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描金水晶花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四章 描金水晶花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芊芊眉头一蹙,四下张望。

    房间里到处摆满了描金水晶花瓶,插着大簇大簇的粉色玫瑰。

    再看那张欧式白橡木办公桌,凸凹有致雕刻着蔷薇月桂,妖气冲天。

    正狐疑间,kiki一阵风似地走进,“沐总,你交待的事我已办妥。怎么样,这张桌子原价两万三,我分文没花,打电话敲了一名供应商,白送的。”

    她冲芊芊挤了挤眼,这场表功就差顾总一个点头。

    芊芊刚要说话,沐君豪摇了摇头,“我怎么闻到好大一股子甲酫味?这不成!kiki,你再去买点柚子,削好皮放在这里,怎么也得半个月才能散尽。光是拿这些花掩盖气味简直胡闹!”

    kiki眸色一暗,沐大总裁对自已心爱的小宝贝儿呵护倍至她不只一次领教,只是愈发荒唐愈发不可理喻。譬如公司正忙着脱手,沐君豪却发神经似地非要布置办公室,弄得香窠一般,仿佛立志在这里拍婚纱照。

    芊芊不动声色,却早已看穿。

    他在做戏,那戏文的曲目叫做“金蝉脱壳”。

    办公桌沿下那枚窃听器应该还在,他在演,做给警方看,待到那张桌子的甲酫气体全然散尽,两人身影也早该挥发。

    她突然顿悟,昨夜搜山,沐君豪并非意在搜查特蕾莎党羽,而是……

    想到这里芊芊对着一头雾水的kiki说道:“我觉着挺好的,今天我就在这里办公,也能跟沐沐学学生意经,只是这满地的木屑,还是找清洁工人打理一下为好。”

    芊芊是要彻底clear,包括那枚窃听器。

    也叫出师有名。

    沐君豪向芊芊投去一束欣赏的目光。

    “ok!”kiki带着一贯的雷厉风行翩然转身,一个男人一脚踩进,kiki差点撞到他身上。

    “呵呵,厉总?”kiki眉眼弯弯,粉面含春。

    芊芊循声望去,这人居然是厉嘉禾!第二天清晨,一进董事长办公室,浓郁的花香阵阵袭来。

    几名制服工人叮叮当当忙着安装一张办公桌。

    这是怎么回事?

    芊芊眉头一蹙,四下张望。

    房间里到处摆满了描金水晶花瓶,插着大簇大簇的粉色玫瑰。

    再看那张欧式白橡木办公桌,凸凹有致雕刻着蔷薇月桂,妖气冲天。

    正狐疑间,kiki一阵风似地走进,“沐总,你交待的事我已办妥。怎么样,这张桌子原价两万三,我分文没花,打电话敲了一名供应商,白送的。”

    她冲芊芊挤了挤眼,这场表功就差顾总一个点头。

    芊芊刚要说话,沐君豪摇了摇头,“我怎么闻到好大一股子甲酫味?这不成!kiki,你再去买点柚子,削好皮放在这里,怎么也得半个月才能散尽。光是拿这些花掩盖气味简直胡闹!”

    kiki眸色一暗,沐大总裁对自已心爱的小宝贝儿呵护倍至她不只一次领教,只是愈发荒唐愈发不可理喻。譬如公司正忙着脱手,沐君豪却发神经似地非要布置办公室,弄得香窠一般,仿佛立志在这里拍婚纱照。

    芊芊不动声色,却早已看穿。

    他在做戏,那戏文的曲目叫做“金蝉脱壳”。

    办公桌沿下那枚窃听器应该还在,他在演,做给警方看,待到那张桌子的甲酫气体全然散尽,两人身影也早该挥发。

    她突然顿悟,昨夜搜山,沐君豪并非意在搜查特蕾莎党羽,而是……

    想到这里芊芊对着一头雾水的kiki说道:“我觉着挺好的,今天我就在这里办公,也能跟沐沐学学生意经,只是这满地的木屑,还是找清洁工人打理一下为好。”

    芊芊是要彻底clear,包括那枚窃听器。

    也叫出师有名。

    沐君豪向芊芊投去一束欣赏的目光。

    “ok!”kiki带着一贯的雷厉风行翩然转身,一个男人一脚踩进,kiki差点撞到他身上。

    “呵呵,厉总?”kiki眉眼弯弯,粉面含春。

    芊芊循声望去,这人居然是厉嘉禾!

    天蒙蒙亮,睡梦中芊芊抽搐了一下,哭着说起梦话。

    沐君豪翻身坐起,将她紧紧搂进怀里,“芊芊,醒醒,梦见什么了?”

    芊芊遽然睁眼,细细喘着,“我梦见螃蟹哥哥死了!”

    “嗯?”沐君豪抵住她的前额两眼一翻,“梦见他做什么?要梦也得是梦见我死啊!”

    芊芊揽住沐君豪的脖子,“不要让螃蟹哥哥去云南好不好?”

    “不好!他一说话你就笑,我一说话你就哭。那小子成天一双眼睛提溜乱转上下瞄你,妈的,老子再也不雇男管家了,搞不好又是童凡第二,老子受够绿帽子了!”

    俄尔,沐君豪诡秘一笑,“宝贝儿,要想吹枕头风,首先,你得躺在枕头上……”说罢他慢慢放倒她,凝视她的双眼,“沐沐想要,芊芊给不给呢?”

    “不给!”芊芊抓紧被子侧过身去,“我要养宝宝!”

    沐君豪伸了个懒腰,翻身下床,走到镜子前自语道:“从前,老子最大的难题是如何不进福布斯榜,如今,最大的难题是如何不睡你。话说,今天老子要飞趟东京……”

    芊芊猛然扭头,“干嘛?”

    “去歌舞伎町找个花姑娘!”

    “我跳楼给你看!”

    “哦no!”沐君豪笑嘻嘻凑过来,扳着她的身子,“开玩笑了,只是去买个充气娃娃而已。”

    芊芊一骨碌爬起,冲他嚷到,“我现在就下楼去跳游泳池!”说罢拧起小手抹眼泪。

    沐君豪笑不可抑,她居然吃一个充气娃娃的醋。

    他笑得越凶她哭得越凶,她哭得越凶他笑得越凶,直到沐君豪抱她下楼,进了餐厅放在餐桌旁,芊芊仍悲伤难忍,专心对着一盘鲑鱼抽泣。

    坐一边的咖喱蟹从杂志上挪开眼睛,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他,“她怎么了?”

    沐君豪一边咬着三文治一边忍住笑,“我说要带个女友回家。”

    咖喱蟹喝了一口牛奶,“没事,芊芊,我帮你砍死她。”

    “是硅胶的。”沐君豪淡谈说道,咖喱蟹“噗”地喷出一口奶。

    “哈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哈。”咖喱蟹拾起餐巾抹着t恤上的牛奶。

    芊芊不理二人,专心哭。

    突然之间,一只鼻孔挤出一枚大大的鼻涕泡。

    原来美女的鼻涕泡也是如此珠圆玉润美不胜收。

    两个男人内心同时感慨着同时抓起餐巾同时站起,又同时对望了一眼。

    沐君豪咳了一声,抢先迈到芊芊面前伸手替她擤鼻涕,被她一把推开。

    芊芊气还没消,捶着小粉拳一下下怼他,嘶哑着嗓子喊道:“死开!不许你碰我!我再也不进你房间了!”

    平日里他倒是热衷于把她弄哭再哄她开心,她带着童声的尖叫每每令他着迷。

    然而今天除外,毕竟当着另一个男人的面。

    沐君豪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悻悻甩掉餐巾,叹了口气,扔下一句“好,我去死了!”说罢拎起西装大步迈出餐厅。

    咖喱蟹相当知趣,反应很快,他起身尾随其后,跟着沐君豪走出大堂,“今天我来开车……”

    两人走掉之后,芊芊盯着餐桌忽然想起什么,昨夜围着这张桌子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梦境。

    是的,那不是梦,那是真真切切的事实,她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如果阿彪是笋江命案的真凶,那沐君豪到底是安全了还是更危险了?

    再有,伯父又怎么了?自己是继承人?继承什么?

    一个金玉其外的家族?一个男盗女娼的豪门?一个日薄西山风雨飘摇濒临破产的空壳子?

    她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比梦境还魔幻。

    她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一切平静如水,淡淡的了无痕迹。肠粉在院子里修剪花草,星斑在很努力地擦着车子,一如深圳私家司机行规——“只要老板见到司机或是见到车,司机一定是在擦车”。没人这样要求可星斑严格要求自己。鲍鱼哥哥更是深沉,他干脆在走廊里搭了个小小的佛堂,每天跪在灯心草蒲团上一心理佛,鲍鱼说,等到她和沐君豪婚礼之后他就出家。

    不大一会儿,沐君豪钻进车内,车子驶出门外开得远远不见。

    芊芊咬了咬嘴唇,她打算探点口风,先从嘴笨的肠粉下手,她端起一杯柳丁汁,转出门外,下了台阶,穿过草坪,亲亲热热递给肠粉。

    肠粉正在大太阳底下剪着洒金榕,回身看到一杯清凉的果汁。

    他有点受宠若惊,摘下草帽笑着接过。

    芊芊弱弱问道,“肠粉哥哥,沐沐真的要派螃蟹哥哥去云南啊?”

    肠粉思忖了一下,绕过话头,“呵呵,我们哥儿几个不论在深圳还是云南,都是吃香的喝辣的,没什么不知足的了。再有,下次别给我买那么贵的表,折我寿。”

    芊芊噘起小嘴,“可是,我舍不得螃蟹哥哥走。”

    肠粉笑了笑,“哎,别看他们俩吵吵闹闹还红脸动手,其实呢,豹子和阿蟹感情最好,他们俩年龄最近嘛。芊芊你有所不知,豹子第一次偷东西就是为了阿蟹,那年阿蟹八岁,发高烧,眼看快死了,大半夜里,我们坐桥底下围着阿蟹掉眼泪,阿蟹脸红红的,头晃晃的,象个萝卜似的,对我们说‘各位哥哥不要哭,我记得我家是娄底的,好歹把我埋回原籍’。豹子听了一抹眼泪,大半夜带上我去偷药,我们从药房窗子钻出来时,刚好几名保安追上来,豹子让我拿着药先走,他留那里挨揍……”

    说到这里肠粉哽住,抬着满是泥巴的手抹着泪。

    他掩示着蹲下身去,从地里拔出一棵百合花送到芊芊手上,动情地说道:“我不会说话,这个给你,芊芊,你一定要替我们照顾好他……”

    他说完转身走掉,接着修剪树丛。

    芊芊擎着百合花,默默走回,百感交集,百思不解,她是想好好爱他,照顾他体贴他,可是,他把所有的事都扛下来,深深埋起来,不给她知道。

    也许,自己佯装不知,是对他最好的体贴。

    正乱想着,一眼看到走廊里鲍鱼正跪在地上求签。

    远远看去他真的很象一只鲍鱼,秃头在阳光下一闪一闪。

    她轻轻踱过去,看他从地上拾起竹签。

    “哦,是芊芊啊,咖喱蟹快要动身去云南了,我替他求个平安签。”他笑吟吟说道。

    芊芊好奇地凑近,两人一起盯着那竹蔑上的墨字——“干戈寥落四周星”。

    一丝乌云笼罩在鲍鱼脸上,他将竹签缓缓捂在胸口,神思恍惚。

    这是一支下下签,他心里默默念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