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火柴天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只灰灰的金属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只灰灰的金属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五十八章 杀死充气娃娃

    更深露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湿气,好似下雾一般。远处灯塔散着微黄的光,使夜更显寂静。

    他不见了,沐沐真的不见了。

    芊芊跟着虫鸣的节奏晃着秋千,碎碎念着。

    在她不长的生命里,所有与爱情相关的智识都是从小说电影中得来,而且是洁本,她从没料到男人是这样的。爱就是性,性就是爱。

    莫非,她与他之间,就是不停地推倒和被推倒?

    如果她不给他推倒,就会有很多她之外的女人被他推倒?

    如果自己是在胡猜乱想,为何他整整三天不见人影,手机关机,人间蒸发?

    如果他真的吹响了冷战的号角,自己是否勇敢应战、先行蒸发,不给他爽到?

    杠上这种事,她向来不忧也不惧。

    正沉思着,余光里一缕昏黄渐行渐近,山路上驶下一部车,缓缓拐进庄园,无声地碾过柏油路,穿过喷水池,停在石阶之下。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下,颀长高大,没错,是他。

    沐君豪轻轻关上车门,打开后座,从里面抱出一只长长的纸盒,迈上台阶,走进正厅。

    她忽然满心欢喜,一边怪自己不争气,一边悄悄尾随着他。

    她蹑手蹑脚跟进大厅,他正步履艰深爬着旋转楼梯。

    看上去他很疲惫,盒子很沉重。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呢?

    她正想着,他忽地停下,转身,貌似听到什么动静。

    她闪到柱子后面,大厅光线幽暗,几只壁灯孤零零地值守。他双眼微眯,未发现任何,接着抬腿迈向三楼卧室。

    他纷沓的脚步声渐升渐远。

    她忽地想起那天自己咬牙发誓,再不去他房间,此时没了台阶,倒不好露面了。

    真想咖喱蟹此时在场,他这个润滑油还真是须臾不可或缺。

    她思来想去,不如自己睡下,管他!

    早餐时分,芊芊对着一碗薏米露发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船上,那付滚烫的躯体不见了,不免心生失落。

    她哪里得知,凌晨沐君豪一翻身,一眼看到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埋在卷发里,象是野草丛中的一簇百合花儿,娇艳欲滴。他叹了口气,为了避开尴尬的晨爱,咬咬牙将她抱回船上,忍着“未来九个月怎么办”的头痛提早上班去了。

    她象一个被人遗弃的幼儿园小朋友,落落寡欢。

    正含着勺子思忖,咖喱蟹一脚踩进餐厅,双手背在身后,一脸诡秘,“芊芊小朋友,哥哥送你个礼物,猜猜是什么?”

    他兴高采烈象是过年。

    “哐啷”一声,一条大腿扔到桌上,吓了她一跳。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条胳膊又扔到眼前,紧接着是一个美人头。

    显然,咖喱蟹痛下杀手,她的情敌、硅胶娃娃已惨遭不测,身首异处,分崩离析。

    娃娃头依旧微笑服务,一付敬业爱岗的模样,只是再无昨夜的风姿绰约,徒剩一股刺鼻的橡胶味儿。

    “好哦!”芊芊欢快地拍着巴掌,这一切好玩极了,“螃蟹哥哥好好哦~”芊芊从椅子上跳下来,小鸟一样飞到咖喱蟹身边,垫起脚来,给了他一个浅吻。

    他猝不及防,红了脸,颇有些受宠若惊,软糯小嘴唇贴在面颊上,暖暖的、湿哒哒的,很是受用。

    一个念头闪过,只要芊芊高兴,活人他都敢劈!

    两人笑闹之间,星斑一脚跟进,看到桌上的断肢大惊失色,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阿蟹,你闯祸了,这个娃娃值五十万!”

    啊?咖喱蟹彻底傻掉,五十万,对于他来说,这是两年年薪。

    他一扭头,“你怎么知道?”

    “哎,我跟豹子才在东京买的啊。”星斑急得火上房。

    咖喱蟹恍然明白,沐君豪口里多出的那张机票是订给星斑哥的。

    哼,你就装吧!

    沐君豪我算认识你了!

    “哎,你们两个小孩子,简直是胡闹!”星斑喟然低叹,轻轻摇头,走到芊芊面前脸一沉。

    她象个孩子一样嘴一紧,紧张盯着他。

    星斑淡淡一笑,“我说小嫂子,别人家的大嫂都是带着小弟们谈判、收数、喝酒、猜拳、飙车、砍人、铲仇,抢地盘、数钞票,我们家芊芊呢,就带着小弟砍一只充气娃娃,传出去我们怎么混?”

    芊芊眼球碌碌盯着星斑,摆弄着修长的手指,“星斑哥哥,你再说我就哭。”

    呵呵,她真是可爱。

    星斑灿然一笑,“呵呵,傻丫头,难道你没看出来嘛?豹子买这个娃娃是在向你示爱!”

    “示爱?”

    星斑挪过那只娃娃头摆在芊芊眼前,“小嫂子,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是照你的样子买的。”说完星斑自己脸一红,不过他顾不了那么许多,在他的观念里,浪费总是不好的。

    芊芊忽然害怕起来,万一他回来发火怎么办?

    星斑接着说道,“这个男人嘛,都是很要面子的,尤其是东北男人,他们想向女人表白,通常开不了口,于是呢,就做一些事情暗示。豹子的意思是说,他会对你绝对忠诚,不作他想。”

    芊芊脸红红的低下头来。

    “豹哥回来怎么办?我死定了!”咖喱蟹脸色灰灰的,象是一只泄气娃娃。

    “要么,再去买一个?”芊芊手里还有一张附属卡,里面存着五百多万,沐君豪给她花着玩的。

    可是,这个娃娃做工精良,只有日本有卖,这么短的时间内去哪里买呢?

    星斑到底是军师,他一拍脑门,“不要急,我们上次去涩谷parco,不是买了很多卡地亚首饰嘛,就是那个豹子头系列的手表,戒指,项链什么的,芊芊你找出来,戴上,也向豹子示爱嘛,他看到眼里,会心花怒放的。”

    可是,那些豹子头首饰放在哪里了呢?

    “哎,我知道在哪,我们一起去找好了。”说话间,星斑领着二人上楼,芊芊隔壁的佣人房空着,沐君豪每次购物归来,都会一股脑扔进那里。

    打开房门那一瞬间,芊芊呆住了,七十多平米的房间内,密密实实,满满登登,装满了各色购物袋,从地面一直摞到顶棚。

    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大把世界,此刻她终于领悟。

    星斑安慰她道,“不要急,慢慢找,去,阿蟹,你去花园里把你肠粉哥和鲍鱼哥都叫上来,大家一起找。”

    “嗯,好。”闯了祸的咖喱蟹分外乖巧,抽身便走。

    星斑将佣人房里的购物袋一只一只挪到走廊,嘴里唠叨着,“这个是豹子在东京给你买的睡衣,都是六位数一件,他特地吩咐的,一定要有水晶,走起路来一定要带声音,这样夜间走在花园容易找到人。”

    说话间他扔出来十只购物袋。

    “哎,这些电动狗买来也不知道怎么使,豹子说芊芊不能跟活狗一起玩,会有细菌。”

    说罢他塞给芊芊一只灰灰的金属狗。

    “哎,还有一个冰淇凌机,他塞在这里做什么呢,买来就给厨房嘛……”

    ……

    她觉得心里酸酸涩涩,喉中有个坚硬的硬块,那泪似走珠一般流了下来。

    “怎么了?芊芊?”咖喱蟹才一上来,吓了一跳。

    她掩面而泣,修长的手指不停拭泪,“我要那个豹子头项链,我今天一定要找到,沐沐下班回来一定要让他看到!”

    她抽抽噎噎地说道,甩开咖喱蟹,手脚并用爬进佣人房,发了疯似的翻那些袋子。

    “我今天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咖喱蟹盯着空空的两手,尚有女孩儿的余温,然而,也只是余温而已。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一小时之后,五个人终于发现,若想找到那套卡地亚首饰无异于大海捞针,末了星斑说,“不如这样,再去买一套一模一样的,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兵分两路,肠粉和鲍鱼在家里找,其余人开车去市里涩谷parco。”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于是芊芊跑回房内,翻出手包,跟着星斑、咖喱蟹一起下楼。

    咖喱蟹坐进车内长长叹了口气,“芊芊,你放心,肠粉哥会连家里的老鼠洞都搜一遍的,他做事很认真,出了名的死心眼。”

    说罢,他关上车门,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