着,翡翠山庄会渐渐变得生机盎然。然后……”

    他脸上泛起一抹羞涩的绯红,低下头,“然后,再有几个小孩子跑来跑去……”

    提到孩子,芊芊脸灰灰的,才刚的喜悦一扫而光。

    童凡沉浸在某种情绪中,并无察觉。

    芊芊马上调整状态转话题,“我喜欢这对小鱼,谢谢你哦。”

    “这样谢谢就完了?”童凡脸一收,“我可是不收货的哦。”他说着说着挑起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芊芊红了脸,咬着手指思忖片刻,俯脸过去,两片粉粉嫩嫩湿濡的小嘴唇印上男人的脸。

    那感觉真是奇妙,那种女性的含蓄之美远比顾诗诗扑倒强吻扒衣来得回味绵长。

    童凡决定将这奇妙的感觉再延长一些,“走,芊芊,跟我一起上楼吃早餐。”

    “这……”

    对于一起共餐这件事芊芊逃避得紧,比同枕共眠更令她恐惧。

    这真是讽刺,对于一个孤女来说,最大的威胁居然是这世间唯一对她真诚的男人付出的爱。

    然而童凡兴致不减,他抚着她的双肩步出书房,喁喁叮咛,“以后,芊芊要陪着老公一起吃早餐,我要看着你,我不在的时候你不好好吃饭的。”

    芊芊内心一片灰暗,这样的日子要挨到何时?

    除非,除非,除非……

    餐厅里,梅姨正挨着顾伯熊,细细喂他一碗冬瓜汤。

    见到小夫妻俩手拖手步入餐厅梅姨倒惊了。

    这是什么情况?两人蜜里调油一般,再不似从前针尖对麦芒!

    不及分辨,梅姨脸上浮起惊喜,忙不迭放下青花碗,转身去关掉煲汤的火。

    童凡拽着芊芊齐齐在顾伯熊对面落座。

    “早安,义父!”

    “早安,伯父!”

    顾伯熊脸上带着满足,不住点头,“好好好,这样才好,亲如一家。”

    芊芊未等答话,眼瞅着梅姨端着一大海碗热气腾腾的汤摆在面前。

    那呛人的中药气味分外邪恶。

    褐色的浓汤中,汪着一大只黄澄澄的老母鸡,从那皮脂的厚度就能判断出起码养了三年以上。

    芊芊下意识揪起脖领,“大清早为什么要吃这个?”

    梅姨殷勤弓下身子,“太太,这个是当归煲老鸡,最补血了。少爷特地嘱咐我,每顿都要安排例汤给太太进补的。”

    那汤里飘着的油花不忍卒睹,芊芊拧着眉,救助的目光望向童凡。

    童凡一笑,轻轻起身,去碗柜里找出一只小青花碗,比茶盅大不了多少,细细盛汤出来,撇去油花,舀一勺递到芊芊嘴边,“乖乖的,尝一口,没药味的。”

    芊芊眉心紧蹙,痴然相望,这情景何其熟悉。

    她身体猛地前倾,卷着小舌头干呕起来。

    “怎么了芊芊?”童凡惊然失色,撇下瓷碗,抓起一条餐巾细细擦她的嘴角。

    芊芊一只手扶住童凡胳膊,另一只手卡住自己脖子,根本停不下来。

    站在一旁的梅姨回过身来,疑惑地上上下下打量着芊芊,“我说,太太,你不是怀孕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