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奈何桥上等三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奈何桥上等三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京畿大厦楼下一侧小胡同。

    一部老旧的黑色桑塔纳车厢里,黄勇摘下头上的耳机,嗔怪地扫了一眼副驾上的霍青,“我说,你小子就不能小声点?!”

    霍青自顾自埋头吸溜着螺蛳粉,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黄队你也吃点吧,粉都坨了。你听也没鸟用,人家两公母才刚说了,老子去吃鱼翅捞饭!嘿嘿!”

    黄勇掏出手绢用力抹了抹后脖梗上的汗,掰开竹筷,手又停在半空中,“霍青,我怎么觉着,沐君豪才刚那句话是杠我的?”

    霍青应和着,“嗯嗯嗯,人家是什么人啊?那么轻易往坑里跳还叫沐君豪?!人家在笑话咱们,只有吃螺蛳粉的命。”

    黄勇脸一凛,狠厉的目光凝视着车前方,“哼!我想那三件案子基本可以并案了!”

    “哦?”

    “安平的命案,特蕾莎那只古董花瓶,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还有那桩顾仲耘飞机失事案,从前我一直犹疑,因为逻辑链缺少一环拼不起来。才刚沐君豪手下说他要抛售超市,我便更加肯定此人有问题!”

    “何以见得?”

    黄勇放下快餐盒,掰起手指,“霍青,你看,沐君豪旗下豪格云天超市北上广深有一百二十家,每天流水近一亿两千万,按超市10%的纯利讲,沐君豪每天净赚一千两百万人民币!这样的摇钱树,换成是你,你舍得卖么?”

    “嗯嗯,明显异动。”霍青放下餐盒,若有所思蹙起眉,“可是,黄队,你还记得那次沐君豪婚礼吗?一个新郎官走红地毯走着走着望向另一个女人长达半分钟,真是咄咄怪事。假设沐君豪出于某种目的让顾仲耘飞机失事,那他为什么瞄上顾仲耘的女儿、傻到让现场上万号嘉宾怀疑上自已?莫非是真爱?!”

    黄勇自信的目光转为茫然,他抬起胳膊按在方向盘上自语道:“呵呵,这对男女,鱼游釜中而不自知。”

    “黄队!听!”霍青忽然指向耳机,“他们回来了。”

    黄勇迅速戴上耳机,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娇娇柔柔的声音——“沐沐,这是什么?”

    这边厢,京畿大厦108层。

    董事长办公室,芊芊从地上捡起张明甩下的a4纸。

    上面只有一行粗体行楷——“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张牙舞爪,黑蜘蛛般狰狞。

    她不解其意,但下面密密麻麻的签名倒是看着心惊肉跳。

    沐君豪大喇喇地甩手脱掉西服,“不管她,宝贝儿,让kiki去处理好了。”

    芊芊从那张纸上移开目光望向沐君豪,“可是,沐沐,kiki姐的签名也在。”

    沐君豪略微讶异蹙了一下眉,随后又不着痕迹的舒展开。

    貌似这是个小规模打击。

    只一秒便恢复镇定,女人的背叛他见多了。他若无其事冲芊芊挥挥手,“宝贝儿,午休时间,上床睡觉。”

    说罢抬手一旋烟缸,冲里面的大床一甩头。

    芊芊会意,轻轻迈入,只是a4纸上那句古诗仍令她牵肠萦怀。

    她站在大床前,又看到那部jvc音响,不禁愣起神来。

    沐君豪脸上带着莫测的笑,从衣橱里抽出一条宝蓝色浴巾搭在肩上,踱到音响前,“呵呵,这东西你见过,张明的,他刚到深圳时还没租好房子,就先放在我这里。”

    未等芊芊作答,沐君豪随手一按,房间里立刻飘荡起动听的民歌小调。

    正是那首妈妈爸爸喜欢的《世上哪有树缠藤》。

    一个女声动情地唱道:“我俩结交定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芊芊强忍着,不许眼泪掉下来。

    沐君豪一粒一粒解着衬衫扣子,“我喜欢这首歌,多好,一对男女,鸳鸯蝴蝶命,死要死在一起。”

    他,吹着口哨迈入浴室。

    旋即,黄勇又用坚定干练的口吻发令道:“霍青,立刻通知深圳海关及香港警署,密切关注沐君豪一切动向,限制此人出境。”

    (一)黄勇和霍青两人在车里研究事情。

    (1)基本可以并案了。

    (2)沐君豪超市每天纯利润一百万,他为什么要跑路?

    (3)霍青说芊芊是红颜祸水。

    (4)呵呵,我看没那么简单。

    (二)

    黄队,

    嗯,我知道,我是个三儿。

    三儿?太高看自已了吧?

    如果你不识趣下一步我会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从南极运来的冰块,很大的冰块切成一个个圆球。

    哎,以前我跟沐君豪去的地方都是有妹的店。

    他沐君豪的女人随便一个拎出来都能吊打你顾芊芊。

    邪门毒术,洞箫冰毒?专门在背后放冷箭?

    valser

    你每次都要思考一下再讲话,就好象你脑子很好用似的。

    一个聪明的人不玩弄小聪明是十分困难的。

    做大生意是需要crazy的,神智太正常你会活不下去。

    在在一脸的焦灼和不安。

    他嘘出一口气,失望使他的心脏往地底下沉。

    第八十一章鱼游釜中而不自知

    京畿大厦楼下一侧小胡同。

    一部老旧的黑色桑塔纳车厢里,黄勇摘下头上的耳机,嗔怪地扫了一眼副驾上的霍青,“我说,你小子就不能小声点?!”

    霍青自顾自埋头吸溜着螺蛳粉,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黄队你也吃点吧,粉都坨了。你听也没鸟用,人家两公母才刚说了,老子去吃鱼翅捞饭!嘿嘿!”

    黄勇掏出手绢用力抹了抹后脖梗上的汗,掰开竹筷,手又停在半空中,“霍青,我怎么觉着,沐君豪才刚那句话是杠我的?”

    霍青应和着,“嗯嗯嗯,人家是什么人啊?那么轻易往坑里跳还叫沐君豪?!人家在笑话咱们,只有吃螺蛳粉的命。”

    黄勇脸一凛,狠厉的目光凝视着车前方,“哼!我想那三件案子基本可以并案了!”

    “哦?”

    “安平的命案,特蕾莎那只古董花瓶,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还有那桩顾仲耘飞机失事案,从前我一直犹疑,因为逻辑链缺少一环拼不起来。才刚沐君豪手下说他要抛售超市,我便更加肯定此人有问题!”

    “何以见得?”

    黄勇放下快餐盒,掰起手指,“霍青,你看,沐君豪旗下豪格云天超市北上广深有一百二十家,每天流水近一亿两千万,按超市10%的纯利讲,沐君豪每天净赚一千两百万人民币!这样的摇钱树,换成是你,你舍得卖么?”

    “嗯嗯,明显异动。”霍青放下餐盒,若有所思蹙起眉,“可是,黄队,你还记得那次沐君豪婚礼吗?一个新郎官走红地毯走着走着望向另一个女人长达半分钟,真是咄咄怪事。假设沐君豪出于某种目的让顾仲耘飞机失事,那他为什么瞄上顾仲耘的女儿、傻到让现场上万号嘉宾怀疑上自已?莫非是真爱?!”

    黄勇自信的目光转为茫然,他抬起胳膊按在方向盘上自语道:“呵呵,这对男女,鱼游釜中而不自知。”

    “黄队!听!”霍青忽然指向耳机,“他们回来了。”

    黄勇迅速戴上耳机,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娇娇柔柔的声音——“沐沐,这是什么?”

    这边厢,京畿大厦108层。

    董事长办公室,芊芊从地上捡起张明甩下的a4纸。

    上面只有一行粗体行楷——“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张牙舞爪,黑蜘蛛般狰狞。

    她不解其意,但下面密密麻麻的签名倒是看着心惊肉跳。

    沐君豪大喇喇地甩手脱掉西服,“不管她,宝贝儿,让kiki去处理好了。”

    芊芊从那张纸上移开目光望向沐君豪,“可是,沐沐,kiki姐的签名也在。”

    沐君豪略微讶异蹙了一下眉,随后又不着痕迹的舒展开。

    貌似这是个小规模打击。

    只一秒便恢复镇定,女人的背叛他见多了。他若无其事冲芊芊挥挥手,“宝贝儿,午休时间,上床睡觉。”

    说罢抬手一旋烟缸,冲里面的大床一甩头。

    芊芊会意,轻轻迈入,只是a4纸上那句古诗仍令她牵肠萦怀。

    她站在大床前,又看到那部jvc音响,不禁愣起神来。

    沐君豪脸上带着莫测的笑,从衣橱里抽出一条宝蓝色浴巾搭在肩上,踱到音响前,“呵呵,这东西你见过,张明的,他刚到深圳时还没租好房子,就先放在我这里。”

    未等芊芊作答,沐君豪随手一按,房间里立刻飘荡起动听的民歌小调。

    正是那首妈妈爸爸喜欢的《世上哪有树缠藤》。

    一个女声动情地唱道:“我俩结交定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芊芊强忍着,不许眼泪掉下来。

    沐君豪一粒一粒解着衬衫扣子,“我喜欢这首歌,多好,一对男女,鸳鸯蝴蝶命,死要死在一起。”

    他,吹着口哨迈入浴室。

    沐君豪大喇喇地甩手脱掉西服,“不管她,宝贝儿,让kiki去处理好了。”

    芊芊从那张纸上移开目光望向沐君豪,“可是,沐沐,kiki姐的签名也在。”

    沐君豪略微讶异蹙了一下眉,随后又不着痕迹的舒展开。

    貌似这是个小规模打击。

    只一秒便恢复镇定,女人的背叛他见多了。他若无其事冲芊芊挥挥手,“宝贝儿,午休时间,上床睡觉。”

    说罢抬手一旋烟缸,冲里面的大床一甩头。

    芊芊会意,轻轻迈入,只是a4纸上那句古诗仍令她牵肠萦怀。

    她站在大床前,又看到那部jvc音响,不禁愣起神来。

    沐君豪脸上带着莫测的笑,从衣橱里抽出一条宝蓝色浴巾搭在肩上,踱到音响前,“呵呵,这东西你见过,张明的,他刚到深圳时还没租好房子,就先放在我这里。”

    未等芊芊作答,沐君豪随手一按,房间里立刻飘荡起动听的民歌小调。

    正是那首妈妈爸爸喜欢的《世上哪有树缠藤》。

    一个女声动情地唱道:“我俩结交定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芊芊强忍着,不许眼泪掉下来。

    沐君豪一粒一粒解着衬衫扣子,“我喜欢这首歌,多好,一对男女,鸳鸯蝴蝶命,死要死在一起。”

    他,吹着口哨迈入浴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