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月下独白(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月下独白(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早餐时分,芊芊颗粒未进,只顾着看他。

    男人轮廓深邃,五官如琢,英俊得令人窒息。

    他这么好看为什么以前没发现?

    清晨她早早从那条船上爬起,梳洗妆扮,简单涂了点腮红,勾了一抹润唇膏,特地从衣柜里挑出一件深v雪白睡裙,花儿似的盛开在沐君豪身边,专心散发着枙子香型。

    晨光透过窗子洒进餐厅,项链坠折射着璀璨的光,闪耀在女孩儿牛奶般莹白的胸前,一粒粒红宝石璀璨晶莹,勾魂摄魄,垂下的流苏哗啦啦作响,虽然细碎,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沐君豪佯装不见,举杯吞下一口牛奶。

    顾芊芊,你美成这个样子干嘛?非要搞到你死我亡?

    “嗯,今天培根不错。”他嚼动着腮,眉一挑,不住点头,“阿蟹,替我跟厨师讲下,还是意式发酵的正宗,以后就进这个牌子。”

    咖喱蟹按了按额头上的邦迪,嘴一撇,身子一拧专心翻杂志。

    嗯,沐君豪你就装吧,我看你们公母俩杠到何时?

    芊芊蹭到沐君豪眼前拼命刷存在感,“人家也要吃培根。”

    沐君豪斜她一眼,“不行,孕妇不能吃熏肉腌肉,眼下你只能吃有机食品。”

    芊芊弱弱地试探着,“我想出门散散心,去你公司玩可不可以?”

    “不行,家里安全。”他毅然决然,眸光不带半点起伏,语调透出的一股子寒劲令人退避三尺。

    芊芊蹙了蹙眉,刚要开口问“我有什么不安全的”,忽就见梅姨端着个蛋糕盒走进,“喏,才刚外面来人,说是太太今天生日。”

    两个男人的注意力同时被蛋糕吸引,飞速交换着眼神。

    咖色盒子上一行花体“tiramisu”。

    ——呵呵,提拉米苏?带我回家?

    “当啷”,沐君豪扔掉手里的刀叉,擎起餐巾一下一下抹着手。

    他默默注视着那只盒子,抿嘴不言,眉头越拧越紧。

    芊芊禁不住好奇之心,“唰”掀开盒盖,一只小巧的桃型蛋糕出现在眼前。

    奶黄色的身子上扑满可可粉,温润养眼。

    她纤巧的手指停在半空,今天5月7号,自己生日,深圳并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啊。

    沐君豪颇有深意地歪了下头,直视过来,等她回应。

    她勾起嘴角,浅浅笑着,“沐沐,忘了告诉你,今天我十七岁了。”

    他探寻的目光一瞬不瞬地停留在她脸上,“嗯哼,怪不得!倔得象头驴子,原来你是金牛座?”

    她并不觉着这个笑话好笑,他居然不知道自己生日,她没来由的失落。

    沐君豪整了整衣领,脸一板,“咖哩蟹,把这个扔出去!”

    咖喱蟹站起身来二话没说,端起蛋糕走到窗边,“扔哪?院子里全是人。”

    那是一颗炸弹嘛?芊芊急了,“沐沐何必,人家好心好意。”

    “呵呵,看来我沐君豪的女人很抢手呢。”他鼻腔里呛出冷气。

    芊芊埋头摆弄着手指,“沐沐,这世上,除了爱情,还有亲情,何必?”

    沐君豪并不接话茬,站起身来拎起公文包,冷冷看了一眼窗外,“哦?原来是我多心?”

    说罢他埋头吻了下她额头,转身走掉。

    芊芊眼珠转了转,暗自拿了主意,她草草吃完,打着哈欠佯装无事上楼。

    她径直走到楼顶,顺着窗子远眺,不出所料,草丛里一部车子若隐若现,正是伯父那辆凌治。

    以前在上海翡翠山庄时,每每看到这部车子驶进庄园,她内心便多了一份踏实和亲切。

    时间一久,她象条小狗听到铃响便要开饭一样有了条件反射。

    她忽然激动起来,莫非伯伯亲自到深圳了?

    即使不跟伯伯回去,见上一面总是应该的。

    她不再多想,拎起裙子跑下楼去,才一迈出正厅,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干什么去?”

    咖喱蟹仰在门口一张躺椅上,脸上盖着一本杂志晒太阳。

    芊芊很是泄气,嘟囔着,“我去健身房啊。”

    “健身房?”咖喱蟹站起身来,将杂志甩到长椅上,上上下下打量她,眼神既疑且惑,“一个热衷健身的孕妇?”

    芊芊白了他一眼,“家住海边管得宽。”

    咖喱蟹象是看穿了她一样,“”

    从花园密实的树丛里穿行,绕到门口,直直跑出。

    那部凌治好象预知她会出来,早已停靠在柏油路上,一个男子推门步出。

    细一看,竟然是童凡!两人同时一怔。

    数月未见,芊芊整个人焕然一新,美得不可方物。

    她不再是那个皎若秋月的少女,而是一个艳若桃李的……

    女孩儿胸前夺目的钻饰晃得他几乎抬手挡眼,那光芒引人留意她脖颈上玫红的瘢痕。

    一切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童凡轻轻一笑,“走,跟我回去,义父很想你。”

    芊芊很怕这个男人,一直很怕,他面部线条冷酷凌冽,生来如此,努力做出如沐春风的姿态反倒扭曲。

    “不……我害怕……”芊芊嗫嚅着后退,再后退,她忽然转身跑掉。

    童凡迈开步子三下两下抓住她的手臂。

    她被抓得很痛,“童凡哥哥放开我,我不回去,姐姐会骂死我的……”

    “你不离开他,诗诗会死的!”他几乎是在咆哮。

    两人正撕扯着,远远传来一阵飞机引擎的声音。

    一架漆黑的直升机掠过两人头顶,机械师身后,坐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笑容一闪,一脸再熟悉不过的玩世不恭。

    芊芊抬手拨开一头乱发,是他,他还没走,他只是佯装走掉,欲擒故纵,从从容容杀了个回马枪。

    童凡冷笑着仰头,纹丝不乱,八风不动的样子,“哼!沐君豪好象你有很多飞机的样子。”他抓起芊芊的手拧到自己眼前,“知道嘛,顾芊芊,你妈妈爸爸出事那架飞机就是他送的!你在跟一个杀人凶手同床共枕!懂嘛?!”

    芊芊整个人僵住了,她惊骇地朝他望去,心想这就是你们送我的生日礼物?

    自己父母死于沐君豪之手?她不相信,她一万个不信!

    她眩惑地望着童凡,阳光下,修长的睫毛层层叠叠,如蝴蝶振翅。

    正纠结之间,直升机已稳稳停在近处,沐君豪走下,从容立定,两手插在裤管里,淡淡看着童凡。

    童凡看他的眼神似乎在说,得意什么娶了顾诗诗还不是穿老子旧鞋?

    沐君豪的眼神仿佛回应,你的旧鞋老子不稀罕,顾芊芊一定要归我。

    两人目光恨不能将对方铰碎!碎成一万片,再零落成泥,化灰化烟,随风消散。

    显然,芊芊要在两个男人之间迅速做出抉择。

    沐君豪只笑笑,不说话,这使得拼命拧着女孩儿腕子的童凡显得略low。

    芊芊趁童凡愣神猛地甩开他,向沐君豪飞速跑去。

    “难道你就不问问韩子轩怎么样了嘛?”童凡在她身后大声喊道。

    芊芊猛地停下脚步,犹疑着,子轩?她早已忘掉了这个人,她到底爱过他没有?

    然而她略一抬头,便对上沐君豪一双笑眼,阳光下,那靓丽的眸色象是天使的一瞥。

    她瞬间忘了凡尘的一切。

    芊芊忘情地伸出手去,跑向爱人,是的,此生此世,她的唯一。

    沐君豪伸手接住女孩儿,绅士地将她举进机舱,他甚至连一个神灵活现的眼神都不屑丢给童凡。

    未几,直升机升空,沐君豪盯着花园里后知后觉跑来的咖喱蟹,得意一笑,“哼,还说老子没能力保护芊芊……”

    芊芊歪头一笑,“沐沐不乖,沐沐是大醋坛子。”

    “哼!彼此彼此……”沐君豪搂过芊芊,舌头撩开她的唇瓣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齿,尽情吸吮她的气息。

    旷野上,灯心草里趴着的男子一个一个站起,余光里象一只只蟑螂。

    芊芊吓了一跳。

    她三心二意地吻着,心念电转,脑海里浮现出童凡的话……

    显然,芊芊要在两个男人之间迅速做出抉择。

    沐君豪只笑笑,不说话,这使得拼命拧着女孩儿腕子的童凡显得略low。

    芊芊趁童凡愣神猛地甩开他,向沐君豪飞速跑去。

    “难道你就不问问韩子轩怎么样了嘛?”童凡在她身后大声喊道。

    芊芊猛地停下脚步,犹疑着,子轩?她早已忘掉了这个人,她到底爱过他没有?

    然而她略一抬头,便对上沐君豪一双笑眼,阳光下,那靓丽的眸色象是天使的一瞥。

    她瞬间忘了凡尘的一切。

    芊芊忘情地伸出手去,跑向爱人,是的,此生此世,她的唯一。

    沐君豪伸手接住女孩儿,绅士地将她举进机舱,他甚至连一个神灵活现的眼神都不屑丢给童凡。

    未几,直升机升空,沐君豪盯着花园里后知后觉跑来的咖喱蟹,得意一笑,“哼,还说老子没能力保护芊芊……”

    芊芊歪头一笑,“沐沐不乖,沐沐是大醋坛子。”

    “哼!彼此彼此……”沐君豪搂过芊芊,舌头撩开她的唇瓣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齿,尽情吸吮她的气息。

    旷野上,灯心草里趴着的男子一个一个站起,余光里象一只只蟑螂。

    芊芊吓了一跳。

    她三心二意地吻着,心念电转,脑海里浮现出童凡的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