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抱紧我,恶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抱紧我,恶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房间安静下来,只剩她一人发愣。

    可怜的沐沐。

    芊芊默念着,倚着墙,盯着地上的树影,内心充满了绝望。

    局,一个个局;构陷,精美绝伦的构陷!

    三个月里,她和沐君豪浓情蜜意缠绵缱绻尽享鱼水,那边厢顾伯熊却收买沐君豪手下云南边陲暗暗栽植上百亩罂粟,神不知,鬼不觉,那些花儿在地里茁壮生长,不徐不疾,烈日下吐露着邪恶的芬芳。

    沐君豪怆惶的双眼浮现脑际,沉沉的话语犹在耳畔,“我知道自己会死,可我不知道我会死在哪里……”

    是啊,他又怎能破解?彼时,他们爱的如火如荼沉醉不知归路。

    难怪古人说,温柔乡即是英雄冢。

    芊芊从地上捡起报纸,贪婪地盯着头版的沐君豪,想必主编为了切题,特地挑选了一张邪佞十足的照片,照片上,他戴着墨镜埋头吸着雪茄,发丝铮亮,半张脸浸在烟雾里,讳莫如深,桀骜不驯,尽显雄风。

    她长长的手指抚过他的脸,恻然喃喃:“宝宝,你看,爸爸多帅!知道嘛,宝宝,爸爸遇到麻烦了。爸爸不来救我们,是情非得已……”

    正说着,报上一则短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台风红色预警:今年第五号台风“温莎”将于下午登陆我国江西省北部,下午到晚间10点抵达上海,风力达十二级,届时带来500毫米以上强降水,气温跌破25 c……

    芊芊一惊,抬眼望向窗子,窗台以下墙壁上斑斑驳驳印着瀑布般水渍。

    这间屋子渗雨!

    她咬紧牙关给自己打气!

    顾芊芊,你清醒一点,没时间伤春悲秋哭哭泣泣,今夜暴雨来临之前,无论如何也要逃脱这间冰冷的地窖。

    否则就是个死!

    她抬手扇了自己几耳光,迅速恢复冷静!

    转眼正午,天渐渐暗下去,狂风乍起,窗外开始飞沙走石,不断有小石子撞到玻璃上,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响声。未几,天黑得似化不开的浓墨,暴雨倾盆而至,呼啸着铺天盖地肆虐大地,整个翡翠山庄都在战栗!

    哗哒哒一声门响,梅姨出现在门口,她徐徐收起雨伞,戳在一边墙角,拎着一个竹篮从容迈进,身上的胶皮雨衣滴答滴答淌着水。

    芊芊斜睨着她,既不领情,也不道谢。

    梅姨的准时只是出于一种职业操守而非心怀怜悯。

    那种“操守”会令她无端生出一种优越感从而自我欣赏,想必这老太婆就倚着这点可怜的优越感度此余生。

    梅姨弯下腰,一盘一盘捡出饭菜。

    刚一起身,便对上顾芊芊一双怒目。

    “给我条毯子!”芊芊不客气地命令道。

    “少爷没有这个指令。”梅姨一双死鱼眼蒙着雾气。

    “好哇!”芊芊一挑眉,“那我就砸掉这部车子!”

    说罢,她捡起盛着满满米饭的碗狠狠砸向车窗,“啪”一声,满地晶莹的玻璃碎片。

    梅姨出奇地冷静,轻轻顿了顿鞋面的玻璃碎屑,撩一眼芊芊,“我去告诉少爷,让他把车泊走。大概需要十分钟,时间紧迫,你赶紧砸!”

    芊芊气得大脑充血,真想冲上去给她一耳光。

    然而梅媚从容不迫拎起竹篮,魂一样地飘走。

    芊芊咬碎银牙,恨恨自语,“好吧!十分钟是吧?赶紧砸是吧?你们等着,我这就砸给你看!以为我顾芊芊是泥捏的?哼,泥人还有个泥性呢……”

    她跳下床,拖过木椅掂量一下,又觉力道不够,甩到一边,几步转到工具箱边上,疯子似的翻箱倒柜,立志找到钳子钣手之类,她正忙活着,铁闸门再起抬升,跌跌撞撞走进一个人。

    童凡一撩雨帽,露出红通通的脸,还有一双更红的双眼。

    他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身体摇晃了一下,呛出个饱嗝,“吼吼,果然,三万块钱没有了!”

    芊芊睕了他一眼,刚想说你也知道心疼,又看他喝醉的样子悻悻作罢。

    童凡一只手僵硬地挥动着,“吼吼,顾芊芊,干嘛那么不开心?来来来,我们一起来喝酒……”

    芊芊一哆嗦,他一步步逼近,她一步步后退。

    最后,退无可退,跘倒在床上。

    窗外天际一闪,紧接着一个炸雷。

    童凡象是邂逅老友,亲昵地从兜里翻出一瓶杰克·丹尼,往床上一顿,甩手褪掉雨衣甩到一边地上。

    芊芊瞄了一眼酒标,她晓得那是一种相对便宜的粮食酒,没时间嘲笑顾家的没落,唯一可怕的是那酒的烈度,足以瞬间夺人心智。

    童凡拖过椅子端坐芊芊眼前,拧开瓶盖自顾自灌了一口。

    芊芊警觉地瞪视他。

    童凡一把抹去唇边的酒滴,粲然一笑,“顾芊芊,我来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她缄口不语,默默思酿对策。

    童凡从西服里怀掏出一本淋湿的全彩杂志,哗啦哗啦翻着,俄尔停顿,抬起双手细细展开,贴到芊芊眼前。

    “喏喏喏,你看,沐君豪死了!”

    什么?芊芊身子一抖。

    他一定是喝醉了胡唚!

    童凡高兴得象在过年,一字一顿说道:“林碧儿香闺屠龙,亿万富豪沐君豪客死香江!”

    芊芊脑子轰的一声,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接过杂志,缓缓放在眼前。

    整整四版全彩,详详尽尽,图文并茂,小标题——沐君豪哮喘突发暴毙林宅,林碧儿第一时间call白车,怎奈沉疴痼疾无力回天。

    几张情侣私照历历在目,接吻,亲抚,出浴,用以链接旧闻,贯穿读者记忆。

    一张特写照片:一只注满液体的安全套懒懒躺在地上,用以说明当时他死在她床上,死在疯狂的迷乱之中,人证物证俱在。

    芊芊疯了一般哗哗翻着杂志。

    一部救护车照片映入眼帘,给了她一秒希望。

    然而那卑微渺小的希望又被救护车后担架上的尸袋迅速击碎!

    一连串的碎片,一连串的照片。

    几名身穿蓝色制服的工人一路抬着他,从林碧儿卧室一直到正厅,一直到别墅大门口,直至读者们相信,沐君豪真真切切死了,铁证如山!

    眼前一切远远超出顾芊芊心理承受范围,她的神经一下垮掉。死人一样瘫在墙上。

    童凡对此十分满意,他邪魅一笑,“啧啧啧,香港媒体就是有水平,什么香闺屠龙,就是马上杀嘛。顾芊芊你不懂~~马上杀就是男人在**时死去……活活爽死的!”

    “啪!”一声,杂志被狠狠摔到地上,芊芊杏眼圆睁,“童凡你真是好奇怪欸,他死在别人床上,给我看做什么?”

    童凡混沌的大脑抽搐了一下,他愣忡地看了看芊芊,又看了看地上的杂志, 不对,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咦?你怎么不哭呢?”童凡伸过脖子钻研她的脸。

    芊芊一扭头,脸上冷冷的。

    童凡哪里甘心,他大手一伸,拎起芊芊放在眼前,“哭!你倒是哭哇!”

    芊芊倔强地凝视他,一动不动。

    童凡怒了,起身抓起芊芊贴到一边墙上狠命抖动她的身体,“哭,你给老子哭!”

    芊芊周身麻木冰冷,唯一强烈的触觉是背后是凉的,前胸是温暖的,那份温暖源自童凡身上的西服。

    她好想要那件西服。

    想想去年顾伯熊生日那夜,童凡就是这样举着顾诗诗贴在墙上拼命摇晃疯狂表白。

    一个念头闪过她的大脑。

    她缓缓俯下脸,吐着温软的细风,双唇贴上童凡的耳朵,“哥哥,抱紧我……”

    童凡一怔,刹那想起诗诗。

    这熟悉的发型,这熟悉的酒红色小礼服,这熟悉的面孔……

    软玉在怀,活色生香。

    芊芊一脸冷艳,一下一下啄着他的发丝、脸颊、鼻子、嘴唇,最后在颈间滞留徘徊……

    童凡再也把持不住,一双大手用力捏着她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对准那鲜艳欲滴的红唇一口咬下,撩开唇瓣拼命索取。

    砰的一声,他回手将她按在车前盖上。

    红裙象扇子一样展开。

    芊芊喃喃道:“来吧,我欠你的……”

    她一双玉臂优雅舒展,俯身车前,宛如一只将死的天鹅。

    她头偏在车前盖上,闪闪发亮的红色车漆倒映着自己扭曲的脸。

    “沐沐,原谅我。为了岩岩,从今往后,我要做个"biao zi"……”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