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火柴天堂 > 第九十二章 迷一样的男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二章 迷一样的男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芊芊一轱辘爬起,从衣柜里拽出一件白纱睡衣,草草穿上,出了卧室,一边在走廊穿行,一边掖好衣襟裙带。

    男人逐阶走下旋梯,到了一楼大堂,愈发从容不迫,大理石地面泛起节奏均匀清脆的皮鞋声。

    芊芊紧跟,步履轻盈,似暗夜精灵,在一片阗静的漆黑中漂过。

    然而大厅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不见。

    “叮当”一声钝响,吓了芊芊一跳,墙角那只鎏金雕花欧式座钟絮絮叨叨敲了九下。

    一束光打在她脸上,又骤然消逝。

    窗外,茂密的山林中灯光点点,人语犬吠,貌似工人们在搜山。

    沐君豪支走家中佣人,兴师动众,劳之无谓,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这男人真是神鬼难测!

    她正恍思,忽听得“叮咚”一声,电梯沉底。

    没错,他在地下室!

    芊芊来不及细想,循着楼梯步下,地下室门微微敞着,射出一道桔色的光,一团团散着白色雾气。

    阿珠汗流浃背,濡湿的发梢粘在脸颊,手脚忙碌,没情没绪叠着衣物。

    闻听脚步声,并不回头,气哼哼走到一台一米多高的烘洗一体机边蹲下,从里面拽出大大小小的真丝睡衣,摔在一旁的塑料筒里。

    她甫一站起,后背贴上来一个强壮的身躯,撞了她一趔趄,一双滚烫的大手从腋下伸将过来用力揉搓她胸前那把柔软,未及反应,男人头垂在颈间,粘稠的呓语拂过耳际,“怎么,还在生我气?”

    “讨厌,死开!”阿珠瞋怨地扒拉男人的手。

    然而那手力道更凶,“呵呵,还敢反抗?别装了,我比较珍惜时间……”

    阿珠深深呼吸,垂下眼睑,镇定自若将手插进围裙口袋里,男人的唇在她颈间忘情翻滚,她不动声色掏出手机按下“录音”。

    “哟,沐大老板,别这样……”阿珠故意调高嗓门,莺声娇转,扭动着曲线玲珑的肢腰,猛地转身,直面沐君豪,“哼!叫你家芊芊小宝贝撞见,又去跳海上吊抹脖子割腕,老娘命贱,赔不起!”

    沐君豪轻佻地一摇身姿,“呵呵,老子就喜欢……贱女人!”说罢他捧起她的脸,目光灼灼,“才刚听我进来,你就转到这台洗衣机边上,这个高度刚刚好,话说,你真是懂做……”

    “别这样……”阿珠搪开腿上的手。

    然而那只大手忙着曲径通幽,“没事,家里佣人都在巡山……”他埋头贴到她唇边,“两小时之后收工……”

    早已按捺不住的阿珠踮起脚尖勾住男人脖子吻上他的唇。

    晕黄的灯光下,两道人影疯狂纠缠。

    门外,芊芊险些晕厥,狂跳的心脏几乎迸出胸口。

    她刚要一脚踩进,沐君豪忽然抬手一举,当一声,将阿珠固定在洗衣机上。

    “嗯哼!这就对了!”沐君豪撇开衣衫不整的阿珠,踱到一边,啪,点起一根烟。

    阿珠瞠视着他,目光迷惘。

    沐君豪一脸邪笑,走到近前,喷她一口烟,“陈秀珠,知道女人怀了我孩子第一反应是什么嘛?”

    阿珠一时回不过神来,静默着。

    沐君豪长指夹着烟一下一下触点她的鼻子,“告诉你吧,通常她们会无比珍惜那个胚胎,拒绝跟我亲热!你又不是没尝过滋味,跟我上床,跟挨一顿暴揍没什么区别啊!呵呵,你演技好烂!”

    他在耍她!一次又一次!

    阿珠整了整发髻,一甩头,“我没说谎,我例假没来。”

    “这话你跟我说不着!”沐君豪脸呱嗒一撂,“哼!实话告诉你!我沐某人天生不会算帐,百万年薪雇个财务总监,我数学方面唯一的天份是会算女人生理周期!这孩子肯定不是我的,依我看,你在上海时,那些人扒光你之后除了拍照还干了些别的事情。别跟我说,男人见了你都象柳下惠,坐怀不乱。”

    “你?”阿珠被拆穿不禁恼羞成怒,她跳下洗衣机,整了整衣领,甩着两手大嚷道:“好!沐君豪,算你狠!大家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给钱善后,我就去找顾芊芊要!”

    “你得到的已经足够!”沐君豪面色一凛,寸步不让。

    阿珠愣了一下,是啊,沐君豪送她一幢两百万的房子她怎么忘了?

    对于一个带上炕的女佣来说,绰绰有余,多到折寿。

    自已孜孜不倦穷追猛打到底所为何来?

    “没事,你可以告诉顾芊芊。”他耸了耸肩,“哼,你以为她是个白痴?蒙在鼓里一无所知?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那小姑娘智商高得很,她越是不讲话越是誓必深究。”

    阿珠目光追着一步三摇洋洋得意的沐君豪,咬牙切齿道:“哼,你们俩不会有好下场的,那女孩儿命硬,在家克父母,出门克丈夫!我看你们俩怎么死?!”

    沐君豪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踩灭,“还有事么?”

    “哼!有,很有!”阿珠一向心高气傲,哪里咽得下这口恶气,她冲动地上前几步,“沐君豪,你也别当我是白痴。那伙绑架我的人一定是你手下,那幢别墅就是你家!装修,布局,花草树木,就连洗衣机的牌子都是一模一样!”

    “然后呢?”沐君豪歪头打量她。

    “然后?这里面一定有阴谋!”阿珠气急败坏紧追不舍,“想想吧,不论是顾家还是沐家,你们都是身家百亿的富豪,有名望,有地位,舞刀弄枪自相残杀脸都不要了,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天大的阴谋!”

    “关你一毛钱事?”

    “哼!你们都是小人!”阿珠疾言厉色,意犹未尽,“沐君豪,你把我调离厨房,发配到这里,难不成还怕我下毒、害死顾芊芊不成?小人之心!小人!你们都是小人!”

    “呵呵呵呵……”沐君豪发出一阵干笑,那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洗衣房里,令人毛骨悚然,他狞笑着掰开阿珠腕子从她围裙口袋里掏出那只正在录音的手机,手一甩,啪一声,扔进一边的水盆。

    一小朵水花泛起,咕咚沉底。

    阿珠惊然失色,一转脸,长长的睫毛射向沐君豪。

    他逡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说道:“你想多了,害死顾芊芊?还轮不到你动手!”

    说罢他掉头就走,大步流星迈出门去,丢下阿珠一个人洇在水雾中发愣。

    芊芊身子一闪,缩在暗处,眼看着沐君豪出了门转到电梯间。

    她紧贴墙壁,僵直着,兀自喘息。

    ——阴谋,一个天大的阴谋!

    阿珠说的,又何尝不是她所想的。

    只是,这个迷一般的男人鲸吞了所有秘密,只留给她浩如汪洋的猜猜猜猜猜……

    地面上,宅院里隐隐传来沐君豪的呼喝声,“给我细细地搜,都打起精神来,十二点收工!”

    芊芊瘫软地扶住冰冷的墙壁,一步一步挨上楼梯。

    呵呵,有钱人真好!

    仅仅为了几分钟苟且,让工人们在宛如刀丛的剑麻野草中跋涉前行。呵呵,为了煮熟自已一个鸡蛋,不惜烧毁别人一幢房子,这就是有钱人!

    沐君豪,请问,你是一个君子么?

    一瞬间芊芊心灰意冷。

    或许,自已所托非人。

    她需要再看仔细一点,再看清楚一些。

    扒皮拆骨,食髓知味。

    趁着男人在院落里呼呼喝喝,她飞快踩上楼梯,转回卧室,爬上床,瑟缩在被子里,细细喘着,痴望窗外一轮明月。

    一股酸水涌上喉咙,宝宝开始刷存在感。

    这令她悲伤。

    特蕾莎、阿珠、顾诗诗、kiki……自己认识沐君豪一年不到,却亲眼目睹三次他和别的女人床笫之欢,这是个十足的浪子,今后漫漫人生路,还有多少路障横隔眼前、需要她一一清理?

    她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索性起身,坐到梳妆台前,启开首饰盒,捡出那枚水钻婚戒凑到眼前细细打量。月下,那钻石泛着诡谲的光,一如她未卜的命运。

    ——“害死顾芊芊,还轮不到你动手!”

    沐君豪言犹在耳,令她心惊肉跳。

    如果说轮不到阿珠动手,那么最终谁是真凶、谁会浮出水面?

    一场殊死争夺早现端倪,顾诗诗构陷、童凡跨省劫持、安平的惨死、阿珠九死一生逃脱阿彪魔爪,这一切只是序幕而已。

    到底是谁?所为何事?

    将天真无辜的自己置于龙卷风的漏斗核心?

    她忽然想起张明的话,是的,张明。

    那天在云滇小厨,再多一分钟,张明就能合盘托出。

    只可惜他大笑着惊厥,说不成句子。

    那天夜里,沐君豪急着向自己求婚,她眩晕在这钻石的光芒里,早已忘掉躺在医院洗胃的张明。

    明天不论如何,一定要去探视一下,从他嘴里挖出真相!

    不论是威胁,还是收买,毕竟自己卡里还有百多万零花钱。

    芊芊正心绪烦躁胡思乱想,走廊里泛起男人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愈发清晰。

    芊芊慌忙收好戒指,将首饰盒胡乱塞进抽屉,轻轻合上。

    她急速翻身上床钻进毯子,面向窗子摆好睡姿。

    脚步在房门外停下,男人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忽然,卧室房门推开,又阖好。

    男人步履沉重迈进,立定,久久凝视她的背影,粗重的呼吸在黑暗中潋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