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漂亮的小新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八章 漂亮的小新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半岛酒店,总统套房富丽堂皇,宛如欧式宫廷。

    芊芊无心欣赏,她不住打量妆镜里的自己,眼角眉梢堆满喜意。

    kiki细细帮她盘头,末了,捏着一只攒珠凤钗摇头叹气,“沐君豪,我说你会不会买东西?我从没见过这么混搭的新娘。”

    沐君豪只顾着笑,盯着全身披挂珠宝如同圣诞树一般的芊芊。

    她一身红绸对襟唐装,映着红扑扑的小脸,两条腕子明晃晃的金镯,颈上环着纯金翡翠缨络项圈,外加一串金手镯,耳坠大溪地海珠,头上满满的点翠花簪。

    东拼西凑色彩凌乱,可这份凌乱竟被芊芊幽兰之姿压倒,看上去毫无违和。

    这绝色女子竟然属于自己!

    沐君豪不由得傲骄。

    他弯下腰来抚着芊芊双肩,“呵呵,时间仓促,宝贝儿先将就一下。等将来我们正式办,去巴黎找最好的高订。”

    “嗯嗯,好的。”芊芊嗲嗲的一脸娇羞。

    他挽起她的手,“走吧,我们去见师傅。”

    两人走出电梯,在一众保镖的簇拥下踩进一楼大堂,蓦然迎面走来四个人,芊芊一下子愣住。

    厉嘉禾搂着占婷喁喁细语,另一侧童凡拖着顾诗诗的手,呵护倍致。

    两对男女穿着随意,象是香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观光客,貌似刚刚早餐归来。

    四人正说说笑笑,眼瞅着一大片西装墨镜男黑漆漆乌云压境般,裹挟着火红的顾芊芊,十分抢眼。

    顾诗诗瞬间崩溃。

    她手捂着胸口,踉跄着,泪光憧憧。

    眼前气宇轩昂、风度不凡的男子分明是自己丈夫,然而他抚着她,一脸安然,仿佛温馨提示,从此萧郎是路人。

    想到这里,顾诗诗潸然泪下。

    厉嘉禾吃准这等场合对方不敢动手,悠然迈到近前,扑哧一笑,“哟沐总,重婚啊?我听说这里总统套房都订出去了,您哪里洞房啊?”

    沐君豪从从容容点起一根雪茄,“总统套房?这里一共十间,都被老子包圆了。一间我住,八间随从,余下一间装行李和狗。”

    厉嘉禾一时语塞,撩开斗富的话题明显不智。

    占婷向来性子烈,暗暗拧了顾诗诗一把,示意她振作,见自己丈夫没用,她打算替闺蜜出头。

    占婷横了一眼芊芊,抬手一撩长发,“哟,我说沐君豪,我看顾芊芊这全身上下的装备顶多七百多万,你给顾诗诗买三千万的钻戒,就给二奶花这么点钱,有点厚此薄彼哦。”

    沐君豪顶讨厌这个莲花婊,他按捺住恶心,亲昵地搂过芊芊,冲着占婷邪魅一笑,“七百万是一晚上的价钱,一次一百万,一晚上七次~”

    说罢转向芊芊,“是不是啊,宝贝儿?”

    芊芊脸一红,下意识搪了下男人胸口。

    顾诗诗一口气没上来,险些晕倒,身子一晃,被童凡托住。

    男人的话字字如刀,刀刀剜在她心尖上。

    还有什么比自家男人在别的女人身上挥汗如雨更打击人的。

    她绝逼受不了这份儿刺激,当即涕零如雨,紧捂住双唇,不使自己哭出声来。

    童凡一时失神,他的注意力全在芊芊身上,正默默惊异于眼前少女惊人的蜕变,俨然夜夜承欢娇若无力的小女人,性感、柔媚,莫衷一是,令人着迷。

    占婷倒是不输阵势,脸一甩,“我说顾诗诗,你眼光好差,瞧你找的这男人,满口粗话,真没素质!”

    一旁的星斑受够这个素质逼了,他一挑眉,慵懒说道:“你就是占婷?”

    “怎么着,我就是!”

    “听说您曾留学日本,可有素质了。”

    占婷一甩长发,“你是谁?老大说话哪里轮到你插嘴?”

    星斑嗤之一笑,“那是因为有些话老大不方便说,或是不屑于说。你在日本拍过一部三级片是吧?”

    这下在场的人全部惊呆。

    占婷脸刷的白了,双唇颤抖,“你,你血口喷人!”

    咖喱蟹上前贴着占婷的鼻子,“我们知道得可多了呢,你和顾诗诗当初贪玩,去野鸡剧组面试,结果被黑社会相中,胁迫你俩拍了一部《大种马之夜》,吼吼,我电脑里还有种子呢。”

    咖喱蟹一下一下怼着占婷前胸,占婷脸色惨绿,一步一步后退。

    那年她和顾诗诗刚满十六,才去日本读高一,顾诗诗有个心结,惦记着继承母业当个电影大明星,于是二人兴致勃勃去见组,初来乍到加上语言不通,糊里糊涂签了份黑合约,被人用枪顶着拍了一部"se qin"片。

    厉嘉禾一直蒙在鼓里懵然无知。

    这等私密的黑料如何落到沐君豪手上?

    占婷惊惧瞪大双眼,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假如种子上传,不出三天她那个高干父亲便会知晓,说不定立马得忧郁症跳楼。

    脸倒在其次,官运商誉一败涂地。

    正恍惚着,咖喱蟹赖皮赖脸笑道:“您放心,我们压根没看。话说,老子最讨厌黑木耳了~”

    占婷气得浑身发抖,不等反应,咖喱蟹又扭脸望向厉嘉禾,“啧啧啧,厉总你好绿,简直绿成呼伦贝尔大草原。绿化祖国,从我做起!哈哈!”

    人群爆笑一片,厉嘉禾如遭雷击,扯松了白衬衫领口,丢下占婷,愤然抬腿走掉。

    沐君豪轻蔑扫了眼失魂落魄的占婷,脸转向顾诗诗,正色道:“诗诗,你我毕竟夫妻一场,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我沐君豪底线很低,假设你当初不是水性扬花行为失当,我会跟你从一而终,哪怕明明知道你说谎骗婚!懂?!”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悔恨的泪成串流下,顾诗诗紧捂双唇,呜咽不语。

    童凡眼眸泛着凉薄的光芒,漠然而寡淡,他牵起诗诗,“我们走吧,你需要休息。”

    说罢他威慑的眼神投向沐君豪,似乎在暗示,别再伤害她。

    沐君豪当没看见,搂着芊芊大步离去,恩断情绝。

    才行至门口,身后传来顾诗诗的嚎啕大哭。

    芊芊终究不忍,仰头望向沐君豪,“我觉着姐姐有点……可怜,她精神都不好嘞……”

    沐君豪脸阴沉着,“可怜她做什么?她精神正常得很,要不是她,还请不来特蕾莎那尊佛呢。”

    “哦?”芊芊埋头细思,不再搭话,上了车,依然沉浸在才刚惊心动魄的场景里。半晌,她望向副驾的kiki,“姐姐,那个女的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花费了七百万?”

    kiki也是受惊不小,大概物伤其类,她叹了声,“小姑娘,你学着点吧,这就叫做名媛功夫,人家撩你一眼,就知道你一身穿戴是什么牌子是否a货是否过季,哪怕你仅仅是穿了一件白色t恤。”

    “啊?”

    “不用啊,人家少奶奶一枚,有的是时间,一个月看二三十本时装杂志,小姑娘你也可以的。”kiki扭过头来,冲芊芊一挤眼。

    一路无话,转眼车子驶过市区,来到荃湾一座古旧的唐楼下停住。

    下了车,kiki一把将沐君豪拽到一边,“姓沐的,你要跑路是吧?”

    沐君豪吊儿郎当四下望望,黑着嗓子,“你怎么知道?”

    kiki歪头打量他,“我太了解你了。你买那么多金镯子无非给你师傅养老,另一种转移资产,看来你十年之内不准备回大陆了?香港也不露头?”

    沐君豪没心没肺点着头,“嗯嗯嗯,那些黄金是遗产,留我师傅的。话说,我快死了。”

    “说正经的,何时动身?”

    “今晚,钻石之夜。”沐君豪停顿了一下,细细打量自己的女下属,“怎么?你舍不得我走?”

    kiki心痛难忍,脸上强绷着笑,“我舍得,我既舍得你走,又舍得你死。”

    沐君豪大笑起来。

    她轻声喟叹,“你走吧,别回头。我看着你,这世间有一种爱,叫作深情凝视。”

    沐君豪爽朗一甩大掌,“好,你先凝视我和芊芊敬公公茶吧。我们上楼,别误了吉时。”

    芊芊远远望着二人说体己话,内心醋海生波。

    不过埋头看看自己一身沉甸甸的金镯子又释然。

    才行至楼口,楼顶喧嚣的喜乐传到耳边,看来一切的一切都已安排周详。

    很多年以后芊芊才弄懂,那广东民乐叫做《大开门》,既喜气又有虾饺叔特殊的用意。

    芊芊害羞地跟在沐君豪身后,一直上到七楼。

    走廊里满满是人,确切地说是老人。

    看那气度穿戴,想必是雄霸港省的财主霸主。

    芊芊跟着男人一路叫爷叫叔叫哥,一脚踏进正厅,抬眼就看到太师椅上的虾饺叔,笑得见牙不见眼,仿佛看到亲儿子亲媳妇一般。

    芊芊由kiki扶着,跟着沐君豪双双跪在老爷爷脚下,恭恭敬敬递茶。

    虾饺叔笑呵呵掏出一枚红包递到芊芊手里,“好孩子,早点给我生个胖孙子。”

    芊芊一边道谢一边羞红了脸,那一刻她觉着分外幸福,那种浓浓的家的气息,她已好久没有领略。

    半晌,虾饺叔悄悄将沐君豪领进卧室,面色一沉,忧心忡忡走到窗边,逗弄着笼子里的鸟。

    那里悬着十多只鸟笼,燕语莺啼,一片清脆。

    老人家一蹙眉,“豹子,按理说,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师傅,您尽管说。我这一走……”沐君豪眼圈一红,想到老人家已是耄耋之龄,此去经年,不知何日再聚,不由得哽住。

    虾饺叔背着手,长吁一口气,“昨日我替这女孩儿算了生辰八字,她是马年闰五月生人,命犯太岁,在家克父母,出门克丈夫,你要长年理佛方能化解。哦,这个,我已经跟星斑鲍鱼交待下去了。”

    沐君豪眉心一皱,他一向不信阴司报应,不过尊卑有别长幼有序,他只能道声谢作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