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是非多多口水多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一章 是非多多口水多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哼,合作?我kiki不见得非要找你!”

    芊芊淡然一笑,临来的路上她早已想好应对,“你随意,我无所谓。”

    她是想说自已被沐君豪宠上天手里握着一把王牌么?

    kiki妒火中烧,嗔目切齿,想想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两个女人正对峙,忽然一脚踩进来一个人,是张明。

    他手里捏着一摞粉的黄的各色单据,忙三火四问kiki,“沐总呢?我找他报帐。”

    kiki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报帐?哼,他现在只有风流帐!张明,沐君豪要把超市卖掉!还报帐?你就忙着盘点吧!”她疾言遽色,激动得不行。

    卖掉?手下这票人怎么办?谁来接盘?

    谁不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摆明是砸大家的饭碗!

    张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瞬间明白眼前戏码是“不爱江山爱美人”。

    沐君豪老毛病又犯了!

    他把这一切归结为沐君豪一时兴起心血来潮,凭他过往的经验,沐君豪经手的女人保鲜期不超过一只蛋挞!

    张明甚至在心底暗笑kiki言行过激。

    想到这里,他一脸雁过无痕的样子,故作轻松说道:“哦,是这样,上星期沐总在大亚湾买了幢房子,挂在一个名叫陈秀珠的女人名下,总共花了两百万!这笔帐我是怎么报呢?哎,真愁人!”

    陈秀珠是谁?沐君豪居然为她花掉两百万?!

    芊芊心里咕咚一沉,眼前一男一女面含微笑却眼露凶光,摆明是在看她笑话。

    “陈秀珠?”kiki调高音量刻意重复了一遍,“我不是很清楚哦,这个,恐怕要问沐总的老婆大人了。”

    kiki一扬下巴,指向芊芊。

    “呵呵,她那么多女人我哪记得清啊?”芊芊眉心一挑,气定神闲,“再说,两百万也不是很多嘛?”

    张明kiki飞速交换着眼神。

    面前这个顾芊芊,身材单薄肩膀却很结实!

    就不信踩她不死!

    kiki刚要发作,沐君豪握着电话推门走进,看张明在场,他不禁有些局促。

    沐君豪一直想找时间跟芊芊解释,他的下属把她药翻,无非是想抬她到床上给主子慢慢享用,再顺带显示一下沐君豪英雄救美的丰姿!

    芊芊一撩卷发,嫣然一笑,“哦,我们已聊过。”

    她居然毫不介怀,这令沐君豪深感欣慰。

    然而张明显然没那么好兴致,刚刚一番交手,他断定顾芊芊是个祸害!

    仅隔两个月她便飞速成长焕然一新,这条小溪会扩展为江海,卷起大浪,掀翻豪格集团这艘巨轮!

    做为开国元勋他张明须臾不能忍!

    想到这里他脸一沉,转向沐君豪,“老沐,从前你拈花惹草潇洒风流我都纵着你,男人嘛,尿急还得找个公共厕所呢!以前,你买房买车买游艇,可以公帐出,挂在豪格集团名下。但是你从公帐上提现,企业就要上缴25%的税金,这样很不划算!一次二次行,我做票,三次四次上百次,你让我去印发票嘛?”

    张明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扫他面子,沐君豪很不高兴。

    他犯了他的大忌。

    “哦?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沐君豪故作轻松笑了笑,走到办公桌前,点起一根雪茄陷在班椅里,冲芊芊招手,“来,老婆过来。”

    芊芊横了那两男女一眼,摇曳生姿走近男人,被他一把扯进怀里按在腿上。

    “讨厌,人家看着呢。”她娇嗔地搪了下他,瞥向kiki。

    那女人显然快要晕倒。

    张明气得发昏,全身的血液涌上脑门顶,他几步走到近前,接着慷慨陈辞,“沐君豪,别忘了,我们这票追逐你的兄弟拿你当偶像,可如今,你的理性才智呢?你雄才伟略呢?你的宏图大计呢?你居然还要卖掉超市,那是兄弟们的心血!你于心何忍?!”

    沐君豪擎起手里的雪茄,一挑眉,“是,你张明有理性,你快乐么?

    “你……”张明一时语塞,搜肠刮肚想着词汇。

    芊芊看他脸色铁青内心十分受用,她抬起细嫩白皙的胳膊搂起沐君豪,娇滴滴地说道:“沐沐,人家想买车。”

    买车?她根本不会开车怎么没来由的突然想买车?

    不出三秒沐君豪领悟,女人是在斗气,再看看那两张死人脸,想必才刚芊芊吃了闲话。

    他配合地一点头,“ok,宝贝儿,想买什么牌子的?”

    芊芊抬手拨弄着发梢,假装翻着眼细想,“不论什么牌子,总之两百万以上就好。”

    她瘆人的目光投向张明,看得他浑身一激灵。

    沐君豪笑着弹了弹烟灰,“哎,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玛莎拉蒂好了,下午让kiki姐带你去马路对面4s店,挑最贵的买,千万别给老公省钱。”

    张明痛心疾首一按桌子,牙缝里蹦出一句,“沐君豪你嗑药了吧?我第一眼看见她……”他一指芊芊,“我就知道她是个不祥之物!我有预感,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她手上!”

    说罢他扔下一堆票据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kiki轻蔑地撩了一眼芊芊,“哼,别假装内心强大了,我这么脆弱的人都没想过割腕自杀。”

    这话象刀子一样割在芊芊心上。

    她有点想哭,她咬牙忍着。

    沐君豪怒不可遏,他阴狠地盯着kiki,“你再乱讲话,我保证你的嘴巴会有撕裂伤。”

    忽然哗哒哒一阵响动,不经意间,芊芊旋转了一下桌上的烟缸。

    暗室的房门敞开,露出那张熟悉的大床。

    芊芊轻轻跳下沐君豪的腿,象只轻盈的猫,“哦,我好睏,你们聊。”

    她聘聘婷婷,款步姗姗,迈向那张大床。

    “哼,合作?我kiki不见得非要找你!”

    芊芊淡然一笑,临来的路上她早已想好应对,“你随意,我无所谓。”

    她是想说自已被沐君豪宠上天手里握着一把王牌么?

    kiki妒火中烧,嗔目切齿,想想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两个女人正对峙,忽然一脚踩进来一个人,是张明。

    他手里捏着一摞粉的黄的各色单据,忙三火四问kiki,“沐总呢?我找他报帐。”

    kiki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报帐?哼,他现在只有风流帐!张明,沐君豪要把超市卖掉!还报帐?你就忙着盘点吧!”她疾言遽色,激动得不行。

    卖掉?手下这票人怎么办?谁来接盘?

    谁不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摆明是砸大家的饭碗!

    张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瞬间明白眼前戏码是“不爱江山爱美人”。

    沐君豪老毛病又犯了!

    他把这一切归结为沐君豪一时兴起心血来潮,凭他过往的经验,沐君豪经手的女人保鲜期不超过一只蛋挞!

    张明甚至在心底暗笑kiki言行过激。

    想到这里,他一脸雁过无痕的样子,故作轻松说道:“哦,是这样,上星期沐总在大亚湾买了幢房子,挂在一个名叫陈秀珠的女人名下,总共花了两百万!这笔帐我是怎么报呢?哎,真愁人!”

    陈秀珠是谁?沐君豪居然为她花掉两百万?!

    芊芊心里咕咚一沉,眼前一男一女面含微笑却眼露凶光,摆明是在看她笑话。

    “陈秀珠?”kiki调高音量刻意重复了一遍,“我不是很清楚哦,这个,恐怕要问沐总的老婆大人了。”

    kiki一扬下巴,指向芊芊。

    “呵呵,她那么多女人我哪记得清啊?”芊芊眉心一挑,气定神闲,“再说,两百万也不是很多嘛?”

    张明kiki飞速交换着眼神。

    面前这个顾芊芊,身材单薄肩膀却很结实!

    就不信踩她不死!

    kiki刚要发作,沐君豪握着电话推门走进,看张明在场,他不禁有些局促。

    沐君豪一直想找时间跟芊芊解释,他的下属把她药翻,无非是想抬她到床上给主子慢慢享用,再顺带显示一下沐君豪英雄救美的丰姿!

    芊芊一撩卷发,嫣然一笑,“哦,我们已聊过。”

    她居然毫不介怀,这令沐君豪深感欣慰。

    然而张明显然没那么好兴致,刚刚一番交手,他断定顾芊芊是个祸害!

    仅隔两个月她便飞速成长焕然一新,这条小溪会扩展为江海,卷起大浪,掀翻豪格集团这艘巨轮!

    做为开国元勋他张明须臾不能忍!

    想到这里他脸一沉,转向沐君豪,“老沐,从前你拈花惹草潇洒风流我都纵着你,男人嘛,尿急还得找个公共厕所呢!以前,你买房买车买游艇,可以公帐出,挂在豪格集团名下。但是你从公帐上提现,企业就要上缴25%的税金,这样很不划算!一次二次行,我做票,三次四次上百次,你让我去印发票嘛?”

    张明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扫他面子,沐君豪很不高兴。

    他犯了他的大忌。

    “哦?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沐君豪故作轻松笑了笑,走到办公桌前,点起一根雪茄陷在班椅里,冲芊芊招手,“来,老婆过来。”

    芊芊横了那两男女一眼,摇曳生姿走近男人,被他一把扯进怀里按在腿上。

    “讨厌,人家看着呢。”她娇嗔地搪了下他,瞥向kiki。

    那女人显然快要晕倒。

    张明气得发昏,全身的血液涌上脑门顶,他几步走到近前,接着慷慨陈辞,“沐君豪,别忘了,我们这票追逐你的兄弟拿你当偶像,可如今,你的理性才智呢?你雄才伟略呢?你的宏图大计呢?你居然还要卖掉超市,那是兄弟们的心血!你于心何忍?!”

    沐君豪擎起手里的雪茄,一挑眉,“是,你张明有理性,你快乐么?

    “你……”张明一时语塞,搜肠刮肚想着词汇。

    芊芊看他脸色铁青内心十分受用,她抬起细嫩白皙的胳膊搂起沐君豪,娇滴滴地说道:“沐沐,人家想买车。”

    买车?她根本不会开车怎么没来由的突然想买车?

    不出三秒沐君豪领悟,女人是在斗气,再看看那两张死人脸,想必才刚芊芊吃了闲话。

    他配合地一点头,“ok,宝贝儿,想买什么牌子的?”

    芊芊抬手拨弄着发梢,假装翻着眼细想,“不论什么牌子,总之两百万以上就好。”

    她瘆人的目光投向张明,看得他浑身一激灵。

    沐君豪笑着弹了弹烟灰,“哎,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玛莎拉蒂好了,下午让kiki姐带你去马路对面4s店,挑最贵的买,千万别给老公省钱。”

    张明痛心疾首一按桌子,牙缝里蹦出一句,“沐君豪你嗑药了吧?我第一眼看见她……”他一指芊芊,“我就知道她是个不祥之物!我有预感,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她手上!”

    说罢他扔下一堆票据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kiki轻蔑地撩了一眼芊芊,“哼,别假装内心强大了,我这么脆弱的人都没想过割腕自杀。”

    这话象刀子一样割在芊芊心上。

    她有点想哭,她咬牙忍着。

    沐君豪怒不可遏,他阴狠地盯着kiki,“你再乱讲话,我保证你的嘴巴会有撕裂伤。”

    忽然哗哒哒一阵响动,不经意间,芊芊旋转了一下桌上的烟缸。

    暗室的房门敞开,露出那张熟悉的大床。

    芊芊轻轻跳下沐君豪的腿,象只轻盈的猫,“哦,我好睏,你们聊。”

    她聘聘婷婷,款步姗姗,迈向那张大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