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哼,他好我也好,kiki你无敌了!”

    咖喱蟹气急败坏嘟囔着,直降地库,几下蹿到车边一头扎进坐稳,仍意愤难平。

    kiki的优势在于她是个女的,做女人真好,裤子一脱什么都有了;kiki的劣势在于,世上不止她一个女的。

    毕竟她有一个同类项叫做顾芊芊!

    自打那个雨天第一眼看到芊芊,他便认定她是大哥的唯一。推开214房门那一瞬,他的世界便被照亮,那女孩儿美得象一道闪电,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忽灵灵闪着,小小的身子蜷在沐君豪怀里,象只遭受雨打风吹瑟瑟发抖的鹌鹑,可以瞬间激发世上任何一个男子的保护**。

    再有,芊芊善良,这让哥几个分外踏实,毕竟颠沛半生,谁都想要个善终。

    换了kiki只手遮天,哥儿几个只有捧逼喝尿的份儿。

    他愤愤咬牙,哼哼!你们两个狗男女滚去东京也好,正所谓敌退我进,是时候带芊芊进驻豪格集团了。

    做为皇叔,这点权限他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咖喱蟹飙飞宾利,惹得路人纷纷侧目。

    开此等级别豪车讲究的是一个字:慢。

    气定神闲,一步三摇,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然而此时,咖喱蟹活活将自己飙成一个快递小哥。

    下了高速,上了山道,才一拐进岔口,一眼瞄见草丛里淹着一部车子。

    咖喱蟹佯装无事,疾速驶过,余光扫描着,一粒像素不曾放过,没错,正是那部凌志。

    尽管那漫山遍野的灯心草足有一米多高,顷刻之间,他仍能看清保险杠上的上海牌照和车里几名神情肃穆的男子。做为一名资深飞贼,这点功底他还是有的。

    他们候在这里做什么?

    难道上海那票人还没离开深圳?顾伯熊到底想怎样?顾诗诗果真偏执到变态?一定要抓回顾芊芊么?死活不论?

    国丈赶尽杀绝,皇后丧心病狂,皇上恣心纵欲,娘娘天真**,宫女伺机篡位……内忧外患,国步艰难,种种种种好似一团乱麻。

    咖喱蟹忽觉自己责任重大,时局需要他这根定海神针,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

    他将车子开进碧玺山庄,跳下车来擎起对讲机,“喂!顾芊芊,你在哪里?”

    然而久久无人回应,山庄里一片静谧。

    自打顾芊芊住进别墅第一天起,沐君豪便给她配了一只hallokitty对讲机,虽说只有2.5寸大小,功率却是二十公里。她可以随时随地支配家里任何一个佣人,可以在别墅任何一个角落拿到一杯柳丁汁。

    没理由她不声不响。

    想到这里咖喱蟹心里咕咚一沉,他疾步迈过花园回廊,抓住遇到的每一个佣人,“看到太太了嘛?”

    所有的人都冲他摇头,他脑门上淌下豆大的汗。

    情急之中,芊芊的贴身女佣梅姨直直走来。

    咖喱蟹三步两步蹿上去,握住她的双肩拼命摇晃,“看到太太了嘛?”

    梅姨怔怔地点头,“她在地下室健身房啊!”

    “哦,那还好。”咖喱蟹松了口气。

    “跟那只小狗狗一起!”

    “什么?你说什么?”咖喱蟹怒目圆睁,吓了梅姨一跳。

    沐君豪早先买来各种鸟虫猫狗小宠物哄芊芊开心,但得知她怀孕之后,立刻命令佣人将这些小动物统统收到地下室,伺机送人或是放生。然而芊芊偏偏喜欢上一条波利犬,那是一种貌似拖布头的牧羊犬,芊芊就叫它“拖布头”,每每趁沐君豪不在便牵它四处玩耍。

    “哼,以后不许太太逗狗,听到了没有?”咖喱蟹不满地丢下一句。

    梅姨喏喏地应了声,冲着他的背影嘀咕道:“哼,又不是你太太!神经病!”

    才一踩进健身房,远远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加之有节奏的嘣嘣声。

    那条波利犬在跑步机上狂奔,一身脏辫似的皮毛颠到飞起,直至把自己跑成一个球体。

    芊芊蹲在一边,开心地拍着巴掌,一派天真烂漫。

    她颈子上的手机、对讲机,统统被她撇到一边地毯上。

    怪不得呼她不应。

    咖喱蟹走上前去,一巴掌按停跑步机,“嗖”地一声,狗笔直飞出。

    “嗯~~干嘛?”芊芊嘟着小嘴撒着娇。

    “哼?干嘛?”咖喱蟹叉着腰戳她面前,一扬下巴,“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女孩儿一怔,他这是怎么了?

    “我是谁?我是顾芊芊啊。”

    “哼,实话告诉你吧,你是一个亿万富豪太太,全世界的女人都对你老公虎视眈眈,争他的家产夺他的位置抢他的精子,你却不求上进,只知道在家逗狗?!”咖喱蟹痛心疾首地说道。

    “那又怎样?有钱人又不只他一个!”芊芊拧着头撇着嘴。

    “你难道就不怕他筋掰得开、背着你劈腿?”咖喱蟹呲牙咧嘴。

    “那又怎样?成天粘人家身上烦死了,走了省心。”

    可不是,那男人白天夜里只知道床咚、壁咚、车咚,各种咚,不是他精尽人亡便是她窒息而死,消失了倒也莫名轻松。

    此刻,芊芊只关心“拖布头”跑哪里去了,她作势去追。

    胳膊被咖喱蟹一把握住,“你知不知道沐君豪有多特别?”

    芊芊吃力地挣脱他,“讨厌,他有多特别啊?”

    咖喱蟹一下子被她问住,翻着眼搜肠刮肚,“他……他会**!在床上饿饿饿饿的,多性感呐!”

    芊芊相当困惑,咬着手指,“怎么?只有他会么?”

    “嗯……对啊。”咖喱蟹狡黠地眨着眼,暗想处女果真好骗。

    “原来是这样啊……”俄尔她又不解,“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会**呢?”

    “哼,你们俩我都知道,从云来客栈一直叫到别墅就没消停过。”咖喱蟹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抓拖布头,几下追到墙角,将那狗抱起夹在腰间。

    他神灵活现地一扬头,“我说,你们俩,早上被窝里吵几句,就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哼!”芊芊神气地一翻眼,望向一边。

    “走,老板娘,跟我去趟公司。”

    “人家才不要!”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嗯……对啊。”咖喱蟹狡黠地眨着眼,暗想处女果真好骗。

    “原来是这样啊……”俄尔她又不解,“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会**呢?”

    “哼,你们俩我都知道,从云来客栈一直叫到别墅就没消停过。”咖喱蟹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抓拖布头,几下追到墙角,将那狗抱起夹在腰间。

    他神灵活现地一扬头,“我说,你们俩,早上被窝里吵几句,就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哼!”芊芊神气地一翻眼,望向一边。

    “走,老板娘,跟我去趟公司。”

    “人家才不要!”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嗯……对啊。”咖喱蟹狡黠地眨着眼,暗想处女果真好骗。

    “原来是这样啊……”俄尔她又不解,“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会**呢?”

    “哼,你们俩我都知道,从云来客栈一直叫到别墅就没消停过。”咖喱蟹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抓拖布头,几下追到墙角,将那狗抱起夹在腰间。

    他神灵活现地一扬头,“我说,你们俩,早上被窝里吵几句,就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哼!”芊芊神气地一翻眼,望向一边。

    “走,老板娘,跟我去趟公司。”

    “人家才不要!”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嗯……对啊。”咖喱蟹狡黠地眨着眼,暗想处女果真好骗。

    “原来是这样啊……”俄尔她又不解,“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会**呢?”

    “哼,你们俩我都知道,从云来客栈一直叫到别墅就没消停过。”咖喱蟹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抓拖布头,几下追到墙角,将那狗抱起夹在腰间。

    他神灵活现地一扬头,“我说,你们俩,早上被窝里吵几句,就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哼!”芊芊神气地一翻眼,望向一边。

    “走,老板娘,跟我去趟公司。”

    “人家才不要!”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嗯……对啊。”咖喱蟹狡黠地眨着眼,暗想处女果真好骗。

    “原来是这样啊……”俄尔她又不解,“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会**呢?”

    “哼,你们俩我都知道,从云来客栈一直叫到别墅就没消停过。”咖喱蟹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抓拖布头,几下追到墙角,将那狗抱起夹在腰间。

    他神灵活现地一扬头,“我说,你们俩,早上被窝里吵几句,就打算这样杠一辈子?”

    “哼!”芊芊神气地一翻眼,望向一边。

    “走,老板娘,跟我去趟公司。”

    “人家才不要!”

    “赶紧去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咖喱蟹夹着狗大大咧咧向外走去,“你不去,我就把这条狗炖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